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2章 约战风暴 - 天骄战纪

第1482章 约战风暴

伴随声音,一个身披黑色衣袍,躯体修长的女子从不远处走来。 她肌肤莹白光洁,星眸迷离,红唇似火,一头墨紫色长发随意盘髻,露出一截雪白鹅颈,尤其是身材凹凸有致,火爆异常,散发出一股惊心动魄的诱惑。 碧痕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忌惮。 这妖娆性感的女子,名叫烛映雪,来自阴绝古域烛龙一脉,是一等一的贵胄人物。 须知,在阴绝古域,烛龙一脉是当之无愧的帝族,底蕴之恐怖,在阴绝古域都屈指可数。 而这烛映雪,便是这一脉的一位嫡系族人,拥有着长生九劫境的可怕修为,比之浪千恒也不逞多让。 和古荒域不同,其他八域之间的交流很频繁,即便他们来自不同的域界,可碧痕也是听说过烛龙一脉的威势的。 浪千恒皱了皱眉:“烛映雪,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插手。” “那号称林魔神的家伙,可是古荒域绝巅人物中首屈一指的霸主人物,威名煊赫,似这等对手,我也很想试一试,他究竟有多大能耐。” 烛映雪巧笑倩兮,星眸流光,透发出惊人的魅惑。 浪千恒那碧绿的瞳中闪过一抹厉色,“怎么,你还打算和我抢?” 气氛,骤然紧绷。 “喂喂,你们两个可别打起来,别忘了,此次我们是一起降临这古荒域,若内斗起来,只怕会被耻笑。” 一道惫懒的声音响起,就见一个身穿灰衣,背负三把剑,模样犹如少年般的男子,晃悠悠走来。 他长发潦草,肌体呈一种铜浇铁铸般的古铜色,整个人吊儿郎当的,仪态慵懒。 背负一把剑不奇怪,背负三把剑就显得很另类了。 可无论是浪千恒,还是烛映雪,当看见这少年模样的惫懒剑修时,皆都眼眸一凝。 木摘星! 一个来自大罗古域的剑修,看似惫懒邋遢的外表下,实则有着一颗杀伐冷酷的道心。 其背后三把剑,代表着三种至高的剑道传承。 大罗古域本就是剑修的世界,剑道宗门林立,而这木摘星能够在年轻一辈中脱颖而出,本身实力绝不容小觑。 故而,即便是浪千恒、烛映雪,在面对木摘星时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我们此来的目的很简单,第一是和古荒域那些老怪物谈一笔交易,第二,则是试探一下古荒域年轻一辈强者的深浅,为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做准备。” 木摘星笑嘻嘻说道,“当然,我知道你们打心眼里都瞧不起古荒域,认为这一方域界的绝巅道途已断绝了无垠岁月,根本不可能涌现什么值得重视的对手。” “可现在你们也知道了,数年前的时候,绝巅之域降临,让古荒域涌现出了一批踏上绝巅的英才,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或许也就多了一批对手。” 说到这,他又笑了笑,“嗯,断绝的道途,又有人踏上了,虽然论及整体实力,依旧远远无法和我们这些来自八域的强者可比,可毕竟……聊胜于无吧。” “对手太弱了,反倒很无趣,不是吗?” 听到这,浪千恒不禁皱眉:“你究竟想说什么?” 木摘星叹了口气:“还没听出来吗,该蔑视的依旧可以蔑视,但该重视的也必须重视,这古荒域……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可以小觑他们,认为这古荒域根本不配和其他八域相比,但那些踏上绝巅的古荒域强者,自当好好重视一下。” 说罢,木摘星拎出一个酒壶,仰头畅饮了一番。 浪千恒嗤笑:“这些日子来,败在我手中的古荒域绝巅人物有数十个之多,没有一个能撑过十招,你居然还提醒我,让我重视他们?” 声音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 木摘星笑嘻嘻道:“可你的女婢败了,被人一步之间逼迫下跪。” 一句话,简直像当面打脸,浪千恒脸色一下阴沉下来,旁边的碧痕脸色更是难看之极。 “别介意,我可没有嘲讽的意思。” 木摘星依旧笑得很灿烂,摇头晃脑道,“我只是想说,古荒域中真正厉害的一些顶尖绝巅人物,除了这林寻,还有很多没有出现,比如少昊、若舞、袁法天、小金翅鹏王、白龙庭……” 旁边的烛映雪忽然插嘴道:“你说错了,白龙庭前不久已经败了。” 木摘星一怔,诧异道:“为何我没听说?” 烛映雪笑容妩媚,声音阴柔道,“因为是我把他击败的,可惜,对战前有一个规定,不能将战斗结果宣扬出去。” 木摘星哦了一声,晒笑道:“怕丢脸吗?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若是在九域战场中,可不止是丢脸了,更会丢命。” “所以,你让我重视这古荒域的那些绝巅人物,我还真提不起半点兴趣,弱者就是弱者,在以前岁月中,两次九域之争,古荒域皆以惨败而落幕。” 烛映雪悠悠说道,“这一次,也注定不例外。” 木摘星笑嘻嘻道:“当然不可能有例外,起联手,纵然这古荒域出现再多的绝巅人物,也不可能扭转败局。不过……” 说到这,木摘星想了想,道:“古荒域的败局不可逆转,但万一给我们造成太大的损失也不好。” 浪千恒冷笑:“太大的损失?可能吗?” 木摘星道:“那就要看一看,你会否是那林寻的对手了。认真来算,此人和少昊、若舞皆可称作是古荒域绝巅强者中的领袖人物,只要试一试他们的深浅,就能知道,在九域之争爆发时,这些对手能给我们造成多少的损失了。” “呵呵,所以,我才想着要和此人一战,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古荒域其他绝巅人物几乎都龟缩不出,或闭关、或蛰伏、或冷眼旁观,唯独这林寻站出来了。” 烛映雪笑吟吟道,“既如此,自当拿他来开刀!你们想一想,一个古荒域绝巅强者中的领袖人物,却即将被我踏在脚下,这滋味肯定美妙无比,对他们古荒域而言,则会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越说,她眼眸越亮,带着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这样的话,在九域之争来临时,他们还有胆和我们斗吗?” 浪千恒冷哼:“林寻是我的!” 烛映雪撩了撩耳畔发丝,寸步不让,慢条斯理道:“谁抢到就是谁的。” 将这一幕看在眼底的木摘星笑嘻嘻的,忽然道:“一个月后,我们就将离开,若要对付此人,你们可要抓紧时间了,到时候,我会亲自来观战,看一看你们究竟是如何把此人踩在脚下的。” 说罢,他身影一晃,飘然而去,背后三把剑很惹眼。 …… “一个月后,浪千恒约战林寻于白玉京炼魂楼之上!” 这一天,一则消息传出,犹如一记惊雷,炸响在古荒域上空,引发天下侧目。 “这是要为其婢女报仇吗?” “还妄想挑战林魔神,不自量力!” “白玉京?那可是通天剑宗的地盘,世人谁不知道,林寻杀了云庆白,早已是通天剑宗的眼中钉,这浪千恒却将约战地点放在白玉京,用心简直卑鄙!” “是啊,林魔神虽强,可目前还不具备一个人和通天剑宗掰手腕的威能,哪可能会应战,前往白玉京?” 一时间,无数议论、哗然的声音在古荒域各处地方响起。 就连那些古老道统都被惊动。 “这些域外来客是要借此机会,击败林寻,从而给古荒域修行界一个沉重打击吗?” “不管承认与否,林寻终究是绝巅人物中首屈一指的领袖人物,他若是在这等约战中败了,那对古荒域的打击的确太沉重,极可能会影响到在九域之争中的士气!” “就知道这些域外敌人此来,没有安什么好心!” 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在发酵,天下的目光也随之都望向了白玉京,所有人都在关心。 林寻,会赴约应战吗? 当这则消息传播时,林寻走进了一座古老偏远的小城中。 天空下着蒙蒙细雨,岁月气息弥漫的青石街道旁,嫩白的杏花绽放在烟雨中,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穿梭在鳞次栉比的古旧建筑中。 走进此城,就宛如走进一幅泼墨山水画中,给人一种古老、清幽、静谧的味道。 林寻一袭月白色衣衫,负手于背,慢悠悠踱步城中,心态闲适,欣赏着沿途所见的风光。 他浑然不知道,在古荒域中因为浪千恒的约战,早已让天下沸腾。 “三种道途的修行都已极尽圆满,大道感悟也都已达到‘道则’之境的尽头……” 林寻静心感知着自身境况,像一个过客,在朦胧细雨中漫步古老的街头。 “武道修为虽已通神,但若是成圣,就该考虑为自己立传承,缔造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道法!” 如今,林寻身兼诸多武道传承,如太玄剑经、大衍破虚指、天元六斩、劫龙九变、大藏寂经中的武道力量等等。 每一部武道传承,皆有着独特的奥秘,威能莫测。 可林寻清楚,但凡在圣道上拥有超绝造诣者,皆开创有属于自己的道法。 以自身道,创自身法! 这是每一个圣境人物的立身之本。 (明天开始补更新!) 8)

上一篇   第1481章 一步之威

下一篇   第1483章 石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