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身置熔炉 - 天骄战纪

第1511章 身置熔炉

林寻毫不掩饰的杀意,震慑场中。 可旋即,勒木烬就嗤笑出声:“大言不惭,有种,你倒是先从大渊中走出来?喏,我让你看看,和你一样的这些两脚羊,是怎么死的。” 说话时,他拎起铁棍,朝身边一个古荒域强者头颅砸去。 而丁山河等四位圣人皆已做好出手准备。 唰! 蓦地,一股无法言喻的奇异波动,在场中扩散而开。 就见林寻躯体骤然发光,在其胸膛中,本源灵脉弥漫炽盛璀璨的光,衍化作了禁逝神通。 这一刻,时间停顿了一瞬。 也是在这一瞬,林寻背后焚神之翼闪烁,他人已来到勒木烬身前,掌中裹挟着可怖的道光,猛地攥住勒木烬的咽喉。 而此时,勒木烬挥下的铁棍,距离那古荒域强者的头颅只有三寸距离! 快! 太快了! 一瞬间的光景而已,场中局势骤然一变。 无论是勒木烬,亦或者是丁山河等四位圣人,在这一瞬间,都没能反应过来。 这就是禁逝神通! “你……” 勒木烬初开始一怔,而后咽喉的剧痛刺激得他脸色骤变,而后眼珠瞪大,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根本没想到,林寻怎可能突兀地出现,并且将他禁锢! 丁山河等人也是脸色一变,之前他们可都蓄势以待,做好了第一时间出手的准备。 可现在,竟依旧慢了一拍! 甚至他们都没能来得及反应,这让他们都差点不敢相信,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竟能快过他们这些圣人的反应? 咔嚓! 勒木烬躯体被镇压下跪,林寻一掌按在其头颅,而后目光扫视丁山河等人,道: “现在,放了他们,否则我保证他会死的很难看。” 淡漠的声音,响彻全场,气氛压抑。 地上,那些被擒的古荒域强者,一个个都激动起来,甚至不少人都有流泪的冲动。 都没想到,素不相识,仅仅因为同处于一个阵营的情况下,林寻会不惜一切地去营救他们! 丁山河等人脸色变幻不定,什么时候,一个小辈敢如此威胁他们了? “你先放了勒公子,我保证,给你和这些人一个活命的机会。” 丁山河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活命?我要他死!” 被镇压跪地的勒木烬目眦欲裂,嘶声大吼。 他是血魔古域年轻一辈的绝世人物,更是飞鸢魔族嫡系后裔,天赋异凛,傲骨铮铮,连寻常圣人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可现在,去被他最看不起的“两脚羊”镇压跪地,性命受制于人,这耻辱,刺激得他都差点疯掉。 砰! 林寻掌指发力,勒木烬七窍流血,躯体抽搐,神魂都遭受重创,发出吃痛的闷哼。 “你敢!” 丁山河等人脸色又是一变,勒木烬的身份极其尊贵,若让他在自己眼皮底下杀死,飞鸢魔族那些绝巅圣人,非活活吃了他们不可! “他还没死,但距离死已经不远,眼下就看你们的决定了。” 林寻神色淡漠,黑眸中涌动着骇然的冷芒,若不是强自按捺着心中的杀机,他早一巴掌拍死勒木烬这混账。 眼下,丁山河他们投鼠忌器。 可同样,林寻为了救走那些古荒域的强者,只能以勒木烬的性命为交换条件。 “若我们放了这些人,你却不放人……” 丁山河深吸一口气问道。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你们只能赌!” “你……” 丁山河大怒,神色森然,半响才咬牙说道:答应你,不过,若勒公子敢出现意外,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这种威胁,他听了不知多少次了。 当下,地上被擒的那些古荒域强者,在一众圣人那几欲杀人的目光注视下,按照林寻的提醒,来到了那大渊之侧,被早已等候在那的裂天魔蝶接应。 见此,林寻这才暗松一口气。 “现在,你该放人了吧?” 丁山河脸色阴沉。 林寻拎着勒木烬的身体,一步步来到大渊之畔。 在这个过程中,丁山河等人眼睛死死盯着林寻,只要林寻敢流露出一丝逃遁的迹象,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出击! 仅仅他们散发出的气势,都如排山倒海般充斥附近区域,让人直喘不过气来。 而被一众圣人盯上的林寻,也的确感受到一种无所不在的杀机和危险。 他转身,看着丁山河等人,忽然笑道:“我若以勒木烬的性命逼迫你们自杀,你们会如何?” 丁山河等人脸上一下子变得奇差无比,这小子,难道打算反悔? 嗖! 便在此时,林寻将勒木烬的身体抛了出去。 几乎同时,他则一闪身,跃入大渊。 轰! 就在林寻身影刚消失,在他原本所立足的地方,被一杆青色战矛凿开一个大坑,烟尘弥漫。 显然,有圣人出手,欲击杀林寻,但却被林寻抢先避开。 大渊中,林寻转过身来,看到这一幕,道:“我说过,不杀尔等,誓不为人!” 丁山河脸上阴沉,狞笑道:“小杂碎,你且看看你身后。” 林寻没有回头,但神识已覆盖而出。 旋即,他脸色猛地一变。 就见原本被裂天魔蝶救下的那些古荒域强者,一个个躯体猛地龟裂,血肉和筋骨像被腐蚀般,无声无息地一一暴毙! 临死,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是你们做的?”林寻神色可怖。 丁山河等人大笑起来,志得意满,道:“这些两脚羊被擒下时,就被我种下了‘魂蛊’,只需心念一动,他们便会暴毙而亡。” “蠢东西,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告诉你,这些两脚羊皆因你而亡,你最该恨的是自己为何会这么蠢!” 说到最后,丁山河再忍不住又一次大笑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 林寻黑眸若渊,涌动着慑人的寒芒,撂下这句话,他转身掠入深渊。 “可笑!” 丁山河等人不以为然。 砰! 可就在此时,被他们救下的勒木烬,猛地瘫软倒地,躯体完好无损,可神魂竟不知何时,已不存在了! 这…… 丁山河等人神色凝固,眼珠凸起,手脚都冰冷。 勒木烬……死了? 这简直如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令丁山河他们彻底慌了,连忙上前救治。 可没多久,他们神色就齐齐阴沉下来。 勒木烬的神魂,已被无声无息地吞噬一空! “丁兄,你来自黄金墨蛇一脉,最精通的就是神魂秘法,可认出勒公子是如何被杀害的?” 有人忍不住问。 “噬神虫!” 丁山河脸色铁青,恨得牙齿都快咬碎,“那小杂碎在擒下勒公子时,就已起了杀心,令一只噬神虫钻入了勒公子的神魂中!” “可恶!” 一个圣人震怒,杀机暴涌。 “此事千万不能宣扬出去,若让飞鸢魔族的那些老怪物知道,勒木烬在我们眼皮底下被杀,我们也难逃其咎!” 深吸一口气,丁山河强自冷静下来,道“当务之急,是动用一切力量,将那小杂碎给杀了,再告诉飞鸢魔族此事,或许还能补救一二。” 其他圣人脸色阴晴不定,最终点头答应。 勒木烬这样的绝世人物,若能绝巅成圣,其以后的成就注定无可限量,可现在,却暴毙而亡。 飞鸢魔族一旦怪罪下来,他们这些圣人都得遭殃! “季庆,你亲自出手,去多抓一些两脚羊,越多越好,我就不信无法将那小杂碎再次逼迫出来!” 丁山河发狠道。 “好!” 季庆领命而去。 …… 深渊地宫,林寻虚弱地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施展禁逝神通,将他力量已消耗殆尽。 今日所经历的一幕幕,令他彻底意识到,什么叫刻骨铭心的血仇! 根本无法化解! 那一个个古荒域强者,像牲畜般被践踏、被羞辱、被宰割,那一幕幕的血腥画面,给予林寻心神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就是血仇! 九域之争,容不得怜悯! 一想到,那连姓名都不知道的青年,为了不让自己被胁迫,宁可决然赴死,林寻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当我林寻成圣时,当以我之锋,诛一切敌,血债血偿!” 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才按捺住心中沸腾的杀机。 他开始静修。 力量已濒临枯竭,必须尽快恢复。 嗡! 蓦地,一阵奇异的波动扩散而开。 这一瞬,林寻忽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座汹汹燃烧的火炉中,可怖的神焰呼啸,有焚天灭地之威。 而自己,正在被大火锤炼! 轰! 灼热无匹的熔炼力量,令林寻只觉躯体都快化掉,毫不犹豫催动周身一切力量进行抵抗。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极道阁”中,浮现出奇异的道纹波动,最终凝聚为一个大火炉。 火炉汹汹,神焰流转,宛若屹立岁月长河中,似能焚化诸天! 显然,这是分布在这处秘境世界中的第二次磨难考验,和第一次的杀心斋考验一样,皆在不经意间就来临了。 林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已来不及多想,因为置身火炉中被锤炼的感觉,简直像被千刀万剐,身心皆承受着一种极致的痛苦。 —— 二连更,翻页继续看~ appapp

上一篇   第1510章 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