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 一路血腥 - 天骄战纪

第1504章 一路血腥

黑纹魔蜂! 一眼,林寻就判断出那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黑色马蜂的来历。 唰! 几乎同时,断刃暴掠而出,斩杀而去。 “你逃不掉的。” 没有意外,那只黑纹魔蜂被杀,躯体被碾碎,这凶物临死兀自发狠,撂下一句冰冷的话语。 林寻没有逗留,全速而去。 在前来九域战场之前,他已了解过其他八域的一些具体情况,很清楚黑纹魔蜂的难缠。 这个族群生着三十六对奇异的复眼,能够窥破一些伪装和虚妄,且拥有着与生俱来的追捕天赋。 一旦被他们盯上,就是圣人都甩脱不掉。 林寻可不想就此被盯上,那样太被动。 “目标虽逃,但我已锁定他的气息。” 很快,一个须发如雪,身披金色鹤氅的少年出现,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极其惊人。 在他肩膀上,趴着一只拇指大小的黑纹魔蜂,说话的正是这只黑纹魔蜂。 金色鹤氅少年点了点头,身影一闪,就挪移而去。 没多久,又有一群身影出现,有男有女,一个个神色肃杀,带头的赫然也是一个长生九劫境绝巅强者。 “在那边!” 为他们指路的,赫然也是一只黑纹魔蜂。 “走!” 一行人立刻展开行动。 类似的一幕幕,在不同区域上演着。 有黑纹魔蜂一脉的后裔带路,让得这些前来支援的强者,皆不再像乱头苍蝇般四处搜寻,拥有了追捕目标的能耐。 …… 轰! 一炷香后,林寻被一群强者截住去路,在第一时间就爆发了一场厮杀。 林寻干脆利落,祭出断刃,同时施展太玄剑气,绚烂煌煌的剑气和锋芒,席卷而出。 片刻后。 林寻破空而去。 而在原地,则留下一地的尸骸和血腥。 这一次冲突,七位长生八劫境绝巅王者,和十四位长生九劫境寻常强者被诛。 也是这一战,让林寻意识到,在其他域界中,并非每个人都能踏足绝巅道途。 想一想也对。 当年在绝巅之域的强者,数以百万计,可能够进入上九境的,却不足一成。 同样,在上九境中能够跻身绝巅之境的,也只那么一群人而已,其他人虽拥有冲击绝巅王境的机会。 但要么渡劫失败,要么没能抓住机会! 在其他八域中,绝巅道途或许一直都存在,不曾断绝,可这等道途,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迈入的? 想一想林寻,想一想帝子少昊、若舞仙子他们,哪一个踏上绝巅的强者,不是历经了诸多的磨难和求索? …… 一个时辰后。 林寻再次被堵截,这次的对手是一名身披金色鹤氅的少年,一个长生九劫境绝巅人物! 当判断出这一点,林寻只有一个想法,全力击杀对方,决不能浪费时间,否则被拖住的话,注定麻烦不断。 与此同时,那金色鹤氅少年也如临大敌,他察觉到了,这个古荒域的对手不同寻常。 但他并不多畏惧,相反,他认为凭自己的力量,或许短时间内无法击杀对方,可想要拖住对方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故而,还不曾动手,他已做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打算。 可当真正动手,金色鹤氅少年才明白这次的对手有多可怕! 轰! 林寻身影猛地冲出,先是蕴积刹那春秋之威的一指,震得金色鹤氅青年踉跄倒退,唇中咳血,而后躯体能爆发出的璀璨太玄剑气,直接将后者躯体覆盖。 不过,金色鹤氅青年也极其狠辣,硬拼着被开膛破肚的危险,祭出手中一柄圣宝层次的黑色战刀,朝林寻斩去。 林寻不退不避,掌指捏拳,轰的一声,硬生生砸得那黑色战刀哀鸣倒飞出去。 而此时,林寻已破杀至眼前,一掌按出,裹挟着星湮吞穹道力量的狴犴印凝聚而出,狠狠砸在金色鹤氅少年身上。 原本,这少年就被太玄剑气刺伤,猝不及防之下,又被震飞黑色战刀,早已意识到危险,正打算暴退,可没曾想,林寻动作会如此生猛和霸道,根本不给他喘息机会! 这他妈是怎样一个变态? 金色鹤氅少年惊得魂儿都差点飞出来,若让他早知道此次猎杀的对象会如此凶残和可怕,他绝对不会跑来蹚浑水。 原本,他手中还有一些杀手锏和底牌。 可关键是,林寻的攻势太猛,根本就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正是一步错,不不受制! 轰! 狴犴印破杀而下,直接将金色鹤氅青年的躯体都压爆,化作一地的烂泥,形神俱灭。 而从林寻动手到现在,才不过一个呼吸时间,自始至终强势霸道的一塌糊涂。 或许在其他人眼中,长生九劫境绝巅人物已足够可怕,可在如今的林寻眼中,也不过如此! 嗖! 袖袍一挥,卷起地上的战利品后,林寻身影一闪,再度全速飞遁而去。 让他意外的是,飞仙令中竟多出一种战勋道运! 显然,这金色鹤氅少年,是一个天资卓绝,拥有大道气运的厉害人物,否则,断不可能拥身怀大道气运。 其实,林寻猜的不错,这金色鹤氅少年乃是血魔古域十大族群之一,金翼龙鹤一脉的后裔,名叫贺方云,战力极其出众,名扬一方。 此次前来九域战场,是打算借此机会绝巅成圣的。 哪曾想,却碰到了林寻这等绝世狠人,直接就被灭了…… 不过,即便知道贺方云的身份和来历,林寻也都根本不会在意了,死在他手中的圣人都不知多少个,岂会在意这样一个同辈? …… 三个时辰后。 林寻碰到了一场不小的麻烦。 连续有三群敌人,从前路不同方向杀来,每一群敌人,少则七八人,多则十五六人。 且其中还有数个长生九劫境绝巅人物! 后退已是不可能,唯有杀出一条血路。 最终,林寻斩十三人,重挫九人,抓住一丝空隙,脱身而去。 但因为这一战的羁绊,却让一位圣人锁定了他的身影,展开追杀。 …… 焚神之翼再次被催动,林寻一咬牙,最终决定,不再迂回,朝神炼森林深处冲去。 他敢肯定,那神炼森林深处,有着无法想象的可怖危险。 但此时,已顾不得这些。 哪怕就是用禁逝神通杀了这追击自己的圣人,可到那时,力量被消耗殆尽的自己,哪可能还能挡住其他敌人的杀伐? 唯有逃进那神炼森林深处,或许才能争取一线生机。 唰! 黑濛濛的焚神之翼不断闪烁,林寻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森林深处。 在他身后,一位圣境强者在追逐。 此人相貌英俊,一袭金袍,大袖翩翩,风采极其出众,其气息也极其之惊人。 他名叫丁山河,只是像他这样一位真圣,实则仅仅只是黄金魔蛇一脉中的一名供奉而已。 像死在林寻手中的佘珍,地位都要比丁山河要高。 原因很简单,丁山河不姓佘,不是黄金魔蛇一脉族人! 当然,这只是身份上的问题。 作为一位真圣,丁山河的战力足以让长生境的强者仰望。 “年轻人,你逃不掉的。” 丁山河悠悠开口。 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林寻耳中,“你杀了佘珍,我若不杀了你,佘珍的哥哥佘麟就要杀我,所以,这次你注定得死,不过,你现在若止步,我保证,会给你一个痛快。” “否则,若让黄金魔蛇一脉的族人抓到你,想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寻抿嘴不言。 这让丁山河不禁皱眉。 越往神炼森林深处,就越危险,传闻中甚至存在着比神炼祖树更可怕的生灵。 这是血魔古域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 嗯? 便在此时,丁山河心中莫名其妙地一寒,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惊悸气息涌遍全身。 他霍然抬头,扫视四周,当即断定,这片区域已进入神炼森林的腹地,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令人发毛的诡异力量。 几乎同时,林寻浑身也是一寒,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神炼森林深处,就如有一个无法想象的恐怖生灵栖居,散发出的那等诡异力量,愈发渗人了。 可最终,林寻一咬牙,继续朝前冲去。 他已没有退路。 后方追杀的不仅仅只是一位圣人,还有其他一些强者,人数众多,且并不缺圣境人物! “年轻人,只要你停步,我可以给你一次……” 丁山河再度开口,林寻可以不顾一切,但他可不愿跟着林寻一起去冒险! 只是,不等他话说完,林寻早已一个闪身,朝森林更深处掠去。 “小杂碎!” 丁山河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眼眸中神芒流转,骇人无比。 追,还是不追? 丁山河犹豫了。 最终,他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追击的冲动,选择止步。 森林深处传出的气息,过于渗人,让他一个真圣都感到头皮发麻,他哪可能拿自己性命去拼。 “我就在这等着,你若死在其中,那样更好,若活着回来,我亲自送你上路!” 丁山河咬牙发狠。 堂堂真圣,追击了这么久,却竟没能擒下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这让他颜面无光,颇有些老羞成怒的味道。 —— (说一件正事,很多童鞋说没有爆更不爽,金鱼想了想,这周六会先来一个小爆发。 保底5更,6更、7更、8更都有可能,先让大家看得爽一下。 而在这个月中旬,是肯定会爆一个10更的!) appapp

上一篇   第1503章 众敌环伺

下一篇   第1505章 两脚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