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6章 遗迹 - 天骄战纪

第1546章 遗迹

凄厉的惨叫,在天地间动荡,呛鼻的血腥夹杂在凛冽的风中,依旧浓烈得化不开。 天幕上,一片刺目的血光弥漫,也有圣陨哀殇之音在回荡着。 当战斗落幕时,仅有四位绝巅圣人逃遁,侥幸捡回一命,但已吓破了胆,惶惶如丧家之犬。 并非林寻没有能力追杀,而是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 对他而言,当务之急是保证少昊、老蛤、阿鲁他们一行人的安危,而非一路去追杀敌人。 即便如此,当看到他的身影返回时,包括若舞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抬起头,目光齐刷刷看过去。 一袭月白衣衫,黑发飘扬,身影颀长,行走虚空,纤尘不染,气质空灵出尘如谪仙。 这就是林寻! 是他们所熟知的林魔神。 可谁又敢想象,这样一个看似恬淡如水的年轻人,当展开战斗时,却犹如魔神般锋芒惊世? 短短不足一刻钟,陆续有十四位绝巅圣人被杀,仅剩四人侥幸而逃! 尤其是那惊艳绝世般的一剑,于刹那间斩五位圣人之首级,那等风采,简直如传说中的剑仙临世。 而自始至终,他不曾负伤,一个人,就力压群敌,睥睨无敌! 此时,看着林寻走来,无论是若舞、少昊,还是老蛤、阿鲁,亦或者是其他古荒域绝巅人物,竟都有一种如视神临的感觉。 半响,少昊才清醒过来,感慨道:“在此境中,我是没什么遗憾可言了。” 若舞心领神会,笑道:“大道争锋,不急于一时,只要活着,以后有的是机会。” 之前,少昊曾言,最大的遗憾是不曾和林寻一较高低,可很显然,现在的他已改变心思。 “大哥!” “我就知道,大哥不来则罢,一来就足以一力定乾坤,镇压一切敌!” 阿鲁和老蛤激动得冲上前,迎接林寻。 林寻也是在此刻,彻底心安,笑着各锤两人一拳,道:“没事就好,这次你们能活命,可多亏了少昊兄帮忙。” 说着,他双手抱拳,认真行礼致谢:“少昊兄,这次多谢了!” 少昊洒然一笑,道:“谢什么,真要谢,也该谢你及时赶来,挽救大家与水火之中。” “我呢?难道就没人来谢我?这样可就太伤自尊了。” 若舞星眸圆睁,佯怒道。 少昊和林寻对视一眼,都不禁笑起来,见此,若舞也忍不住笑了,自有说不出的绝美风情。 有些话,根本不必说太明白,彼此都明白、懂得,就够了。 远处,一众古荒域绝巅人物走来,纷纷朝少昊、林寻、若舞三人致谢。 林寻也见到了岳剑鸣、萧青河等熟悉的朋友,心中愈发庆幸,这次来得还算及时。 否则的话,他都不敢想象这一战的后果。 略一交谈,林寻和若舞一起动手,清理战场,将那些尸骸、血肉、宝物一一收集,这才带着一行人离开这片荒漠。 这里可不是叙旧的好地方。 路上,当得知林寻和若舞前来古荒界的目的时,少昊不禁抚掌笑起来,笑道:“原来你们也打算重建护道之城,再好不过了,这件事,也算我一个。” “我们也加入。” 其他古荒域绝巅人物也纷纷开口。 人多力量大,林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最重要的是,他之所以打算重建护道之城,本就是为古荒域强者提供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有少昊他们一起加入,自然再好不过了。 当即,林寻祭出浩宇方舟,载着众人,朝护道之城遗址所在的方向行去。 古荒界到处存在着危险,也到处可见来自八域的敌人身影。 但林寻已懒得理会,事情有快慢缓急,等将众人安置妥当,以后有的是机会杀敌。 只是可笑的是,路上还是碰到了一些波折,一些八域外敌没摸清楚情况,就要对浩宇方舟动手,杀气腾腾。 结果可想而知,根本无需林寻动手,若舞一人就轻松解决一切。 “你们直至如今也一直也不曾联系上景暄和大黑鸟?” “是啊。” 船舱中,听到老蛤和阿鲁的回答,林寻不禁皱眉,心中有些担忧。 这九域战场的残酷和凶险,林寻如今已是深刻认知到,这让他实在无法不担心赵景暄的安危。 至于大黑鸟,反倒让林寻不那么担忧,这黑心谲诈的贼鸟或许战力不显眼,可论及逃跑的能耐,连林寻都自叹弗如。 “赵姑娘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大哥你放心就是了。” 老蛤安慰道。 他和阿鲁都很清楚林寻和赵景暄之间那微妙的男女关系,担心他想不开,郁郁在心。 “也只能如此了。” 林寻轻叹,九域战场太大了,每一个区域皆堪比一个界面,分布着八域敌人势力,盲目去寻觅,凶险倒在其次,关键是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林寻也只能寄希望,当自己出现在古荒界的消息传出去后,能被赵景暄听到,前来与自己汇合。 “你们呢,为何进入绝狱秘境后,却没能绝巅成圣?” 林寻随口问道。 一说到这个,老蛤和阿鲁就齐齐咬牙切齿,一副直欲杀人的愤怒模样。 然后,林寻才了解到了发生在绝狱秘境中的一些事情。 前段时间,绝狱秘境降临,来自九域的诸多绝世人物,皆选择进入其中,谋取绝巅成圣的机缘。 受制于绝狱秘境的规则力量,绝巅圣人也无法靠近此秘境,故而古荒域一众绝巅人物,同样也都没有遭到阻挠,顺利进入其中。 原本,这是一次相对公平的争锋,彼此都是长生九劫境修为,可让古荒域强者根本没想到的是。 甫一进入绝狱秘境,他们就遭受到了来自其他八域强者的联手打压,一派欲将他们赶尽杀绝的架势! 有资格进入绝狱秘境的古荒域强者数目本就不多,又被如此针对和欺压,下场可想而知。 按照老蛤和阿鲁的说法,古荒域强者别说谋求绝巅成圣机缘,就连活下来都很难! 直至绝狱秘境落幕时,进入其中的古荒域强者,一大半都惨死其中,也只有他们这上百人侥幸逃窜出来。 “我们古荒域的绝巅人物本就不多,而此次仅仅是在绝狱秘境中,都有数百人惨死!” 说到这,阿鲁眼睛都赤红,恨得额头青筋爆绽。 “大哥,问玄剑斋的莫天河、太一道门的王玄鱼……” 老蛤陆续说了一些熟悉的名字,越说声音越低沉,“都已遭难了……” 林寻黑眸骤然一缩,怔在那。 遥想当年,在绝巅之域上九境中,他们还曾相聚,把酒言欢,觥筹交错,何等快哉惬意。 可谁曾想,这些熟人竟都已遭难,再不可能出现在世上了…… 一时间,林寻心绪起伏,无法平静。 或许,他和这些相熟的人谈不上有真正过命的交情,可毕竟也曾相聚过,相谈过。 如今闻听他们的噩耗,林寻焉能无动于衷? “大哥,只有进了这九域战场,我才发现咱们以前的战斗,只能算小打小闹。” 阿鲁神色落幕,“那八域外敌太可恨了,视我们为草芥,肆意欺辱打杀,这滋味……真他娘不好受。” 老蛤咬牙切齿:“我也从没如此憋屈过,知道么,在绝狱秘境中,我眼睁睁看着一位拥有超绝天赋,姿容如仙般的女子,被那些畜生擒下后,视作猪狗般折磨蹂躏,任凭她求死,都不能!” 他双拳攥紧,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戾气,“后来,我亲自帮她解脱了,我亲自杀了她啊,可她脸上却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林寻拿出一个酒葫芦,递给老蛤。 老蛤仰头狂饮了一番,这才长吐一口浊气,眼眸坚定道:“当时我就发誓,只要活着,以后一定要杀光那些畜生!” “自当如此!” 阿鲁狠狠点头。 林寻看着两人眉宇间毫不掩饰的恨意,想起自己在血魔界中一路所见的惨景,愈发沉默了。 内心中,愈发坚硬如铁! 半个时辰后。 浩宇方舟停顿,一行人飘然落地。 映入视野中的,是一片沙尘弥漫、荒芜枯竭的大地,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呜呜咽咽的风吹过,掀起漫天狂沙,那些沙尘不知飘荡了多少岁月,兀自残留着干涸的血色。 大地上,隐约可见腐朽枯骨、残破甲胄。 “这里,就是我古荒域的护道之城遗址,在第一次就与之争时,曾有一座千里规模的巍峨巨城,屹立于此,为我古荒域强者遮风挡雨,抵御外敌。” 少昊负手于背,慨然出声,“只是,无垠岁月过去,一切都早已在惨败中成为过往云烟,只留下了无尽的血与恨,耻与辱!” 林寻放眼四顾,端详片刻,便将目光看向身边众人,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在此地,以敌人之鲜血骨骸,重筑一城,庇佑我古荒域之辈,御敌于外,还望诸位助我一臂之力。” 众人皆心绪激荡,无不应允。 从这天起,林寻他们便留在此地,筹谋重建护道之城的事宜。 —— ps:出门办事,2连更!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