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杀机 - 天骄战纪

第1510章 杀机

铛! 惊天动地般的碰撞声响起,神辉爆绽。 林寻这一斩,被一杆青色的丈二战矛挡住了。 战矛的主人,是一个面颊瘦长,须发灰白的男子,同样也是一位圣人。 红衣女子已死,死在猝不及防发生的变故之下。 在这等情况下,若再让勒木烬发生意外,他们这些圣人干脆抹脖子自杀算了。 这须发灰白的男子,就是如此想的。 他名叫季庆,来自血魔古域,和丁山河一样,是黄金魔蛇一脉的一位供奉。 只是,虽挡住这一击,季庆脸色却猛地一变,躯体都一阵摇晃,体内气血翻滚。 最终,他竟是再忍不住咳血。 寥寥一击,让一位真圣受伤! 这便是诛字传承的威力。 搁在以前,即便林寻运转极尽力量,也只能凭借禁逝神通,才有一半的把握去杀死一位真圣。 而现在,他先是一箭杀红衣女子,而后一斩挫伤季庆,两位圣人,一死一伤! 这般战绩,若传出去,足以引发轩然大波,轰动天下。 即便是季庆也没想到,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竟能在正面对决中,令自己负伤。 这简直就像一个梦般不真实! 须知,圣人之下,皆如蝼蚁,自古至今,都找不出几个能够逆天跨境对抗圣人的“蝼蚁”。 可现在,圣人季庆还负伤了! …… 在季庆负伤的同时,丁山河早已出动,袖袍一挥,漫天圣道法则化作密匝匝的刀气神虹,席卷长空,斩向林寻。 唰! 可林寻早已抢先一步,朝深渊之下掠去。 能够清楚看见,丁山河的攻击,甫一抵达深渊中,就被一股诡异的法则力量禁锢,而后如泡沫般纷纷溃散,消弭于无形之中。 丁山河脸色一沉,强忍着追击的冲动,没有追过去,那大渊中充斥的诡异力量太过恐怖,令他不敢逾越。 只是,一想到这样一个蝼蚁又一次从自己手中逃脱,令他脸色已是变得阴沉无比。 “为何不追!你可是圣人,却连这样一个小杂碎都不敢追?” 附近,传来勒木烬的嘶吼。 他此刻眼睛都赤红,神色铁青狰狞,暴怒如狂。 红衣女子是他贴身女婢,自幼在他身边服侍,可如今,却因他而死,这让他如何不怒? 丁山河被训斥得抬不起头,颜面也有些挂不住,冷哼道:“还请勒公子息怒,您的女婢和我一样是圣人,可不也一样死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勒木烬神色阴沉得可怕。 丁山河深吸一口气,道:“勒公子,你再看季庆,你眼中的小杂碎,一击之力,就将季庆击伤了。” 勒木烬一怔,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季庆。 他清楚记得,刚才正是季庆帮自己挡住了一击,却没注意到,季庆这位圣人,竟受伤了! 季庆神色阴晴不定,被一个小辈击伤,令他也感到耻辱,老脸无光。 可面对勒木烬的目光,他还是点头道:“那小子的力量,的确有些不可思议的强。” 勒木烬脸色变幻,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仔细一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他浑身也一阵寒冷,手脚冰凉。 的确太可怕了! 若不是红菱帮自己挡住一箭,死的必然就是自己。 若不是季庆,那一击自己只怕也挡不住…… “他……怎会这般强?” 勒木烬神色恍惚,脸色难看之极。 丁山河、季庆等四位圣人也脸色阴沉,这个问题,同样让他们想不明白,心惊胆颤。 一只蝼蚁,却已拥有了屠圣的力量,这本身就太惊世骇俗,传出去的话,甚至都没人敢相信! “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坠入那诡异莫测的深渊,那小杂碎怎可能还活着?” 丁山河皱眉。 一句话,令其他人也惊疑不定。 之前,他们曾将一个个古荒域强者抛入深渊,每一个都遭受到诡异力量的禁锢,惨死其中。 哪怕是他们,都感到心悸不已。 可林寻却能自由在其中行走,毫发无损,这就太让人不解了。 “勒公子,我们还要留在这里吗?” 季庆问道。 一句话,令在场四位圣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勒木烬。 “他还活着!” 勒木烬咬牙切齿,“不杀了他,怎能走?” 深呼吸一口气,他说道:“更何况,刚才他是偷袭,打了我们一个猝不及防,但现在不会了,只要他再敢冒头,必死无疑!” 丁山河等人对视一眼,心中清楚,红衣女子的死,彻底刺激到勒木烬,这时候谁来了,只怕都无法劝他离开。 “勒公子,这是新抓来的一批两脚羊,拢共十六个,并且我已吩咐下去,分布在神炼森林中的各族强者,皆在全力搜寻古荒域的两脚羊,只要抓到,就会为您送来。” 远处,黑纹魔蜂族的封枰子走来,袖袍一挥,一阵噗通噗通的落地声响起。 一群男女跌落在地,有男有女,甚至有数个绝巅人物。 可此时,他们皆一脸的惊怒、惶恐。 勒木烬眸子中泛起毫不掩饰的恨意和杀机,走上前,俯视那些古荒域强者,道:“谁认识此子,说出他的身份,就可以活着离开。” 他探手一抓,一道光幕浮现而出,栩栩如生地映现出林寻的身影。 “他……他是……” 一个青年精神一振,颤抖着声音正欲开口。 但刚说到一半,就被旁边的一名灰袍男子突然捂住嘴巴,扭断了脖颈。 咔嚓! 骨骼爆碎声中,这青年眼珠瞪大,毙命当场。 “身为古荒域男儿,怎能背叛自己一个阵营的同伴?与其如此,不如由我送你上路,纵死也算保全你的英名了。” 灰袍男子冷冷开口。 “你找死!” 勒木烬暴怒,拎起手中铁棍狠狠砸出,砰的一声,将那灰衣男子的头颅砸碎,血水飞溅。 “你们之中,还有谁知道?” 他眼眸猩红,散发着嗜血暴虐的气息。 “想杀就杀,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呸!” 一个女子鄙夷。 砰! 她的头颅,也被砸碎。 “可恶!” “等着吧,你们这些血魔古域的杂碎,今日之血仇,迟早有一天要十倍奉还回来!” 那些古荒域强者皆愤怒,咬牙切齿,被那血腥的一幕幕刺激到了。 “一群垃圾,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勒木烬愈发愤怒,挥动铁棍,就要杀人。 可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轰鸣声骤然在天地间炸响。 不好! 勒木烬躯体一僵,下一刻,他人就被震飞出去。 轰! 与此同时,丁山河祭出一面银色盾牌,挡住了爆射而来的碧落箭,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银色盾牌猛地炸开。 丁山河只觉臂膀都一阵发麻,脸色不禁微变,强可怕的力量! 而此时,勒木烬那被震飞的身影才堪堪坠地,跌得灰头土脸,烟尘弥漫。 可想而知,刚才那一幕发生的何等之快。 远处大渊中,林寻的身影不知何时又一次浮现,黑眸幽冷地看着勒木烬,道:“我叫林寻,有种,站出来与我一决!” 之前,他并未彻底离开,在深渊中感知到了那一幕幕的血腥画面,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愤怒,再度出击。 林寻! 那些被抓捕而来的古荒域强者,皆精神一振,露出希望之色。 他们怎会不知,林寻在古荒域中的威望和声势? 林寻? 丁山河、季庆他们皆皱眉,他们只听说过古荒域中出现了一批绝巅人物,却不知道林寻又是谁了。 但这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林寻再度现身了! 远处,勒木烬咬牙切齿起身,目光怨毒地盯着林寻,“想和我对决?可以,你从那大渊中出来,我立刻满足你!” 林寻眼神中尽是冷冽和不屑:“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 勒木烬舔舐了一下唇,指着地上被擒的那些古荒域强者,道:“你不出来,我就当着你的面,一一敲碎他们的脑壳!” 丁山河、季庆等四位圣人神色冰冷,蓄势以待。 只要林寻敢踏出那一口大渊,他们会在第一时间一起出手,将其击毙! “各位,不要让林兄被那些猪狗不如的杂碎胁迫,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古荒域男儿,又怎会怕死?” 蓦地,一个青年大笑,神色决然,一掌拍碎自己头颅! 猩红的血水飞洒,青年躯体坠入尘埃。 场中一阵躁动,皆都无比意外。 他是谁? 又叫什么名字? 林寻不知道,甚至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可在这一刻,林寻心中却无法再平静。 那决然赴死的姿态,血腥悲壮的一幕,一下子刺激得林寻压抑心头的杀机再无法控制,涌遍全身,冲霄而起。 这一刹,林寻立在大渊之中,犹如魔神,怒发冲冠! “兄弟,我记住你了!” 林寻喃喃,一字一顿。 而后,他目光看向勒木烬、丁山河、季庆等人,神色已是漠然冰冷到极尽。 他声音平静、低沉:“我林寻立誓,不将尔等诛灭,誓不为人!” 勒木烬等人神色齐齐一变,这一刹,他们竟都有一种被震慑的感觉,因为林寻那等目光太过吓人了,犹如杀神之瞳,藏尽杀机! —— (明天爆发安排,中午12点2连更,晚上6点2连更,其他更新到时候再通知。 另外,童鞋们别忘了给“男生最佳作品”投票,每天都有5张免费票,拜托了!) appapp

下一篇   第1511章 身置熔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