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敢与真圣试比高 - 天骄战纪

第1515章 敢与真圣试比高

场中,诡异的恐怖气氛弥漫。 即便是林寻自己,心中也微微一惊,小银和小天合作,居然真的在刹那间就狙杀一位圣人! “小杂碎,敢不敢出来一战?” 远处,丁山河脸色狰狞,暴怒出声。 从最初追杀林寻到现在,已经有三位圣人毙命,勒木烬也遭难,这打击太大! 旁边的季庆同样神色铁青。 “也好!” 出乎意料,林寻痛快答应,迈步走出大渊。 这反倒让丁山河和季庆皆是一怔,心中下意识想到,这该不会又有什么陷阱吧? “怎么?你们不敢动手了?那就换我来!” 带着讥诮味道的平淡声音中,林寻施展焚神之翼,倏然间已挪移到丁山河身前。 斩! 璀璨凌厉的断刃裹挟着可怖的道光劈杀而下,令天崩云碎,虚空都被碾碎出一条笔直的裂缝。 铛! 丁山河袖袍一挥,一柄银色飞梭掠出,挡住这一斩。 光霞轰鸣中,林寻蹬蹬蹬退后数步,周身气血一阵翻腾。 不过,林寻眼眸反倒一亮。 “再来!” 毫不犹豫,断刃又一次斩出。 这一斩,蕴积林寻周身精气神,演绎无常斩之威,锋芒之盛,令天地都失色。 而此时,丁山河已咬牙,轰然出击:“小杂碎,离开了那大渊,你还拿什么斗?” 两者碰撞,简直如日月在争辉,这里的天地都在动荡,可怖的神辉和道音迸溅,席卷十方。 可让丁山河心寒的是,他预想中完全压制林寻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反倒是,林寻和他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这怎么可能? 丁山河震怒,周身圣道力量贲张,犹如化作一位神祗似的,举手投足,山崩地裂,万物齑粉。 什么是圣人? 指天打地,掌御山河,有俯仰乾坤之势,有横击万灵之威! 在众生眼中,圣境和神的存在也没区别,屹立诸王之上,登临长生之上。 圣境之下,皆如蝼蚁,可绝非妄言。 转瞬间,林寻就被压制! 可还不等丁山河松口气,被他压制的林寻已是越战越勇,周身威势节节攀升。 很快,又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这…… 丁山河眼瞳收缩,只感觉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涌上脑门,眼前这一幕,差点颠覆他的认知。 一只蝼蚁,竟能跨一大境,和自己分庭抗礼? 并且,这还是正面厮杀,毫无花哨可言! 这怎可能? 什么时候,古荒域出了这样一个逆天般的妖孽? 与此同时,林寻则热血如燃,战意如沸。 搁在进入地宫秘境之前,他或许不惧圣人,但若是正面对决,不借助禁逝神通的情况下,胜算不足三成。 而现在,同样是不动用禁逝神通的情况下,他已可以和一位真正的圣人正面抗衡。 并且,还有余力! 一切,皆来自于“杀心斋”“极道阁”的磨炼,让林寻在长生九劫境圆满极尽道途上,再度蜕变和升华。 “斩!” 蓦地,林寻发出长啸,冷眸如电,黑发飞扬。 这一瞬,睚眦之怒、斗战圣法、恒极无漏、辅助以“元”“极”“诛”三种断刃传承力量,在断刃中迸发而出。 恐怖的清吟轰鸣,令四面八方虚空都塌陷,璀璨而炽盛的光,释放出逆天般的凶厉杀伐气。 这一瞬,断刃犹如活过来! 丁山河心中一颤,脸色大变,毫不迟疑,奋然祭出杀手锏。 漆黑的飞梭闪烁着慑人的锋芒,隐约间,犹如有龙蛇盘踞其中,有神虹光雨飘洒,有诸神怒吼在激荡。 也是这一瞬,远处一直伺机等候的季庆暴冲而起,身影凭空消失,以挪移之法杀向林寻。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炸开,天地动荡,附近区域中的古树岩石,全都在同一时间齑粉。 大地龟裂,可怖的虚空乱流席卷肆虐,滚滚道音和神辉交错,就如诸神之战,异象频发! 噗! 丁山河咳血而退,脸色煞白,脸上写满震骇。 砰! 与此同时,林寻躯体狠狠跌落出去,披头散发,唇角淌血,躯体都在微微颤粟。 噗通! 在他身后,虚空中坠落一具尸体,赫然正是季庆! 之前,他抓住机会,悍然出击,如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可现在,却横死场中,临死脸上都挂着一抹错愕、痛苦、惘然的神色,似遭遇到极恐怖的事情。 他的死法,和之前那位圣人死的时候如出一辙! 远处,丁山河唇角都哆嗦,眼眶淌血,犹如受惊过度似的,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一只蝼蚁,却在正面对决中,令他重伤? 谁敢信? 最让丁山河胆寒的是,季庆死了! 他那蓄势已久的一击,没能击杀林寻,反倒自己先暴毙而亡。 这一切简直就像梦魇般,让丁山河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成圣至今,他也曾历经不知多少的血腥杀伐,可却根本没有碰到过像今日这般诡异、恐怖、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此同时,林寻则笑起来,大笑出声,声震云霄: “今日之后,我林寻可与真圣试比高!” 一字一顿,犹如惊雷,激荡九天十地。 他身影峻拔,衣衫猎猎,脸颊虽苍白,可此时,却有睥睨四海,傲视群伦之气概。 极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封枰子浑身都在哆嗦,脑海空白,她想不出,这世上怎会有这般强大的长生境绝巅人物。 纵然如血青衣大人……只怕都办不到这一步吧? “小杂碎,来日我再斩你!” 便在此时,丁山河忽然撂下一句狠话,转身而退。 他已感到惊惧! 初开始,勒木烬的女婢被杀,而后,陆续又有一个个圣人死去,就连勒木烬都没能幸免。 直至现在,这场中已只剩下他一个圣人,并且还已被击伤,这让他哪还有胆魄再战下去? “老东西,你逃不掉的。” 蓦地,小银挡在了丁山河路前,在他肩头,立着躯体纤细璀璨的裂天魔蝶。 说话时,小银和裂天魔蝶已出击。 嗖! 随着裂天魔蝶翅膀闪烁,两者的身影倏然凭空消失。 瞬隐! 丁山河心中一寒,在他的神识中,竟无法锁定捕捉到对方踪迹。 这让他第一时间意识到,季庆和另一位圣人的死,极可能就和这两个小东西有关! 这个念头在脑海一闪即逝,来自圣境的本能,让丁山河躯体猛地暴退,在虚空中进行挪移。 可与此同时,远处的林寻也已动手。 锵! 断刃的清吟,就如催命的音符,在丁山河耳畔炸响。 他脸色又是一变,猛地发出大吼,浑身圣光灿灿,犹如一轮大日似的,照亮乾坤。 轰隆!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林寻操纵断刃,凌厉杀伐,势若魔神,眼神冷酷慑人。 他忘不了,死在丁山河手下的那些古荒域强者。 更忘不了,之前所遭受到的一次次轻蔑、羞辱、讥嘲和仇恨! 他曾立誓,不斩丁山河等人,誓不为人。 现在,是时候了! “想杀我?你们也得死!” 丁山河状如疯魔,彻底不顾一切地拼命了,将属于真圣的力量,全都肆意释放。 能将一位真圣逼迫到这等地步,传出去已足够令世人震骇。 但对林寻而言,这还远远不够。 今日,丁山河必须死! 噗! 激战中,丁山河不断咳血,处境越来越糟糕。 但同样的,林寻也负伤累累。 正面对抗一位真圣是一回事,想杀死一位真圣则又是一回事,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 “小杂碎,我和你拼了!” 丁山河预感到不妙,似乎自知无力逃遁,脸颊上猛地泛起一抹狠色,决定和林寻玉石俱焚。 轰! 他一个瞬移,身影犹如璀璨的光,朝林寻扑杀。 噗的一声,断刃将其右臂斩落,可丁山河根本就不顾这些,甚至眉头都没皱一下。 林寻脸色微变,施展焚神之翼进行闪避的同时,则探出一指,猛地按出。 大衍破虚指—— 咫尺天涯! 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涯。 这一指,就是一种绝佳的防御力量,犹如移花接木,斗转星移,蕴含着玄妙的空间奥秘。 轰! 丁山河决意同归于尽的一击,顿时落空,将附近区域都轰得爆开,虚空混乱。 除了大渊所在区域,方圆千里之地,一切岩石、草木全都被摧垮、倾塌、齑粉、覆灭! 圣人一怒,千里崩灭! 即便是林寻,都不禁惊起一身冷汗,圣人若拼命,那威力的确太过恐怖和变态。 幸好,这一切都已成过去。 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暴冲而去。 而在暗中,小银和裂天魔蝶一起,就如无形无色的刺客,对丁山河进行袭击。 仅仅片刻后。 丁山河躯体轰然坠地,口鼻喷血,躯体上出现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如泉涌。 堂堂一位真圣,竟已是重伤垂死! 噗! 一道雪亮璀璨的锋芒从天而降,将其头颅斩落。 “我恨啊——!” 丁山河头颅在地上滚落,竟兀自发出一道凄厉、不甘、愤怒无比的嘶吼。 旋即,声音戛然而止。 他怒目圆睁,神色狰狞,临死,兀自不瞑目! 或许,他可以接受死亡,但却无法接受,自己会败在一个被他视作蝼蚁的小角色手中。 并且,还是死在正面对抗中! 天穹上,血光翻滚,哀殇之音飘荡。 场中一片寂静。 —— (第五更送上!今晚没了,但金鱼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要大家一起投票给天骄“男生最佳作品”奖,明天虽不会爆发,但会加更! 另外,大家不要花钱买票,不划算,浪费,咱们就投每天5张的免费票就好了,金鱼在此先拜谢大家!) appapp

上一篇   第1514章 诡异狙杀

下一篇   第1516章 杀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