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 异象临城 - 天骄战纪

第1560章 异象临城

五天,城墙完工! 染着血色,堆砌着骨骸的金色城墙高只有三十九丈,算不上雄峻,可却依旧令人惊艳。 那城墙,绵延如一条盘绕大地上的金色巨龙,将百里区域的范围围拢。 墙砖光滑如镜,整整齐齐,严丝合缝,染着的血色让金灿灿的墙体带上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凝!” 高空上,五天五夜不曾歇息的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亮泽,袖袍挥动。 轰! 伴随着奇异的波动,一道金色光柱猛地冲霄而起,将天穹云层都冲散崩碎。 只见刚刚完成的城墙,忽然映现出一片又一片瑰丽的道纹图案,光雨飞洒,神辉流转,璀璨辉煌。 整个营地中的古荒域强者,全部被惊动了。 抬眼望去,天地间,金色神虹掠起,成千上万,摇曳虚空中,凝结出一朵又一朵大道花蕾,祥和而神圣。 到了后来,那天穹上,竟映现出一片浩瀚的星空异象,亿万万璀璨的星辰闪烁其中,循环不休,深邃而广袤。 白日星现! 目睹这等异象,所有人都呆住,金色的城,沐浴在无垠星空下,简直犹如一片神祗栖居的国度似的。 “筑城而已,竟引发一场天地异象?鬼斧神工也不过如此!” 少昊都怔住,心头震荡。 若舞忍不住走上前,以指尖轻轻碰触墙壁,顿时,一圈禁制波动犹如涟漪般,在光滑如镜的墙体上扩散。 仔细看去,墙砖中有着一缕缕血色晕染,犹如赤色的霞光缥缈,隐约还可以看见一具具残碎尸骸被嵌入其内,令人心悸。 “很美,也很可怕……” 若舞喃喃,近距离立在城墙前,让她都感受到一种含而不发,凝而不露的压迫气息。 这是圣道禁阵和城墙完美契合,融为一体的呈现! 营地中,一众古荒域强者从震惊中清醒过,再忍不住内心激动,爆发出冲天的欢呼声。 从今日起,他们古荒域阵营,重新拥有了护道之城,一座在筑成之日就引发天地异象,散发煌煌气象的城! 而这一切,皆拜林寻所赐! 高空之上,林寻眉宇间难掩疲惫之色。 五天前,他以一己之力困杀七域大军,而后又毫不停歇,耗费五天时间,才将此城筑成,令他的心力、体力都消耗极大。 不过此时,当听到众人的欢呼,看到脚下那一座散发着瑰丽煌煌气象的城时,林寻也笑了,心中充满自豪。 这是他的城! 也是所有古荒界强者遮风挡雨的堡垒! 但很快,林寻就深吸一口气,拿出数件圣宝,每一件圣宝中,都困着数以万计的七域强者。 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任何怜悯,随着林寻袖袍一挥,这一件件圣宝,皆被嵌入城墙之下。 随即,一道道血河从圣宝中流淌而出,浸透在大地深处,直至最后,无数白骨涌出,填满城墙每一处地下。 当初被困的十多万七域大军,无一例外,在今日护道之城落成之日,被活祭! 天穹上,圣陨哀殇之音再度响彻,有血色如潮蔓延。 因为被活祭的敌人中,不乏真圣层次的角色! 一举屠戮十多万生灵,这在外界,绝对会被视作杀人如麻的屠夫,背负残暴、冷酷、无情等等骂名。 可林寻不在乎,心绪更不起一丝波澜。 敌人的护道之城,便是由古荒域先贤的尸骸和血水堆积而成。 他林寻,只不过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罢了。 还是那句话,千秋不朽业,尽在杀敌中,宁教敌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名! 很快,若舞和少昊也猜出了这些,彼此对视,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一股震荡的情绪。 营地中,古荒域一众强者很快也明白过来,一个个都血脉贲张,有一种说不出的振奋。 “杀得好!” “杀得痛快!” “大丈夫,当如是!” 大叫声,响彻云霄,激荡四野。 在这一片欢呼、大叫声中,林寻飘然落地,对少昊和若舞说道:“我得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只能先麻烦两位了。” “快去吧。” 少昊和若舞笑着催促。 林寻点了点头。 他的确太累了,需要好好调整休息一番。 “接下来,就该划分城中的区域,修建供每个修道者栖居的建筑了,对了,第一件事是要给林寻修一座起居宫殿。” 少昊沉吟道。 “这些琐屑事情就交给我吧。” 若舞笑道。 少昊点头,想了想又说道:“也好,按我推测,用不了多久,便会有越来越多的古荒域强者闻讯而来,和我们汇聚,人多了,也必须订立一些规矩才行。” 若舞黛眉微皱,冷笑道:“筑城之前,前来支持我们的强者,才不过六万人数量,如今筑城成功了,他们就想跑来占便宜,这世上哪有这般便宜的事情?” 按她所知,此次进入九域战场的古荒域强者,起码有三十万之众! 哪怕这一年来,被八域外敌杀死了不少,但也绝对不可能就只剩下六万之数。 显然,在筑城之前,有一部分古荒域强者根本不相信林寻能成功,所以并没有前来予以支持。 这或许是出于一种对自身安危的考虑,可以理解,但若舞可看不惯这些强者此刻跑出来,进入护道之城寻求庇护! 少昊洒然一笑:“这和占便宜无关,归根到底,我们都同属于一个阵营,更何况,在此之前,谁又能想到,林寻真的可以顶住八域外敌的威胁,成功重建护道之城?” 若舞轻声一叹:“是啊,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也只能顾全大局了。” 说到这,她星眸中泛起一抹杀意,声音也变得冰冷:“不过,我可以忍受他们跑来占便宜,可若谁敢捣乱,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她转身而去。 少昊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若不是在九域战场,古荒域中那些强者之间,可也不乏冲突和矛盾,彼此有深仇大恨的不在少数。 就比如林寻,就被古荒域不少古老道统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若是林寻计较这些私人恩怨,他哪可能会将一腔心血都用在重建护道之城上? 不过,如今时局已不同,纵然是林寻那些敌人,在这等时候也断不敢再去和林寻作对。 否则,根本不必林寻动手,就会被那些拥护林寻的强者一拥而上,撕个粉碎! 这就是大势! 在抵御七域外敌,重建护道之城后,林寻的威望已达到空前的高度。 不夸张地说,他如今俨然就是古荒域的领袖,且是被众多强者一致认可和推崇的。 和他为敌,简直和与整个古荒域阵营为敌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少昊更希望看到,那些曾视林寻为仇敌的古荒域强者,最好有点骨气,不要来护道之城。 …… 只是,无论是少昊,还是若舞都没猜到,如今在那八域阵营所在的地盘中,掀起了一场针对古荒域强者的腥风血雨! 一切,皆因为血青衣传达出的一则消息—— 欲灭古荒域阵营,当诛古荒域一切绝巅人物! “报应啊——!” 九黎界,一个死里逃生的古荒域强者,发出一声悲恸无比的嘶吼。 最初,此人和其他古荒域强者一样,根本不相信林寻能够重建护道之城,故而选择了隐忍,冷眼旁观。 但当得知,林寻一个人就挡住七域大军的围攻,在古荒界中成功重建护道之城后。 此人第一个念头就是,前往古荒界,去护道之城寻求庇佑! 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他们一起兴冲冲上路,心中希冀着,抵达护道之城后,以后就不必再东躲西藏,也不必再担惊受怕,心中也是振奋不已。 可谁曾想,尚在半途,他们一行人就遭受到了血腥的围杀。 战斗到最后,只有他一个人侥幸捡回一条命,杀出了重围。 一想到这,这人就不禁悲从心来,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前往古荒界! 可惜,后悔也晚了。 “那边,快!” “嘿,这两脚羊居然能逃到现在,也算是一个狠角色了。” 远处,一阵破空声响起,一群九黎古域强者杀气腾腾追撵而来。 这位古荒域强者浑身一僵,面如土色:“完了……” 噗! 没多久,猩红的血水飞洒。 这位古荒域强者躺倒在地,临死都在想,若当初前往古荒界,或许……一切就不一样了吧? …… 类似的一幕幕,在八域阵营所在的地盘中发生着。 须知,那些分散各大区域中的古荒域强者,无不躲藏得极其隐蔽。 可在八域势力的疯狂报复下,还是有许多人被一一揪了出来,而后无一例外地被杀害了。 当然,也有许多古荒域强者历经诸多凶险,闯出敌人围困,最终抵达古荒界中。 当看到那屹立在地平线上,通体金灿灿弥漫着神圣不朽气息的护道之城时。 这些在这一年来一直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古荒域强者,都有一种泪流般的冲动。 只是,当一步步朝护道之城靠近的途中,他们心中反倒有些忐忑和紧张了。 当初在筑城时,他们考虑到自身安危,可没来支援林寻。 而现在,他们前来寻求庇佑,会否被拒之门外? —— (补更送上!) appapp

下一篇   第1561章 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