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屈辱的条件 - 天骄战纪

第1492章 屈辱的条件

林寻赢了! 就在当天,这则消息就如长了翅膀,在风语族的宣扬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扩散而开。 整个天下轰动。 须知,一个月前,浪千恒以骄傲姿态宣布,要在白玉京炼魂楼上空,约战林寻,令得整个古荒域一片哗然。 这一个月来,因为这一场约战,也是让天下所有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汇聚在白玉京,进行关注。 几乎大多数人心中都没底。 因为浪千恒太强了,来自域外,天赋异凛,底蕴可怕,令人无法不担心林寻会否在对决中输掉。 可现在随着这则消息传出,偌大的天下都沸腾了,到处都是躁动哗然、欢呼声四起。 即便是那些屹立世间之巅的古老道统,也都不约而同地暗松了一口气,心中快慰。 古荒域,被其他八域压制太久了! 无垠岁月以前,两次九域之争,让古荒域惨败,随之没落,失去了往昔霸主所拥有的辉煌。 可以说,在以往时候,古荒域尝尽了血泪和屈辱,被其他八域都压迫得抬不起头。 所以林寻这一战,格外受到关注。 林寻败了,会对古荒域修行界造成沉重无比的打击。 但若林寻赢了,就宛如为古荒域正名,扬眉吐气! 这就是天下大势。 幸好,最终的结果是,林寻赢了! 赢得干脆利落,漂亮无比,无论是哪一个修道者,无不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心情澎湃,热血贲张。 不夸张地说,这一战的影响之大,甚至足以记录在古荒域史册中,为后世万代所铭记! 而林寻,则成为古荒域风头最劲的一个人,他的名字,他的战绩,他在以往留下的种种事迹,且成为古荒域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就是声望。 以前时候,林寻是一路杀出来的威名,得罪了不知多少古荒域的道统势力,有人推崇和拥护,也有人仇视和抵触,褒贬不一。 可现在则不同,哪怕就是仇视林寻的道统势力,也都不能再进行诋毁和抨击。 否则,就是和天下众生作对! 总之,这一战对古荒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而已。 …… 圣隐之地,神机阁。 作为古荒域中令无数强者推崇和敬畏的一方神圣之地,神机阁的地位也是显得超然无比。 神机阁最擅长的,便是推演天地大势,占卜吉凶。 像大世来临前的征兆,绝巅之域的出现,以及九域之争的事情,神机阁皆曾提前做出预测,公布天下。 神机阁传人,也被称作“修行界的刀笔吏”,执掌春秋笔、青史书两件至高神物,记载古今之青史,铭记岁月世事之变迁。 只是在今日的神机阁,气氛却显得格外压抑。 一座恢弘古老的大殿中。 “很快,本座就将离去,临走前,诸位是否该做出一个明确答复了?” 一道威严淡漠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个紫袍男子,眼眸深沉,威势迫人。 他来自九黎古域,名蚩千秋,是一位准帝境恐怖存在。 不过,受制于古荒域天地法则力量的压迫,他如今展现出的气息,仅仅只有圣境层次。 蚩千秋是这次降临古荒域使团的首脑,像浪千恒等八个年轻一辈,皆是跟随他而来。 大殿中一片沉寂,唯有蚩千秋那略带不耐烦的声音在回荡。 主座上,妙玄先生皱眉,沉吟不语。 在其他位置上,神机阁的一众老人,也都默然不语,只是那略显阴沉的神情,显得他们心境并不平静。 前阵子,蚩千秋带着浪千恒等一众晚辈,降临古荒域,真正的目的,是要和古荒域进行一个谈判。 谈判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在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中,让古荒域主动交出九块飞仙令! 飞仙令,关乎着能否进入昆仑墟的资格,每一个域界皆各自拥有九块。 若是答应蚩千秋所提的条件,就等于直接断送了古荒域强者进入昆仑墟的资格! 而作为回报,在九域之争开启后,其他八域会选择留情,不对古荒域强者赶尽杀绝。 似这等充满屈辱和不平等的条件,神机阁焉可能会答应? “道友,你们这么做,可就太咄咄逼人了。” 妙玄先生轻叹。 蚩千秋冷哼:“咄咄逼人?若非为了九块飞仙令,你觉得我会前来跟你们谈判?” 这可是神机阁,是古荒域,可蚩千秋却显得有恃无恐,态度更是强硬之极。 原因很简单,在他看来,古荒域早已没落不堪,根本没有资格和其他八域对抗! “答应你的条件,九域之争中,难道你们八域强者就不会对付古荒域强者?” 有人按捺不住,愤然出声。 “本座说了,会手下留情,不会赶尽杀绝。” 蚩千秋面无表情,“你们都该清楚,前两次九域之争中,你们古荒域的强者损失是何等惨重,难道你们还想重蹈覆辙?” 声音冰冷,带着不屑,也有一种不掩饰的威胁。 一时间,在座众人神色阴晴不定。 以往,古荒域在九域之争中两次惨败,不知多少英杰殒命在九域战场,尸骨无归。 这是血一般的耻辱和仇恨! 也是这两次九域之争,导致了古荒域的没落,令得绝巅道途都消失断绝,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这等事情,在座众人怎能忘? 大殿气氛,愈发压抑,许多人都悲从心来,内心羞愤。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这滋味,太屈辱和不好受。 “这个条件,我们神机阁无法代替古荒域众生答应!” 蓦地,妙玄先生出声,言辞平静,却透着决然之意。 蚩千秋一怔,似难以相信,旋即怒极而笑,神色森然道:“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妙玄先生淡然道:“交与不交飞仙令,皆避不开九域战场上的厮杀,既然如此,为何要交?” 蚩千秋神色冰冷:“看来,是因为绝巅之域出现,让古荒域多出一些踏上绝巅道途的小家伙,才让你们敢做出这等决定吧,不过,你们真以为,就凭这些小家伙,就能改变古荒域必败的结局?” “可笑!” 他自顾自道,“本座可以告诉你们,这一次九域之争,你们古荒域若答应本座所提的条件,或许还有残喘的机会,若不答应……” “不答应又如何?” 妙玄先生抬起眼眸,直视蚩千秋。 “不答应的话,在九域战场上,你们古荒域的所有强者,都将沦为猎物,被一一诛杀。” “而你们的前线战场,也将在此次九域之争中被踏破!” 蚩千秋一字一顿,杀气腾腾。 一时间,大殿众人躁动,色变不已。 前线战场,是抵御其他八域的唯一防线,一旦被踏破,八域强者便能长驱直入,进入古荒域。 到那时,古荒域注定会成为一块予取予夺的肥肉,被其他八域侵占瓜分! 到那时,注定会有不知多少的道统被摧垮破灭,不知多少的强者被奴役驱使,生灵涂炭,风雨飘摇! 这一切,会发生吗?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妙玄先生,气氛凝重。 “此事无须商量,无非是一场九域之争,我古荒域之辈,宁可站着死,不会跪着生!” 忽然,一道温煦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一袭布衣,温润如玉的慎先生,不知何时已走来。 看到他出现,妙玄先生似暗松口气,笑道:“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慎先生也笑了:“若不回来,这烫手芋头你哪能接得住,决定由我来做,后果,自当也由我来肩负。” “无论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当有朝一日被古荒域众生问起,问心无愧便好。” 顿了顿,他目光看向蚩千秋,道:“你带来那些小辈,如今都已败了,我认为,你最好还是赶紧带着他们离开为好,否则,他们不知还要遭受到多少耻笑。” “什么?” 蚩千秋一愣,似难以相信。 就见慎先生袖袍一挥,一道光幕浮现而出,其中映现出一幕幕发生在白玉京炼魂楼上空的战斗景象,宛如走马观花似的。 当看到浪千恒、烛映雪、木摘星等人一一被林寻摧枯拉朽般镇压时,蚩千秋这位准帝大人物,都不禁眼眸一缩,神色阴沉。 “此子是谁?” 光幕消弭时,蚩千秋沉声开口。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真的该离开了。” 慎先生淡然说道。 蚩千秋见此,不禁冷笑,道:“真以为就凭这样一个小东西,就能在九域战场中翻云覆雨?幼稚!”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怕告诉你们,在八域之中,跟随本座前来的这些年轻人,最多也只能算一流人物,比他们更厉害的大有人在,如‘青冥八绝’,如‘八域长生绝巅榜’位列前五十的人物……太多了!” 说到这,他冷冷看着慎先生:“这就是我八域的底蕴,别忘了,我八域的绝巅道途,可从不曾断绝过,即便是踏足圣境的角色,也一个个拥有绝巅之力!” “本座且问一句,你们古荒域……拿什么跟我们八域斗,就凭刚才那个小东西?可笑!” 说到最后,他声音中已带着一抹浓浓的不屑,声震大殿,隆隆回荡不绝。 —— “加更送上!”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