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诛字传承 - 天骄战纪

第1508章 诛字传承

数个时辰后。 林寻状态恢复如初,神采奕奕。 “嗯?没想到经此磨练,令我心境力量再度蜕变的同时,令我战力竟精进了少许!” 仔细感知周身气机的变化,林寻不禁动容。 在长生道途的修炼上,他早已将炼气、炼魂、炼体三种道途臻至极尽空前的完满地步。 本以为,只等一个契机便能破境而上。 可现在看来,他却遗漏了一件事。 心境! 对修道者而言,心境的磨砺无疑是最玄妙深微的一件事。 心如磐石者,纵然天资愚钝,可只要持之以恒,以后一样可以在大道路途上有所成就。 心思驳杂者,纵然天赋再高,也注定会遇到跨不过去的门槛。 心境,是心魔、心贼诞生之地。 在修道途中,走火入魔者,往往和心境不稳有关。 古有圣贤曾问,如何证道? 答案很简单,降服其心! 所谓心猿意马,三心二意,就是形容心境不坚、心思不定的征兆。 在以前,林寻历经磨难,心境早已坚韧无比,可心境之提升,并无境界之拘囿,而是和自身的道途息息相关。 每到一个境界,必当面临这一境界的磨难。闯过磨难,提升的不止是修为,还有心境的蜕变! 眼下,林寻历经“杀心斋”磨难,破心贼,令心境蜕变,反倒令自身修为随之精进。 恰似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让林寻意识到,自己所认为的完满极尽道途,竟仍有缺漏处。 想到这,林寻不禁惊起一身冷汗。 这就是修道,不经意间的一个认知,或许就藏着缺漏,而在缺漏处,往往蕴藏万千劫! 大道无缺,寥寥四字而已,可放眼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 “我心如剑,可斩日月山河,却斩不了自身道行之缺漏,若无今日之磨难,即便绝巅成圣,也注定将留下一丝遗憾……” 林寻轻叹。 境界越高,越当如履薄冰,兢兢业业! 林寻起身,负手于背,四下行走,一路上,倒是再不曾遇到什么磨难。 不过,他很清楚,磨难和考验就覆盖在这一方秘境世界中,根本无需主动寻觅,该来自来。 没多久,林寻来到最深处,看见了那一座弥漫着混沌气的池塘,也看见了那一座池塘中浮沉着的一副巨大的骨骸。 裂天魔蝶落在骨骸上,纤小的躯体莹莹发光,在汲取骨骸中蕴含的力量。 林寻能清楚感受到,裂天魔蝶的气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强! “这是一具虚空圣兽的尸骸!” 小银忽然开口,“并且,此兽生前起码拥有准帝境的力量!” 林寻眼眸一凝,心中震荡。 虚空圣兽! 一种诞生在周虚无垠空间中的奇异灵体,甫一出声,就拥有堪比圣境的可怕力量。 这种圣兽能够自由在虚无空间中穿梭,以啃食空间力量为生,极端之可怕。 即便是帝境人物,想要杀死一头虚空圣兽也很难,因为它们能够随意穿梭虚无空间中,无视空间束缚! 林寻却没想到,在这一方秘境世界中,竟遗留着一副虚空圣兽的尸骸,甚至,它生前还拥有不逊色于准帝境的实力。 这就太惊世骇俗了。 当年,是谁将其杀死,遗留于此? “我很怀疑,这一方秘境的主人,必然是一位以空间之力证道的大能者,并且极可能是一位帝境存在。” 小银认真分析,“否则,想杀死这样一头虚空圣兽可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主人你看,裂天魔蝶也是一种拥有空间天赋的上古异种,它这次之所以复苏,必然就是和这一副骨骸的力量有关。” 林寻点头,深以为然。 他现在想的是,这一方秘境的主人,真的是一位帝境存在不成? 若如此,为何会出现在九域战场中? 须知,九域战场的天地秩序力量,不允许真圣以上的强者出现! “看来,九域战场比我想象中还要神秘一些……” 林寻思忖。 “主人,你是在担心那裂天魔蝶力量变强以后,不受掌控吗?” 小银忽然开口,“主人放心,在其孵化前,我已将烙印打入其体内,它若敢不听话,我第一个啃食了它的神魂!” 林寻倒是没想到,小银准备得如此充分,当即赞许了小银一番。 “小银,我打算在此盘桓一段时间,你在此看好裂天魔蝶,莫让它发生什么意外。” 林寻嘱咐道。 小银掠出林寻识海,点头应允。 林寻则转身,朝其他方向行去。 这座秘境世界并不大,没多久,林寻就又回到入口处的区域中,这里有着一株绿莹莹的古树。 此树躯干苍劲,枝叶繁密,垂落下的枝叶犹如一挂挂绿莹莹的瀑布,生机勃勃。 仔细一打量,林寻这才注意到,这赫然是一株神炼祖树! 之前,在神炼森林中所见的神炼祖树,皆光秃秃的,枝桠犹如青铜职业浇筑而成,可都没有树叶。 而眼前这一株神炼祖树,明显不一样。 林寻蹲下身躯,观察此树根须,又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那一节节的根须,就像一条条小蛟龙盘卧似的,蕴生出一片片犹如龙鳞似的大道纹理,煞是惊人。 锵! 没多久,林寻拎出白骨刀,选中了一截根须,他很想看一看,这样一株不同寻常的神炼祖树中,蕴生出的神炼宝源又该有什么不同。 喀嚓! 小心翼翼地斩断一截根须,顿时,那根须断口中就流淌出一滴滴璀璨得像太阳一样的金色液体,璀璨无匹,大放光明。 附近虚空,都被染成煌煌金色,刺目之极。 林寻将早已准备妥当的羊脂瓶抬起,将这些神异惊人的神炼宝源一一收取。 哗啦~ 与此同时,林寻也注意到,这株神炼祖树就像吃痛一样,躯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枝叶哗啦作响。 嗯? 林寻狐疑,难道此树还有生命不成? 可当他仔细感应,却毫无发现。 摇了摇头,林寻不再多想,来到不远处的“杀心斋”前,将断刃和羊脂瓶一起拿出。 然后,开始淬炼断刃! 一滴滴璀璨如小太阳的神炼宝源,甫一落在断刃上,一阵猛烈的颤抖就从断刃上涌现,犹如惊喜激动的欢呼。 而在林寻眼中,断刃表面,那凝聚一半的第三幅道纹图案,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进行蜕变。 “诛”! 终于,林寻辨认出这第三幅道纹勾勒出的字迹,可当神炼宝源用尽,这一个“诛”字依旧缺了一小部分。 林寻深吸一口气,长身而起,朝远处的神炼祖树走去。 他刚才已观察过,和其他神炼祖树不一样,眼前这一株的根部,每一节形似蛟龙的根须,皆可以采撷! 咔嚓! 手起刀落,一滴滴金灿灿的神炼宝源流淌而出,被林寻一一收入羊脂瓶中。 同时,这一株神炼祖树又猛地颤抖了一下。 林寻一怔,略带歉意道:“你若有灵,就当成全我林寻一番,他日有缘,必有报答。” 说着,他转身离开,继续淬炼断刃。 林寻浑然没注意到,在他转身那一瞬,那一株神炼祖树躯干上,浮现出一对由树纹凝聚而成的眸,眸子中写满了愤怒和气急败坏之色,没多久就消失。 嗡! 终于,断刃在一阵激昂的清吟声中产生蜕变,莹白若雪,犹如透明般的表面,浮现出一个完整的“诛”字。 寥寥一个字,却是由无数道细若发丝,扭曲如蚯蚓般的道纹凝聚而成,散发出一股扑面而至的杀伐气。 那一瞬,林寻躯体都一阵发寒,眼眸刺痛,犹如看见一柄绝世锋芒乍现。 诛天灭地,横扫诸天! 轰! 与此同时,一股汹涌澎湃的传承力量,也是随之涌上林寻心头,无数的玄妙气息,像潮水般不断流淌着。 瞬间而已,林寻沉浸在一股奇异的感悟中。 他随意坐在台阶上,身前一柄断刃悬浮,在其表面,分别映现出“元”“极”“诛”三个由道纹图案凝聚而成的古字。 每一个字,皆为断刃平添一股凶厉之势! 时间悠悠,匆匆已是七天而过。 沟壑深渊前,勒木烬闭目,盘膝而坐,一头淡绿色长发在风中飘扬。 在他附近,红衣女子、丁山河等圣人,也都各做各事。 只是,像丁山河他们,眉宇间已隐隐有些不耐。 “勒公子,已经七天了,那古荒域的小杂碎只怕早已毙命,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 丁山河忍不住开口。 唰! 勒木烬睁开眼眸,目光中闪过一抹寒芒,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你堂堂圣人,连七天都等不起?” 丁山河皱眉:“可也不能一直在这里瞎耗着。” “公子,不如找一些人进入这深渊中寻觅一番?” 红衣女子提议道。 勒木烬沉默片刻,道:“连圣人都不敢进入,谁又敢拿命去试探?” 红衣女子微微一笑,那笑容带着些许的诡异:“这多简单,多抓一些古荒域的两脚羊,将他们丢入这深渊中不就可以了?” “好主意啊!” 丁山河他们眼眸齐齐一亮。 这九域战场中,想抓一些两脚羊还不简单? —— (纵横搞了一个年终盘点,纵横app用户都可以投票,每人每天有5张免费票,请童鞋们支持一下金鱼,全都投“年度最佳作品”一项! 不过,金鱼呼吁大家不要花钱买票,太浪费了!投免费的就好~)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