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领袖气质 - 天骄战纪

第1548章 领袖气质

血青衣说罢,只留下碧剑邛,将大殿众人驱散。 “师叔可明白我这么做的意图?” 直至大殿无人,血青衣才开口说道。 碧剑邛思忖许久,蓦地眼眸一亮,道:“保存实力,借刀杀人?” 血青衣嗯了一声,轻叹道:“此次我们血魔古域阵营,加上勒血修他们在内,共有三十位绝巅圣人陨落,这损失……不可谓不大!” “以后,我们八域之间是要进行争霸的,就凭这次损失,就足以让我们血魔古域处于不利的处境中。” “在这等情况下,我若再不顾一切,去击杀那林寻,若能一举将其杀死,那自然更好,但万一杀不死呢?” 碧剑邛忍不住道:“青衣,凭你如今的力量,那林寻焉可能是你的对手?” 血青衣猩红的眸泛着慑人的神芒:“你觉得以林寻这种人的性情,会等着我去杀他吗?” “更何况……” 他目光盯着碧剑邛,道:“师叔,你曾亲眼见识过林寻的手段,难道现在还不明白,欲杀此人,岂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勒血修七人一起出手,失败了。” “勒天衡三人出手,失败了。” “烈玉五人出手,以及其他十六个绝巅圣人一起出击,也都以失败告终。” “偌大的护道之城,硬生生被他一人围堵!” 说到这,血青衣眸子中浮现出一抹骇人的光,声音低沉而慑人,“师叔,你还觉得,现在就去复仇是明智的抉择吗?” 碧剑邛浑身一哆嗦,背脊直冒寒意。 血青衣收回目光,神色恢复淡然,道:“我说了,林寻此子就是一把刀,既可以割伤我们,也就能砍掉其他七域几块肉!其他域界不是想看笑话吗?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愿。” “要受损,大家一起受损,谁也跑不了!” 说到最后,血青衣浑身已是散发出一股迫人的威势,神色间尽是冷然。 碧剑邛忍不住问:“那……我们就这般忍着,什么也不做?” 血青衣思忖道:“当然不能什么都不做。” 碧剑邛精神一振。 却听血青衣已斩钉截铁说道:“将我们血魔古域的力量,全部从古荒界撤回来,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得再踏入古荒界一步!” 什么? 碧剑邛傻眼,差点叫出来,这岂不是告诉其他域界势力,他们血魔古域在向古荒域低头? “师叔,这种事,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来。” 血青衣轻叹,对碧剑邛一惊一乍的反应有些失望,也懒得再解释,道,“去吧,就按照我说的做。” 碧剑邛虽心中兀自有些疑惑,但还是领命而去。 血青衣一个人伫足大殿中,沉默许久,躯体上猛地涌现出无法抑制的可怖杀机。 遭受这等奇耻大辱,他焉可能没有怒? “林寻!且容你多蹦跶一段时间,就看你这把刀,究竟有多锋利,以后,我会慢慢跟你算这笔账!” 声音一字一顿,杀机迸发,流露出无尽的恨,响彻这寂静空荡的大殿。 …… “什么?血青衣竟忍住了?” “莫非是这次血魔界的损失太大,让血青衣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哼,这血青衣必另有图谋。” “呵呵,血青衣这家伙,明显是不愿被其他人当枪使。” 没多久,关于血青衣的决定,就传遍开,被其他域界的领袖人物所知悉。 一时间,无不都感到惊诧不已,进行各种揣测。 这等大仇,血青衣竟能忍住,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也因这则消息,让其他域界的强者无不哄笑,认为血青衣堂堂一方域界的领袖人物,青冥八绝之一的傲世存在,却在这等时候隐忍,未免太胆小和不堪。 “这血青衣,简直太没胆子了,我都怀疑,他是如何成为青冥八绝之一的。” “他这是嫌血魔古域丢的脸还不够多?” “竟被一个古荒域绝巅圣人吓到了,这血青衣……太让人失望了。” 随着了解这则消息的越来越多,其他域界中,充满了各种讥笑,让血青衣的声誉都遭受到极大的重创。 血青衣没有解释什么,从那天之后,他便一直在打坐、修行,深居浅出。 宠辱不惊。 …… 不管如何,这一场由林寻掀起的风云,就在血青衣的隐忍中,就此沉寂下去。 可林寻的名字,也随之进入八域视野,人所皆知。 如今谁都清楚,破败不堪、孱弱之极的古荒域阵营,终于出了一个可堪入目的角色。 但也仅仅如此罢了。 毕竟,林寻终究是一个人,在这势力众多,绝世强者云集的九域战场中,也注定改变不了古荒域阵营必败的结局。 这就是八域强者的一致看法。 而此时的林寻,正在护道之城遗迹上,四处逡巡,时不时进行推演和思忖。 欲建立一座牢不可破的护道之城,“护城之阵”的布局无疑是最关键的一环。 作为一名道纹师,以林寻如今的手段,布置这样一座大阵,并不算困难,只不过却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推演。 这已经是他在勘测地势,推演阵图的第十九天。 这一段时间里,少昊、若舞和其他古荒域强则一起,已在这片遗迹上搭建了一片临时营地。 同样在这一段时间中,不知有多少的八域外敌如嗅到血腥的苍蝇似的,纷至沓来。 但还未等靠近,就被少昊、若舞联手诛杀,无一幸免。 敌人所留的尸骨和血水,也都尽数被收集起来,这是以后筑成的材料,自然多多益善。 “这两天里,敌人前来侵犯的数次和人数明显锐减了不少,这样下去的话,想收集筑成材料可就有些麻烦了。” 若舞沉吟道。 “真正的狠茬子可还没有出现。” 少昊眸光湛然,遥望远处, “你该清楚,如今肆虐在这古荒界中的八域外敌,绝大多数都是由寻常真圣带队,对我等而言,自然构不成威胁。” “相信他们如今必然也已察觉到,我们不好惹,自觉实力不足的注定不敢前来送死。” “不过,当了解汇聚的目的,八域外敌中的那些大人物们,肯定会坐不住。” “毕竟,他们谁能眼睁睁看着我们重建护道之城?” 若舞点头,星眸闪动,“这么说,当我们真正开始动手城时,必然会遭遇到无法想象的阻挠了?” “这是必然的。” 少昊语气平静,“这一场暴风雨,迟早会来,不过目前一段时间里,情况还不至于那般严重。” 说到这,他不禁苦笑:是,林寻决心以敌人之尸骨和血肉为材料筑城,可偌大一座城,所需的材料可是无法想象的庞大。” “我们如今收集到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连一堵城墙都堆砌不起来。” 若舞哑然。 她抬头,看着远处正在专注推演阵图的林寻,说道:“这件事,不必操之过急,慢慢来就是了。我相信,他既打算这么做,必然有他的办法。” 少昊嗯了一声,忽然道:“一味等候在此也不是办法,太过被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打算带我们古荒域的一些强者,一起出去磨练一番。” “去哪?” 若舞一怔。 少昊负手于背,神色睥睨,扫视八方:“这可是我古荒域的地盘,如今却有诸多外敌侵略其中,四处肆虐,我打算将他们一一扫荡。” 顿了顿,他说道:“同时,借此行动也能多帮林寻收集一些筑城材料,何乐而不为?” 若舞点头:“那你可要小心一些。” 少昊唇角翘起一抹自信的弧度,笑道:“想杀死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在当天,少昊带着一批足有五十人的古荒域强者离开。 若舞目送他们离开,心中却有些感慨。 帝子少昊,无愧是有大气魄、大胸襟的绝世人物,已拥有领袖群伦的手腕和力量。 似这般骄傲之人,一般很难去服从和配合其他人的行动。 可少昊不同,哪怕如今的古荒域阵营中,隐隐以林寻为主,可他却从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抵触,亦或者不满。 反倒一切行动,皆是从大局出发,毫无保留地为古荒域阵营付出自己的力量和贡献。 这让原本还有些担心少昊和林寻可能会产生内斗的若舞,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心生钦佩之意。 若舞甚至敢肯定,若无林寻,古荒域阵营,必以少昊为尊! 而少昊,也注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若舞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林寻,这家伙也是一个另类。 从来都没有掌控一切的觉悟,也没有领袖般的自觉,可偏偏地,却让少昊都愿意配合他的行动,还真是奇了怪了。 想到这,若舞一怔,自己……又何尝不如此? 从最初在血魔界见到他,直至现在,可同样也都不自觉地追随其身边,为其马首是瞻。 并且,好像从来都没有抵触或者抗拒过…… “令人不由自主就心悦诚服地追随,或许,这家伙才是天生的领袖?” 若舞若有所思。 —— 照旧,2连更! appapp

下一篇   第1549章 空晶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