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势若无敌 - 天骄战纪

第1538章 势若无敌

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一杆缠绕着青色神焰的大戟,被硬生生劈飞出去。 大戟的主人则如遭雷击,躯体狠狠倒飞,七窍流血。 这是神魂修为,融合炼气、炼体之力的力量! 随即,林寻一拳打出,拳劲苍茫,将那偷袭杀来的一名紫裳女子轰得胸腔塌陷,发出凄厉的尖叫,踉跄暴退。 这,是以炼气修为,御用炼魂、炼体之力的威能! 一时间,林寻一个人,征伐场中,将心中诸般感悟,全都汇聚在斗战征伐中。 他身影如电、如幻,呼啸天地间,纵横捭阖,无可阻挡,再无法像之前那般被压制。 反倒因为他的冲锋,令场中围困之势大乱! 惊怒、诧异、难以置信的叫声,随之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些绝巅圣人一个个活见鬼似的表情,脸色铁青难看。 这怎么可能? 他们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 “可恨!” 城头上,碧剑邛咬牙切齿,恨得额头青筋爆绽。 而在护道之城中,原本激动、期待、兴奋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被惊疑、惘然、难以置信之色取代。 整整十七位绝巅圣人啊,竟杀不死一个古荒域的两脚羊? 唯有若舞在笑。 她已看出,林寻的战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蜕变,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怖。 “第八个。” 蓦地,场中响起林寻那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 轰! 话音刚落,在他身前,一个绝巅圣人被断刃劈为两半,躯体裂开后,直接被可怖的道光扫除,化为灰烬。 场中,惊呼声四起! 这是这一场对决开战以来,第一个被诛的绝巅圣人。 可仔细算一算,加上之前死在林寻手中的勒天衡、佘碧云、鹤青岩等人,这的确是第七个被诛的强者。 天穹上,熟悉的圣陨之音再度响彻。 碧剑邛神色恍惚,又来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护道之城中,无数人噤若寒蝉,神色难看,那圣陨之音,就像一记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感到憋屈、耻辱、愤怒。 而在战场中,烈玉等人的神色已从最初的愤怒,变成了凝重、惊疑之色。 谁都不敢大意。 仿佛受到了死亡的刺激似的,他们每一个都开始拼命,将一身所学全力施展。 “第八个。” 林寻的声音再度响起。 砰! 那手持大戟的男子,被三千太玄剑气硬生生绞杀,躯体化作粉末,临死只能发出一道不甘的惨叫。 这让不少人都色变。 护道之城中,已是一片死寂,即便是立在城头观望的碧剑邛,神色都阴沉如水,一言不发。 “第九个。” 没多久,又有人陨落,是那紫裳女子,被林寻以大道无终塔镇杀,血洒长空。 死亡的阴影,血腥的氛围,笼罩在天地间,让烈玉他们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可他们犹自不甘! 或者说,是杀红了眼睛,怒火冲心,变得愈发的疯狂了,攻势也愈发狂暴。 可林寻自始至终,都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身影闪烁,游走战场中,举手投足之间,释放出的力量就有压盖乾坤,诛杀鬼神的威势。 随着杀戮的进行,他内心灵感越来越多,对于“三道合一,惟精惟一”的理解也是越来越深。 到了最后,他甚至都已忘却自我,忘却天地,忘却这片战场。 一切的攻伐,皆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一切的出击,都呈现出一种自然而然,浑然天成的神韵。 而在战场中,则有一个又一个绝巅圣人伏诛。 有的,被断刃诛杀。 有的,被大道无终塔镇杀。 有的,则被林寻的拳劲、剑气碾碎。 惨叫声、嘶吼声、哀嚎声、凄厉不甘的尖叫声,夹杂着浓稠的血腥和死亡的气息,将这一方天地涂抹成一幅炼狱般的葬圣画卷。 恐怖和死亡,成为画卷的背景! 天穹上,血光流转,覆盖千里,圣陨哀殇之音,久久不绝,响彻九天十地。 护道之城中,一片死寂。 城头上,碧剑邛双目失神,脑海空白,双手都控制不住地颤抖。 这一战,太血腥、太残酷! 每陨落一位绝巅圣人,就如给他们血魔古域阵营一记重锤,令他们震颤、沮丧,心神遭受无比的冲击。 这可是血魔界! 是他们血魔古域的大本营! 可如今,却有古荒域的一个年轻人,在此举起屠刀,诛绝巅圣人,掀起漫天血腥! 那无匹的姿态,霸绝的威势,简直令人绝望。 即便是若舞,也都万万没想到,一场对林寻不利的战斗,竟会逆转到这般地步扯。 看着林寻一一诛圣的身影,看着他那所向披靡的绝世风采,令若舞心神也遭受到极大的冲击。 她知道,这辈子只怕都注定无法忘却这样一幕。 战场中,有绝巅圣人承受不住这等打击,仓惶而逃,可却在半途,就被林寻诛杀。 也有人嘶吼,带着满腔的怒火:“碧剑邛,你就眼睁睁看着我们遭难?” 这让陷入呆滞中的碧剑邛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猛地清醒过来。 而后,他这才看到,那战场中,如今竟只剩下六位绝巅圣人在苦苦支撑。 其他十一位绝巅圣人,竟都已伏诛! 碧剑邛只觉脑海嗡的一声,如遭雷劈,眼前一阵晕眩,这……这怎么可能? 整整十七位绝巅圣人,如今却只剩下六人? 这打击太大! 即便以碧剑邛的心境,都差点承受不住,眼前都一阵发黑,心都在颤抖,不敢想象,这竟都是一个人所造成。 “碧剑邛!你真打算见死不救!?” 愤怒的嘶吼,从战场中再度响彻,令碧剑邛浑身又是一哆嗦。 他猛地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 如今,这护道之城中还有十多位绝巅圣人坐镇,可……若是派他们去援助,万一再遭难怎么办? 那样的话,损失可就愈来愈严重了! 并且,若无这些人和自己一起坐镇护道之城,万一被那林寻杀过来怎么办? 一时间,碧剑邛又是焦灼又是纠结,难过得差点吐血。 以往,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的古荒域,在此次九域之争中竟冒出这样一个绝世狠人,谁敢信? 最可怕的是,对方一个人而已,就在这血魔界中一路杀伐,掀起无尽腥风血雨。 而今,更是在护道之城前一千里之地,杀得一众绝巅圣人都无力招架,谁又敢信? “逃!” “快逃!” 蓦地,战场中响彻一阵嘶吼。 就见仅剩下的六位绝巅圣人,一个个惊恐惶惶,朝四面八方逃窜而去,宛如被吓破了胆。 嗯? 林寻从那种种的感悟中清醒,抬眼四顾,就见偌大的战场中,只有六个绝巅圣人逃窜。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惊怒、惶恐、绝望,有的逃向护道之城,有的直接逃向远方。 惶惶如丧家之犬! “逃得了吗?” 林寻心念一动,周身诸般道行和秘法在这一瞬,全都极尽释放。 无远弗届。 无常斩。 劫龙九变。 撼天九崩道。 太玄剑气。 刹那间而已,苍茫的指劲、炫亮的锋芒、激昂的龙吟、古拙的拳劲……充斥天地之间。 虚空中,林寻黑发飘扬,躯体璀璨若虚幻,犹如化作唯一之主宰,威势在这一瞬达到极尽巅峰。 砰! 三百里外,虚空被可怖的指力碾碎,一位绝巅圣人惨叫着踉跄跌落而出,横死当场。 噗! 雪亮茫茫的锋芒覆盖下,一位绝巅圣人被斩首。 除此,在其他方向上逃亡的一位位绝巅圣人,皆陆续被轰杀,躯体炸开,血雨滂沱。 嘶~ 远处,若舞倒吸凉气。 斩绝巅圣人如杀鸡宰割,也不过如此了! 难道,林寻已掌握此境无敌之法? 而在护道之城,已是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即便是碧剑邛,都浑身发抖,眼神恍惚,失声喃喃:“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碧剑邛,你居然真的要眼睁睁看着我们被杀!” 仅剩下一个烈玉,已冲到了护道之城前,他已是满脸铁青,目眦欲裂,愤怒到了极致。 “我……” 碧剑邛刚要说什么。 便在此时,一道箭矢骤然爆射而至,将烈玉的躯体凿穿,狠狠钉死在了城墙上。 碧剑邛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而在远处,林寻手持一颗颗白骨骷髅筑就的无谛灵弓,颀长的躯体屹立虚空,如仙如魔! 场中,一众绝巅圣人尽数伏诛,偌大的天穹都化作刺目的血色,阵阵圣陨哀殇之音响彻,天地一片悲恸。 放眼环顾,四野茫茫,满目疮痍,不知多少山岳被推平,不知多少河流被蒸发,大地上,都尽是触目惊心的沟壑裂缝。 呜呜呜~~ 凛冽的风在天地间呼啸,却吹不算场中的肃杀和血腥之气。 这一战,从最初勒天衡、佘碧云、鹤青岩三人的死,直至如今,共有整整二十四位绝巅圣人被击杀! 每一个,在这九域战场都堪称主宰般的人物,是血魔古域和其他域界争霸的核心力量。 可现在,全部伏诛! 并且,还是死在他们的老巢前,死在无数血魔古域强者的目光注视下! 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是林寻一人。 一个人,势若无敌,横推全场! appapp

上一篇   第1537章 惟精惟一

下一篇   第1539章 裂空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