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石刻之道 - 天骄战纪

第1483章 石刻之道

(经书友提醒,昨天一章出了个bug,白龙庭已死,替换为莫天河,真是抱歉,以后会更细心~) —— 烟雨朦胧,杏花白如雪砌。 古老清静的的街道上,林寻悠悠踱步。 一阵低声惊呼声响起,就见前方有着一株消息树,一群人正围拢在前,议论纷纷。 林寻走上前,略一打量,就明白了。 “白玉京……你一个域外异客倒是会选地方。” 林寻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 他没有小觑浪千恒的意思,而是认为对方选择的这个对决地点,显得有些无耻了一些。 不过,这从侧面也证明,对方应该没有绝对的必胜把握。 否则,哪可能在约战地点上花费心思? 真正让林寻好奇的是,对古荒域而言,浪千恒所代表的乃是域外敌人的阵营。 通天剑宗既能容忍浪千恒在白玉京内约战自己,又是否能容忍自己前往赴约应战? 林寻倒是很想试一试。 不过,并不是现在。 一次约战而已,对林寻而言,谈不上是什么大事。 咄咄咄~~ 一阵密集的敲打声音从街道一侧的一座低矮古旧店铺中响起。 林寻目光不经意一瞥,见店铺上挂着一个匾额—— 点石阁。 店铺内,坐着一个相貌寻常的男子,一袭粗布衣袍,手持一柄刻刀,正在雕琢手中的一块石料。 一块巴掌大的石料,很快就被篆刻出一具人像的雏形。 林寻不自觉上前,看了看,就见店铺中,摆置着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石像。 有人神鬼怪、魑魅魍魉、飞禽走兽、草木虫鱼,皆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让林寻惊奇的是,那些石像造型,还有不少连他都没能认出,但看起来明显也应该是世上存在的生灵和食物。 比如一种遨游在云雾中的鱼儿,尾巴摇曳时,犹如羽翼飞舞,餐霞饮露。 “客人稍等。” 店铺中,布衣男子抬起头笑了笑,神色温和,而后,他又低头专注在篆刻中。 石屑纷飞,他那颀长、宽厚的手掌中,一柄刻刀灵活转动,刀锋谈不上多玄妙,却给人以行云流水、天马行空的韵味。 林寻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着急离开了。 片刻后,一个骑牛稚童的石像,从布衣男子刻刀下出现,稚童憨态可掬,青牛筋肉贲张,雄壮刚健。 看似简单的凿刻形象,竟给林寻一种“活过来”的神韵,仿佛下一刻,稚童就会乘着青牛,绝尘而去,灵性十足。 林寻啧啧称奇:“有意思。” 布衣男子笑着放下手中刻刀,道:“小玩意而已。” 林寻想了想,道:“能不能让我试一试?” 布衣男子洒然一笑,将手中刻刀递过去,道:“尽管试,这些石料都不值钱。” 林寻拿过刻刀,随意挑选了一块石料,略一沉吟,就开始动手。 咄咄咄! 密集的篆刻声响起,石屑扑簌簌纷飞,很快,一个少女形象就渐露雏形。 少女体态纤秀,帽檐遮面,手握一杆长矛。 正是夏至! 若说最初林寻只是感兴趣,想尝试一下,可当心神沉浸在雕刻时,不自觉地,像内心的情感也倾注其中。 绝巅之域降临前,夏至便离开,如今已过去十多年了,在寻常时候,林寻即便想起夏至,也会将这一股情绪压在心底。 可在此刻,却自然而然地涌现在心头。 林寻这才知道,他真的想念夏至了。 “林寻,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能死。” 很多年前,夏至被暗夜女王带走时,曾神色平静地对自己这般说。 “除了和你有关的事情,其他的我都忘记了。” 那一年,夏至从“寂灭九转”的沉寂中醒来,忘记了一切,唯独不曾忘林寻。 “以后有好东西,不能一个人享用。” “不管怎样,以后你若要娶妻,必须先过了我这一关。” “因为想要在我的世界里再容下除你之外的第二个人……会很难。” …… 直至最后一次离开时,夏至只说了四个字:“等我回来。” 她衣袂飘舞,手中拎着白骨长矛,一步跨出,虚空中涌现出一道宛如黑暗凝聚而成的道途,直通天穹之上。 没有回头,没有踟蹰,踏入了天穹深处的一扇黑暗门户内。 喀嚓! 蓦地,手中石像龟裂碎成数片。 林寻惊醒过来,神色变幻不定,半响才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心中的情绪。 旁边,布衣男子温和一笑,拿起一块石料,递给林寻:“再试试。” 林寻嗯了一声。 这一次,他坐在蒲团上,神色专注,沉默许久,才重新开始篆刻起来。 刻刀很寻常。 石料也很寻常。 可林寻已清楚,想要篆刻出一个满意的石像,并不寻常! 布衣男子坐在一侧,拿出一卷泛黄的书卷,随意翻阅着,神态平静安详,偶尔会看一看林寻。 店铺外,烟雨迷离,天色灰暗,古老的街巷静谧空旷。 店铺内,一盏油灯摇曳,一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石像,沐浴在斑驳灯光中,就犹如一个个肃穆而立的神祗,屹立岁月中,看尽众生百态。 咔嚓! 没多久,即将成形的石料再度龟裂,化作掌心的一堆石屑。 林寻怔怔,神色时阴时晴。 “再来。” 一块石料递过来,布衣男子神色温和。 林寻接在手中,道:“多谢。” 他静默独坐许久,这才开始动手。 只是相较于前两次,他篆刻时的力道、速度都变慢了许多,眉宇间尽是专注和认真。 咔嚓! 一炷香后,石像再度龟裂。 这一次,林寻自己再次拿起一块石料,再度投入到篆刻中。 也是从这一次开始,他的动作越来越缓慢,轻若鸿毛的一柄刻刀,在他手中却仿若有万钧之重。 窗外雨纷纷,天色愈发昏暗了。 布衣男子起身,撑起油纸伞,去街上买了半斤新酿的杏花酒,当返回店铺时,见林寻专注于篆刻,浑然忘我,不禁会心一笑。 没有打扰,布衣男子坐在椅子中,拿出两只木质酒杯,倒了两杯清冽芬香的梅子酒,一杯留给林寻,自己拿起一杯细细品咂起来。 而后,他翻开泛黄的书卷,其中一行字映入视野:“心无挂碍,行走坐卧皆自在。” 布衣男子笑了笑,饮下一杯酒。 直至深夜,窗外黑夜浸染,布衣男子起身,将店门和窗户关上,瞥了一眼林寻,依旧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着。 布衣男子清晨时开门,夜深时打烊,闲来读书饮酒,忙时招呼进店的客人,自得其乐。 林寻则如浑然忘我,一直在篆刻。 在他身边,渐渐堆积了一地的石屑。 …… 外界,风起云涌。 “林魔神究竟是否答应赴约而战?” 这是无数人关注的焦点。 而如今的白玉京,更是风云汇聚之地,吸引着不知多少关注的目光。 因为此战的意义,太不寻常! 一方是来自域外的绝世人物,强大无匹,自开始在古荒域行走以来,一路横推对手,未尝一败,令古荒域强者都有些抬不起头。 一方则是早已名震天下的林寻,一个犹如传奇般的存在,在绝巅道途中俨然如领袖般的存在。 此等一战,谁能不关注? 林寻若败了,则会给予古荒域沉重无比的打击,影响士气。 反之,林寻若赢了,则可给予天下修者以信心。 只是,通天剑宗却颇有些焦头烂额之感。 因为约战的地点,就在他们的地盘上,若有可能,他们自然恨不得趁此机会,将林寻给杀死。 但,如今此战受尽天下关注,他们若敢这么做,绝对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成为众矢之的。 毕竟,林寻若应战,就是代表古荒域而战! 在这等时候,他通天剑宗能容忍域外敌人在自己地盘上发起挑战,却无法容忍林寻应战的话,那绝对会被千夫所指,万众唾骂,名声毁于一旦。 故而,就在最近,通天剑宗发声,向天下宣告,决不会插手破坏此战。 消息一出,天下振奋,纷纷赞赏通天剑宗深明大义。 可通天剑宗却一点都不高兴! 没有人清楚,他们是多么想杀了林寻,一泄心头之恨,可没办法,在当前局势下,他们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对此,神机阁也做出高度评价,言称通天剑宗无愧是古荒域一方大宗,自有担当,乃天下众生之福。 在如此高的赞誉之下,通天剑宗彻底死了对付林寻的心,甚至都开始担心,林寻可千万不要在白玉京中出事。 否则,这屎盆子肯定得扣在他们通天剑宗头上! 这就是大势。 在天下大势面前,即便是通天剑宗,也不得不低头。 因为相较于那些域外敌人,林寻哪怕再不招人喜欢,也终究是“自己人”。 外界沸沸扬扬,这一切,林寻浑然不觉。 半个月后,深夜。 打烊后,布衣男子刚翻开书卷,打算品读时,手中动作忽然顿住,目光也是挪移看向林寻。 就见在他掌中,一座栩栩如生的石像,已渐渐成形。 咄! 当最后一刀刻下,削掉石像最后一点累赘后,那石像仿佛一瞬间,多出一股说不出的灵性,像要活过来似的。 —— ps:今天会补2更,加起来4更!求一下月票~ 8)

上一篇   第1482章 约战风暴

下一篇   第1484章 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