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一年后 - 天骄战纪

第1496章 一年后

有人想对付自己,和自己在白玉京炼魂楼那一战有关,也和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有关。 这就是林寻做出的推断。 不过让他感慨的是,如今的天下大势的确不一样了,起码现如今也有人不愿看到自己遭难。 比如那骑青驴、挂剑葫的醉剑叟。 比如那被天枢圣地萧遥称作无天教教主祖奶奶的白发美妇。 比如这一路上在暗中默默为自己抵挡灾劫的各路神仙。 敌人,注定就是以前结怨的那些人,如通天剑宗、天枢圣地、黑魇天狗族、金乌一脉、海魂族、玄都道宗、万兽灵山等等。 但帮助自己的人是谁,林寻一时却无法做出具体的判断。 “做好事不留名?” 想到这时,林寻不禁又想起醉剑叟曾说的话—— 尽管大胆地往前走! …… 神机阁。 慎先生翻开书卷,悠悠品读,自得其乐。 一侧,妙玄先生则发出一声冷哼,道:“果然如师兄所料,这一路上果然有许多蠢货跳出来,难道他们非将此子杀了才甘心?” 慎先生笑了笑,道:“这就是仇恨,那些个古老道统,可不认为就凭林寻此子,就能在九域战场中力挽狂澜,若不是碍于天下大势所迫,他们只会更肆无忌惮。” 妙玄先生轻叹:“倾巢之下,岂有完卵,纵然是天大的仇恨,不能在以后再解决吗?” 慎先生合上手中书卷,眸光澄澈,道:“因为他们急了,若不趁现在就解决此子,以后……只怕就再没有多少机会了。” 妙玄先生一怔,旋即就明悟过来,点头道:“的确如此。” 如今的林寻,俨然已是圣境之下几近无敌般的存在! 他底蕴雄厚,天资超绝,一个人,便能影响天下风云,足以令古荒域那些王境老怪物都绝望。 而以林寻的资质,当进入九域战场后,不出意外是注定能绝巅成圣的。 绝巅圣境! 仅仅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都足以让古荒域那些圣境老怪物胆颤心惊。 更何况,以林寻如今展现出的底蕴和战力,纵然是绝巅成圣,也绝对不是寻常的绝巅圣人! 到那时,古荒域各大古老道统中,谁还敢像现在这般对付林寻? “现在不杀林寻,等他从九域战场归来时,就该这些古老道统寝食难安了。” 慎先生淡然开口,“若不想被以后的林寻秋后算账,他们也只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孤注一掷。” 妙玄先生长叹了一声,旋即似想起什么,道:“师兄认为,此子有多大希望活着从九域战场中返回?” 慎先生想了想,道:“不好说,但可以确定的是,若此子真能在九域战场中活下来,当他返回时,放眼整个古荒域,圣人只怕也只能在他面前低头。” 妙玄先生眼眸一凝。 他拿出春秋笔和青史书,打算进行记录。 慎先生无奈道:“这些就不要记了,只是你我的闲聊而已。” 妙玄先生想了想,便收起书和笔,问道:“师兄,此子这一路上真不会出事吗?” 慎先生笑起来,掰着手指头算道:“醉剑叟、乐无天、夜九霄、笑不归、韦藏云……” 他一下念出一大串名字,这才说道:“有这么多老家伙一起出手,此子就是想少根汗毛都难呐。” 妙玄先生也不禁笑了。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师兄的安排。 从白玉京那一战落幕后,师兄就似已料到会如此,故而布下了诸多后手。 妙玄先生问:“师兄,最后一个问题,您为何会如此重视此子?” 慎先生沉默许久,这才道:“九域战场上,若有一线希望逆转古荒域的败局的话,那么这一丝希望就在此子身上。” 妙玄先生怔住,心绪一震。 …… 数天后。 浩瀚的星棋海迷雾重重,一座座岛屿犹如星罗棋布,错落海面之上,在雾霭中若隐若现。 当抵达这里后,林寻心中紧绷的一根弦松开,转身看向来路,那里四野无人。 但林寻却拱手,神色庄肃道:“多谢诸位前辈一路相送,此等大恩,林寻铭记在心,永不会忘。” 说罢,四野茫茫,无人回应。 林寻笑了笑,转身前往远处星棋海。 在林寻无法察觉到的暗中,一位老者自语:“我等此举,也算为古荒域众生结一桩善缘,公子保重。” 直至目送林寻的身影进入星棋海,老者身影倏然融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失败了?” 这一天,如天枢圣地、黑魇天狗族、金乌一脉、玄都道统、圣火教等等曾和林寻结怨的古老道统,皆了解到林寻安然返回星棋海的消息。 一时间,这些道统中不知有多少大人物为此震怒。 “完了,以后想要再杀此子,只怕再无这等上好的机会。” 有人喟叹。 “希望,此子最好死在九域战场中,否则若让他活着回来,以后……谁还能治得了他?” 有人忧心忡忡。 这些事情,皆发生在暗中,天下众生几乎无所察觉,可对那些古老道统而言,却心知肚明,那些恨不得林寻死的道统,所采取的行动再度失败了。 …… 返回星棋海后,林寻便开始静修。 老蛤兀自在闭关,林寻并未打扰他,只是心中则有些担忧,也不知赵景暄何时才能赶来与他们汇合。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寻一边磨砺修为,一边以石刻之道来演绎自身的道行。 一天天过去,在他身边也是逐渐堆积起一座座石像。 这些石像皆栩栩如生,充盈着难以形容的大道神韵,每一个皆可视作林寻自身道行的体现。 雕刻石像,就如一次次重塑道行,倾注着林寻对大道的感悟,故而,每一座石像呈现出的气息,又迥然不同。 在这个过程中,林寻境界虽未曾产生变化,但对大道的理解却得到一种极尽的沉淀。 这种沉淀积累的越雄厚,当爆发时,所产生的升华就越惊人! 唯一的缺憾是,每一个石像皆独缺一对眸。 那一对眸,就是证道成圣的契机。 简而言之,在长生道途的求索上,林寻已达到极尽圆满地步,如今只差一个契机。 一个绝巅成圣的契机! …… 三个月后,有消息传出,帝子少昊引发成圣道劫,斩九天神雷,破万里劫云,于绝巅成圣。 消息一出,天下轰动,令整个古荒域陷入震撼。 可以说,自从三大禁忌道劫降临在古荒域上空,这无数岁月以来,帝子少昊是唯一一个绝巅成圣的存在! 这等大事,谁能不关注? 相较于三个月前,林寻在白玉京击败域外敌人掀起的波澜,这一次帝子少昊绝巅成圣的壮举,无疑要更轰动。 “哈哈,只要有绝巅成圣之辈,此次九域之争中,我古荒域总算能看到一些希望了。” 不知多少强者在欢呼。 帝子少昊,也一下子成为天下瞩目的一轮骄阳,威势无量。 圣境之下,皆如蝼蚁。 和长生道途相比,圣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帝子少昊一举成圣,等若是在一众绝巅人物中脱颖而出,彻底和其他人不一样了。 可没等帝子少昊引发的轰动平复,没多久,又有消息传出,朱雀一脉后裔若舞仙子,引发成圣大劫,踏足绝巅圣境! 一时间,整个古荒域都沸腾了。 在九域之争即将来临的大背景之下,陆续有帝子少昊、若舞仙子这等绝世人物踏足绝巅圣境,如何不让人振奋? “第二个了!” 一些古老道统都感慨,意识到在这等大世背景下,古荒域的确和以往不一样了。 这让人不禁期待,此次九域之争来临后,古荒域是否能一雪前耻,改变以往必败的结局? “也不知林魔神何时晋级,踏足绝巅圣境?” 许多人都想到了林寻。 因为论及底蕴、战力、天资,林寻比之帝子少昊、若舞仙子根本不逊色任何一丝。 可让人遗憾的是,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再无人绝巅成圣,林寻自然也不例外。 “以前,同一境界中,属于林魔神独领风骚,一枝独秀,可如今,则以帝子少昊、若舞仙子为绝代双骄,并驾齐驱。” “毕竟,林寻和他们差了一个大境界,已是天壤之别,再无法相提并论。” “的确如此,当九域战场开启后,咱们古荒域这边,也必然将以帝子少昊、若舞仙子两人马首是瞻。” 似这般议论,在古荒域不同的区域中上演着。 只是对林寻却毫无影响,因为他在星棋海中闭关静修,几乎是与世隔绝,自然不知道这些消息。 时间推移,不知不觉间,从返回星棋海静修之后,过去了一年。 一年里,古荒域发生了很多大事。 比如,各大古老道统皆已开始筹备力量,在为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做准备。 比如,有绝巅人物冲击圣境失败,身陨道消,引发不知多少叹息。 这一天。 林寻坐在一座岛屿山峰之巅,正在雕刻一块石像,神态随意闲适,一柄刻刀被他信手拈来,飘舞飞旋。 忽然,他心中一动,霍然抬头,看向远处的星棋海之畔。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