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演武、衍法、炼武 - 天骄战纪

第1525章 演武、衍法、炼武

轰隆隆! 天地动荡,彻底紊乱。 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散发煌煌炽盛的剑光,恣意杀伐,锋芒无可匹敌般,势不可挡。 可仔细看,那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剑气杀伐时,却富有一种神异而神妙的律动。 每一次律动,就如一重千军万马般的冲锋陷阵! 轰! 三千太玄剑第一次律动,离得最近的一百零八座血色石碑被全部斩碎,如刀切豆腐般干脆利落。 勒血修咳血,身影踉跄而退。 三千太玄剑第二次律动,一抹烙印满繁密道纹的赤色剑锋,就如被鲨鱼群撕咬的一只猎物,转瞬齑粉,爆碎一空。 一袭青衣,潇洒倜傥的佘太行,脸色骤变,唇中发出闷哼,猛地暴退,脸色发白。 而当三千太玄剑气第三次律动时。 就听一道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那里的虚空都炸开,毁灭般的圣道波动席卷而开。 十方之地,皆在颤粟! 随即,封云阙、鹤青槐、苍刑昆三位绝巅圣人,皆发出吃痛大叫,被震退战场。 三次剑气杀伐,实则都在一瞬产生,给人的感觉就是,林寻祭出三千剑气后,一举破开八方敌! 那等无可匹敌般的神威,冠绝世间般的睥睨风采,震撼在场所有人。 “主人他……也太猛了吧?” 小银都瞠目结舌。 “这才是真正的绝巅圣境,也正是我沉寂万古岁月所欲求索的目标。” 裂天魔蝶明显也很激动,挥动翅膀,失神喃喃。 只需观战就足够了……” 若舞唇角一翘,星眸中尽是异彩,她早猜到当林寻绝巅成圣时,必然会大放光彩。 可当亲眼目睹他在战斗中散发出的神威,依旧令她感到无比的惊艳和震撼。 这,就是独属于他一人的绝巅圣途? 烟尘弥漫中,显露出林寻的身影。 他躯体流转神圣不朽般的清光,无尘无垢,空明剔透,散发出足以令天地色变的威严。 只是,此刻他却抬手,保持着一个遮盖的奇怪动作。 而在他手掌下方,赫然是那些被活擒的古荒域强者们! 显然,在之前的一场惊世碰撞中,林寻在破开众敌杀伐的同时,还分出力量,护住了这些古荒域强者,让他们免遭鱼池之殃。 这让若舞顿时动容。 都到此时,他兀自能心生庇佑之意,古荒域强者……何其之幸!? 唰! 林寻袖袍一挥,这些古荒域强者就被他挪移到若舞身前,而他则将目光看向勒血修等人。 “听说血魔古域中,绝巅道途从不曾断绝,可如今看来,尔等所踏足之绝巅道途,也不过如此,不值一晒!” 淡然的声音响彻全场,犹如大道伦音激荡四野。 勒血修他们一个个脸色阴晴不定,无比难看。 他们心中难以平静,惊涛骇浪似的翻滚,一个本在预测中根本不可能绝巅成圣的蝼蚁,偏偏奇迹般绝巅成圣了。 这本就令他们难以置信。 而现在,这个刚踏足绝巅圣境的蝼蚁,所展现出的力量更是空前般的强大,更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为什么会如此? 他们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让你侥幸成圣,的确令人意外,但是,你真以为我等拿你没办法?” 勒血修神色森然,一字一顿,杀机毕露。 “那便来战!” 林寻的回应很简单,言简意赅,掷地有声。 他衣袂飘扬,虽孑然一人,却有顶天立地,万夫莫开之势。 “哼!” 勒血修等人神色阴沉。 一个被他们蔑视的蝼蚁,忽然之间化作了和他们一样的苍龙,这让他们心中本就很难接受。 而听到林寻那挑衅十足的话语,更是令他们恼恨万分。 “不管如何,你终究只是一个人,才刚踏足绝巅圣境,真以为可以在此境称无敌?” 一袭青衣的佘太行眼眸闪烁,冷冷道,“狂妄自大,注定会要了你的命!” 之前交锋,他们这边虽有人负伤,可归根究底,只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并且,这些伤势根本不值一提。 故而,他们明知林寻强劲,但并无忌惮畏惧。 “于此境称无敌?” 林寻闻言,反倒认真思忖了一下,而后唇中吐出一个四个字: “指日可待!” 四个字,平静中自有无敌自信之风范。 勒血修等人皆皱眉,像听到世上最滑稽的笑话,都不知该说林寻是狂妄,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放眼八域一众绝巅真圣,谁敢称无敌?谁敢言不败? 没有! 纵然是青冥八绝那等人物崛起为绝巅真圣,只怕都不敢视无敌此境为“指日可待”。 他林寻,凭什么敢这般说,简直猖獗! “此子初成圣,心境失衡,妄自尊大也正常,不管这些,全力出手吧,诛了他,可抵得上敲碎古荒域一大脊梁!” 勒血修阴沉出声。 “今日我林寻,便以尔等七人为靶,锤炼我之道法!” 这一次,林寻率先动手。 轰! 他步履虚空,直接凌空一拳杀来,璀璨的拳劲,在虚空中带起如怒涛般的圣元波动。 拳劲闪耀,照亮山河。 “斩!” 勒血修毫不犹豫,祭出一柄形似飞鸢的狭长青色战刀,直接劈斩而下。 一刀。 足有千丈长的刀气如若神虹,横亘天宇,和林寻这一拳撞击在一起。 砰!砰!砰! 就见那刀气一截又一截断裂,被势如破竹般摧垮,拳劲所过,一切皆被碾碎破开。 勒血修眼眸一缩。 嗤啦! 千百道赤色剑锋掠起,在佘太行掌控下,呼啸而去,凌厉如剑雨奔袭。 几乎同时,封云阙、鹤青槐、苍刑昆也随之出击。 每一个,皆收敛内心轻视,视林寻为同等对手,再无之前的任何怠慢和大意。 见此,杀伐而至的林寻轻哼一声,猛地张口,吐出一道龙吟。 “哞!” 天地间,犹如群龙吟啸。 肉眼可见如同实质的音波,化作璀璨而炽盛的金色涟漪从林寻唇中喷出。 瞬间铺天盖地般横扫全场,震得天崩地裂,八方六合之地,皆被可怖的音浪席卷。 那些分布在战场极远处的血魔古域强者,都来不及闪避,一个个在惊恐的神色中炸开,躯体四分五裂,而后化作灰烬! 轰隆! 而在战场中,勒血修等人的攻伐,就如遭受到一场道音风暴肆虐,被狠狠冲击溃散。 一些玄妙绝伦的道法,如纸糊般崩灭。 一些威能莫测的圣宝,也都被轰击得摇摇欲坠,哀鸣不断。 至于勒血修他们,都只觉神魂摇晃,气血翻滚,难受得都差点咳血,不得不运转全力,才勉强抵挡住这等“道音”的冲击。 远处的若舞、小银他们,都一阵倒吸凉气。 一拳、一吼之间,竟已瓦解七位绝巅圣人攻势,而且看林寻那随意轻描淡写的样子,明显并不吃力。 “此子怎会如此恐怖?同样是绝巅圣境,可为何他的力量拥有不可抵挡之势?” 鹤青槐脸色变幻。 勒血修他们目光也都明灭不定,心中同样吃惊不已,一个个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尽管他们都已认真对待,一再高估林寻,但却没想到,真正对决争锋时,林寻的战力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强! 只是,还不等他们想明白,林寻已经发出长啸: “再来!” 刹那间,林寻如神祗临世,裹挟睥睨之势而来。 这一刻的他,肆意施展成圣后的力量,于战场中,视七位绝巅圣人为靶,演绎自身道与法。 一种种不同的道法,从他手中信手拈来,撼天九崩道、劫龙九变、大衍破虚指、太玄剑气、大藏寂经…… 战场中,就见道法如雨,光霞如飞,气浪冲九霄,漫天上下,尽是毁灭般的重重异象。 之前和若舞的切磋,也仅仅只是切磋,而非真正的血腥搏杀。 而此刻,林寻方才动用杀伐手段,以众圣为磨刀石,砥砺自身之锋芒,于斗战中千锤百炼。 远远望去,恰似仙人演武! 绝巅圣人层次的对决,无疑恐怖到极尽。 这时候别说是长生劫境的强者,就是寻常真圣在此,动辄就有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之危险! 轰隆隆! 虚空之上,林寻孤身一人演法、衍道、炼武,神勇盖世,一时间,竟压得那七位绝巅圣人再无光芒。 事实上,勒血修他们的确感受到极大的压力,越打越心惊。 林寻的绝巅圣境之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一直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蜕变和精进! 任凭他们动用千般妙法,万般道术,在林寻的攻伐下,无不被势如破竹般摧垮掉。 这让勒血修他们神色越来越凝重,心中也是越来越憋吃惊。 纵然很清楚,林寻视他们为磨刀石,在锤炼自身道与法,可在这凶险莫测的斗战中,他们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 “此子,究竟为何会如此强?” 脾气最为暴躁的涂万空发出嘶吼,一群绝巅圣人出手,却被一个人打压得抬不起头,这让他愤怒难当。 何止是涂万空,征战都此时,勒血修他们都心中发寒,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胁和忌惮。 此子如妖,不可以常理度之! —— (老铁们,今天的五张免费票投给“男生最佳作品”了吗?没有的赶紧投一下哈~) appapp

上一篇   第1524章 亮剑!

下一篇   第1526章 拈花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