第1471章 古荒战盟 - 天骄战纪

第1471章 古荒战盟

金蝉青年的目光看向赵元极、帝后、赵泰来、青鹿学院院长他们。 林寻也注意到,此时尚分布在万劫炼狱中的准帝境强者,还有血莲老祖、血色飞蛾、巫九重、句天行等十余位强横人物。 那一场斩道之劫不知何时,已经被彻底化解,此时他们这些准帝人物都在进行疗伤。 浑然没有察觉到,除了他们,其他准帝都已被金蝉青年摄取并降服。 “前辈,你要带他们去哪里?” 林寻不禁问。 “星空古道。” 金蝉青年道,“那赵元极已渡过斩道之劫,用不了多久,便能踏足真正的帝境,他若能在星空古道中进行破境,说不准,还能被引荐进入‘古荒战盟’。” “古荒战盟由帝境大人物组成,每一个帝境的加入时,可以携带三到五个准帝随从。” “名义上是随从,但若能加入古荒战盟,跟随在帝境身边修行,以后渡劫成帝的机会相对会容易许多。” 听到这,林寻心中一震:“古荒战盟?” 金蝉青年微微一笑:“以后等你踏入星空古道时,就会了解到关于古荒战盟的消息。” 林寻这才明白,金蝉青年此举,无论对赵元极,还是对帝后、赵泰来他们而言,皆称得上是一桩大好的事情。 “只是,那些家伙……”林寻目光看向血莲老祖、巫九重、句天行等人,心中有些疑惑。 “于你而言,他们是敌人,但不管如何,他们终究是准帝,且以后很有希望成帝,我带他们一起走,也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也是给古荒域一个机会。” 金蝉青年道,“并且,他们各自宗族的先贤,如今有不少都在古荒战盟,我带他们一起前往,他们各自宗族的先贤,必然会承我一份情。” 至此,林寻彻底明白了金蝉青年的心思,他的每一个举动,皆大有深意,在图谋未来! “那这些被前辈镇压的准帝……” 不等林寻问出声,金蝉青年已笑道,“九域之争快要来临了,他们身为准帝,自当为古荒域出一份力,这也正是我要拜托你的一件事。” 说着,他将那一片冰雪叶子递给林寻,叮嘱道:“等你前往九域战场,若有机会,带着此物,去一趟由准帝境强者驻守的‘前线战场’。到那时,这些被封印的准帝欲彻底解脱,只有戴罪立功,为古荒域效力这一条路可选。” 林寻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敬重,双手接过这一枚神异的冰雪叶子。 金蝉青年的每一个谋划,无不是以整个古荒域为出发点,这种大胸襟和大气魄,令他都动容不已。 这让林寻想起了太玄剑帝、星迦圣佛、无殃战帝那些大人物,皆有着同样的胸怀,以自身之力,兼济天下,为整个古荒域谋福祉! 金蝉青年道:“时间快到了,跟他们道个别吧。” 林寻心中一凛,收敛思绪,将目光看向万劫化天碗中的赵元极、赵泰来他们。 出乎意料,赵元极他们仿似早已得到过金蝉青年的指点,皆在此刻若有所感般,发出声音。 “我能于今日破斩道之劫,离不开鹿伯崖当年的指点,林寻,我欠鹿伯崖的人情,以后会慢慢还,林寻,你也要努力修行,争取早日能踏上星空古道。” 赵元极神色间带着一抹温和,似颇感慨,“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唯有八个字相赠,大道惟艰,砥砺而行,小子,保重!” 林寻心中一暖。 从年少时第一次进入紫禁城至今的这些年里,他虽极少和这位执掌帝国至高大权的男人谋面。 但他清楚,对方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自己。 当年,正是在赵元极的授意之下,弑血王赵泰来才会多次给予他和背后的林家帮助! “多谢前辈教诲。” 林寻肃然回应。 “青鹿学院也有鹿伯崖的一份心血,林寻,你若欲寻找真相,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青鹿学院也温声开口。 “哈哈哈,小子,希望以后再相见时,咱们可以一起并肩作战,杀个痛快!” 赵泰来大笑。 “以后帝国的事情,交由观星台那个老祭祀来掌控就行了。” 帝后说到这,忽然露出一抹异色,“还有,要照顾好景暄,若让我知道你敢欺负她,我可饶不了你。” 林寻呃了一声,有些猝不及防,这是要将景暄托付给自己? “这就是你的回答?” 帝后有些不满。 “前辈放心,我一定会悉心照拂景暄,不会让她受委屈。” 林寻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还叫前辈?” 帝后冷哼。 林寻讪讪,心中有些赧然,但还是说道:“伯母放心。” 帝后这才似满意一样点了点头,旋即,她眉宇间又泛起一抹伤感,道:“其实,我是很想为你们俩操办一场婚事再离开的……” 林寻大窘,都不知该如何说了。 便在此时,赵元极开口:“好了,年轻人的事,交由年轻人自己来安排吧,你我便不要添乱了。” 帝后没好气道:“什么叫添乱,女儿的终身大事,做父母的关心一下不行吗?” 赵元极神色一滞,无奈苦笑。 林寻哑然。 “小友,莫忘了落日汤谷。” 忽然,血色飞蛾所化的名叫飞岚的白衣青年开口,“我那位老友既然已认可了你的身份,你可也不要辜负了他的期望。” “金蝉,请将此弓交还给这位小友。” 飞岚袖袍一挥,无谛灵弓腾空而起。 “无谛灵弓……” 金蝉青年探手一抓,无谛灵弓凭空浮现,他略一打量,眸泛奇光,道,“当年筑成此弓的那家伙,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当然,此弓的器灵也了不得。” 说着,他将无谛灵弓交给林寻,道:“此弓的主人名叫‘天缺’,和金乌一脉的一尊元祖是死对头,后来,天缺在探寻昆仑之墟时离奇失踪,唯有此弓重返世间,从那时起,此弓器灵就立下大誓,要灭了金乌一脉。” “可惜,当年仅凭此弓的力量,还不是金乌一脉那位元祖的对手,于是在归墟之地,此弓器灵被金乌一脉那位元祖镇压,带回了落日汤谷,而此弓则意外流落到了归墟中。” 寥寥一番话,令林寻顿时了解到了无谛灵弓的一些来历,心绪不禁一阵起伏。 他这才知道,无谛灵弓的主人是一个名叫天缺的大人物! “前辈,金乌一脉那位元祖又是谁?” 林寻忍不住问。 金蝉青年想了想,道:“以后等你找到无谛灵弓的器灵时,自然会明白。” 这一场恩怨,牵扯太广,若非必要,他不愿林寻现在就牵扯进去。 “金蝉,为何不告诉他,那金乌一脉的元祖就是如今在古荒域战盟中担任大执事之位的‘魔乌大帝’?” 蓦地,白蝉少女冷笑出声,“那老家伙性情乖戾,睚眦必报,他若知道无谛灵弓落入此子手中,呵呵……” 金蝉青年皱眉,道:“阿白……” “我说了,不允许你再这般叫我!”白蝉少女绝美无匹的脸庞上覆盖上阴沉之色。 “罢了。” 金蝉青年轻叹,袖袍一挥,阻断了和万劫炼狱的联系。 而此时,林寻则问道:“前辈,魔乌大帝就是镇压无谛灵弓器灵的那位凶手?” 金蝉青年点头:“不过,这些事和你无关,纵然魔乌大帝知道无谛灵弓在你手中,也无法从星空古道上返回。” “可我以后若进入星空古道呢?”林寻问。 金蝉青年沉默片刻,道:“那就将魔乌大帝视作头号敌人去警惕。” 一句话,令林寻心中凛然,意识到这位金乌一脉的元祖,注定是一个可怕之极的帝境存在。 “该走了。” 金蝉青年似察觉到什么,霍然抬头。 “小友,你也该离开了,珍重。” 而后,金蝉青年转身,露出一抹温煦的笑容,而后挥动袖袍。 唰! 刹那间,林寻眼前斗转星移,当视野恢复清醒时,他人已被挪移到了万劫帝宫之外。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小友,快走吧。” 帝宫大门中,传出金蝉清朗的声音。 而后,整个万劫帝宫猛地剧烈颤抖起来,就见一道道裂缝从天穹上出现,散发出可怖的禁忌气息,令十方色变。 这是困断之劫! 自上古时代至今,将古荒域化作了一方牢笼,阻断修道者前往探寻外界的道途! 嗖! 猛地,就见万劫帝宫高处,金蝉青年一袭麻衣猎猎,赤足踏空,掌中拖着万劫化天碗,视虚空如台阶,步步而上,走向那天穹上出现的裂缝之中。 他神色平静、从容而自若,浑身散发出一股可怖无边的帝境威压,冲霄而起。 那些禁忌劫难力量还没降临,就被冲垮、碾压、齑粉,消弭在那裂缝之中。 林寻睁大眼睛,瞳孔中写满震惊。 帝境! 他果然是一位大帝! 轰~~ 当林寻从震惊中清醒时,就见那天穹上,金蝉青年的身影,竟是变得无比高大,挤满了那片天穹。 而后,就如困龙升天,扶摇而去! 这一幕,犹如永恒,烙印在林寻心底,一位大帝出行,令漫天灾劫都无法近身!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