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连诛 - 天骄战纪

第1528章 连诛

轰! 宝塔神芒冲九霄,铺天盖地,从天杀伐而下时,飘洒出宏大、无量的道音。 隐约间,犹如有神秘的字符,从宝塔上映现。 每一个字,皆有镇压山河,拘囿鬼神之玄妙。 一瞬而已,血葬印就被压迫得哀鸣不断,其上的阴邪血光,都如冰雪般纷纷溃散融化掉。 砰! 更让人惊骇的是,这一件一直被当做本命圣兵孕养在封云阙体内的血腥圣宝,出现了一道道龟裂的痕迹! 噗的一声,封云阙如遭反噬,猛地咳血,躯体踉跄。 “不!” 他惊怒,嘶吼出声,欲收回宝物,因为本命圣兵一旦被毁,同样会损伤他的道行。 喀嚓! 可在大道无终塔镇压下,血葬印直接裂开,而后在半空爆碎,那可怖的血色波动,令那片虚空都化作浓稠的血色,不断翻滚。 封云阙哇的一声,口喷鲜血,脸色一下子煞白无比,眉宇间尽是恼恨疯狂之意。 欲拥有一件本命圣兵,本就是极其艰难苛刻的一件事,而这件血葬印,更是被封云阙付诸了不知多少心血来孕养。 可现在,甫一交锋而已,还没来得及发威,就被镇碎,彻底毁掉,令封云阙焉能不怒? 心都在滴血! 场中,也是响起一阵惊呼,似都没想到,林寻所祭出的大道无终塔怎会如此恐怖。 一看就知道,非寻常圣宝可比! 否则,焉可能一击之间,就毁掉封云阙的本命圣兵? 即便是林寻,心中也是泛起一阵涟漪。 在以往还不曾成圣时,他即便他拥有杀圣之力,可动用大道无终塔时,依旧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威能。 可如今则不同了,当他以绝巅真圣之力来掌控时,才让此宝真正的威力显露出来! 观其威力,无愧是方寸山所传承下来的一件至宝,太不同凡响,震古烁今。 “小杂碎!我要你死!” 封云阙怒吼,须发飞扬,彻底疯狂,朝林寻冲杀。 林寻神色冷冽,波澜不惊。 而大道无终塔则滴溜溜一转,释放玄金道光,于瞬间就将封云阙的攻势镇压。 轰! 而后,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封云阙这位绝巅圣人,竟是倏然间,化作蝼蚁般大小,被大道无终塔碾碎躯体,魂飞魄散! 别说尸体,连神魂都没有留下,直接被抹除于世间了! “这……” 勒血修等人的眼珠差点掉下来。 之前,林寻没有动用宝物时,就已压制得他们抬不起头。 后来,断刃掠出,但却并非真正圣宝,威力虽凌厉得可怕,但还不足以威胁到这些绝巅圣人。 也因如此,让勒血修他们很怀疑,林寻刚刚成圣,手中应当并无什么特别趁手的圣宝。 可哪曾想,大道无终塔的出现,一下子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这是何等圣宝,怎会这般强大? “大道无终塔,主人从下界中得到的一件宝物,来自归墟方寸秘境中,其中有大玄机!” 小银兴奋,眉飞色舞。 若舞仙子若有所思。 天穹上,熟悉的圣陨哀殇之音再度响彻,青冥之内,被血色染透。 至此,继佘太行、涂万空、涂彦文之后,封云阙这位来自黑纹魔蜂一脉的绝巅圣人,伏诛! 而此时,场中只剩下勒血修、鹤青槐、苍刑昆三人。 只是他们的脸色都已是铁青无比,眉宇间泛起无法掩饰的惊惧之意。 当一个又一个死亡景象发生,也让他们从满腔怒火中清醒,意识到了处境的危险和严重,躯体都发寒,如坠冰窟。 前前后后,才不到半刻钟时间,就有四位绝巅圣人伏诛,这等损失虽不足以让血魔古域阵营伤筋动骨,可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了。 最渗人的是,直至现在,他们的对手毫发无损,安然无恙! 这还怎么战? 勒血修他们纵然再不愿意,也都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 此子,不可敌! “小杂碎,此仇此恨,我血魔古域决不会忘!” 勒血修恶狠狠道。 说完,他猛地挪移虚空,一个闪烁,消失场中,朝极远处逃遁而去。 “我们也走!” 鹤青槐、苍刑昆神色狂变,同时挪移虚空逃窜。 自征战至今,林寻不曾显露任何能够被撼动的迹象,纵然被围困,他都能一个人压迫得他们抬不起头。 这样的对手,足以让他们这些老怪物都绝望! “我说过,今日若你们能逃走,我自毁道行!” 林寻冷笑,他早已预料到会如此,故而在勒血修逃遁的那一瞬,其身影也随之消失。 唰! 与此同时,他元神出窍,圣魂法相冲出,掌控断刃,杀向朝另一侧逃遁的鹤青槐。 苍刑昆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盯上,可哪曾想,还不等他高兴,前路就被一道绰约倩影挡住。 一直紧紧关注战斗局势的若舞,于此刻出击了! “我可不忍心看他自毁道行,所以,你必须留下。” 清冷如冰的声音刚响起,若舞已毫不犹豫出手。 嗡! 凝脂般雪白的纤纤素手一晃,漫天神焰火霞倾泻而下,有焚化苍穹之威。 最初时候,她于冰风谷显现踪迹,被整整七位绝巅圣人联袂围捕追击,一路负伤,令道基都受损,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恨和怒。 而现在,终于拥有了宣泄的时候! 轰! 她躯体绰约,冰清玉洁,绝美的气息带着神圣般的韵味,但动起手来,却攻伐凌厉,不逊男儿。 被阻挡退路,苍刑昆眼睛都红了,全力出击。他很清楚,时间拖得越久,等林寻抽出手来,就是他的死期! 轰! 可甫一战斗没多久,一道惊天动地般的轰鸣,远远地从那广袤的神炼森林深处传来。 而后,天降圣陨哀殇之音! 这么快就死了? 苍刑昆浑身都是一哆嗦,脸色骇然,心中都被恐怖所覆盖。 这才多久? 远处森林深处,勒血修灰飞烟灭,再无复生可能,因为他已被一箭穿颅! 在追击的那一瞬,林寻便挽动无谛灵弓,毫不犹豫一箭射出,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直接杀掉勒血修这个飞鸢魔族绝巅圣人。 原因很简单,和大道无终塔一样,如今无谛灵弓被拥有绝巅真圣之力的林寻用来,才显露出这柄大凶之弓的真正威能! 另一侧。 正自逃遁的鹤青槐也听到了那一道轰鸣,看到了漫天血色汇聚,哀殇道音响彻。 这让她浑身也是一僵,毛骨悚然。 “真要赶尽杀绝?这可是血魔界,你不怕被报复?” 感受着林寻追杀的步伐越来越近,鹤青槐再忍不住发出一道尖叫,进行威胁。 “报复?是我该报复你们才对。” 后方,林寻的圣魂法相神色冷漠,掌控断刃,毫不犹豫斩出。 生灭斩! 天元六斩中,论及速度之快,无可与生灭斩比肩。 此击蕴含的奥秘只有一个字,快! 唰! 鹤青槐眼前一阵刺痛,猛地停顿挪移的步伐,就见一道锋芒从眼前一闪而过。 若不是她及时顿足,咽喉部位就会直接撞到那锋刃上! 这让她倒吸一口凉气,猛地一掌拍出,将断刃震退。 可也因为这一次停顿,被林寻的圣魂法相追上。 “你逃不掉的。” 林寻淡然开口,断刃毫不犹豫一劈而下。 诛字传承! “欺人太甚!” 鹤青槐发出一道尖啸,祭出一柄烙印满繁密符文的银色软鞭,抽打而出,恰似银色蛟龙飞舞,荡开乾坤,碎裂虚空。 她同样也在拼命。 砰砰砰! 转瞬间而已,两者已交手数百次,令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可怖的锋光、鞭影席卷八方。 轰! 猛地,鹤青槐一步迈出,躯体后方浮现出一对金灿灿的羽翼,犹如一对巨大的剪刀,锵的一声咬杀而出。 这是金翼龙鹤一脉的天赋神通,蛟龙翼剪,犀利无匹,有绞杀鬼神的威能。 砰!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林寻的圣魂法相被震得微微一晃,断刃也被挡住,无功而返。 这让他心中一叹,断刃虽早已拥有了全新的蜕变,可终究没能彻底蜕变为本命圣兵,以至于让它的威力也有限。 否则的话,破开这等功法也应当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个神魂而已,也敢阻我?滚!” 鹤青槐一招得手,信心倍增,只是,就在她刚要继续逃遁时。 轰! 大道无终塔从天而降,将其躯体压迫其下,震得她骨骼都咔嚓咔嚓断裂了不知多少根。 她发出惨叫,彻底慌了。 因为林寻的本尊不知何时早已掠来。 嗖! 圣魂法相被收起,涌入识海中,而林寻则抬手拎起宝塔,如抡起一座太古神山,道光如山崩海啸,再度砸下。 “你敢——” 鹤青槐色变,惊恐大叫。 可声音戛然而止,被可怖的轰鸣覆盖,而她的躯体,则硬生生被大道无终塔砸得爆碎,猩红的血肉迸溅而开。 嗡~ 林寻周身浮现一口大而无量、深不可测似的大渊虚影,猛地一吞,连同鹤青槐那些被砸碎的血肉都湮灭掉,彻底将鹤青槐抹除。 “可笑,我为何不敢?” 林寻眼神幽冷。 天穹上,再度响起哀殇之音。 林寻看也没看,折身返回。 还有一个苍刑昆! —— (金鱼继续去存稿了,后天,一定全力给大家奉上10更大爆! 还有,童鞋们千万别忘了投每天的5-7张免费票,今天票数就少了一些,捉急~~)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