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圣道宏愿 - 天骄战纪

第1519章 圣道宏愿

林寻和若舞甚至都谈不上是朋友,也并无什么交情,可她却和林寻一样,在得知林寻落难的消息后,毅然选择出手营救。 这让林寻焉能不动容? “你好好养伤,起码在这里,没人能伤得了你。” 沉默片刻,林寻做出决断。 若舞点头,没有废话,开始静心打坐。 她这次遭受的伤势太严重,甚至伤到了大道根基,眼下能否彻底修复过来,都还是未知。 但她并不后悔。 在若舞看来,九域战场的争霸中,古荒域这边,绝对不能没有林寻!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林寻只要能够绝巅成圣,所拥有的威力会是何等可怕。 绝巅之域的那十年,纵然耀眼如帝子少昊,都无法盖过林寻的锋芒! 而在进入九域战场之前,林寻独自一人,败一众域外使者的战绩,也将他推上了古荒域绝巅第一人的宝座。 当时,无论是帝子少昊,还是若舞,都不得不叹服。 只是后来,随着帝子少昊和她陆续踏上绝巅圣境,才勉强让他们从被林寻制霸的阴影中走出来,并在道途求索中,抢先了林寻一步,赢得了古荒域无数惊叹和推崇。 可若舞清楚,林寻或许没能抢先踏足绝巅圣境,可只要他踏足此境,即便是她和帝子少昊,都很难去和林寻争辉! 故而,这次当得知林寻被困神炼森林的消息时,她才会第一时间暴露踪迹,以自己为诱饵,吸引这血魔界中的绝巅圣人。 为的,就是为林寻分担危险。 事实上,若舞此举,的确帮林寻化解了一场为难。 比如勒血修原本是打算进入神炼森林接走勒木烬的,但在半途中,却因为得知若舞出现在冰风谷的消息,不得不改变主意,在中途就离开。 无形中,也让林寻避开了一次被绝巅圣人打击的可能。 “还好,他安然无恙……” 若舞彻底放轻松,彻底摒弃杂念,陷入深层次打坐中。 她莹白晶莹的肌体染血,伤痕累累,一袭火红衣袍也残碎,绝美的脸庞煞白透明,看起来异常憔悴和凄惨。 林寻看在眼底,心中愈发感触。 若不是为了救助自己,以她如今的实力,哪可能会被七位绝巅圣人一路死死咬住不放? “主人,她极可能已损伤自身道基了。” 小银忧心忡忡。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放心,无论用尽什么办法,我也会帮她彻底修复好伤势。” …… 接下来的日子,若舞在地宫秘境中留下来。 外界风云变幻,可却根本影响不到林寻他们。 混沌气弥漫的池塘中,裂天魔蝶在汲取虚空圣兽的力量,纤细绚烂的躯体闪烁着圣洁的光泽。 小银也在全力修炼。 他意识到,地宫秘境中或许安全无比,可一旦要离开,注定要面对一场无法想象的恐怖杀劫。 因为正有勒血修等七位绝巅圣人,将大渊附近区域封锁。 林寻则在参悟“圣人引”中烙印的成圣奥秘,每一个绝巅圣人在成圣时,所引发的劫数皆不相同。 这和他们自身所求索的道途的不同有关。 但林寻发现一个共同点,在太古岁月中,每一个绝巅成圣的强者,皆会立下一个成圣宏愿。 就如金蝉青年,他所立的宏愿是“愿天下众生有朝一日皆可成圣”! 如太玄剑帝,则是“为天地立心,为天下开太平”! 如无殃战帝,则是“以杀止戈”。 这些宏愿,自有大气魄蕴藏其中。 不过,在林寻看来,无论立下什么成圣宏愿,皆只是求道路上的一个目标。 这个目标,因人而异,各不相同,谈不上有高低之分,也并非是越惊世骇俗的宏愿就越好。 关键在于,此等宏愿,是否发乎本心! 与本心相违背,宏愿就是一场镜花水月,即便成圣,以后也会和自己心境相冲,获得不了大成就。 反倒是,发乎本心的宏愿,哪怕看起来再渺小,可只要成圣,修行途中反倒能顺风顺水。 像这“圣人引”中记载的一位名叫“龙昊”的帝境存在,他在成圣时所立下的宏愿是: “当吾成圣时,惟愿吾不朽,当庇佑吾族皆可无忧而安!” 这样一位帝境存在,当初所立宏愿,仅仅只是想庇佑自己所在宗族全可无忧平安而已。 说出去,或许惹人耻笑。 可就是这样一个宏愿,伴随龙昊成圣,直至铸就大帝之路! “当我成圣时……” 许久,林寻喃喃,眼神幽邃,带着思忖之色,怔在那。 年少时,他只想了解自己的身世。 直至了解身世之后,他只想知道,父母如今在何方,他们曾经又遭受到了谁的迫害。 还有鹿先生,他如今又在哪里? 同样,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推开那一扇通天之门。 如揪出操控云庆白的那个幕后元凶——准帝巴岐! ……可这一切,看似和自己有关,可真正发自本心的愿景…… 又是什么? “云庆白说,他从一开始都没得选,如今想来,我何尝不是如此?” 林寻怔怔许久,心中不禁一叹。 从一开始,他身上就背负了许多东西,家族仇恨,身世之谜……诸多的羁绊和因果,促使他只能努力前行,不敢稍有松懈。 如今想来,林寻却发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从来都好像和这些无关。 那么,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林寻陷入思忖。 时间流逝,林寻静默不动,犹如一尊泥塑似的,盘坐在那,再无一丝动静。 嗯? 两天后,小银这才注意到,林寻的情况似有些不对劲,明显不是在打坐静修,周身气息也寂静无声,宛如一块碣石。 “不要打扰他。” 蓦地,不远处的若舞睁开眸,瞳孔深处泛起异彩,道,“他正在思忖一个对他而言,关乎以后道途和命运的问题。” 小银动容:“和圣道宏愿有关?” 若舞点头:“圣道宏愿玄而又玄,或许不能决定一个修道者实力的强弱,但却会影响到以后的道途求索。” “看来,主人距离破境已不远了……” 小银眼眸明亮。 若舞笑了笑,道:“之前,我还打算拼着一条命,也要将他带去绝狱秘境,去争夺一个绝巅成圣的机缘,可如今看来,他所求索的道途,已和这些机缘无关。” 小银傲然道:“我家主人的求道路,从来都和别人不同,与世不同,与古今不同!” 若舞一怔,神色罕见地恍惚了一下,看着不远处不动如山的林寻,若有所思道:“或许,这正是他能够在古荒域中独步天下的原因?” “对了,你可知道,此秘境中还蕴藏有诸多机缘?” 旋即,若舞话锋一转,朝小银问道。 “的确有。” 小银说到这,似意识到什么,道,“你也获得了?” 若舞星眸盈盈,含笑点头:“我之前负伤严重,圣道根基都遭受到伤害,可在之前的修炼中,却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磨难,竟将我的‘道伤’都修复如初!” “是哪座楼的考验?”小银眼眸一亮。 “镇元楼。” 若舞指着远处一座楼宇,带着一抹惊叹道,“这座秘境可极不简单,你主人这次若能想通自己的圣道宏愿,极可能会在此破境而上!” 小银咧嘴笑道:“这是当然!” 不管如何,反正只要是夸赞林寻的,小银都喜欢听。 若舞也不禁笑了,能让一个噬神虫一脉的绝巅虫王如此无条件地信任和追随,连她都有些嫉妒林寻了。 砰!砰!砰! 便在此时,地宫秘境外,忽然响起一阵沉闷的破碎声。 小银眼眸一凝,咬牙切齿道:“肯定是那些血魔古域的混账!” “不要打扰他,我陪你去看看。” 若舞长身而起,她的伤势已彻底恢复,此时肌体晶莹,弥漫圣道光辉,修长窈窕的身影莹莹灿灿,自有一种俯仰乾坤,孑然傲世的气魄。 这就是绝巅圣人的神韵! 即便是寻常真圣,都只能低头! “好。” 当即,小银带着若舞一起,离开地宫秘境。 两者抬头看去,就见大渊上空,一个又一个尸体被抛掷下来,有男有女,有绝巅人物,也有寻常长生道途王者。 可无一例外,在被抛进深渊之前,他们就被虐杀,有的断肢残臂,有的开膛破肚,有的被拧断头颅,有的则化作一堆血肉扑簌簌坠落,连身份都根本无法辨认。 这些尸体坠落后,就被那密集覆盖在地宫秘境上空的空间裂缝吞噬,即便是死去,连尸体都无法留存下来! 小银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咬牙道:“那些该死的异族杂碎!” 若舞屹立不动,神色同样冰冷之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滋味,让她也感到憋闷。 “这次姑且送十只两脚羊和你们相见,三日之后,若你们还不走出来,我会再送你们一百只两脚羊!” 大渊上空,响起勒血修淡漠、冰冷的声音,肃杀无匹, “只要你们龟缩不出,以后但凡被我血魔古域抓捕到的两脚羊,全都将因你们而死!” “记住,这些两脚羊是因你们而死!” —— 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518章 掀起波澜

下一篇   第1520章 罪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