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绝狱秘境的秘密 - 天骄战纪

第1513章 绝狱秘境的秘密

丁山河、季庆的反应绝对堪称一流。 可他们打破脑袋也根本不可能想到,林寻的禁逝神通,拥有禁锢一瞬时间的禁忌威能。 所以,他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当看见那位圣人被诛的一幕时,这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已化作晴天霹雳,在他们脑海中炸开! 诛圣! 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以自身之战力,在他们眼前上演了一场诛杀圣人的行动!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 任凭丁山河他们反应速度再快,这一瞬都感觉脑海恐怖,心神都被震慑,骇然色变。 古往今来,就连在血魔古域中,也极少发生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 因为圣境就如天堑,想要逾越已经是千难万难。 而想要跨境杀圣,更像是一个传说般不真实! 可现在,这样一幕活生生上演了。 哗啦~ 圣血在倾洒,猩红刺目,天地间尽是哀殇的道音。 若有可能,林寻绝对不会错过这个绝佳的时机,再度出手。 可惜的是,禁逝神通太过禁忌逆天,所消耗的力量也太过庞大,再加上全力动用诛字传承,让他这一瞬,周身一切力量宛如被抽空,虚弱到了极致。 故而,他没有任何犹豫,翻身掠入大渊。 “小、杂、碎!” 丁山河发出嘶吼,须发怒张,暴怒到极致。 季庆和另外一位圣人也都惊魂甫定似的,面面相觑,手脚冰凉,心中的惊骇难以平复。 他们情不自禁想到,刚才那一瞬的杀伐,若落在自己身上,又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不寒而栗! 大渊中,被小银和裂天魔蝶接引的林寻勉强稳住身影,扭头看向那三位圣人。 “有种,你们尽管等候于此!” 说罢出,他和小银、裂天魔蝶一起,消失在大渊中。 呼~呼~ 丁山河气喘吁吁,披头散发,脸色显得无比阴沉。 说实话,之前他也被吓到了,直至此时心中兀自有些惊悸残留。 “第一次,他一箭击杀红菱,一击挫伤季庆。” “第二次,他擒勒木烬,安然脱身。” “这一次,他……诛圣……” 一位圣人神色恍惚,手脚都颤粟,“我们似乎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蝼蚁,这只蝼蚁,甚至拥有杀圣的本事……” 丁山河和季庆对视一眼,也都浑身一阵寒冷。 仔细想一想,之前的他们,看似将林寻逼进了一个绝地,无法脱困,可结果是,他们这边反倒损伤严重! “怎么办?” 季庆将目光看向丁山河。 若有可能,丁山河绝对会毫不犹豫离开,彻底放弃击杀林寻的想法,这就是一个逆天小怪物,根本无法用常理衡量。 可现在,他根本不能走。 因为勒血修马上要来了! “早知道,就不该跟随勒木烬一起追杀此子啊……” 丁山河心中暗叹,颇有骑虎难下,进退维谷之感。 “罢了,等勒血修来了,将事情如实告之,他若要怪责……哼,那就让他动手好了!” 丁山河咬牙切齿说道。 季庆和另外一位圣人也是一阵暗叹。 眼下,也只能如此。 …… “主人,听那些家伙说,三个月后,绝狱秘境开启,会涌现绝巅成圣的机缘。” 地宫秘境中,小银忍不住开口。 林寻正在全力调戏,恢复力量,闻言说道:“绝狱秘境我知道,在九域战场开启后的三个月之后,就会降临。” 此次前来九域战场,林寻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绝巅成圣。 在桑林地万劫帝宫中时,金蝉青年就曾给予过他指点,说他成圣的时机不在桑林地,而在九域战场。 故而,在来九域战场之前,林寻就已了解过很多关于“绝巅成圣”的事情。 九域战场很特殊,是一个分布在九大域之间的位面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分布着诸多诡异和凶险,也有着许许多多的秘境小世界点缀其中。 其中一些秘境小世界,早在前两次九域之争中,就已被诸多先贤探寻过,被证实会诞生绝巅成圣的机缘。 这绝狱秘境就是其中之一! 此秘境会在九域战场开启三个月后出现,地点就位于古荒界所在的九域战场核心区域。 到那时,此秘境开启,唯有长生九劫境圆满地步的绝巅强者,才有进入其中的机会。 其他不符合条件的强者,皆会被阻挡在外。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第一次九域之争中,古荒域之所以被其他起联手打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争夺进入绝狱秘境的机会。 除了绝狱秘境,在一年后,还会有其他一些秘境陆续会出现,有的和绝巅成圣有关。 有的则和传承、宝物、秘法有关,皆蕴藏着足以令圣人都眼红垂涎的造化。 这些事情,林寻早已心知肚明。 当他将这些告诉小银时,后者忍不住道:“主人,我们若被困在此地,岂不是会错过进入绝狱秘境的机会?” 林寻不以为然道:“我的证道路和他们不一样,不求机缘,不借造化,只等一个合适的契机。” 当年在绝巅之域时,林寻就早已悟透这一点,故而对于是否能进入绝狱秘境,他并不放在心上。 并且,在这一处神秘的地宫秘境中,还有许多磨练和考验存在。 比如经过杀心斋的磨练,让林寻的心境产生蜕变。 经过极道阁的磨练,让林寻掌控的诸般大道力量,产生彼此呼应,如臂使指的联系,筑就道体之基。 这些和一场场机缘也没什么区别。 除此,这里还有一株不同寻常的神炼祖树,以及一副准帝境层次的虚空圣兽骨骸! 若有可能,林寻甚至想在此静修,等一个证道绝巅圣境的契机来临。 恰似我花开时,芬香自来! “小银,你好好修炼,等我绝巅成圣后,必为你寻觅一份同样可以踏足绝巅圣境的机缘。” 林寻笑着对小银道。 小银狠狠点头。 “主人,还有我。” 蓦地,裂天魔蝶那清澈寒冷的声音波动在林寻耳畔响起。 “等炼化这一副骨骸中的空间力量,足可以让我蜕变至长生九劫境层次,到那时,也当为绝巅圣境而准备。” 闻言,林寻和小银面面相觑,齐齐无语。 无他,裂天魔蝶蜕变的速度太猛了,也很打击人! 要知道,无论是林寻,还是小银,为了求索道途,这些年里不知历经多少磨难和杀伐。 好不容易,才拥有了今日之成就。 可裂天魔蝶倒好,才刚从沉寂中苏醒多久,仅仅因为寻觅到了一副准帝境的虚空圣兽尸骸,就已产生绝巅成圣的想法了! “主人,虽说很打击人,不过你别放心上,小天都沉寂了不知多少岁月,如今才苏醒过来,晋级之路快一些也可以理解。” 小银安慰道。 林寻没好气道:“我还用你来安慰?” 接下来,林寻全副身心陷入静修。 之前的一场出击,一举击杀一名圣人,看似干脆利落,实则已动用了他的极尽之力。 不过,这也验证了一点,以后哪怕就是正面对上一名寻常的真圣,林寻也有十足把握将其击杀! 至于现在,林寻很清楚,在诛圣之后,丁山河他们必然戒备之极,想要再像上次那般对他们进行偷袭,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打算在此静修一段时间。 心中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不知道赵景暄、老蛤、阿鲁他们如今在哪里,又是否遭遇到什么危险了。 …… 大罗界。 一座被斑斓彩色雾霭覆盖的沼泽深处。 嗖! 一道遁光悄无声息地穿梭其中。 这是一名火眼白猿一脉的强者,一身兽袍,模样狠戾,气质精悍肃杀,背负一柄巨大的骨剑。 “我族十九名族人都在进入‘斑斓沼泽’后消失不见,肯定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兽袍男子正思忖时。 沼泽中,忽然浮现出一轮黑日,一轮白月,黑白交映,犹如一对黑白磨盘般,将兽袍男子的身影覆盖其中。 不好! 他脸色骤变,全力抵抗,可仅仅一瞬,其躯体就被压碎磨成一团血肉,扑簌簌坠落沼泽中。 沼泽深处,老蛤眉开眼笑,手脚麻利地清扫战利品。 阿鲁则在一旁,扫除战斗痕迹。 没多久,老蛤金瞳灿灿,沉吟道:“阿鲁,咱们该换地方了,否则来一个圣境狠角色,咱俩都得玩完。” “去哪里?” 阿鲁问。 “古荒界,为进入绝狱秘境做准备。” 老蛤毫不犹豫道。 “可这里是大罗界,剑修的地盘,咱们在路上万一被敌人发现……” “怕什么,那就怼他娘的!” “噢。” 下一刻,两人已无声无息地展开行动。 …… 流水潺潺,鸟语花香,远处青山绿水,天空辽阔。 林间小径中,赵景暄从打坐中醒来,当看见附近那一幕幕如诗如画,祥和静谧的景象时,依旧不禁一阵恍惚。 从进入九域战场后,她就被挪移到了这一片天地中。 初开始,她还警惕不已,小心翼翼行动。 可直至如今,半个月时间已经过去,别说遇到危险,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偌大天地间,就只有她一个人,形单影只! 这是哪里? 赵景暄已经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 8)

下一篇   第1514章 诡异狙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