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水圣珠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水圣珠

三分钟。 战斗结束。 林寻身上多了数出伤口,最严重的就是肩膀遭受的一击,但经过弑血营近半年的磨练之后,这点伤对林寻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他身上衣衫染血,但大多是敌人的,这些血渍配上他那清俊冷酷的面庞,让他无形中多出一种令人心颤的气势。 刀锋兀自淌血,敌人则早已伏诛,地上尽是横七竖八的尸骸,以及一片又一片的血渍。 这一切却无法浇灭林寻心中的恨意。 吃人啊! 简直禽兽不如! 当看见这些巫蛮对待帝国士兵的残忍一幕时,林寻在心中已将对方判定为畜生! 猛地,一阵如浪潮般的欢呼响起,打破了场中肃杀沉寂的气氛。 那些被囚禁于牢笼中的帝国士兵,此刻皆都从震惊中回过%无%错%神,再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欢呼起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激动、感激、亢奋等神色,不一而足。 因为他们知道,经历了一场如梦魇般可怕的遭遇之后,他们终于获救了! 看见这一幕,林寻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魔云岭何其之大,帝国和巫蛮一族的征战又持续了多少年,像刚才发生的这种事情绝对焉可能少了? 甚至,或许在此时此刻,同样的事情可能就发生在每一个正在和巫蛮一族征战的地方! 林寻也清楚,这就是战争,注定无情残酷,他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去适应,去对抗。 …… 片刻后,在林寻安排下,这些被困的二十余名帝国士兵相互扶携,离开了营地。 林寻留了下来。 这处被巫蛮族人布置的临世营地中,储藏着不少物资,矿石、灵材居多,也有一些弓弩、刀剑一类的武器。 林寻开始行动起来,先是将所杀死的二十三名巫蛮强者身上的“图腾蛮纹”一一剥走,然后又开始挑拣可以利用的武器,和能够补充灵力的灵果灵药。 直至最后,林寻将那一具具巫蛮强者尸体全部挂在尖锐的木桩上,犹如稻草人般,曝露在风中。 这种做法很残忍,但却是一种无声的震慑和警告。 嗯? 当林寻把最后一具九级蛮奴的尸骸挂在尖锐木桩上时,忽然从这具尸体的嘴巴中掉出一颗珠子出来。 这颗珠子鸽蛋大小,通体晶莹剔透,泛着一抹妖异的蔚蓝之色,珠子内如汪洋潮水般氤氲翻滚,就犹如里边承载着一片大海般,给人一种浩渺无垠的神秘气息。 林寻捡起拿在手中,顿时感觉一股彻骨的冰寒气息钻入体内,浑身禁不住哆嗦了一下,连体内气机都似乎被冻结,出现了一丝滞涩。 好奇异的珠子! 林寻眼眸一眯,这玩意应该是一件宝物,只是究竟有何妙用,林寻却一时看不出来。 再看那一具九级蛮奴的尸体,他隐约记得,这具尸体的主人似乎就是这个营地的一个头目大人物。 能够佩戴这种人物身上的宝物,应该不是普通之物。 想了想,林寻随手把这颗神秘的蔚蓝珠子收进储物戒指,打算以后有机会了再好好研究一下。 直至做完这一切,林寻收拾早已准备好的行囊,身影几个闪烁,悄然离开了营地。 …… 在林寻刚刚离开不足一刻钟,之前离开营地的七个九级蛮奴强者重返回来,并且身边多了一位身穿奇异服饰的巫蛮一族老者。 这名老者黝黑枯瘦,手持一柄凶兽獠牙打磨而成的骨杖,如果有熟知巫蛮一族的人,就会看出老者所穿戴的是“图腾祭祀”的独有装束,这代表着一种超然的地位和身份。 当他们一行人返回营地,看见那一具具被挂在木桩上的尸体时,顿时惊怒交加,发出一阵咒骂声。 “野翎祭祀,全死了……应该是人类强者所为。”一名蛮族强者查探了一下营地,神色愤怒无比。 “一群废物!”被叫做野翎祭祀的枯瘦黝黑老者骂了一声,恼火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巴铜找出来!” 巴铜? 众蛮族强者一怔,旋即皆色变,意识到什么,一起行动,很快就找到了一具尸骸,正是那营地中的中年人头目。 “不好!我族天水圣珠不见了!”一名蛮族强者掰开巴铜的嘴巴,仔细一检查,就禁不住失声叫出来。 野翎祭祀浑身一震,眸子里爆射出一抹幽蓝光泽,慑人无比,他大步上前,来到尸体前,将手中的凶兽骨杖狠狠插入尸体心脏部位。 噗! 一圈圈泛着幽蓝光泽的光泽,沿着骨杖涌入尸体内,似乎在感知查探什么。 许久后,野翎祭祀浑身一震,收回骨杖,此刻他已是满头汗水,黝黑枯瘦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白。 “废物!全都是废物!” 野翎祭祀怒吼,“你们可知道,为了从人族手中夺回此宝,我们水蛮一脉付出了多大代价?如今好不容易就将成功,事情却搞砸在了你们手中,你们……简直罪不可赦!” 七位蛮奴强者面露惊恐,匍匐在地连连叩首。 他们也没想到,这件事办得如此隐秘,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等变故,为了安全运回此宝,他们甚至不敢出动高手,选择了地形错综复杂的魔云岭为运送路线,为的就是避免引起人族强者的注意。 谁曾想,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怎么办? 一想到族中圣宝因为他们的一个疏忽,又被人类夺回去,这些蛮族强者就一阵恐惧不安。 族中若是要惩罚下来,谁也别想活了! “野翎祭祀,据我刚才查探,战斗才刚刚结束不久,并且看现场留下的痕迹,凶手应该只是一个人,这时候若抓紧时间行动,或许还可以挽回!” 一名蛮族强者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那还不赶紧行动!”野翎祭祀狠狠一顿骨杖,咆哮出声。 七名蛮族强者顿时展开行动,不敢怠慢,沿着营地不同方向,朝四周搜索而去。 “真是一群没用的蠢物!”野翎祭祀又骂了一声。 不过尽管再愤怒,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等待着,心中希冀赶快找到线索。 天水圣珠啊! 这可是水蛮一族的圣器!它已经被人类占据了数百年时间,好不容易才夺回来,焉能再丢掉? 绝对不能! …… 一名蛮族强者握着战矛,纵身飞掠在营地后方的一座低矮山峦上,眼见就要抵达山巅,忽然一抹血腥气息涌入鼻端,令他眼瞳一眯,霍然朝一侧望去。 那里有着一片岩石堆,血腥就是从那里飘散出来。 蛮族强者眸子中凶芒毕露,小心翼翼拎着战矛上前,只是让他意外的是,乱石堆后方,只有一只血淋淋的断手。 不好! 这是陷阱! 蛮族强者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瞬息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正待朝一侧避开,忽然感觉背后一凉,一把战刀已经刺入他的心脏。 “嗬……嗬……”蛮族强者眼睛暴凸,想要呐喊,咽喉却只发出一阵微弱的声音,最终无声无息倒下。 在他背后,林寻如幽灵般出现,抽刀一抹,就将对方胸膛前的“图腾蛮纹”剥走。 然后,林寻目光扫视了一下远方,身影一纵,就朝另一个方向掠去。 野翎祭祀在营地中走来走去,心中烦躁莫名,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 可他却不敢就此离开,他是“图腾祭祀”,虽然地位超然,但并不擅长战斗。 此刻,他没有注意到,距离营地不远处的峡谷阴影中,正有一道身影悄然朝这边靠近。 崩! 弓箭激射的啸音划破了营地的死寂,野翎祭祀心中一跳,下意识就纵身闪避,一道锋利的箭矢擦着他的头皮掠过,狠狠插入一侧地面,溅起一片碎石。 野翎祭祀狼狈跌在地上,一摸脑袋,指头上尽是血渍,这让他心中一寒,刚才若是闪避稍慢,岂不是…… “凶手在这里!”他惊怒长吼,同时翻身朝远处闪避。 在不远处的峡谷阴影中,林寻皱了皱眉,知道机会错失了,他收起大弓,毫不迟疑转身而去。 没多久,刚分散去搜寻的六名蛮族强者返回,当看见野翎祭祀的狼狈模样时,皆都一阵色变。 “快追!那该死的人类杂碎朝那边逃走了!”野翎祭祀指着远处,枯瘦的脸颊上尽是怨毒。 “水征,你们三个留在野翎祭祀身边,以防再发生不测,我们三个去追杀那人类强者。” 一名相貌狰狞,满脸刀疤的男子沉声道吩咐。 “列克大哥,木真还没有回来。”一人忍住说道。 “他应该已经回不来了。” 被叫做列克的刀疤男子目光闪烁,神色中尽是恨色,“这次的对手很狡猾,应该就是来自紫曜帝国弑血营中的少年强者,在如今的魔云岭中,也只有这些年轻人才能办到这一步,大家一定要小心一些!” 说罢,就留了三名蛮族强者,而他则带着另外两人纵身而去。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把我族圣器夺回来!!”野翎祭祀在后方大声咆哮,头皮兀自淌血,让他神色显得格外森然。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水圣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