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3章 满座皆绝巅,风云出我辈 - 天骄战纪

第1493章 满座皆绝巅,风云出我辈

大殿中气氛沉闷,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们古荒域,拿什么和我们八域斗? 这等咄咄逼人的质问,令每一个神机阁老人的脸色都显得很难堪,很憋屈。 蚩千秋见此,眉宇间泛起一抹鄙夷。 无垠岁月过去,这些在古荒域中苟延残喘的家伙,还是这般怯懦不堪的德性! 便在此时,慎先生笑了笑,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没有开口。 但意思已表露无遗! 蚩千秋先是一怔,旋即脸色憋得涨红,颜面有些挂不住,声音低沉道: “真打算自取灭亡?” 声音含怒,肃杀无匹。 慎先生收起手势,淡然道:“你为客,我们尊重你,若再赖着不走,就别怪我们关门打狗。” “关门打狗?” 蚩千秋霍然起身,眸绽神芒,他堂堂准帝,以使者身份降临古荒域,进行谈判,如今却被视作“狗”! 这已不是当面打脸,而是在羞辱他。 一下子,他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杀机腾腾。 慎先生视若不见,淡然道:“若你想动手,我奉陪,大不了将你狗腿打断,狗头敲碎,然后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你敢!” 蚩千秋暴怒,须发怒张。 砰! 下一刻,不见慎先生动作,蚩千秋躯体如被人抡起,而后狠狠砸在地上,令大殿都颤抖了一下。 大殿众人吃惊,唯有妙玄先生叹息摇头,他的师兄的确是一个好脾气的谦谦君子,温润无争。 可在对待敌人时,师兄却是最冷酷、强硬、霸道的一个! 就像现在。 蚩千秋头昏脑涨,躯体趴地,神色僵硬,似根本就没想到,慎先生居然真的敢动手。 然后,他就看见慎先生撸起袖子,走上前来,吩咐道:“关门,开始打狗,一个使者而已,在咱们神机阁犬吠了这么多天,简直狗胆包天,不打断他的狗腿,我们神机阁还有什么颜面立足古荒域?” 妙玄先生等人都不禁笑了,目光不善。 之前,他们可憋屈隐忍了太久! 蚩千秋脸色骤变,怒叫:“你们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你们能承受得住……” 砰! 慎先生上前,一拳砸在他脸上,那动作粗鲁得简直像地痞流氓在街头斗殴,浑没有一点高人风范。 一拳,蚩千秋口鼻喷血,牙齿剥落,他发出怒吼,目眦欲裂,恨得差点发狂。 他的确是准帝不假,可在这古荒域,受制于天地法则的压制,让得他只能够拥有圣境修为。 在这等情况下,哪可能有反抗之力? 砰! 慎先生抬脚踏下,蚩千秋大腿骨骼直接断裂,鲜血流淌。 而后,慎先生轻声一叹,道:“做客就该有做客的样子,惹得主人不高兴,杀不得你,难道还不能虐抽你一顿?” 蚩千秋都快疯了,气得肺都差点炸开,羞愤欲死。 他可是代表八域意志的一位使者,更是一位屹立圣境之先的准帝! 可现在,却被人打得像条狗! 啪! 不等他反应,后脑勺又被慎先生狠狠抡了一巴掌,打得他眼前直冒金星,唇中嘶吼:“你们这是自取灭亡!!” 慎先生皱眉,拳脚齐出,将蚩千秋按在地上狂揍,很快,后者躯体都红肿起来,披头散发,面目全非。 到最后,慎先生似乎打痛快了,长吐了一口气,喃喃道:“很久不动手,都快忘了我也会打架……” 林寻若见到,只怕也非得瞠目结舌,在他心中高山仰止般的慎先生,一位真正的前辈高人,却竟下手如此之粗暴,谁敢信? 即便是妙玄先生他们,唇角都不禁抽搐了一下,感觉慎先生此举,似乎有些有辱斯文…… 而在地上,蚩千秋已是气息奄奄。 他的两条腿已被打断,骨头都被敲碎了不知多少块,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师兄……” 妙玄先生上前,有些担忧似的,欲言又止。 慎先生温和笑道:“你也想揍他?可以,只要不打死,随你怎么着都行。” 闻言,瘫在地上如死狗般的蚩千秋躯体猛地哆嗦了一下,他是真的被打懵打怕了。 甚至都有些担心,慎先生会不会不顾一切,把他给弄死。 须知,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一旦慎先生不顾一切后果地杀人,他蚩千秋这次别想活着回去了! 以后,八域即便会为他复仇,可到那时,他已是死人,复仇还有个屁用? 不等妙玄先生再开口,慎先生已吩咐道:“将他丢出去,一个准帝而已,受了一些皮外伤还死不了。” 当即,就有一个老人上前,拎着一滩烂泥似的蚩千秋,走出了大殿。 “我知道,暴打使者不对,可他让我们不痛快,我们哪能让他痛快?” 慎先生目光一扫妙玄等人,“更何况,此次九域之争,我们古荒域已没有退路,既无退路,为何还要忍让?” 众人皆默然。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成败得失,打过才知道结果!” 慎先生声音平静,却自有铿锵气魄。 说到最后,他也不知想起什么,笑道:“当然,这蚩千秋遭受这等奇耻大辱,你们举得他回去之后会将这等耻辱的事情说出来吗?”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都不禁笑了。 但谁都清楚,慎先生今日所作所为,已决定在这一场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中,古荒域只有一条路可选—— 死战到底! …… 发生在白玉京炼魂楼上空的约战,已经落幕。 当天傍晚,浪千恒、木摘星、烛映雪等八位来自域的年轻一辈绝世人物,就被一脸阴沉的蚩千秋带走。 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逗留。 “前辈,我们……” 离开的路上,木摘星一脸的羞愧,话都说不出,因为在和林寻的战斗中,他们败得太惨了。 其他人也都低头,内心遭受着耻辱的煎熬。 蚩千秋目光扫视这些神色颓靡、沮丧而愤怒的年轻人,想起自己在神机阁所遭受到的“羞辱”,脸色变得愈发阴沉了。 这一次降临古荒域的出使行动,非但没能如愿以偿,反倒被人一一羞辱,这让蚩千秋都快气炸。 “前辈,和神机阁谈的如何了?他们是否答应交出飞仙令?想来有您在,他们恐怕根本不敢拒绝吧?” 烛映雪开口,想转移话题,不再谈论这一战的事情。 可她这句话,一下子就刺激到了蚩千秋,就像在伤口撒盐似的,让蚩千秋脸黑如锅底。 “被人打败了,还这么多废话,不觉得害臊?” 蚩千秋喝斥。 烛映雪顿时噤若寒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木摘星他们隐约察觉到,似乎蚩千秋的行动也没有得偿所愿,否则脸色哪可能阴沉得这般可怕。 不过有了烛映雪的前车之鉴,他们可不敢再多问。 “走吧!” 蚩千秋冷哼了一声,强自按捺着宣泄愤怒的冲动,带着一行人全速而去。 就在当天,一行人离开古荒域。 但,古荒域并未就此平静。 林寻这一战展现出的绝世风采,所取得的彪炳战绩,依旧在传播着,掀起轰动。 绝巅之域落幕后,林寻便消失不见,在沉寂两年多的时间后,他再度出现时,便缔造出这等辉煌战绩,谁能不惊? 许多古老道统都开始思忖,在当今古荒域那些年轻一辈的绝巅人物中,林寻,只怕已堪称无敌,有领袖群伦的威势! 甚至一些道统都已将林寻列入决不能招惹的名单中。这家伙太恐怖了,从最初到现在,无门无派的一个人而已,崛起之势却从未停止过,直至如今,其威势都足以引领古荒域风云! 更让人心悸的是,谁都不知道林寻真正的极限在哪里,包括在和木摘星等人的战斗中,似乎都没有逼迫出他的全部实力。 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林寻在战斗中镇压一切对手后,犹自从容自若,毫发未损,风采照人! 唯有那些曾敌对过林寻的势力,心绪最复杂。 他们恨不得林寻死,却又清楚,在当今天下大势面前,林寻的威望已攀升到空前地步,谁敢去对付他,谁就是和天下为敌。 像此次发生在白玉京中的战斗,那可是通天剑宗的地盘,而林寻则是通天剑宗眼中的死敌。 可最终,通天剑宗也只能捏鼻子允许了这一战,并且不敢有任何针对林寻的心思。 甚至,在战斗结束后,林寻离开白玉京时,通天剑宗还在暗中进行过保护。 没办法,若林寻一旦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他们通天剑宗绝对会被扣上一个摘不掉的屎盆子! 而此时,引发天下轰动的林寻,正坐在一座远离白玉京之外的一座华美酒楼中。 酒楼名“醉仙”,高三千尺,古色古香。 在酒楼最高层,林寻正在和一众好友相聚,帝子少昊、若舞仙子、袁法天、祢衡真、叶摩诃、王玄鱼、纪星瑶、赤灵霄等等当世绝巅人物,都罗列其中。 酒席气氛很热闹,也很融洽。 没有人担心会出什么危险,因为此时仅仅在醉仙楼外,就有诸多圣人在暗中守护! 须知,在座之中,除了林寻等寥寥数人,其他绝巅人物背后,可站着一个个古老道统。 这些道统势力,焉可能会让自己麾下的绝巅人物出现什么风险? 连带着,即便是那些仇视林寻的势力,在这等情况下,只怕也不敢采取任何行动!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