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先斩古荒,再争高低 - 天骄战纪

第1494章 先斩古荒,再争高低

醉仙楼外,有圣人感慨:“以后的古荒域,注定是要属于楼内那些年轻人的!” 这些年轻人,踏足绝巅,长生道途称王,碾压同辈,犹如一轮轮骄阳,悬挂在古荒域上空。 当他们绝巅成圣时,纵然是这古荒域中的圣境老怪物,又拿什么和他们比? “若无九域之争,的确会今谁都清楚,九域之争又将开启,这些踏足绝巅的年轻人,是注定要进入九域战场的。” 另一位圣人忽然道,“且问诸位,你们觉得他们之中,又有几人能够从九域战场中活着回来?” 一句话,令众圣皆沉默了,心绪沉重。 九域之争! 这样的战事,在以往岁月中,曾给古荒域带来了惨重的打击,也曾让不知多少的天骄俊杰饮恨,埋骨战场,充满了血泪和屈辱。 而在此次这一场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中,古荒域又会否重演当年的惨况? 醉仙楼内,一众绝巅人物汇聚,在饮酒交谈时,同样也在交谈关于九域之争的事情。 “九域战场若开启,我们古荒域这边,将会由一众真圣层次的强者带队,进入其中。” 祢衡真开口,“这并非是小打小闹的事情,而是关乎古荒域生死存亡的问题,故而,无论是哪个古老道统,皆会出动自己最强的力量。” “不过诸位也知道,九域之争分作两大战场。” “一个是前线战场,乃是古荒域抵御八域力量的壁垒之地,唯有圣境以上层次的强者,才有资格前往,其他人去了也是送死。” “一个是九域战场,位于九大域界之间,由一些界面大陆组成。” “因为天地法则的束缚,九域战场最多只能容纳真圣层次的强者进入。” “不过一般而言,王境以下强者,是很难在九域战场中生存,所以在九域战场的争锋,大概就是王境以上,圣境之下的强者争霸的地方。” “我们此次要去的,就是九域战场。” 说到这,祢衡真深吸一口气,道,“届时,其他八域的强者,也都会涌入其中。” “可以肯定的是,战斗一旦爆发,其他八域的强者,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将矛头指向我们古荒域!” 听到这,在座众人皆眼眸一凝。 “八域虽非联盟,但诸位都清楚,在前两次九域之争中,他们之间曾达成一个约定,先斩古荒,再争高低!” “何意?” 祢衡真冷笑,“那就是先一起出手,将我们古荒域强者扫平,再由他们八域之间的强者一争高低!” 大殿中原本融洽的气氛,骤然沉寂起来,每个绝巅人物的脸色,都带上一抹阴郁。 先斩古荒,再争高低! 寥寥八字,所流露出的意味,却足以令古荒域任何人愤恨! “这一次,注定会和以往不同的。” 有人暗自咬牙发狠。 “届时,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底气,敢如此针对我等!” 更多的人则在沉默。 被八大域界的强者一起针对,可想而知,当他们进入九域战场后,所面临的处境是何等凶险。 最可怕的是,其他八域中,绝巅道途从不曾断绝,也就意味着,随随便便拎出一个强者,都极可能是绝巅人物。 根本不必怀疑,绝巅真圣层次的强者也注定大有人在! 在这等情况下,想要在九域战场中存活下来,都极可能面临着极其严峻的挑战。 而想要逆袭,击溃八域侵犯,又有多少希望?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饮酒也索然无味。 帝子少昊忽然轻笑起来,道:“这一次九域之争,注定和以往不一样,哪怕处境再凶险,可毕竟,我们还有希望!” “不错,进入九域战场后,我等当在第一时间谋求绝巅成圣之法,如此,则足以不惧任何对手。” 若舞仙子也清声开口。 他们皆是心境、意志坚定之辈,自不可能被这些事情影响。 “林兄如何看?” 若舞仙子忽然将星眸看向一直不曾言语的林寻。 林寻一怔,说道:“我倒是没什么看法,只是在想,该猎杀多少敌人,搜集到多少的‘战勋道运’,才能够激活飞仙令,拥有进入昆仑墟的资格。” 众人也都是一怔,旋即都不禁笑起来。 一些人心中都不禁感慨,不愧是林魔神,他们都在忧心九域之争中所面临的危险时,他倒好,直接惦念上进入昆仑墟的事情了。 “哈哈,看来在林兄你手中,必然掌握了一块飞仙令。” 帝子少昊爽朗笑道。 “不错。” 林寻也不隐瞒。 “林兄,那你可要小心一些,八域外敌最惦记的就是飞仙令,他们若知道此事,肯定视你为必杀对象。” 叶摩诃提醒道。 林寻洒然一笑:“如此岂不是更好,等于是一大波战勋道运主动送上门,我一一收下就是。”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大殿中的气氛都融洽不少。 搁在以前,绝对会有人指责林寻太过狂妄,言辞浮夸,可现在,众人皆理所当然地认为,林寻这般说才是正常的。 否则,都对不起他如今所拥有的滔天威望! 当然,这只是玩笑,当真正开启九域之战时,他们都敢肯定,即便是林寻,也绝对不敢大意了。 …… 直至深夜,酒席才结束。 林寻和笑苍天、夜宸、纪星瑶等一众故友交谈良久,这才独自上路,飘然而去。 之前数个月时间里,他如天地之过客,游历世间,看尽山河大美,红尘百态。 也在慎先生所传授的石刻之道中,历经一个月的时间,梳理本我心境,令自身心境产生升华和蜕变。 而今,他打算返回星棋海,静等九域之争来临! “出来吧。” 深夜深沉,一片茫茫山峦上空,独自迈步云海中的林寻霍然止步,目光看向后方。 云海中,骤然浮现出一个须发灰白,相貌枯瘦,腰脊峻拔如剑的黑袍老者。 “小友莫要误会,老夫来自通天剑宗,此来只有一事想与小友相商。” 黑衣老者平静开口,并无咄咄逼人之意。 这明显是一位剑圣人物,气息虽内敛,但那无形的威势犹在。 “哦,何事?” 林寻黑眸幽冷,身影随意而立,体内的气机却已完全运转到极尽地步。 “别无他想,唯希望小友将通天剑留下。” 黑衣老者拱手道,“若小友答应,老夫可以代表通天剑宗,和小友化解以往之宿怨。” 林寻反问:“若我不答应呢。” 黑衣老者陷入沉默,许久,他才说道:“小友应该清楚,这是一个化解仇恨的好机会。” 林寻哂笑:“以往时候,你们通天剑宗可不止一次对付过我,按道理来说,是应该我仇恨你们才对,如今,怎么就成了你们来原谅我?” 黑衣老者脸色一沉,眸子中寒芒一闪,道:“小友,还望三思,你如今所拥有的威望的确无人可及,可若以为就凭这些声望,就可以无视一切,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林寻收敛笑容,道:“你应该清楚,我从不畏惧任何威胁,想要通天剑?简单,动手便可。” 黑衣老者神色一阵阴晴不定,凝视林寻许久,最终一叹,道:“罢了,你走吧。” 林寻眼眸一凝,反倒有些意外。 “此剑,是我从云庆白手中夺得,他如今已经死了,但我知道,他死的不甘心。” 就冲黑衣老者的态度,林寻决定再解释一下。 他神色平静,不悲不喜,“虽然,我和他为死敌,但有朝一日,我会用此剑,祭奠他的亡魂。” 说罢,他飘然而去。 云庆白,在林寻心中是一个罪该万死的对手,但同样,也是一个让他不得不尊重的对手。 这是一个悲剧般的绝世人物。 有时候想一想,若自己身处云庆白的处境,从修行的第一天开始,就从来别无选择,也不见得能够比云庆白做得更好。 黑衣老者目送林寻的身影渐渐远去,最终还是忍住动手的冲动,轻声一叹。 “老祖,为何不留住他?” 一些身影,从附近区域中掠出,皆一脸的不解。 “你们觉得,此子为何敢独自一人前行?” 黑衣老者反问。 众人皆一愣。 “若无依仗,他又怎敢如此强硬地拒绝老夫?” 黑衣老者神色复杂。 他是一位隐世许久的剑圣人物,可人生第一次,却在一个晚辈后生面前选择隐忍,舍弃出手的打算。 并非太过谨慎,而是他已做出判断,即便动手,他也毫无把握将林寻留下! “江山代有人才出,可惜了,若云庆白还在,如今所取得的成就,定当不逊色于此子,可惜啊……” 黑衣老者负手于背,大步而去,身影萧索,意兴阑珊。 其他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懂,心中兀自不甘。 这或许就是他们和黑衣老者的差距。 数个时辰后,恰是黎明破晓前。 行走在一片山涧溪流上空的林寻,再次止步,这一次,他眉头已不禁皱起,自语道:“还真是阴魂不散……” 说话时,他转身,看向远处黑暗中,黑眸如电,幽冷慑人。 —— (今晚木有了,出门办事~)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