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1章 吾道得证时 - 天骄战纪

第1521章 吾道得证时

地宫秘境。 “都已经将近两个月时间了,主人他只是思索一个关乎圣道宏愿的问题而已,怎会直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小银皱眉,有些担心。 若舞仙子也有些意外,她沉吟片刻,道:“不必担心,相信以他的智慧,肯定不会被一个问题困住。” 嗖! 远处,裂天魔蝶翩跹而至。 “小天,你又蜕变了?” 小银眼眸一亮。 此时的裂天魔蝶,一对翅膀就如纯净的黑玉打磨而成,翅膀上流淌着神秘的道光。 它躯体纤细,展开翅膀时也不过巴掌大小,可随着它挥动翅膀,附近的虚空就如涟漪般被搅动。 若舞吃惊道:“长生九劫境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踏足绝巅圣境,好惊人的进阶速度!” 在最初时候,她第一次见到裂天魔蝶时,后者才不刚踏足长生劫境而已。 可才短短两个月时间而已,它已臻至长生九劫境圆满地步! 这等晋级速度,绝对堪称是惊世骇俗,震古烁今,甚至传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了。 “沉寂之前,我便已拥有成圣之底蕴,而今,只不过是将自身底蕴觉醒罢了。” 小天收敛翅膀,飘然落在小银肩头。 “更何况,我还汲取了一具准帝境的虚空圣兽骨骸的力量,晋级到这等地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小银和若舞都无语。 这还算正常? 便在此时,无论是小银、若舞,还是小天,齐齐一怔,目光齐齐看向了远处。 那里,一直犹如泥塑雕像般的林寻,睁开了眼眸,浑身散发出一种晦涩的神秘波动。 他长身而起,负手于背,神色怔怔,望向天穹,似依旧在思索一个极大的难题,显得很反常。 “主人他……” 小银刚要说话,就被若舞制止。 她星眸泛起虚幻般的光泽,凝视着林寻,传音道:“你家主人可能要证道。” 证道! 寥寥两字,令小银心中狠狠一震。 “我们先避开这里。” 若舞说着,带着小银、小天一起,悄然挪移到远处,这才传音道: “他身上散发出的晦涩波动,是周身力量极尽蜕变的征兆,不出意外,属于他的圣劫极可能要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远处的林寻神色间的怔然之色一扫而空,被一抹极致的平静所取代。 而后,他唇中发出道音: “当我成圣时……” 轰! 才刚说到这,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杀伐力量,骤然降临。 小银浑身汗毛倒竖,躯体发僵,有亡魂大冒,几欲瘫软跪地的惊恐之感。 小天羽翼猛地展开,可旋即又收敛,躯体都在颤粟,似也被震慑,快要支撑不住。 即便是踏足绝巅圣境的若舞,星眸也是一凝,察觉到一种极致的危险来临。 毫不犹豫,她带着小银和小天再度远远避开。 “这是什么劫?” 小银骇然。 无形无质,无色无迹,根本就看不到、摸不着、感应不到,可却又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此劫的存在。 “的确很罕见……不,是连我都没听说过,谁在绝巅成圣时,会降临这等诡异和不可思议的劫难。” 若舞仙子俏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在她认知中,但凡渡劫,必会引发漫天劫云,而后劫雷起,劫数临,杀伐而下。 就像她在渡成圣之劫时,就引发九天圣雷劫,分作小六重和大三重,共计九重劫难。 每一重劫雷,都有毁世之威能。 并且雷劫一重比一重更可怖。 当初为了渡劫,她准备了诸多保命手段,如绝世丹药、神兵利刃等等,甚至还请了多位老古董为她护法。 即便如此,在渡劫时依旧遭遇大凶险,堪称是九死一生。 直至成功渡劫时,她都差点一命呜呼。 而据若舞所知,帝子少昊在渡成圣之劫时,也大致如此,只不过是在面临的劫数上,有所差别罢了。 可很显然,林寻所遇到的成圣之劫,和他们都不一样! 没有劫云、没有劫雷、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毁灭声势,就那般无声无息无形无质地来临了! 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他说了“当我成圣时”这五个字! “这些天里,他所思考的圣道宏愿究竟是什么,怎会触发这等诡异恐怖的劫数?” 若舞心神紧绷。 噗! 说时迟,那时快,当说出一句话,就见林寻躯体上,肌体如被锋利的刃切割,出现密密麻麻的伤痕,鲜血如瀑流淌。 眨眼,他成了一个血人! “主人!” 小银惊呼,就要冲过去相救。 若舞当即将其拦住,神色凝重严厉:“你现在去,就等于在破坏他渡劫的行动!” 小银神色变幻不定,焦急如焚。 却见远处,林寻眉头都不皱一下,神色自始至终都平静之极,他浑身浴血,伤痕无数,却浑然不觉,唇中再度说出一句话: “我心,即天心!” 轰! 若舞、小银、小天他们根本就没听清楚,就感觉神魂悸动,如遭雷击,浑身气血翻滚,难受得差点咳血。 这让他们骇然色变。 再看场中,林寻周身被大风侵蚀、被烈火熔炼。 风是劫风,无形无质,却能吹透人的神魂,吹入人的心境,吹散人的意志! 火是劫火,无色无相,却能融掉人之血肉皮膜,焚掉五脏六腑! 眨眼间而已,林寻躯体就像一截焦木,摇摇欲坠。 “主人——!” 小银眼睛都红了,眼眶欲裂。 若舞将其死死按住,道:“这是他的劫,谁都掺合不得,你还不明白吗?” “我道,即大道!” 纵然如此,林寻的声音竟是再度响起。 轰! 小银他们只觉耳朵嗡鸣,眼前直冒金星,六识都遭阻,脸色齐齐发白,被一股无形的恐怖力量,狠狠震飞出去。 即便是若舞,都不例外! 他们跌落在地,唇中咳血,一个个色变,这究竟是什么劫,怎会这般恐怖? 都没有置身其中,仅仅只是远远观望,都让他们齐齐都承受不住! 可以想象,遭遇这等劫数的林寻,所承受的打击是何等可怕。 事实也如此,就见林寻那原本就宛如枯木的焦黑躯体,直接就龟裂炸开,唯有一团神魂之光,流转不朽不灭的气息。 只是,这一切都没有结束。 下一刻,林寻那坚定、平静、甚至是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再度响彻: “吾道得证时, 则以永恒为冕,冠我之首。 以不朽为衣,着我之身。 以造化为靴,履我之足……” 只是,无论如何努力,小银、若舞他们都已听不到林寻的身影。 只能感受到,每当林寻吐出一个字,这虚空中弥漫的恐怖杀劫就强大一分。 到了后来,连声音、感知都没有了! 林寻所留的那一团神魂之光,则如狂风暴雨中的一点灯光,渐渐衰弱,渐渐暗淡…… …… 九域战场外。 一片大虚无般的周虚之中。 在林寻渡劫的同时,有无数秩序规则力量骤然涌现,化作可怖的波动,在无垠浩渺的周虚之中猛烈翻滚。 “咦!” 一道惊讶的清朗声音,在周虚深处响起,“此道,竟欲取此天而代之,是谁?不怕遭禁忌杀伐?” “九域战场……看来,是九域中的某个小辈成圣时,所谋求的力量太过禁忌,以致遭难。” 另一道苍老的声音悠悠响彻。 话音刚落,一道威猛、霸道、冷酷的声音骤然在周虚中炸开: “哼!九域战场,若不是碍于规则,老夫先诛了这大逆不道的异端!” “异端?当初我等,不也是如此证道?怎么,只允许你这老东西如此证道,就不允许别人也踏上这条路?” 有人冷笑。 “诸位皆是一道之祖,何须为此争执?若此人不死,有朝一日,注定可以踏上星空古道,到那时,再谈此人之生死也不迟。” 一道缥缈般的低沉声音响彻。 顿时,一众声音消失。 那翻滚汹涌的无垠周虚,也随之恢复平静,诸般秩序规则力量也都随之消弭。 ……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银、若舞、小天他们才渐渐恢复感知,眼前视野也变得清晰。 那恐怖到无法想象的劫数气息,早已不在了。 再看四周,无论亭台楼阁,亦或者其他景物,全都没有遭遇到任何一丝的破坏。 若不是确定刚才一切都是真的,他们都怀疑刚才做了一场梦。 “主人呢?” 猛地,小银瞪大眼睛,大叫出声。 他寻觅四周,竟不见了林寻踪迹! 若舞脸色也是一变,以她的神识力量,竟也都再也无法感知到林寻的气息和痕迹。 裂天魔蝶翩跹飞掠,挪移在地宫秘境不同区域,寻觅许久,也都是一无所获。 “难道……难道……主人遭劫而亡了?” 小银此刻都有一种崩溃的感觉,整个人都慌了,胸口发闷,脑海都一片空白。 裂天魔蝶沉默。 若舞的脸色也变得微微苍白。 若林寻在此遭难,没有了他,古荒域强者就等于失去了一个顶梁柱,还拿什么去和其他八域最顶尖的强者争锋? “主人——!” 小银嘶声大叫,瘫坐在地,突然感觉,像失去了所有力气、所有斗志、所有的念想。 噬神虫一脉,只要认主,必生死相随。 如今林寻不见了,小银只有一个想法,随主人而去! “别叫了,耳朵都被你吵聋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在小银耳畔响起。 —— (加更送上!另外,金鱼曾答应这周六爆10更,说实话,压力很大,但,金鱼会履行诺言,拼一把! 也请老铁们看书的同时,千万别忘了投那些免费的票哈~) appapp

上一篇   第1520章 罪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