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5章 一路风起云涌 - 天骄战纪

第1495章 一路风起云涌

黑暗中,亮起一点佛光。 而后,一个身影枯瘦,白眉从脸庞两侧垂落的僧人,从黑暗中踏步而出。 一步,就来到林寻身前十丈之地。 “地藏寺法临,见过小友。” 老僧形容枯槁,双手合十,不悲不喜。 林寻一头黑发无风自动,衣衫猎猎,周身气机在这一瞬攀升到极尽空前地步。 唯有神色波澜不惊,道:“老和尚,你又要做什么?” “小友就将前往九域战场,趁此机会,不如将大藏寂经和菩提木留下,以免遗失在战场中。” 老僧法临言辞平缓。 “遗失?你是认为我不可能从九域战场活着回来?” 林寻黑眸幽冷。 大地藏寺! 他哪可能忘了这个道统? 在以往时候,他可没少被这个道统的强者追杀过,如古佛子,如地藏十八子,如圣人法正。 原因很简单,地藏寺视他林寻为异端,欲斩之而后快! “活着与否,谁也说不准。” 法临神色平静,宝相庄严。 说话时,这片天地骤然一变,就如改天换地,化作一方隔绝外界的秘境。 此地,佛光浩瀚,梵音响彻。 法临伫足在那,如佛陀临世,浑身散发大无量威严。 “小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口宣佛号,声音如洪钟,激荡人心。 换做其他人,早已被震慑,心神失守,惶惶不安。 但林寻没有。 “渡寂圣僧曾说,‘我若为佛,则天下无魔,我若为魔,则度天下佛为魔’,今日,我想试一试,能否超度了你这老和尚。” 林寻神色愈发平静了。 法临是一位圣境人物,并且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圣境更可怕,极可能是一位大圣层次的恐怖存在。 但林寻依旧不惧。 正如之前那通天剑宗的黑衣老者所推测,林寻敢一人独行,自然有着足以应对这一切的依仗。 法临抬眼,看着林寻,道:“小友,心有执念,便已成魔,注定回头无岸,还望三思。” 他一派庄肃威严的样子。 可越是这样,就令林寻越是厌憎,这些地藏寺的老秃驴,连打劫都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简直无耻到了极致。 他皱眉道:“回头无岸,便无须回头,痛快点,想打劫直接动手便是。” 法临轻叹一声,而后探出一只手,竖在虚空。 简简单单一个动作,林寻浑身猛地一僵,察觉到致命的危险,他毫不犹豫发力,就要将早已藏在手中的一块令牌捏碎。 可就在此时。 万里之外,高空之上,猛地响起一道声音: “疾!” 一抹剑光倏然掠出,犹如一道彗星拖曳着一道青色神虹,撕裂万里长空。 剑气浩瀚,斩断一方天幕、一片山河。 而后,破开那一道秘境结界! 而剑气掠出时拖曳出的剑光,在天幕上撕裂出的一道长长裂缝,许久不曾散去。 法临一对白眉皱起,此结界由他来开,代表着他的圣道之威,可现在却被轻易斩开一道口子。 旋即,他眼眸一眯,察觉到了这一剑所烙印的意志之可怕,若不是他以自身气机防御,所立足之地,只怕早已被碾碎、崩灭。 而后,法临沉声开口:“我地藏寺做事,是哪个道友插手?不知道结界之内,擅闯者诛的规矩吗?” “老秃驴,杀气太重可不像是出家人。” 有大笑声从极远处传来,但声音刚响起,就有一个骑着青驴的道袍老者,出现于此。 青驴瘦骨嶙峋,懒洋洋的,不时打一个喷嚏,拿一对驴眼斜睨着法临,驴唇翻开,露出一口雪白的驴齿,似是嘲弄。 青驴上坐着的老者,须发潦草,衣衫脏兮兮的,神色醉醺醺的,显得惫懒邋遢。 在他手中,握着一个黄皮葫芦,甫一到来,那一道青色的剑气就如游鱼似的,欢快地掠入黄皮葫芦中。 “醉剑叟?” 法临神色已变得凝重起来。 很久以前,有一个惊采绝艳的剑圣,骑青驴、挂剑葫,漫游天下,闯十三个圣隐之地,败一众剑道大能者,无可匹敌。 此人嗜剑、嗜酒、嗜战,性情疏狂、行事不羁,却无人知晓其来历,只知道,他的剑道可以用“浩然如天,锋不可挡”八字来形容。 作为同样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古董,法临自然听说过醉剑叟的事迹。 道袍老者打了个酒嗝,醉眼迷离,坐在青驴上摇摇晃晃,嘿然笑道:“老秃驴也知道我?那就最好,省得我再啰嗦,一句话,赶紧消失,否则老道的剑可不长眼。” 他虽是威胁,语气却懒洋洋的,有气无力,毫无威慑可言。 可法临却如临大敌,神色愈发凝重,双手合十道:“听闻醉剑叟于剑道上的造诣曾冠绝一个时代,贫僧愿领教一番。” 道袍老者哦了一声,扭头看着林寻,笑道:“小家伙,你尽管往前走,这一路上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皆不必理会。” 想了想,他又说道:“这世上,有人恨不得你死,容不下你,但也有人不会让你死,你要相信,好人还是有很多的,比如……老道我,哈哈哈哈。” 他大笑起来:“好人……好人啊,就凭此两字,老子就得痛饮一大白。” 老道自顾自举起黄皮葫芦,咕噜噜狂饮了一番。 “多谢前辈。” 林寻收起手中令牌,拱手道。 “去吧,去吧,尽管大胆地往前走!” 老道挥袖。 林寻看了一眼法临,后者神色凝重,只盯着道袍老者,如临大敌,根本就顾不得理会自己。 他心中顿时了然,法临碰到硬茬了。 “前辈,醉剑叟真的是您的名字?” 临走前,林寻忍不住问。 “错了,只是绰号而已,怎样,是不是感觉很威风?” 老道得意洋洋。 “最贱?嘴贱?这绰号确实威风……” 林寻嘀咕了一声,转身而去。 醉醺醺的老道先是一怔,而后老脸猛地垮下来,黑如锅底,咆哮道: “奶奶的,怪不得那些老家伙总喜欢时不时叫老子的绰号!原来他娘的都在看老子的笑话!” 旋即,他脸皮一翻,目光不善地盯着法临,咬牙切齿道:“刚才你叫老子绰号时,是不是也在笑话老子?” 不等法临开口,老道已噌地从青驴上起身:“老子打死你个秃驴!” 轰! 在他身上,冲出滔天剑气,撕裂夜幕,光耀万里山河。 极远处,林寻回头看见这一幕,惊得一身冷汗,心中暗道,这醉剑叟虽然绰号不堪入耳,但这一身剑气可忒吓人了。 一边思索着,他一边前行,在心中细细品味着醉剑叟刚才的话。 大胆前行,不必理会一路上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 林寻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心中不禁泛起一阵难得的感慨。 没有再迟疑,他继续前行。 一天后。 一座城池中,林寻正在一座茶馆歇脚,身边的桌旁,就多出一个峨冠古服,相貌俊美如少年的男子。 “我已经跟了你一路,也见了醉剑叟和地藏寺法临大圣的一战,在路途上,有人在暗中阻挡我,但可惜,那个家伙没能挡住我。” 男子宽袖博带,仪态潇洒,笑吟吟看着林寻,“现在,好像没人能帮得了你了,不如跟我走一遭?” “你又是谁?”林寻问。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说着,男子说着,抬起右手,朝林寻胳膊抓去。 但在半途,他的手臂被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掌挡住,再无法寸进丝毫。 “他叫萧遥,来自天枢圣地,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王八,却偏偏打扮的像个少年郎,由此可见,此人是何等不要脸。” 一把清冷如冰、悦耳低沉的声音响起,就见一个身穿青衣的白发美妇不知何时已出现。 被称作萧遥的男子一怔,露出一抹苦笑:“我还以为没人了,没曾想,无天教教主的祖奶奶都出动了,好吧,我认栽,这就走。” 白发美妇冷冷道:“现在想走?晚了,不抽你一顿,对得起我大老远追到这里吗?” 说着,她一把抓住萧遥的衣襟,身影一闪,两者皆消失不见。 林寻怔怔看着这一切,许久才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自语道:“那醉剑叟说的对,这世上的好人的确不少啊……” “大哥哥,刚才那两人是变戏法吗?嗖的一下子就不见了,好神奇呀。” 茶馆中一个小女孩跑过来,一脸的惊叹。 林寻笑了笑,道:“神奇吗,那我也给你变个戏法,嗖!” 说罢,他身影一闪,也消失不见。 却不知,小女孩愣了愣之后,猛地大哭起来:“这根本不是变戏法,娘,是不是因为我经常跟您说谎,才让我今天撞鬼了?并且还一下子撞到了三个鬼,太可怕了,呜呜呜……” 而此时,林寻已离开小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跋涉山水间,朝星棋海所在区域靠近。 一路风平浪静。 可林寻知道,在自己前行的路途中,在自己无法察觉到的暗中,注定发生了许许多多不寻常的事情。 有人要对付自己。 也有人在保护自己。 为何会如此? 林寻大致也能推测出一二。 appapp

下一篇   第1496章 一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