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诡异狙杀 - 天骄战纪

第1514章 诡异狙杀

这是一个秘境世界! 这便是赵景暄得出的结论。 只是让她忧心的是,她已寻觅许久,竟无法寻觅到出口在哪里,若离不开这里,岂不是要一直被困于此? 唯一让赵景暄稍稍心安的是,在此地修行,能够感受到扑面而至的大道气息。 那般清晰、那般真实,宛如触手可碰! 最终,赵景暄心中一叹,摒弃脑海杂念,再度陷入打坐中。 …… 最近的神炼森林气氛很不对劲。 这是许多血魔界强者得出的结论。 一个名叫林寻的古荒域绝巅人物,奇迹般活到了现在,至今还不曾被猎杀,这自然显得很反常。 “都将近一个月了,竟一点动静也没有,奇怪。” “诸多圣人,都杀不了一只两脚羊?” “血青衣公子已下令,三个月内将血魔界中的一切敌人清除干净,可很显然,那林寻是一块硬骨头,就看谁能将其杀了。” 当勒血修走进神炼森林后,一路上听到的许多议论,皆和这个名叫林寻的古荒域强者有关。 但他并不在意。 此次他前来,只是要接走勒木烬。 至于一个还未成圣的两脚羊,还不值得被他关注。 勒血修身材匀称,体魄轩昂,有着一头淡绿色长发,英俊的脸庞挂着一抹独有的傲意。 他气息虽平淡,可浑身散发出的圣境气息却根本掩饰不住,所过之地,不知令多少强者浑身发僵,如见神灵! 唰! 蓦地,勒血修止步。 在他身前,出现一只躯壳乌黑的黑纹魔蜂,才拇指大小而已,却竟散发出圣境气息,极其惊人。 “勒大人,有紧急情况发生,需要您前往支援。”黑纹魔蜂恭声道。 勒血修皱眉:“何事?” “八万三千里之外的冰风谷中,有古荒域绝巅圣人出现,如今我血魔界已有十九名圣人被其所杀。” “据消息说,那人名叫若舞,来自朱雀一脉,无论是天赋力量,还是自身战力,皆极端可怕。” “如今,正有三位和您一样的绝巅圣人,正从不同区域赶往冰风谷。” “血青衣公子得知此消息后,下达命令,决不允许若舞此女活着离开血魔界。” 黑纹魔蜂语速飞快,将情况一一告之。 得知这一切,勒血修讶然道:“呵,古荒域那等垃圾般的破落地方,竟还诞生出了绝巅圣人?” 黑纹魔蜂道:“这的确很让人意外。” 勒血修沉吟道:“等我接回勒木烬,再去冰风谷如何?” 黑纹魔蜂道:“事态紧急,一刻都耽误不得,您应该清楚,若一位绝巅圣人逃脱,想要将其击杀,是何等艰难的一件事情,还请勒大人速速前往。” 勒血修沉默片刻,道:“好,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黑纹魔蜂道:“还请大人指示。” “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将勒木烬带回护道之城,当绝狱秘境开启时,我要见到他第一时间进入其中。” 说罢,勒血修身影一闪,凭空而去。 原地,黑纹魔蜂心中一叹:“勒木烬公子已经死了,只是,这时候我若告诉您这则消息,注定要耽搁猎杀那若舞的事情啊……” …… “什么?勒血修走了?” 大渊旁边,丁山河等人精神一振,就如卸掉了心头压着的一块巨石。 “这是我族长老刚传递过来的消息,不会有错的。” 旁边的封枰子点头道,“我建议,趁勒血修无暇理会此事之前,一定要将那林寻击杀。” “对,对,对。” 丁山河连连点头,眸子中凶光汹涌,“还得麻烦你一次,将黄金魔蛇一脉的强者全部召集过来,另外,再多抓捕一些两脚羊。”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再让他小杂碎活下去了!” 说到最后,丁山河的声音中已带上毫不掩饰的恨意。 “好!” 封枰子点头。 …… 地宫秘境中,林寻悠悠从打坐中醒来。 “主人,小天觉醒了天赋神通,一个瞬移,一个瞬隐!” 远处,小银神色振奋地前来报喜,“如此一来,只需我和小天一起配合,足可以去袭击圣人!” 林寻眉毛一挑,惊奇道:“此话怎讲?” 小银指着自己鼻子,霸道十足道:“主人,别忘了,我是噬神虫一脉的虫王,只要被我钻入神魂中,就是圣人都挡不住我的杀伐!” “但可惜的是,圣人的警觉性和本能反应太可怕,我若无与之媲美的瞬移速度,就无法掠入其神魂中。” 说到这,小银笑道,“但有了小天就不一样了,他可以以瞬移神通,带我一起进攻,并且他的瞬隐之法,无比神妙,能够遮蔽瞬移时的力量波动,如此一来,我俩配合,就是偷袭一个圣人,也绝非难事。” 林寻这才恍然,赞叹道:“小天不愧是裂天魔蝶后裔,甫一觉醒神通,就这般厉害。” 小银一怔,脸色顿时黑下来,道:“主人,等我绝巅成圣时,只怕连你都不是我对手。” “真的?” “那是当然,我噬神虫一脉在踏足圣境时,就会觉醒一门名为‘戮神’的神通,对境对决,几可无敌!” 小银双臂环抱,傲然开口。 林寻唔了一声,旋即便长身而起,道:“走,试一试你和小天一起合作的威力。” 小银杀机腾腾道:“早该如此了,被困此地,我心中都感到憋屈。” …… 大渊外。 丁山河、季庆等三位圣人,皆立在距离大渊足有百丈的地方,面朝大渊,时刻警惕着。 “咦,这小杂碎竟主动冒头了!” 蓦地,丁山河眼眸中迸射出一抹慑人的神芒,浑身散发出可怖的杀机。 与此同时,季庆他们二人也看见,大渊中,浮现出林寻的身影。 “居然还没逃,你们三个老东西倒是有骨气。” 林寻语带讥嘲。 原本,他的确是打算偷袭的,可当注意到这三位圣人那全神戒备的姿态后,直接就放弃了。 “小杂碎,真以为我等拿你没办法?” 丁山河神色森然,“不怕告诉你,因为你的缘故,如今分布在血魔界中的两脚羊都正在遭殃,唔,对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一批两脚羊送来,到时候,侠肝义胆的你,是否还会出手救他们?” “堂堂圣人,只敢拿此威胁?我若是你们,早抹脖子自杀了,且容你们多活几日。” 林寻眼神冷冽,说罢,他转身掠入深渊。 走了? 丁山河等人皆是一怔,但他们都没有放松警惕,之前的一次次交手,已让他们彻底清楚,林寻虽不曾成圣,但却掌握逆天般的秘法,足以对圣境造成致命威胁。 直至许久,季庆才出声:“看来,是真的走了。” 丁山河提醒道:“不要大意,那小杂碎心性谲诈,诡计多端,说不准就会杀一个回马枪。” 季庆和另外一位圣人皆点头。 他们心中,实则也感到无比屈辱。 对付一只蝼蚁而已,却令他们三位圣人如临大敌,全神戒备,时时刻刻要防范着被偷袭,这若传出去,非沦为一个笑柄不可。 没多久,远处响起封枰子的声音:“各位,我已将消息传出,相信用不了多久,黄金魔蛇一脉的许多强者皆会赶来。” 顿了顿,封枰子继续道:“另外,抓捕两脚羊的事情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你们也知道,如今血魔界中,想抓到活着的两脚羊可很不容易。” 丁山河等人点头,表示理解。 轰! 就在此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远处大渊中,林寻不知何时已掠出,挽起无谛灵弓,将碧落箭射出,那可怖的轰鸣,正是由弓箭发出。 却见丁山河齐齐冷笑,早已戒备的他们皆身影一闪,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这一场袭击。 “故技重施,黔驴技穷?” 丁山河嗤笑,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和轻蔑。 季庆和另外一位圣人也笑起来。 这该死的小杂碎,还真当他们会在一个坑中栽倒数次? “啊——!不——!” 可就在此时,季庆身边的那位圣人,猛地双手抱住头颅,发出如野兽嘶嚎般的痛苦大叫。 旋即,他躯体猛地一抽搐,变得僵硬无比,眼珠暴凸,脸上写满了惊怒、骇然、不甘。 而后,噗通一声,他躯体笔直到底,气息全无! 这…… 丁山河和季庆心中一颤,下意识地远远避开,像受惊的兔子似的。 太诡异了! 明明躲开了那小杂碎的一击,可毫无征兆地,他们身边的同伴却暴毙当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让丁山河和季庆都失声叫出来。 怎会这样? 刚才究竟发生了何事? 远处,林寻立在大渊中,大笑起来:“这哪里是两个圣人,分明就是两只老蚂蚱!” 丁山河和季庆脸色已是难看之极,额头青筋爆绽。 他们已足够小心了,只是却还是没想到,又一次遭到了打击,让一位同伴无端端地暴毙。 而前来报信的封枰子,已是彻底傻眼,又一位圣人死了? 这一切,就像一个大恐怖,覆盖在她心头,令她浑身都因恐惧而颤粟起来。 那家伙,究竟是怎样一个恐怖人物? —— (晚上9点半左右,还有更新!童鞋们,在纵横看天骄的有数千人,可投票的却只有数百人,这些票都是免费的! 恳请那些还没投票的童鞋,在看书的同时,把这些免费的票,投给天骄战纪“男生最佳作品”一项,拜谢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