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怒火如燃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怒火如燃

“呜呜!” 绞索架上的少年惨叫,嘴巴被塞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面庞因痛苦而扭曲,断臂处鲜血如瀑迸射,可任凭挣扎,也根本无济于事。 巫蛮男子却似乎很享受这种惨叫,他尖刀一划,又将少年另一条胳膊切掉,手法娴熟,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哗啦~ 铁锅沸水中两条断臂浮沉,鲜血如浪花翻滚,鲜红刺目。 少年浑身一僵,因剧痛而昏厥过去。 旁边一排囚笼中,那些被囚禁起来的帝国士兵看见这一幕,皆都受到了极大刺激,愤怒的咒骂声、尖叫声、惊恐绝望的嘶吼声交织在一起,不断传出。 可这一切仅仅只引起营地中一众巫蛮强者的哄笑声。 “妈的,人类的杂种就是弱,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住。” 那巫蛮男子咒骂了一声,拎起一个盛满冷水的木桶,狠狠泼了过去,少年一个激灵,从昏迷中醒来,只是脸色已惨白若透明,扭曲痛苦到了极致。 噗!噗!噗! 巫蛮男子手起刀落,连续切割下少年的耳朵、脚掌、双腿……就像一头被宰割的牲畜般,浑身鲜血流淌,每一块肉都被丢进铁锅中煮着?↘长?↘风?↘文?↘。 那等残忍、血腥的画面,刺激得囚笼中一众帝国士兵近乎崩溃,尖叫嘶吼不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愤怒和不甘。 远处山顶,林寻脸色冰冷到了极致,一对黑眸中尽是掩饰不住的浓烈杀机。 那切割在少年身上的每一刀,就像无形的尖刺一次又一次狠狠捅在林寻心头。 少年扭曲而惊恐的神情,囚笼中歇斯底里的愤怒嘶吼,那些巫蛮强者狰狞而得意的哄笑,以及铁锅中沸腾的鲜血水花…… 一幕幕画面,刺激得林寻额头青筋一根根凸显,胸腔中犹如塞了一块火钳,烧得他浑身血液快要爆炸。 他知道巫蛮一族是帝国的死敌,也知道这世上有诸多残酷血腥之极的刑罚,只是当亲眼看见自己的同类,宛如牛羊般被宰杀,那种愤怒根本就无法控制! 就在林寻快要忍不住要冲出去时,心中猛地升起一抹说不出的惊悚,让快要失去理智的林寻瞬息冷静不少。 他目光扫视着峡谷中的营地,顿时发现不少问题,营地中共有三十九名巫蛮强者,其中仅仅只有三个九级蛮奴。 九级蛮奴,就是堪比真武九重境修者的存在。 除了这三个九级蛮奴强者,其他巫蛮强者的力量,皆都在九级以下。 这种力量,在面对弑血营中的精锐学员时,根本就不够看,但他们此时此刻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不但驻扎的营地位置及其醒目,且还抓捕了不少帝国士兵,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如今仅想要折磨这些帝国士兵,完全不必要如此明目张胆,甚至仿佛故意的一样,当着众人的面去残忍屠割帝国士兵的血肉。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寻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这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更多帝国修者跳出来! 想起自己刚才就差点忍不住跳出来,林寻心中就禁不住冒出一抹寒意。 这陷阱谈不上多精妙,甚至很简单粗暴,但是当面对那些巫蛮强者屠宰帝国士兵的一幕幕,换做任何一名帝国修者,谁还能思考这么多? 林寻脸色冰冷,深呼吸几口气,强自按捺下蠢蠢欲动的怒火和杀机,静心等待。 等待注定是煎熬。 当那名少年被宰杀,尸体被铁锅煮熟之后,更残忍的一幕发生了,他的血肉被装入盘中,成为了营地中其他巫蛮强者的食物! 这种血淋淋的吃人画面,让林寻好几次都生出不顾一切杀过去的冲动,但理智又告诉他,这时候冲过去,别说救人,连自己也可能会掉入陷阱中。 这种理智和情感上的剧烈冲突,像烈火般煎熬拷打着林寻的内心,让他只有死死咬着牙齿,攥紧一切的力量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很快,夜幕降临。 营地中篝火汹汹,显得愈发的醒目,似乎浑然不顾及是否会引来敌人的窥伺。 这天晚上,那些巫蛮强者再度用同样的手法,宰割了三名被俘虏的帝国士兵。 林寻静静看着,每一个画面都没有错过,他要记住这一切!他无法容忍自己忽略掉任何一个细节! 林寻终于明白,帝国和巫蛮一族之间,为何有着无法化解的仇恨,因为这种仇恨,是没有人能够原谅的! 直至天色破晓,营地中一切都没有变,也没有哪个帝国修者跳出来,这似乎让那些巫蛮强者很失望。 当那巫蛮男子要再度宰割一名帝国士兵时,就被拦住。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九级蛮奴的修为,眼瞳中呈现出刺目的金色,是金蛮一脉的强者。 “看来,附近并没有人族的杂碎。” 说话时,中年男子发出一声晦涩而怪异的长啸。 啸音还没落下,在营地后方的一座山峦上,倏然掠出七八道身影,眨眼之间就落在营地内。 林寻眼瞳顿时一缩,那七八道身影皆都是清一色的九级蛮奴!他们之前显然早已潜藏在暗中,等待着猎物跳入陷阱! 那中年男子和其他九级蛮奴交谈了一阵,似乎达成了某种决定,很快就有七个九级蛮奴带着一行巫蛮强者离开。 营地中只剩下了四个九级蛮奴和十六个修为低于九级的巫蛮强者。那名中年男子也留了下来。 静静蛰伏一夜的林寻见此,内心早已积攒压抑许久的杀机和怒意犹如熔浆般骤然沸腾起来。 机会来了! …… 峡谷营地中,一个九级蛮奴强者大步走向一个囚笼,一脸淫笑的从中拽出一个少女,一把按在地上,扒光了少女衣服。 少女因惊恐和愤怒尖叫挣扎,却换来那九级蛮奴一阵得意的狞笑,身躯狠狠压了上去。 “人族的臭婊子!贱人!老子玩弄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敢尖叫,给脸不要脸!” 营地中其他巫蛮强者哄堂大笑。 一排囚笼中,被俘虏的帝国士兵皆都嘶吼,怒到了极致。 眼见少女就要被强暴,就在这一刹,一道流虹从远处暴射而至,发出刺人耳膜的尖啸。 这是一道箭矢,速度不可思议的快,轰的一声,就贯穿那九级蛮奴的肩膀,将对方身躯狠狠带飞出去,发出惨叫。 “敌袭!” “敌袭!” 营地中一片大乱,一众巫蛮强者大吼,行动起来。 嗖! 林寻的身影根本没有闪避,直接从营地门前杀入,掌中破军战刀连续挥动,瞬间将冲上来的三名巫蛮强者斩杀,鲜血迸射。 林寻毫无停留,快步前冲,一头黑发飞扬,露出清俊冰冷的面庞,黑色的眸子里,尽是如熔浆沸腾的杀机。 杀! 他浑身都如同燃烧,内心的恨意犹如怒海狂澜,将一身所学发挥到了极致。 出刀! 出刀! 出刀! 这一刻的林寻,就犹如一柄从深渊中掠出的刀锋,用最强横的手段,最冷酷的手法,杀了过去。 鲜血飞洒。 断肢横飞。 惨叫不断。 这一切林寻仿若未觉,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杀光这些十恶不赦畜生不如的巫蛮杂碎! 营地中一片混乱,谁也没想到,仅仅一个少年竟拥有如此冷酷而恐怖的战斗手段。 这和他们以往所见的帝国黑风军战士完全不同,太可怕了! 砰! 林寻手臂一麻,破军战刀受阻,对面出现一个九级蛮奴,手持一柄重锤,正狰狞杀来。 林寻不闪不避,身影暴冲上前,肩膀被重锤砸了一击,但他身躯只是晃了晃,就继续上前,刀锋瞬息狠狠插入对方腹部,然后狠狠一拧,狂暴的灵力暴冲而出,对方犹如纸糊般狠狠被震飞出去,暴毙而亡。 面对这种近乎两败俱伤的拼命打发,让不少巫蛮强者都心中一寒,心中恐惧。 这少年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好可怕! 林寻肩膀剧痛,骨头快断裂,但他却似浑然不觉,继续持刀前冲,坚韧狠辣的犹如一个杀神。 “快困住他!” “一起上!” 惊怒的吼声响起,一众巫蛮强者不断冲击,试图将林寻围杀。 只是…… 这一切注定徒劳,在弑血营中训练至今,林寻一身战斗力早已达到一众骇人听闻的地步,别说同辈修者,就连真武九重境强者中,大多数也都不是林寻对手。 像温明秀、萧坤、胡龙这三人哪个不是资质卓绝之辈,拥有着真武九重巅峰的修为,可最终温明秀、胡龙皆都惨败,萧坤也根本奈何不得林寻。 而要知道,和萧坤战斗的时候,林寻还没有修炼【洞玄吞荒经】! 如今他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连身为林寻教官的小珂都看不透! 在这等情况下,这些巫蛮强者想要凭借人数的优势来对付林寻,根本就毫无意义可言。 杀! 一个又一个巫蛮强者被斩杀,鲜血和尸骸很快堆积了一地。 而在营地另一侧,那些被关押在囚笼中的帝国士兵,早已看呆住。 那个浴血而战,犹如魔神般的少年,对他们而言简直犹如救世主般,显得如此不可思议,仿佛跟做梦一般不真实。 ps:道歉,昨天答应今天4更的,但又要失约了,原因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金鱼心中也憋屈的慌,这阵子过的浑浑噩噩,大家多体谅一下,这生活太糟糕,我真的只想专心码字码字码字,目前却办不到,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