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一诛惊鬼神 - 天骄战纪

第1512章 一诛惊鬼神

池塘中,混沌气弥漫,裂天魔蝶落在虚空圣兽骨骸上,正在汲取足以让自己蜕变的力量。 小银站在远处,英俊的小脸上罕见地浮现一抹苦恼。 “小天,主人进入这九域战场的十多天中,一直被那些老东西针对和追杀,让我心中都感到憋屈。” “你觉醒的太晚,根本不知道在古荒域时,主人有多威风,可现在……唉,不说也罢。” “我看得出来,主人心中藏有大杀机,等你蜕变成功,就和我一起,帮主人杀个痛快,可好?” 小银絮絮叨叨的。 以前的他,冷酷、寡言,可面对裂天魔蝶时,明显不一样了。 “小天,好好努力吧,在很久之前,你的先祖振一振翅膀,都能撕裂天宇,破开青冥,那是何等之强大?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也可以做到这一步!” 小银为被叫做小天的裂天魔蝶鼓劲。 “你既知我拥有‘裂天’的天赋力量,就不该叫我小天。” 蓦地,一缕奇异冰冷的音波在小银心头响起,像清澈寒冷的泉水似的,有着一种独有的冷意。 “呃,名字而已,不必计较。” 小银尴尬笑了笑。 “你可是噬神虫一脉的王虫,且踏上绝巅长生路,何等威风,可你却叫小银,不觉得很难听?” 裂天魔蝶再度开口。 一句话,令小银脸都黑下来,林寻给他起的名字,一直是他心中的痛! 裂天魔蝶下句话,则令小银笑起来: “当我将这一副虚空圣兽蕴含的空间法则力量全部汲取炼化,便可以掌控瞬移、瞬隐两种天赋神通,到那时,你和我联手,一起替主人出口恶气。” “好!”小银振奋,杀气腾腾。 …… 痛! 撕裂躯壳、神魂般的剧痛犹如潮水般涌上林寻全身。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柄剑,正在熔炉中被千锤百炼,每一次捶打,都令自己有崩溃般的错觉。 唯有全力运转自身掌控的大道力量,才勉强能够保持住灵台的一点清明。 而在此过程中,林寻所掌握的星湮吞穹道、阴阳太极道、水火道、真龙、不灭…… 诸般大道法则的奥秘,全都在体现、演绎,而后被不断得淬炼和狠狠捶打。 这种过程,持续了足足七天之久。 这一天,林寻只觉浑身上下,都已被剧烈得疼痛折磨得麻木,再无一丝感知。 连神魂,都处于一种空空无思的状态。 唯有诸般大道奥义如一道道游鱼似的,在周身穿梭循环,演绎成一口奇异的大渊。 而当这一口大渊出现时,整个熔炉猛地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 呼~ 下一刻,大渊竟如拥有了生命似的,产生出一股奇异的波动,就犹如呼吸似的。 而后,整个熔炉轰然爆碎! 几乎同时,不远处的“极道阁”中,那一口由晦涩道纹组成的一口火炉,也随之溃散,化作无数光雨飘洒。 “极道磨砺,筑道体之基!” 林寻心头浮现出一股明悟,整个人从那种因剧痛而产生的麻木空白状态中渐渐清醒过来。 这一次磨砺,大道法则力量虽不曾蜕变,但却进行了一场全新的洗练和升华。 以往,诸般大道力量虽也能够被统驭在星湮吞穹道之下,但毕竟还是独立的大道力量。 而现在,经历这一场磨难后,林寻所掌控的诸般大道力量之间,产生了某种独特的呼应和契合。 就如人之手脚,虽处于不同的位置,可却同属于一副躯体! “大道契合,道体可期!” 林寻睁开眸,心头一片坚定。 道体,实则是一种道与身相融的体现。 一般唯有圣境人物,才能够以独特秘法,将所掌控的大道力量淬炼融入血肉、神魂之中。 如此,方可塑造一副真正的道体! 而经此磨练,林寻已筑就道体之基,当成圣时,时时刻刻都能将自己这一副躯壳锤炼成道体! 道体一成,举手投足之间,大道相随,一举一动都蕴含着某种神妙道韵。 言出法随! 这等可怕神通,就是道体大成的一种体现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能烙印大道的气息和威势! 呼~ 林寻长吐了一口浊气,从地上长身而起。 他目光看向远处的那一株绿莹莹的神炼祖树,心中思忖,要不要继续搜集一些神炼宝源。 便在此时,一阵惨叫声从地宫秘境外响起,夹杂着愤怒的咒骂和绝望的哀嚎。 又来了! 林寻走出地宫时,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幕,一个个古荒域强者,像一颗颗陨落的彗星,落在那密集的空间裂缝上。 而后,一一被绞碎,血雨飞溅。 林寻黑眸涌动着慑人的寒芒,想起了七天前的一幕幕,原本被积压在内心深处的恨意和杀机,如熔浆火山般爆发。 …… 大渊外。 “记住,害死你们的是一个名叫林寻的家伙,你们应该认识的,据说他是你们古荒域绝巅一代的领袖人物。” 丁山河眼神冷冽而森然,看着那一个个被活擒的古荒域强者,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那林寻如今就在这一口大渊中,你们……和他一起陪葬吧!” 说话时,丁山河袖袍一挥,足足数十个古荒域强者被席卷,抛入那大渊之中。 另一侧,季庆等三位圣人正自戒备。 吃了两次亏之后,他们已不敢小觑林寻,无时无刻不在警惕着,以防被偷袭。 远处,封枰子的身影再度出现,道:“神炼森林之外万里范围内的两脚羊,几乎都已被猎杀掉,很难再捕捉到了。” 丁山河皱了皱眉:“那就去更远的地方抓捕!” 封枰子道:“前不久,先天魔族的血青衣已下令,要在三个月内,将血魔界中的所有敌人全部灭杀,现如今,整个血魔界中到处都是猎杀两脚羊的身影,想要活擒,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丁山河眉头皱得愈发厉害。 封枰子道:“还有,飞鸢魔族的强者很快就会赶来,他们都很疑惑,为何勒木烬到现在还不返回。” “什么?” 丁山河、季庆他们脸色一变。 “你可知道,是哪个飞鸢魔族的强者前来?” 丁山河问。 “勒血修!” 封枰子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名字。 顿时,丁山河他们躯体一僵,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勒血修! 这可是飞鸢魔族的一位绝巅真圣,成名已久,他战力之强,一只手都能轻松将他们这些真圣灭杀! 绝巅真圣! 即便是在血魔古域中,能够迈入此境的,也是万中无一,且需要极大的机缘和造化,才能够于绝巅成圣。 而这勒血修,就是万中无一的一个幸运儿,按照辈分,他是勒木烬的一位堂叔,血缘关系极近。 若让他知道勒木烬被杀的消息…… 想到这,丁山河他们脸都阴沉下来。 在他们眼中,圣境之下皆如蝼蚁,可在绝巅圣境眼中,他们这些寻常真圣,虽没有蝼蚁那般不堪,但也强不到哪里!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绝狱秘境’将在三个月后开启,第一批绝巅成圣的机缘,就会在那里诞生。” 封枰子再度开口,“按我推测,勒血修应当是为此事而来,毕竟,若勒木烬还活着,是有资格抓住这次机会,踏足绝巅圣境的。” 丁山河他们的心已沉入谷底。 在九域战场中成就绝巅圣道,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一种优势,不止能获得完整的绝巅圣道之力。 还可以在成圣时,让修道者打下超乎想象的圣道根基! 据丁山河他们所知,正因如此,像血青衣、勒木烬、以及其他一些绝世人物,才会压制境界,选择进入九域战场成圣。 否则,以这些绝世人物的底蕴和拥有的资源,早在血魔古域时,就有机会冲击绝巅圣境! 可是…… 勒木烬早已死了! 勒血修若找来,发现这个事实,非暴怒杀人不可。 怎么办? 丁山河等人也心乱如麻。 “小心!” 蓦地,季庆暴喝出声。 下意识地,丁山河他们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大渊。 嗡! 一股奇异而恐怖的力量波动如铺天盖地般,在刹那间覆盖全场。 禁逝神通! 林寻身影一个闪烁,已来到一个躯体低矮,盘着道髻,身披风火道袍的圣人之前。 锵! 断刃如怒,将早已蓄积林寻全部力量的一斩释放而出。 诛字传承! 那一瞬,这位圣人几乎处于本能,低矮的躯体爆绽出可怖的光,进行抵抗。 可依旧慢了一拍。 林寻出手的时机太过精准,正抓住他们心思微乱的一瞬,而后全力出击,毫无任何犹豫。 看似一瞬间的事情,可林寻已动用禁逝神通、焚神之翼、诛字传承等等力量! 噗——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飞而起。 轰! 这位圣人的无头尸体,也被诛字传承裹挟的逆天杀伐之力斩中,于刹那间血肉崩碎、爆炸而开。 弹指刹那间,猝不及防时。 一击诛圣! 当时,乾坤色变,十方皆颤,天降哀殇之音。 圣人之血如瀑倾泻,染红青冥。 断刃如光,展露前所未有之绝世锋芒。 这一诛,足以惊鬼神! —— (先来个2连更!晚上6点左右,还有一个2连更! 另外,大家别忘了给‘男生最佳作品’投票!每天都有5张免费票,这个评选持续到这个月14号,是长久战,大家务必请每天都投一下下哈~) appapp

上一篇   第1511章 身置熔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