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慎先生 - 天骄战纪

第1484章 慎先生

石像身影纤秀,帽檐遮脸,手握一杆长矛,头颅微微仰起,露出一截轮廓完美的下巴。 寻寻常常的石料而已,可此时却焕发出一种灵性,宛如活物。 恍惚间,仿佛是真正的夏至站在面前,正认真地在说:“林寻,我饿了。” 林寻怔怔,许久才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心中喃喃:“等你回来,我一定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一定……” 旁边,布衣男子也笑了。 雕琢石像,看似简单,实则不简单,世间大多石像,皆带着匠气,终究是冷冰冰的石块。 而在修道者手中,却可以“点石化灵”。 半个月,林寻雕刻了不知多少石料,每一次的失败,不在技巧的娴熟与否。 而在于内心的情绪是否得以倾诉。 可以说,每一次篆刻的过程,就是一次直面本心,正视自我情感的经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即便如圣人,帝者,也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憎、怨、怖,并且修为越高,越不会掩饰自身情绪和心意。 因为自身已足够强大,无须掩饰! 对林寻而言,这些年他历经了不知多少的杀伐,在血与火的磨炼中一路崛起前行。 可扪心自问,却从不曾像如今这般,正视过自己内心的种种情感。 而雕刻石像的过程,就如一次次情感上的倾诉,让林寻得以回忆、铭记、正视自己的心绪。 最终,他释然了,放得下,才能拎得起。 不偏执。 顺心而如意,通情则达理。 就如眼前这一个石像,流露出的是一种深深的思念,这就是林寻的本心,是他情感的一种写照。 旋即,林寻又拿起一块石料,挥动刻刀。 这一次,他雕琢的是赵景暄的形象。 布衣男子静静看着这一切,心中悠悠感慨:“了无挂碍,既无风雨也无晴。” 数天后。 在林寻身边,多出了一个个石像。 有夏至、赵景暄,也有老蛤、阿鲁、宁蒙、石禹、叶小七、林忠、灵鹫…… 有他的朋友,有他牵挂的亲人。 也有他所厌憎的仇敌…… 如云庆白。 每一个石像,呈现出的神韵皆不同,但无不都灵性十足,宛如活物,栩栩如生。 而每刻出一个石像,林寻的心境就如进行了一场蜕变,直至如今,已是变得越来越通透,越来越平和。 因为每一个石像,皆代表着他的一种感情,大大小小,或浓或淡,不一而足。 直至最后,林寻放下手中刻刀,目光扫视一众石像,浑身上下,云淡风轻,空灵澄澈。 心无挂碍,唯留本意。 却道无情还有情! “多谢前辈。” 林寻抬眼,拱手道。 布衣男子微微笑道:“鄙人单名一个‘慎’,从心而真,来自神机阁,妙玄是我师弟。” 林寻一怔,而后肃然起敬。 当初,在雪桑城外,神机阁妙玄先生驾临,持春秋笔、青史书,显露出真正的高人风范,令林寻也为之折服。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在这一座小城店铺中,竟会碰到妙玄先生的师兄! “原来是慎先生。” 这一次,林寻起身见礼。 “不必拘泥,坐吧。” 布衣男子笑着挥手,示意林寻坐下,为他斟了一杯杏花酒,而后说道: “技成于道,则可直至大道本心,就如这石刻之技,看似是些小玩意,却如一把梳子,可以帮你梳理情感,令心境如湖,纵天光云影飞掠,倒映在湖面,也无法掀起涟漪,反倒为湖水平添瑰丽波澜之画卷。” 闻言,林寻点头,深以为然。 布衣男子笑着举杯,和林寻对饮了一番,这才说道:“这次和你相见,是我有意为之,只是想看一看你。” 林寻一怔。 旋即,布衣男子就笑道:“如今,我心中已有答案,你走的道途,我也不好评判,也只有将这一手石刻手段教授于你。” “多谢前辈。”林寻心中一暖。 无论是妙玄先生,还是眼前这位慎先生,皆给他如沐春风之感,有一种真正的高人风范,令人心折。 “不出意外,此次进入九域战场后,你便将迎来绝巅圣劫,在此之前,不妨尝试一下,将自身道行篆刻于石像中。” 慎先生指点道,“这么做,就如审视自身道途,可以查缺补漏,印证本我道。” 林寻点头。 接下来数天,林寻果然如慎先生所言,在篆刻石像时,开始御用自身道行,倾注于刻刀之下,石像之上。 每一次篆刻出的石像,虽然最终皆很顺利地完成,但却令林寻总感觉有些不满。 于是,这些石像皆被他毫不犹豫毁掉。 而在这个过程中,慎先生不言、不语、不问,只是偶尔喝酒,看书,逍遥自在。 在距离约战时期只剩下三天时,林寻刻出一个石像,刻的是他自己的形象。 观人易,观己难。 篆刻石像,就如在刻画自己一身的道行,在方寸之地,描摹一场大乾坤,大气象。 只是,每当最后,林寻刻出的石像,独缺一对眸。 画龙点睛,则龙有灵而活。 对林寻而言,篆刻自身石像,道行的完美与否,也在一对眼眸上,可他却迟迟无法下手。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契机还没来临,没有那一种油然而然的感觉。 正当林寻打算将这块石像毁掉时,慎先生忽然开口:“契机不到,不必强求,你的圣道不在此,而在九域战场。” 林寻一怔,如梦初醒,自嘲道:“是我偏执了。” 不过,他却已彻底明悟,终于知道为何自己总会感觉无法下手了,因为这“点睛”的一笔,就是他成圣时的契机! 契机不来,强自去求,就如画蛇添足,反而有缺。 “前辈,告辞。” 当天,林寻没有再逗留,起身辞别。 慎先生仿佛知道他要去做什么,想了想,道:“古荒域和其他八域的仇恨,只能以杀戮和血水来化解,莫忘了,你们踏足绝巅的机会,是由无数先贤拼尽一切心血所留下的,不要让他们失望。” 林寻点头,而后转身而去。 目送林寻离开,慎先生笑了笑,收起手中书卷,他也打算回神机阁了。 “咦,这座石像有趣,老板,它怎么卖?” 这时候,一个青年走进店铺,一眼就看上了林寻刚雕刻出的那一个石像上。 青年锦衣貂裘,被一众扈从拥簇,身份自然非富即贵。 “你能拿走就送给你。” 慎先生随口道。 青年一怔,似被人轻视了般,冷哼道:“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千万别后悔!” 说着,他抬手就朝石像抓去。 能够一眼在一众石像中看出这一个石像的不凡,本身就证明,这青年的眼力还是极其毒辣的。 可让他错愕的是,任凭他如何使劲,竟无法将那才巴掌高的石像抓起来! “我就不信了!” 青年咬牙,浑身蒸腾出可怖的道光,只是憋得脸颊都涨红时,那石像依旧纹丝不动。 慎先生心中暗道,这石像乃是那小子一身道行的体现,圣境之下,只怕极少有人能拿起,更何况是你这傻小子? 想到这,他袖袍一挥。 轰! 青年一行人只觉眼前一花,一切景象斗转星移般变幻着。 当视野清晰时,原地位置,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阁楼,明显被遗弃很久,里边灰尘遍布,蛛网凝结。 青年一呆,倒吸凉气,知道这次碰到了传说中的高人,内心不禁一阵后怕。 他的那些扈从更是早已傻眼。 眨眼间,偷天换日! …… 与此同时,林寻的身影出现在小城外。 “公子,你可也是要前往白玉京?” 一艘巨大如楼阁殿宇般的宝船,在高空上徐徐碾压云层,在地面投下一道阴影。 宝船上,一个身影曼妙高挑,姿容美丽的女子,正朝林寻挥手。 “正是。” 林寻点头。 “走吧,我们一起,这宝船上的诸多道友,也都和公子一样,要前往白玉京,去观看林魔神和浪千恒那一战。” 女子性情明显很爽朗和热忱,邀请林寻一起。 “也好。” 林寻想了想,便即答应。 这将近一个月时间里,他一直呆在点石阁中篆刻石像,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两眼一抹黑。 趁此机会,倒是可以了解一下。 嗖! 林寻登船而上,走进船上阁楼中,才发现早有许许多多身影坐在其中,有男有女。 看见林寻,众人都含笑致意,倒并未遇到什么阻拦。 “公子,坐这边。” 那女子挥手,示意她身边还有一个空位。 林寻自无不可,走过去坐下,道:“多谢了。” 女子甜甜一笑:“公子太客气了。” 她秀发如云,五官靓丽,肌肤莹白如羊脂,身材非常曼妙,尤其是一对大长腿,笔直修长,也是一个十足十的美女,看起来性情也颇为飒爽,很容易给人好感。 在女子对面,还坐着一名玉袍青年,腰缠玉带,头戴羽冠,模样颇为英俊,器宇不凡。 当注意到林寻坐在女子身边,玉袍青年眼中露出不悦之色,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 —— (这是第二更,接下来就是补的更新了~) appapp

上一篇   第1483章 石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