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始任务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始任务

林寻也不禁怔然,他还从没见过为了黑对手,连带着也把自己也黑进去的家伙,简直……丧心病狂! 胡龙早已气急攻心,一句话说错嘴,他登时也意识到不妥,可覆水难收,他想挽回都来不及。 听着船舱众人的哄笑,胡龙脸色变幻不定,愈发痛恨起林寻,若不是这家伙先骂自己是狗,何至于如此? 可恨! 正自恼羞的胡龙忽然看见,林寻神色也有些阴郁,不禁冷笑道:“怎么,某人也承受不住这种含沙射影的攻击了?” 林寻叹了口气,他都懒得评价对方的智商了,很怀疑这样一个缺心眼的家伙究竟是怎么通过季度考核留下来的。 见林寻不做声,胡龙仿似找到了发泄怒火的宣泄口,抬起高傲的头颅,冷冷道:“别壮怂,你不是很会说吗?有本事别废话,直接来打我啊?你敢吗?” 众人皆都起哄,胡龙这家伙还算不傻,知道这是船舱中,一众学员皆都在场,谁也不敢乱来,于是拿此事来挑拨林寻。 林寻会怂吗? 肯定不会。 但林寻会动手吗? 应该也不会。 这就跟林寻刚才让胡龙证明自己是不是狗一个套路。 轰! 只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面对胡龙的挑衅,林寻竟是毫不废话,立刻起身,大步暴冲上前,一拳砸出。 事发仓促,连胡龙都没有想到林寻竟真敢动手,结果就是被一拳狠狠砸在腹部。 砰的一声,胡龙感觉肚子都似乎要炸开,可怖的力量如潮水狠狠冲进体内,震得五脏六腑都似乎移位,剧痛之下,他整个身躯像煮熟的大虾弯拱,嗷呜一声惨叫出来。 “林寻,你他妈……” 胡龙怒吼,只是他没说完,就被一掌劈在背脊上,整个人像只癞蛤蟆似的噗通一声趴在地上,疼得眼泪鼻涕横流,除了惨叫再发不出其他声音。 众人哗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却见林寻云淡风轻似的,朝四周众人笑道:“大家都听到了,是这家伙主动要求我打他的,这种请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哪会拒绝他的一番好意?” 众人顿时无语。 而听到林寻的话,胡龙却气得差点吐血,整个人都不好了。 砰的一声,船舱门被打开,露出一道异常雄峻魁梧的身影,仅仅立着,就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这人正是冬鲁,是此次负责带领39号营地一众学员前往魔云岭参加战区考核的教官。 “怎么回事?想体验一下违逆营地规矩的滋味?”冬鲁面露一抹森然,目光冷冷扫视林寻和地上的胡龙。 “教官,是他先动手打人的!”胡龙哀嚎,欲要挣扎起身。却被林寻用脚死死踏在地上。 “小家伙,你有什么话要说?”冬鲁面色不善,瓮声瓮气道。 “是他主动要求我打他的,真不怪我,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否则我可没兴趣欺负他这样的弱鸡。” 林寻神色认真回答道。 冬鲁顿时一愣,目光扫视众人,见众人都并未对林寻的话进行反驳,神色不禁变得有些怪异。 “你撒谎!”胡龙气得肺都快炸开,厉声大叫。 “教官,你见过这种人吗?主动要求让人打,被打了还不承认,简直是脑子有病。” 林寻一脸无奈叹息道,“我看这家伙,活脱脱就是个贱人。” 冬鲁隐隐已经明白过来,神色变得愈发怪异,盯着地上早已被气得快要疯掉的胡龙许久,才冷哼道:“此事就此结束,再让我发现你们谁肆意动手打架,不管原因如何,全部都给老子滚蛋!” 说着,他扭头走出船舱,砰地一声关上门。 只不过在关门那一刹那,不少耳朵灵敏之辈都隐约听到,冬鲁似乎低声咕哝了一声“还真是犯贱!” 一下子,许多学员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看向胡龙的目光都带上一抹怜悯。 好好一场挑衅,非但被人暴揍一顿,甚至被教官都认定是犯贱的举动,这还能怪谁? 林寻返回了座位,气定神闲,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厉害。”石禹挑起大拇指。 “嘿嘿,简直绝了。”宁蒙大笑。 林寻微笑不语。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只不过船舱中许多学员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已带上极其阴晦的忌惮。 对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没有谁敢轻视了。 …… 八艘紫英战舰足足在天穹上飞遁了七天时间,最终在第七天的傍晚,降落在帝国北疆边陲一个名叫“黑风”的军事重地。 黑风军是属于帝国北疆一支规模庞大的正牌军,驻兵三十万,修者大军五万,由帝国战功彪炳的中将武行烈统驭。 晚霞如火。 营地中旌旗招展,纪律森严。 在其中一片空地上,整整237名弑血营学员从战舰中鱼贯走出,而后被各自领队教官带领着,进入早已准备好的八个营帐中。 “老宋,这些小家伙就交给你了,三个月后,我来验收考核成绩。”其中一个营地中,冬鲁对迎接上来的一名中年说道。 这中年一身戎装,身披银甲,相貌刚毅,浑身泛着一股渗人的铁血杀伐气息,明显久经沙场。 他名叫宋陵,黑风军中的一位大校。 “好。” 宋陵明显是个惜字如金之辈,闻言目光在林寻等一众学员身上一扫,就点了点头。 旋即,他派人取来地图、行囊,给林寻他们各自派发了一份,这才说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黑风军中的一员,你们的身份虽然特殊,但若完不成任务,则会同样受到军规处置!” 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杀伐之气肆意,令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冬鲁见此,不着痕迹地退出了营帐,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只等三个月后前来接人就行了。 “从今晚开始,你们便将化整为零,携带各自装备,进入魔云岭之中进行战斗。” “任务要求,杀死一切所遇到的巫蛮强者,每收获一块图腾蛮纹,记军功一次。” “执行任务时间为三个月,在此期间,有擅自逃亡者,杀!” “有与敌私通者,杀!” “有残杀同伴者,杀!” 宋陵连续三个“杀”字,让一众学员皆都意识到,这里的一切的确和弑血营中不一样了。 这里是真正的军营,是与敌人厮杀的最前线,是最冷酷无情的战场,在这里,军令如山,军纪如铁! 最后,宋陵目光中泛起一抹凌厉刺目之极的电芒,扫视众人:“最重要的是,叛逃敌军者,诛灭九族!” 这才是最慑人的惩罚! …… 黑夜。 魔云岭天穹上覆盖着厚厚的阴云,只有几缕暗淡的月光挤过云层,泛着灰色压抑的光泽。 一座山岭中,林寻身影如矫捷狸猫,在岩石和树木之间飞掠,这里的环境极其灰暗,几乎称得上是伸手不见五指。 林寻视野收到极大影响,幸好他的灵魂感知力量极其强大,足可以清晰查探到方圆四十丈范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和林寻一样,此次弑血营前来参加战区任务的其他学员,皆都在夜色降临之前,进入到了魔云岭中。 有人选择组队前行,也有人像林寻一样选择了单独行动。 “消息上说,魔云岭中分布着许多零散的巫蛮强者,有单独行动的狠角色,也有一支支队伍……看来必须得小心一些。” 林寻一边思忖出发前所获得的情报,一边攥紧了手中的战刀。 这柄战刀是帝国军方制式灵器,名“破军”,质地谈不上多好,但胜在够锋利。 除了破军战刀,林寻这些学员各自分配的装备中还有一份地图,一副内甲,以及一个寻求救援的哨子。 地图上边绘制着魔云岭的地图,极其粗糙,只能参考,不能全信。 内甲名叫“铁鳞甲”,同样属于帝国制式装备,不好不坏,防御力勉强还算可以。 求援哨子则很独特,形似鹰嘴,小巧玲珑,只要吹响,就会发出独特的啸音和波动,被坐镇在魔云岭外的顶尖强者所感知。 不过一旦吹响哨子,就意味着淘汰出局。并且不见得吹响哨子就能及时得到救援。 所以这玩意只能算可有可无,想要保命一切都还要靠自己。 “三个月,除了要和不知数量的敌人厮杀,还没有一点的物资供给,这段时间可很不好熬啊……” “看来得谋定而后动,不能太着急杀敌,先适应这里的环境才是当务之急。” 一边思索着,忽然,林寻似乎察觉到什么,悄无声息地跳上一座低矮丘陵,身躯紧紧贴在岩石上,悄悄收敛全身气息。 没多久,一头黑色豹兽从远处的草丛中走来,矫健如电的身躯若隐若现,宛如黑夜中飞掠的幽灵。 这只是一头堪比真武八重境的黑灵豹,凶兽级别,对林寻根本构不成威胁。 林寻正打算起身离开,可就在这一刹那,他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妥,敏锐意识到,自己似乎疏忽了什么。 他放出灵魂感知力量,犹如潮水般扩散,没多久察觉到,在那一头黑灵豹后方,竟一直缀着一道身影,如一缕黑烟般缥缈,完美地和夜色融合,仅凭肉眼,根本就无法察觉到其踪迹! “好狡猾的家伙,拿一头黑灵豹来探路,自己则藏于暗处,刚才我若是现身,只怕会瞬间就被锁定了。” 林寻心中凛然! ps:明天4更,补昨天欠下的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