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青冥八绝的反应 - 天骄战纪

第1547章 青冥八绝的反应

与此同时,北冥界。 扶摇海,一座巨大的海上宫殿中,鲲少羽负手于背,屹立大门前,眺望远方。 “恭贺少主,成就绝巅圣境之位!” 大殿前的广场上,北冥古域第一大族鲲氏的一众强者,无论是长生境王者,寻常真圣,还是绝巅圣人,皆躬身行礼,声震云霄。 鲲少羽! 青冥八八绝之一,鲲族年轻一辈第一战神,一个犹如传奇般,名震北冥古域的绝世天骄。 他一袭宽袖黑袍,眼眸狭长,鼻梁挺拔,随意立着,就有扶摇九万里之势。 紧跟着,附近区域中,北冥古域其他各族强者,也都齐齐俯身行礼,表达恭贺。 一人之威,冠绝全场! 鲲少羽收回目光,瞥了一眼广场上众人,便转身走进大殿。 自始至终,神色波澜不惊。 只是在走入大殿后,他似想起什么,顿了顿足,道: “我听说,前不久有一个名叫林寻的古荒域强者,杀得血魔界天翻地覆,帮我查一查,此子的底细。” “是!” 角落中,浮现出一个灰濛濛的老者身影,低首领命,很快就消失在大殿中。 “血青衣回去后,只怕非气得暴跳如雷,我倒要看看,面对这等奇耻大辱,他会采取什么行动。” 坐在大殿唯一宝座上,鲲少羽若有所思。 林寻? 他不在乎。 他只是好奇,同为青冥八绝之一的血青衣,会否亲自出马,将这名叫林寻的家伙诛了。 …… 阴绝界。 “有意思,在我等进入绝狱秘境期间,血魔界竟被一个人闹得鸡飞狗跳,颜面尽失。” 披着一袭玉袍,额头光洁,剑眉星目的烛映空,若有所思。 烛映空。 青冥八绝之一,阴绝古域烛龙一脉帝子! “可恶!肯定是那家伙!” 一侧,烛映雪蓦地愤怒出声。 烛映空眸子中泛起一抹幽冷的光泽:“你是说这个林寻,就是在古荒域时,曾将你和其他域一众使者击败的那家伙?” “绝对错不了。” 烛映雪咬牙道,“当初在白玉京炼魂楼之巅,这家伙可是嚣张得不得了,被视作古荒域绝巅之境第一人。” “原来如此。” 烛映空点头。 “哥,你可要替我报仇!我不要你杀了那家伙,只需将其活擒,我要将其驯化为奴,一辈子只能匍匐我脚下!” 烛映雪一想起在古荒域的惨败,就恨得躯体都微微颤抖。 “好,如你所愿。” 烛映空眼神柔和,宠溺似的抚摸了一下妹妹的脑袋,他这个妹妹可从没如此记恨过一个人。 她既然有所求,他这当哥哥的焉有不答应的道理? 附近一些烛龙一脉的强者都不禁露出艳羡之色,在整个族群中,帝子烛映空为人最是孤傲,可唯独对妹妹却是万般宠爱。 “不过,还是等看一看血青衣的反应吧,若能借刀杀人,何乐而不为?” 烛映空悠悠开口。 …… 大罗界。 一座剑庐前。 随着身边侍从的禀报,一位身穿羽衣,以飞剑为簪,斜插发髻中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睛。 他瞳孔深处,似有天剑闪烁,可斩断万物,压塌星河。 “木师弟,你曾和林寻交手,觉得此子是一个怎样的人?” 羽衣男子开口,声音都带着一股锵锵如剑吟般的气息,直抵人心,慑人无比。 剑清尘! 大罗古域第一剑宗“天剑阁”传人,青冥八域之一,一位万古罕见的剑道奇才。 在满天下皆是剑修的大罗古域中,剑清尘之名,就是一个如天穹大日般耀眼的存在。 他的剑道,早已在同辈称雄,冠绝十方! “很强,也很霸道,未成圣时,其战力已几乎可以和师兄你相比,都给人以深不可测,无法撼动之感。” 木摘星神色复杂,想起当初以使者身份,前往古荒域所经历的那一场惨败,他至今心有余悸。 “哦,古荒域还有这等人物?” 本来是随口一问的剑清尘,这一下终于产生一丝兴趣。 “我也没想到,那早已没落的古荒域,怎会涌现这样一个让人意外的妖孽,他如今也已绝巅成圣,且在血魔界中掀起一场大风波,如此推断,即便在绝巅圣境中,他也非一般可比。” 木摘星深吸一口气,认真分析。 剑清尘静静听完,点头道:“的确很了不得,古荒域沉沦千古岁月后,诞生出这样一个绝世人物,倒并不奇怪。” 顿了顿,他笑道:“不过,就看他能否承受住血青衣的怒火了,若他能从血青衣手中活下来……” 木摘星登时竖起耳朵。 可最终,剑清尘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闭上了眸,静心打坐。 木摘星欲言,可最终还是忍住。 他知道,剑清尘师兄这等传奇人物,也根本无需自己再去提醒。 ……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九域战场的其他区域中。 九黎界。 蚩族帝子,九黎古域势力领袖人物,青冥八域之一的蚩无恕,只是发出一声冷哼:“古荒界中,也唯此子可堪入目,可终究也难逃一死。” 星煞界。 帝族石氏嫡系后裔,星煞古域势力领袖人物,石破海得知这些消息,则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早看血青衣不顺眼,如今,他血魔界可吃了一个大亏,颜面扫地!” 天火界。 “林寻?区区一人耳,不足道哉,古荒域必败之局,终究不是他一个人能改变的!” 帝族烈氏后裔,青冥八绝之一的烈乾声音隆隆,带着不屑进行评价。 东桑界。 光头、赤足、火瞳、面庞妖异的化鸿霄,在得知消息后,只说了一句话:“此子必死,古荒域必败,大势不可违!” 作为东桑古域第一道统,神道教年轻一辈第一嫡传弟子,他的话,无人敢质疑! …… 血魔界。 护道之城,得胜楼。 血青衣大人回来了! 这一刻,城中不知多少目光,全都汇聚在得胜楼,每个人皆惴惴不安,大气不敢出。 偌大的城,气氛竟是诡异的寂静。 而在得胜楼第九层大殿中,空气都如冻结凝固,压抑得让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来自血魔古域各大势力的大人物,一个个如坐针毡,低着头,内心紧绷,不敢和端坐在中央主座上的血青衣对视。 嗒嗒嗒…… 血青衣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椅背上,成为这大殿中唯一的声音。 他依旧一袭青衣,浓密的黑发披散,姿态慵懒地坐在那,一手托着下巴,猩红的眸微眯,似在沉思。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气氛,愈发压抑了。 大殿中那些大人物,几乎清一色都是绝巅圣人,个个都是宛如主宰般的存时却噤若寒蝉! 尤其是先天魔宗六长老碧剑邛,脸颊都微微泛白,内心紧张、忐忑、惶恐到了极致。 前阵子,林寻掀起的一场杀戮,令他们血魔古域颜面尽失,士气也遭受到沉重打击,如今早已沦为这九域战场中的一个笑话。 这等耻辱和仇恨,全都发生在碧剑邛掌控大局的这一段时间中,这让他心中焉能不忐忑? 此刻的他,简直感觉像等待审判的囚徒似的,无比难熬。 许久,一道轻叹声响起,打破大殿的死寂。 噗通! 可听到这一道叹息声,碧剑邛竟似是撑不住一般,蓦地跪倒在地,颤声道:“一切,皆怪老夫无能,若要责罚,老夫愿一人担之!” 众人皆侧目。 中央主座上,血青衣抬起猩红的眸,瞥了一眼碧剑邛,道:“现如今,其他七域势力,必然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这时候,我已懒得再计较谁的对错。” 说着,他长身而起,走上前将碧剑邛扶起,拍了拍他肩膀,道:“师叔,这件事不怪你,何须下跪?” 碧剑邛一呆,而后露出动容之色,唇角颤动,竟有一种几欲泪流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自从发生那等残酷的血腥打击后,他这些日子里是何等的煎熬、惶恐和不安。 原本,他都已做好了被惩处的准备。 可谁曾想,血青衣却并没有兴师问罪! “青衣,我一定会补救回来的!” 碧剑邛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 在场其他大人物,也都露出恨意,一个林寻,却搅乱血魔界,令他们伤亡沉重,沦为笑柄,简直该千刀万剐! 血青衣笑了笑,返回座椅上,目光扫视众人,道:“受了这般大的委屈,任谁都清楚,我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就等着看我如何展开反击。” 大殿中,众人正襟危坐,他们知道,血青衣就将对此事做出决断! “可我岂能让他们如愿?” 血青衣忽然冷笑起来,“想看我亲自下场,去击杀那林寻?门都没有!” 众人全都错愕,不报仇? 这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此等大仇,焉能不报? 传出去,他们血魔古域非被视作忍气吞声,软弱无能不可! “仇,当然要报,只不过不是现在。” 血青衣深吸一口气,一边用手指叩击椅子扶手,一边淡然开口。 “这林寻就是一把刀,如今伤到了我们,以后,必然也会伤到其他人,到那时,我倒要看看,那些看笑话的家伙还能笑出来不能!” appapp

上一篇   第1546章 遗迹

下一篇   第1548章 领袖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