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出渊! - 天骄战纪

第1523章 出渊!

一刻钟后。 被揍得狼狈不堪的林寻,终于拥有了反手之力,虽依旧被压制,但勉强已能够抗衡。 半个时辰后。 林寻已和若舞战了个旗鼓相当,平分秋色。 小银咧嘴笑起来,乐呵呵的。 若舞则笑不出来了,她眉宇间已是一片专注之色。 尽管早已清楚,当林寻适应并掌握了成圣的力量后,注定不可能被自己压制。 可她心中兀自有些不甘,想试一试以自己绝巅圣人的力量,究竟能够压制林寻多久。 须知,她乃朱雀一脉绝世人物,性情高洁,内心自有傲骨,岂可能会认为自己不如他人? 只是,不到一个时辰的时候,她已彻底无法压制林寻,反倒被林寻展开的反攻搞得压力倍增。 “我就不信了!” 若舞咬牙,施展全力,宛如一只浴火掠空的朱雀,攻势凌厉迅猛,犹如在和一尊绝世大敌厮杀。 只是此时,林寻已彻底掌控自身圣道力量,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带着沛然莫御的霸绝力量,任凭若舞如何攻伐反抗,也都是无济于事。 直至后来,眼见若舞就将被林寻稳稳压制,她忽然出声: “不打了!” 说话时,她身影一闪,就退离战场。 林寻一怔,旋即就笑了,拱手道:“多谢指点。” 若舞无奈撇撇嘴:“什么指点,只是磨刀石而已,你这家伙根本无需任何人指点。” 顿了顿,她又不禁笑了:“不过,这一战我可没输给你,咱们只算是平手,以后也不打算再跟你交手了,我要保住这个不败的战绩。” 小银暗自嘀咕,女人,果然狡猾! 林寻笑了笑。 若舞说的不错,他的战斗根本无需任何人指点。 之前之所以被压制,原因只有一个,刚刚成圣,还未掌控这属于绝巅圣道的全新力量! “我这才明白,原来瞬移只是圣人皆可掌控的一种本能力量,而非是真正地掌控了空间法则。” 林寻发出感慨。 若舞点头道:“正是如此,不过,以此为契机,却可以碰触并去参悟空间法则。” “我听说,当修为迈入圣人王境时,就能凭借空间法则,领悟出属于自己的斗战领域。到那时,周身气机一动,附近天地就会化作一方领域,融合着自己的道与法,威力不可思议。” 林寻点头,他也听说过。 在圣道求索上,分作了三个大境界,分别是真圣境、大圣境、圣人王境。 每一个境界,皆有不同的大玄机。 像真圣境,掌圣元、开混洞界、筑本源道山,是圣道的初步阶段。 而大圣境,则贵在一个“大”字,大而无量,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臻至此境,就如成为了圣境中的宗师人物! 至于圣人王境,则号称“圣中之王”,一境之主宰,所掌控的大道奥义和道法,都堪称是不可思议之极,属于圣道路途上的巅峰存在。 而对林寻而言,他如今刚迈入真圣境,唯一的不同或许就是,他所求索的乃是绝巅圣途,且独树一帜,与众不同,与世不同。 “主人,我们……” 小银开口,正想说什么。 忽然一阵沉闷的响声从地宫秘境外响起。 “又来了!” 小银一下子暴跳如雷,眼睛都红了,“那些老杂碎在这两个月里,起码杀了我们古荒域上千的强者!” 若舞星眸也是一寒,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神色平静,黑眸幽冷,道:“他们大概还以为,我们只能忍气吞声,被困于此吧。” 内心深处,一股不可抑制的杀机像熔浆似的,开始咆哮、沸腾! “走!” 林寻转身,当先掠出地宫秘境。 “小天,走了!” 小银大叫,杀气腾腾。 “也是时候,以血还血了!” 若舞身影如幻,清眸中杀意迸发。 “终于走了……” 那一株绿莹莹的神炼祖树上,忽然睁开一对由繁密树纹衍化而出的眸,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 深渊外。 勒血修眉宇间一片阴沉。 已经两个月了,大渊之下,迟迟没有任何一丝动静,这让他也憋了一肚子火气。 尤其是,半个月前,血青衣离开血魔界,前往绝狱秘境时,曾下达死命令,在他返回时,若还无法将林寻和若舞这一对男女杀死,就别怪他无情! 这让勒血修脸色都无比难看。 他可是绝巅圣人,可却被血青衣如此胁迫,颜面都有些挂不住,可最终,他也只能忍住。 可这一肚子气,却无处发泄,让勒血修好生郁闷。 “这两个月来,血魔界中的两脚羊几乎已被一网打尽,可直到现在,对方也没有被逼迫出来。” 一名青衣男子皱眉,“这样下去,我们何时能杀得了那一对狗男女?” 绝巅圣人,佘太行! 此人乃黄金魔蛇一脉的一位老怪物,青衣着身,面如冠玉,看起来极其年轻。 “不管如何,那小子已彻底错失了进入绝狱秘境,争夺绝巅成圣的机会,也算不错。” 其中一个头盘道髻,身披血红道袍的男子,淡淡说道。 绝巅圣人,封云阙。 传说他已存活八千年,曾血洗血魔古域中十三个国度,陨落在他手中的圣人都不知有多少,手腕血腥残暴。 “哼!我们堂堂七位绝巅圣人,如今却连一对狗男女都杀不了,这还算不错?” 另一个身披华袍,容颜苍老,眼瞳猩红的老者冷哼开口,他周围环绕着淡淡的恐怖魔力,令虚空塌陷。 苍刑昆,先天魔宗执事之一,同样是一位资格极老的绝巅圣人。 “那你说该怎么办?” 一个须发如银,模样却娇俏如少女的紫衣妇人冷冷道。 鹤青槐,金翼龙鹤一脉一位绝巅圣人,功参造化,身份也是尊贵无比。 一时间,一众绝巅圣人皆沉默。 林寻和若舞一直躲在深渊之下不出来,令他们都束手无策,内心憋闷。 “可恨!” 一个燕颔虎须,身影如山的魁梧中年咬牙开口,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凶厉气息。 “只要那一对狗男女敢冒头,我保证第一个虐死他们!” 另一侧,一个身影瘦削,容貌阴柔如女子,身披鹤氅的男子,声音沙哑出声。 魁梧中年名叫涂万空,阴柔男子名叫涂彦文,皆来自血魔古域十大族群之一的血翼魔族。 这七位绝巅圣人,就是搁在九域战场中,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足以令任何势力忌惮。 可现在,却一个个神色阴沉,脸色显得很难看。 两个月了,他们可不想就这样一直等候于此。 “大人,新一批两脚羊已被送来。” 远处,一群血魔古域的强者掠来,每一个手中,都以锁链牵着一群抓捕到的古荒域强者。 “杀了,全都丢入大渊!” 勒血修毫不犹豫道。 他现在一腔怒火无处宣泄,也只能宣泄在这些被抓捕到的古荒域强者身上。 与此同时,他长身而起,深吸一口气,声如惊雷:“真以为躲在下边,我等就奈何不了你们?” “下一次,我必将和你们有关的朋友、族人、师门同窗全都抓捕过来,一一诛了!” “到那时,看你们还能忍住不能!” 声音狠戾,响彻天地间。 说着,他袖袍一挥,就要将那些抓捕过来的古荒域强者诛杀,抛入大渊。 就在此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从大渊深处响彻:“一群老杂碎,等不及想上路了?现在就成全你们!” 勒血修一怔,旋即露出一抹狞笑,神色振奋,终于忍不住冒头了吗? 几乎同时,佘太行、封云阙、鹤青槐等六位绝巅圣人,不约而同地起身,眉宇间的阴沉之色一扫而空,被一抹振奋、嗜杀、迫不及待的神色取代。 他们已等待太久,迫切需要宣泄! 在一众目光注视下,大渊中,陆续浮现出林寻、若舞、小银、裂天魔蝶的身影。 “哈哈哈,都出来了!!” 勒血修仰天大笑。 那附近的血魔古域强者也都笑起来。 林寻神色平静,幽冷的目光从场中扫过,看到了那些被抓捕过来的古荒域强者,每一个脸上都呈现出惶恐、绝望、麻木、愤怒等等神色,犹如待宰羊羔。 也看到了勒血修等一众绝巅圣人那毫不掩饰的兴奋和杀意。 内心深处,原本就不可抑制的恨意和杀机登时如山崩海啸般涌遍全身,只是唯有林寻的神色,愈发平静了。 但凡了解他的人都清楚,真正极致愤怒时,林寻从来不会流露出任何一丝情绪。 因为那种恨和怒,已充斥全身! 下一刻,他唇中发声,一字一顿:“今天,你们之中,若有人能活着离开此地,我林寻,自毁道业!” 说罢。 他一步迈出。 轰! 大渊附近,登时蒸腾起一座晦涩神异的大阵,密集的道纹如潮水般流转。 将林寻覆盖其中。 “哈哈哈,这个蠢东西,还妄想杀我等?还不是一步之间,就被大阵所困!?” 勒血修大笑起来,根本就无视了林寻的话语。 其他人也都冷笑。 还真是蠢,行动之前,都没察觉到这大渊附近,早已被他们布下了一座大阵? —— (居然马上要破19000票了,童鞋们你们真猛,老鱼我服了,今晚会有加更!) appapp

下一篇   第1524章 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