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两脚羊 - 天骄战纪

第1505章 两脚羊

没多久,随着一阵破空声响起,许许多多身影纷至沓来。 当注意到丁山河时,都不禁停下脚步。 “丁兄,为何不追了?” 一个灰衣白发,相貌阴鸷的男子问道。 这赫然也是一名圣人! 丁山河目光一瞥对方,又看了看附近众人,这才说道:“传闻中,这神炼森林深处,有着比神炼祖树更可怕的凶物,那小子已冲入其中,只怕已很难返回。” 其他人目光闪烁。 他们之所以选择止步,也是察觉到抵达这片区域后,有着一股诡异森然的气息弥漫,令他们心中发毛。 “凶手是谁?” 有人好奇问道。 “一个古荒域的年轻人,还未成圣,但明显已踏足绝巅道途,且拥有长生九劫境修为,不容小觑。” 丁山河也不隐瞒,将自己所见所知说出。 “依照我判断,此子极可能就是古荒域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若能将其击杀,势必会给古荒域阵营造成沉重打击!” 众人皆暗自点头。 他们不会将古荒域强者放在眼中,但却不得不重视古荒域中那些同样踏上绝巅道途的对手。 据他们所知,古荒域阵营中,踏足绝巅道途的强者并不多。 刚才那凶手若不是一个绝巅领军人物,哪可能逃过他们的追杀? “这么说,这次我们极可能逮住一条大鱼?” 有人亢奋,摩拳擦掌。 也有人泼冷水,直接说出一串数字。 “在这一路追上中,有四批强者被此子所杀。” “其中,有三十七名普通的长生劫境王者,十九个踏足绝巅的长生境强者!” “除此,来自金翼龙鹤一脉的绝世人物贺方云,也被此子所灭!” “现在,你还觉得此子是一条大鱼?” 一番话说下来,场中一片寂静,众人神色或多或少都已浮现出一抹凝重。 交谈时,还有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而来。 这本就是血魔界地盘,而这炼神森林也是一片比较有名的凶地,当看到黄金魔蛇一脉佘蒙发出的求援令。 自然会吸引许许多多的强者。 “当然是一条大鱼!” 蓦地,有人开口,引起众人侧目。 就见一个有着淡绿色长发,身姿瘦削修长,容颜俊美阴柔的男子,分开人群,负手而来。 在他身后,红衣女子亦步亦趋追随着。 勒木烬! 飞鸢魔族后裔,一位绝巅道途上的绝世狠人。 即便是丁山河等在场圣人,当看见勒木烬时,都收敛了自身气息,露出尊重之色。 他们是真圣不假。 可勒木烬一旦成圣,就是绝巅真圣! 并且,勒木烬的身份也极其尊贵,飞鸢魔族,本就是血魔古域十大族群之一,且势力排名极其靠前。 “你,你……还有你,跟我一起继续追杀。” 甫一出现,勒木烬就指着场中的四个圣人,下达命令。 “其他人分布开,将这一片区域封锁,谁敢疏忽大意,让这一条大鱼逃掉,就别怪我勒木烬不客气!” 一句话,颐指气使,态度强硬。 可却无人敢反驳。 即便是那些圣人,都选择沉默。 他们和勒木烬不是来自一个族群,但皆同属于一个阵营,这一刻勒木烬既然开口,他们也不好拒绝。 “封枰子,你来带路。” 勒木烬开口。 嗖! 一只躯壳乌黑,拇指大小的黑纹魔蜂掠出,倏然间化作了一个浑身被滚滚黑雾覆盖的黑衣少女。 想看一看,那古荒域的领军人物有多厉害。” 被叫做封枰子的黑衣少女言简意赅答应。 “勒公子,那是神炼森林深处,诡异无比,以往九域之争中,可有不少圣人都一去无回,你确定要走一遭?” 丁山河皱眉道。 “一个来自古荒域的两只羊都敢去,为何我等不敢?” 勒木烬神色冷淡,“若你怕了,就留下,等我见到佘麟时,自会跟他说一说你的表现。” 丁山河脸色微变,深吸一口气,道:“勒公子误会了,我只是善意提醒,若您真打算走一遭,我自当奉陪。” 勒木烬不再废话,身影一闪,朝森林深处掠去,自有那名叫封枰子的少女带路。 除此,丁山河在内的四位圣人,以及勒木烬身边的红衣女子,也紧随而去。 “大家开始行动!” 其他强者也分头行动,开始封锁这一片区域。 无论是谁,心中都清楚,这一次那来自古荒域的领军人物,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 此刻的林寻浑身紧绷,正一脸凝重前行,步伐都放慢了许多。 这神炼深林深处,愈发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悸的危险气息。 搁在寻常,林寻绝对毫不犹豫掉头就走。 可此时,也只能咬牙前行。 他已没有退路。 嗯? 没多久,林寻蓦地注意到,极远处的地方,视野竟豁然开朗,那遮天蔽日般的参天古树,都消失不在。 空阔的大地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沟壑深渊,深渊上空,则浮现着一道虚空裂缝。 远远望去,就如虚空被撕裂开一道口子,可怖的空间风暴在其中肆虐,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光泽。 林寻当即止步,扫视四周,前路被一口诡异的沟壑大渊阻挡,根本无法迂回绕开。 即便是飞遁都不行,因为有一道虚空裂缝悬挂其上,就是圣人来了,都不敢逾越! “难道这就是神炼森林的核心之地?” 林寻目光远远地看向那一口沟壑深渊,看似寂静无声,可却令林寻有一种强烈的危险感。 仿佛那沟壑深渊下方,有着无法想象的危险存在。 没多久,林寻判断出,这附近区域中弥漫的那一股令人发毛的诡异气息,就是来自这一口沟壑深渊! “主人……” 识海中,小银忽然开口。 只是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待会再说。” 而后,林寻转身,黑眸如电,看向远处。 “有意思的地方,这神炼森林中最危险的地方,就在这沟壑大渊之下吧?” 远处,勒木烬负手于背,悠悠踱步而开。 他目光扫视了一番四周景象,最终看向立在那沟壑大渊不远处的林寻,微微一笑: “我叫勒木烬,来自飞鸢魔族,此来目的很简单,想试一试古荒域绝巅人物的深浅。” 在勒木烬身后,红衣女子、封枰子、丁山河等人随之出现,齐齐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哦了一声,神色淡然。 显然,对方已认定他进退维谷,陷入绝境,故而才会如此有恃无恐,还有心思废话。 “你们都让开!” 勒木烬踏步上前,掌心中已多出一柄长丈许,粗如儿臂,通体乌黑的长棍。 与此同时,在其身上,散发出一股滔天气势,让得他淡绿色长发飞舞,衣袂猎猎作响。 丁山河皱了皱眉,在他看来,既然发现了目标,自当一拥而上,将对方第一时间击杀。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单打独斗”。 “谁都不要插手,让我家公子玩一玩,或许杀了这只古荒域的两脚羊,他才会心满意足地前往护道之城。” 红衣女子出声,叮嘱道。 其他人自无不可,皆好整以暇站着,根本不认为在这等情况下,林寻还有逃生的可能。 “听到了吧,我们之间动手,没有谁会不开眼的打搅。” 勒木烬阴柔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牙齿雪白。 林寻想了想,道:“两脚羊是什么意思?” 勒木烬一怔,而后笑得愈发灿烂了:“就是你所想的意思,在八域眼中,你们古荒域强者,都是两脚羊。” “任凭宰割的牲畜吗?” 林寻黑眸幽冷,也笑了,只是笑容却很冷。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古荒域强者被如此羞辱地蔑视。 “生气吗,可事实就是如此,你们古荒域太弱了,一个个和牲畜也没什么区别,不止是我,八域所有强者都这么认为的。” 勒木烬很认真地答了一句。 而后,他猛地出手! 轰! 一旦动手,勒木烬就像变了一个人,浑身散发暴戾气息,一杆铁棍被他抡起,简单粗暴地狠狠砸向林寻。 这片虚空轰鸣,滚滚道光如诸天星辰,伴随着那一杆长棍一起砸落而下。 仅仅这一击,就能看出勒木烬何等可怕。 即便是远处观战的诸位圣人,都心中暗叹,这就是绝巅道途上的天骄人物,底蕴之雄厚,超乎想象。 面对这一击,林寻只是抬起手,掌指轻描淡写一抓,就将那劈砸而至的铁棍牢牢攥住,停顿在半空,再无法寸进丝毫。 嗯? 勒木烬眼眸一凝,他这一击的力量,都足以压碎山峦,令同辈中绝大多数人不敢撄其锋芒。 可却竟被对方牢牢抓住了! 这…… 远处众人心中也猛地一跳,脸色微变。 “就这点本领,就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讥诮。 说话时。 他掌指骤然发力。 嗡~~ 那一杆长棍如遭可怖的伟力撕扯,猛地弯曲,发出震耳欲聋的哀鸣。 毫无犹豫,勒木烬舍弃长棍,右臂抡起,掌指捏印,朝林寻头颅砸去。 可林寻出手比他更快,左手如电般在虚空中按出,凝聚出一道青灿灿的掌印,拍打而去。 砰! 勒木烬来的快,去被这一掌拍飞。 appapp

上一篇   第1504章 一路血腥

下一篇   第1506章 深渊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