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罪与恶 - 天骄战纪

第1520章 罪与恶

小银气得牙都快咬碎,道:“若舞仙子,我去叫小天,咱们一起配合,杀了那些混账如何?” 若舞摇头:“还是等林寻拿主意吧,我怀疑,那大渊附近,早已被布下天罗地网,不可冒然行事。” 小银一皱眉,可最终叹息道:“罢了,只能再忍忍了。” 实则,他根本不知道,若舞此刻内心中的杀机,都差点控制不住! 最终,两者还是强忍怒气,返回地宫秘境。 …… 大渊外。 勒血修淡然道:“既然血青衣说,让我等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一对狗男女杀了,那么,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只能在此守株待兔了。” 其他六位绝巅圣人自然没有意见。 “可他们一直躲藏其中不出来怎么办?” 有人问。 “那就用两脚羊的尸体,将这座大渊给填平了。” 勒血修淡然道,“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无动于衷。” 说到这,他吩咐道:“传我命令,以后在血魔界中抓捕到的两脚羊,全部送往这里。” “是!” 一个黑纹魔蜂一脉的强者领命而去。 “另外,我们也当做一些准备,比如,在此地布一座大阵,以防有变故发生。” 勒血修沉吟道,“还有,吩咐各族强者,将神炼森林封锁,以防有古荒域的厉害角色前来营救。” 众人皆点头,开始行动。 血青衣已下达死命令,这一次,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将那一对男女击杀,故而,谁也不会怠慢。 或许,血青衣还未成圣,可在这血魔界,他就是领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我有一种感觉,这次若能将这一对狗男女杀了,绝对可以给古荒域那边造成沉重无比的打击!” 勒血修眸子中杀机涌动。 其他人皆深以为然。 古荒域早已没落太久,踏足绝巅的年轻一辈也只不过一小批人而已。 像林寻、若舞这等绝世人物,必然是古荒域中领袖一般的大人物。 他们若死,古荒域强者极可能群龙无首! …… 苍茫的旷野上,一群古荒域强者正在逃窜,每个人皆神色仓惶。 在他们背后,一众飞鸢魔族强者在追击,仪态悠闲,唇角挂着残忍的弧度。 片刻后。 战斗爆发,那些古荒域强者遭受全面打击,当场有七人战死,另有十三人被活擒。 “把这小妞先留下,老子得先出口气。” 带头的一名飞鸢魔族强者,目光淫邪地看向一个相貌姣好,身段窈窕的女子,大步走了过去。 没多久,愤怒痛苦的尖叫声在旷野上响起。 女子在垂死挣扎。 那些飞鸢魔族在哄笑。 …… 轰! 一片湖泊之上,激烈的战斗爆发。 没多久,一位古荒域圣人,被从湖底揪出,像死狗般摔在地上。 “不错,总算逮住一条大鱼。” 出手的数位血魔古域圣人,都露出满意的笑容。 “将这条大鱼禁锢起来,送往神炼森林。” 一位圣人吩咐道。 当即,就有人站出,以锁链将古荒域圣人头颅拴住,就像牵狗一样,拖在地上,朝远处飞奔而去。 …… “那些死人也不能浪费,将他们的头骨收集起来,以后咱们护道之城要扩大规模,这些头骨就是堆砌城墙的上佳材料。” 一片血色荒原上,一个身影瘦高的男子伫足在尸体横陈的战场中,淡然开口。 当即,一群强者展开行动,将地上尸体的头颅一一收割,就像在收集牲畜的血肉,手法娴熟,明显不是一次这么做了。 …… 似这样的一幕幕,在整个血魔界不同区域中发生着。 随着血青衣一声令下,整个血魔古域阵营中的强者,都开始全力配合勒血修他们的行动,对古荒域强者展开血腥抓捕。 反抗都是徒劳。 血腥、残暴、惨烈的一幕幕,在不断上演。 罪与恶,在交织。 …… 短短三天而已,就有数百个被擒的古荒域强者,被送到了神炼森林深处的大渊附近。 其中,还有数位圣人! 在古荒域中,这些圣人也是叱咤风云,威震一方的滔天大人物,深受无数强者尊重。 可现在,一个个都身影落魄,负伤累累,凄惨无比,沦为阶下囚。 勒血修神色冷酷,看也不看,抬手一抓。 砰砰砰! 一阵可怖的爆碎声,当即就有一百位古荒域强者被抹杀,暴毙当场。 而他们的血肉,则都被席卷着,抛入大渊之中。 远远望去,大渊之上,就宛如下了一场血肉大雨,那血腥的气息,铺天盖地,令人作呕。 其他被擒的古荒域强者见此,都惊得浑身哆嗦,不少人都瘫软倒地。 有人咒骂,有人愤怒嘶吼,有人哀嚎求饶…… 并非每个人都有慷慨赴死的气魄,也并非每个人都铁骨铮铮,向异族强者求饶的情况,也在所难免。 可这一切,都注定徒劳。 勒血修等七位绝巅圣人,自始至终都一片漠然。 对他们而言,古荒域的强者,的确和牲畜没什么区别,否则,怎会被称作“两脚羊”? 直至最后,勒血修这才出声:“这是一百个两脚羊的血肉,你们若还能忍住,下一次,因你们而死的两脚羊就不止这些了。” 声音冷酷,响彻九天十地。 也传入了深渊之下。 “又来了!” 小银恨得小脸上尽是杀机,快要按捺不住。 “你若冲出去,就上了他们的当。” 若舞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怒火,道林寻没有醒来前,不要擅自行动。” 说罢,她盘膝坐地,摒弃感知,静心打坐。 她担心再听下去,自己会先忍不住出手。 小银神色铁青,变幻不定,可最终还是忍住,狠狠一拳砸在地上,咬牙切齿道:“这个仇,一定要千百倍奉还!” 远处,林寻岿然不动,寂静无声,这些天里,他一直呈现出这种状态,像一块磐石。 时间流逝,不知觉间,一个月时间已过去。 这一段时间里,陆续又有一批又一批的古荒域强者被以残忍的方式击杀,尸体和血肉被抛入大渊中。 勒血修要以这种血腥、残酷的方式,将林寻和若舞逼出。 可直至如今,并未如愿。 而抛入深渊中的尸体,已足有上千具之多,其中有古荒域名门大派的传人,有被视作人中龙凤的俊杰,有姿容出众的骄女…… 也有曾叱咤风云的圣人。 可无论是谁,下场都和牲畜没什么区别,被血腥宰杀之后,抛尸大渊之下! 一个月时间,这大渊附近,都残留着化不开的血腥气息,令虚空都染上血红的颜色。 这世上若真存在有报应,勒血修他们只怕早已遭难。 可惜,报应之说,只不过是弱者的臆想! 在九域战场,每一次九域之争,动辄就有数以百万的尸体埋骨于此,血流成河。 而对勒血修他们而言,死的都是古荒域强者,自然不可能引起他们什么感触。 “可以肯定,那若舞必然伤到了大道根基,不足为虑。” 一个青衣男子神色阴沉,“唯有那个林寻,让人有些看不透,还未成圣,都已拥有杀圣的能耐,万一让他成圣,那还了得?” “呵呵,你该不会以为,那小子能在这深渊之下绝巅成圣?” 勒血修嗤笑。 “此事断不可能发生,即便以血青衣的底蕴,也只能前往绝狱秘境,去谋求绝巅成圣的机缘。” “那小子被困于此,注定会错失进入绝狱秘境的机会,如此一来,也注定和绝巅成圣无缘!” 说到最后,勒血修已忍不住冷笑起来。 “现在看起来,那小子躲在大渊之下,让我等也束手无策,可同样的,他损失的是一场绝巅成圣的机会,如此,就足够了!” 其他绝巅圣人略一思忖,皆深以为然。 哪怕暂时杀不死那小子,可能将其困在此地,令其错失一场绝巅成圣的机会,同样也很划算。 须知,那小子可是一个绝巅领袖层次的人物,若是绝巅成圣,那该有多恐怖? 而现在,这一切注定不可能发生了! 时间悠悠,又是半个月时间过去。 血魔界,护道之城。 轰! 一道匹练般的耀眼奇光,从血青衣闭关之地冲出,将天上云层都冲散,大放光明。 这一天,血青衣破关而出,下达命令,要在今日启程,带领一众血魔古域的绝世人物,前往古荒域。 因为半个月后,绝狱秘境就将降临! 消息一出,护道之城沸腾,早已准备妥当的各大族群绝世人物,纷纷朝奉命,朝血青衣汇聚而去。 这些绝世人物,一直蛰伏护道之城,为的就是进入绝狱秘境的机会,眼下,他们即将启程! 只是,在启程之前,血青衣得知一个消息,令他眉头一皱,眉宇间泛起一抹不悦。 “一众绝巅圣人,竟直到现在都没能杀死那一男一女?简直就是一群饭桶!” 他声音淡漠,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传我命令,在我从绝狱秘境返回时,若勒血修他们还没能杀死那一对男女,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血青衣带队离去。 一路上,自有一众绝巅圣人相随,为他们这些血魔古域的绝世人物保驾护航。 —— (晚上还有加更!童鞋们,今天投票的数量略有下滑,请还没有投票的童鞋们赶紧投一下哈,记住是“最佳男作品”一项,每天都有5张免费票,不投就浪费了。) appapp

上一篇   第1519章 圣道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