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图腾蛮器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图腾蛮器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黑灵豹的身影已逐渐靠近过来。 它似乎嗅到了什么气息,一对绿油油的眸子朝林寻藏匿的岩石上望过来。 嗖! 就在此时,林寻暴冲而出,破军战刀划出一道锋利刺目的光,撕裂黑暗,当头劈下。 噗的一声,黑灵豹都来不及闪避,就被一刀劈断头路,鲜血迸射,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嗡! 可就在同一时间,一缕锋利无比的黑色锋芒发出急促的尖啸,从林寻后方骤然刺来。 不可思议的快! 仿佛早已等候在那里蓄势以待,攻击的角度也异常刁钻,换做寻常修者,只怕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但林寻背后却仿佛长了眼睛,在杀死黑灵豹之后,腰肢猛地拱起,在半空中狠狠一拧。 刷! 掌中的破军战刀倒劈,犹如银河倒卷,砰的一声精准劈在那一抹黑色锋芒上。 背后传来一声闷哼,一道宛如和黑衣融为一体的缥缈身影顿时显现出踪迹! 这是一名精瘦少年,一身黑衣,眼瞳中泛着幽蓝色的光泽,显得慑人而诡异。 精瘦少年一击不中,似有些意外,正欲逃遁,∏↘长∏↘风∏↘文∏↘就见林寻若一抹闪电般,持刀暴杀而至。 轰! 精瘦少年反应也极为机警,手中一柄尖锐的黑色铁棍轰然抬起,和林寻硬拼。 哪曾想,林寻的刀锋产生出一股可怖的吸力,瞬息粘住对方兵器,狠狠一拖一带! 精瘦少年身躯不受控制朝前踉跄。 趁此机会,林寻揉身上前,左手掌指骤然发力,砰砰砰三拳,全部砸在对方咽喉上。 喀嚓一声,那精瘦少年脖颈断裂,脑袋一歪,顿时瘫软倒地,已失去性命。 电光石火之间,这一场交锋已分出胜负! 快的不可思议,也凶险到了极致,若不是林寻早已察觉到对方踪迹,并且以身充当诱饵,引出对方出击,暴露出踪迹,后果可就难料了。 哧啦! 干脆利落杀掉对方,林寻没有丝毫犹豫,撕开对方胸前衣襟,顿时就看见那胸膛部位,烙印着一副天生的“图腾蛮纹”,形似流水之状。 这是巫蛮一族中水蛮一脉的标志! 换而言之,这精瘦少年是一位水蛮强者。 林寻手起刀落,将对方皮肤连同“图腾蛮纹”一起切割下来,略一炮制,就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这就是“军功”,杀死敌人,收集“图腾蛮纹”,在兑换军功时,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除此之外,林寻又搜刮到一柄“短刺”,通体漆黑,约莫二尺,是一种珍贵的“乌钢金”锻造而成,上边还篆刻着一朵朵形似浪花的纹理图案。 搁在巫蛮一族中,这种武器被称作“蛮器”,表面篆刻的纹理叫做蛮纹。 据林寻所知,巫蛮一族中,只有“图腾祭祀”才能炼制蛮器,而所谓图腾祭祀,其实就是和帝国中的灵纹师是一种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蛮器只有运用在巫蛮后裔手中时,才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原因就出在蛮器上边篆刻的蛮纹上。 这种蛮纹和灵纹看似没什么区别,但奥妙却迥然不同,无法以灵气来使用。 简而言之,蛮器,蛮纹,配合巫蛮一族的强者,才能发挥出其威力。 而灵器、灵纹,配合帝国修者的灵力,才能发挥出其威力。 这就是差异,帝国和巫蛮一族,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文明,所形成的器物和修行方式,也完全不同。 除了这一柄“短刺”之外,这个水蛮少年身上还有一些零碎东西,有疗伤用的草药,有补充体力的山果,皆都被林寻收入储物戒指。 做完这一切,林寻正待离开,忽然听到一阵沙沙沙的声音,扭头一看,就见刚才被杀死的那头黑灵豹尸体,竟覆盖上一层密密麻麻的虫子。 那些虫子皆只有小拇指大小,通体漆黑,生满细密锋利的獠牙,看起来异常狰狞。 它们从地表下钻出来,像嗅到血腥的鲨鱼群,仅仅几个呼吸,黑灵豹的尸体就被吞噬一空,连骨头都没有留下! 旋即,它们又蜂拥冲上那水蛮少年的尸体上,上演了同样一幕“毁尸灭迹”的场景。 林寻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不禁一寒,愈发感觉这魔云岭处处充满诡异和凶险,起码像这种黑色虫子,他以往都不曾听说过。 幸好,这些虫子似乎对活着的生命不感兴趣,并没有对林寻进行攻击,很快就像流沙一般,消失在地表之下。 再看去,现场中没了黑灵豹尸体,也没了水蛮少年的尸体,就连地上的血水都消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若是不幸死在这里,可真的叫尸骨无存了……”林寻不敢再耽搁,趁着夜色,朝前继续掠去。 他需要先摸清楚魔云岭的环境,唯有如此,才能最大程度的降低处境的危险。 …… 连续七天。 林寻不曾停下过脚步,一路翻山越岭,穿沼泽,趟恶水、攀绝壁、过森林。 一路上,他遭受过埋伏,遇到过刺杀,也和敌人正面碰到过,危险大大小小,但最终敌人都已死在他前进的路上。 真正威胁性命的危险并未遇到,但林寻清楚,这种事必然会发生,或许不久就会上演。 这七天,他单枪匹马,孤军深入,像个老辣冷酷的猎人,浑身每一寸神经紧绷,不曾懈怠过一分。 这里很凶险,生与死,或许一瞬间就能分出结果。 若不想死,就必须展现出比敌人更强大的力量和智谋! 林寻从不欠缺血战经验,在地形复杂凶险无比的魔云岭中,他甚至可以发挥出超出寻常更多的战斗手段。 唯一让林寻棘手的是物资补给问题。 在弑血营时,他每天都可以吞服冷凝丹修炼,可以不必为修行的物资而烦恼。 但是在这穷山恶水般的魔云岭中,他要修炼,要恢复体力,要治疗伤势,只能靠自己去寻找可以利用的灵药灵草,或者去从敌人手中夺取。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途径。 林寻不知道,现如今其他学员都如何了,是否有人已被淘汰出局,他也没心思关心这些。 魔云岭要比林寻想象的更危险,想要在这里呆上三个月,并且赚取到足够的军功而不被淘汰,真的很难。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哪还有精力去关心其他人。 下午一点左右。 魔云岭中依旧阴暗一片,天穹覆盖着厚厚的雾霾,让人压抑。 林寻身躯蜷缩成一团,藏在一处阴暗的岩石缝隙里,外边遮挡着一簇浓密的野草,若不仔细看,很难被发现。 林寻在休整,恢复体力。 在他肌肤表面,涂抹着一层浅浅的草灰,这是“虫腥草”,不止可以遮蔽气息,还不会引起凶兽虫豸的注意。 “目前所有的物资,勉强只能再让我坚持到明天下午,最关键的是寻觅到补充灵力的物品,否则战斗力无法保持巅峰水准,势必会陷入危险境地……” 林寻默默思忖着。 这七天,他杀死巫蛮强者十九人,获取了不少物资,但这些物资却无法维系林寻的消耗速度。 魔云岭中倒也能寻觅到一些灵草灵果,但都是杯水车薪,除非挖掘到某些一等一的珍品灵药,否则战斗力的恢复就成了最致命的问题。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令林寻心中一凛,蜷缩的身躯犹如弓弦般倏然紧绷。 没多久,一行队伍从山林间走出。 这是一队三十余人的巫蛮强者,押送着二十多名身穿帝国黑风军制式军服的士兵。 这些士兵有男有女,皆都被锁链捆缚起来,像牛羊般被驱赶着,每一个人神色都充满了愤怒、绝望、沮丧。 他们一路前行,似乎要赶往某个地方,很快就从林寻所藏匿的低矮岩石堆旁边经过,消失在远处。 林寻纵身而出,悄然追了上去。 魔云岭极其之大,在林寻他们这些弑血营学员没有抵达之前,帝国黑风军就经常派出战士前往魔云岭深处,和巫蛮强者进行游击战。 只是林寻没想到,在自己进入魔云岭的第七天,竟会看见这样一幕,当看见那些犹如牛羊般俘虏的帝国士兵,看见他们神色中写满的愤怒和绝望,让林寻意识到,自己必须得做些什么! 一路跟踪,直至临近傍晚,那一队巫蛮强者押送着俘虏走进了一座峡谷中。 林寻追踪至此,略一打量四周环境,就爬上一座山峦之顶,一眼就将那峡谷中的情景看了个清清楚楚。 峡谷中赫然修建着一个临时营地。 此时的营地前,正有数十名巫蛮强者手持兵器巡弋,营地中央,摆置着一张巨大的石桌,三个气息明显极其强横的男子正端坐石桌前,似乎在商议事情。 营地另一侧,则摆置着一个个囚笼,囚笼中关押的是一个个被俘虏的帝国士兵。 在这些囚笼前,还有一个形似绞刑架的高台,高台前燃烧着的篝火上架着一口巨大的铁锅。 此时,正有一名人族少年被捆绑在高台上,嘴巴被塞住,脸色惨白而惊恐,身躯瑟瑟发抖,挣扎不断。 而在高台旁边,一个巫蛮男子手拎一柄尖刀,狰狞一笑,就唰的一刀,割掉少年一条胳膊,甩手丢进了篝火上架着的铁锅中。 哗啦啦~ 铁锅沸腾的水花中泛起刺目的鲜红血色。 林寻眼瞳骤然一眯,清俊面庞上浮现一抹寒意,这是要吃人?! ps:第二更7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