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横穿诸界 - 天骄战纪

第1562章 横穿诸界

苟天齐是在前不久进入护道之城的一众强者之一,自然也听说过关于林寻的种种事迹。 只是,他却万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林寻居然出现了! 这让他也不免一阵胆颤,许久,他才深吸一口气,冷哼道:“林寻,原来是你,看在你筑成护道之城的份儿上,我黑魇天狗族不会与你为难,也希望你明白,这是九域战场,不管以前是否有旧仇宿怨,现如今,我们是站在同一阵营的同道,自当一致对外,你觉得呢?” 周围众人皆在心中鄙夷不已,这老家伙脸变得好快! 林寻点头:“以前的旧仇宿怨,我自不会在此刻计较。” 此话让苟天齐暗松一口气,可林寻接下来一句话,却令他脸色骤然一变。 “不过,古荒域阵营可不收留垃圾。” 轻飘飘一句话,令苟天齐脸都憋得涨红,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怒意,说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说罢,他拂袖就要离开。 却见林寻淡然道:“你若敢离开,今日起,但凡黑魇天狗族之辈,皆不得踏入此城。” 苟天齐如遭雷击,躯体猛地僵硬在那。 搁在以前,面对这种威胁,他绝对嗤之以鼻,可现在,他却不敢不重视。 起码在这护道之城,林寻有着绝对的权威,只需一句话,就足以决定他们黑魇天狗族强者的命运! “林寻,你这难道不是在公报私仇?” 苟天齐神色铁青,一字一顿。 啪! 林寻隔空一巴掌,打得苟天齐口鼻喷血,狠狠跌落出去,一张老脸都红肿。 附近众人噤若寒蝉。 却见林寻踏步上前,俯视苟天齐,淡然道:“此城,由我一人建立,一切规矩自由我说了算,公报私仇又如何?你咬我?” 苟天齐气得浑身颤粟,死死咬着牙关,嘶声道:“你如此横行无忌,就不怕让古荒域一众同道寒心?” “呸!你这老狗简直无耻之极,若无林寻公子,焉可能有此城?让你们黑魇天狗族进入城中,已经足够仁慈,你们却不知感恩,简直是狼心狗肺!” 不等林寻开口,率先就有人忍不住了,大声喝斥。 “对,这老家伙太不要脸,若换做我是林公子,非第一个宰了他不可!” “老东西,赶紧滚吧,护道之城不欢迎你们黑魇天狗族!” 顿时,附近响起一阵喝骂声,俨然是一派千夫所指,万众唾骂的架势。 一时间,苟天齐直接傻眼了,又是羞愤又是心惊,一张老脸都不知往哪里搁。 在古荒域,他可是堂堂真圣,走到哪都受人敬仰,可现在,竟像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老狗,好自为之。” 林寻一时都懒得和对方计较,抬脚离开。 婉容连忙跟上,心中说不出的痛快,道:“林公子,这次可多谢你仗义相助了。” 林寻挥手道:“换做是少昊,肯定也不会容忍他猖獗。” “哎,我家少主太过仁厚,如今的护道之城,已汇聚了十多万古荒域强者,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些日子里,不知有多少和那老狗一样的家伙,坐享其成不说,还不愿出力。” 婉容轻叹,“甚至,还有不少势力的强者都已经在暗中勾结在一起,拒绝一切调遣和使唤。” “您也知道,我们是一个阵营,可若所有人皆各行其是,不听从安排和调遣,只知道坐享其成,那和一盘散沙又什么区别?” 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道:“我明白了。” 没多久,林寻在一座恢弘的殿宇中,见到了少昊和若舞。 两人似正在交谈什么,看见林寻后,齐齐眼眸一亮,道:“拍板作决定的人总算来了。” 林寻一怔,就见若舞已笑说道:“这一段时间来,城中可出了不少乱子,还好,一切尽在掌控中。” 少昊也笑道:“现在,就差你来做一个决定了。” 林寻愈发疑惑:“做什么决定?” “这一段时间,城中出现不少不安分的家伙,比如黑魇天狗族、天枢圣地的传人等等,我和若舞姑娘都已将他们盯上,只需你一个命令,这些家伙就会被安排到最危险的地方执行命令。” 少昊声音温和开口,可话语中的寒意却杀气腾腾。 “原来你们早已有所谋划,一直在钓鱼?” 林寻隐约明白了。 若舞笑吟吟道:“攘外必先安内,内患不除,以后我们古荒域拿什么去和八域外敌争霸?” 林寻若有所思:“若那些不安分的家伙拒绝听从调遣呢?” 若舞星眸中冷芒一闪:“杀一儆百!这可不是古荒域,谁反对调遣,就是在和我们古荒域阵营作对,杀了就是。” 林寻心中顿时轻松不少,在前来的路上,他也在思忖,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没曾想,若舞和少昊都已想好了一切措施。 他笑说道:“这点事情,你们来做就是了,为何还要等我拍板?” 若舞翻了个白眼:“现在古荒域阵营,都只认可你一人的命令,你可是他们公认的领袖人物,我们若做决定,可无法彻底服众。” 林寻苦笑:“领袖?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笑话我?” 但最终,林寻还是痛快答应下来。 就在当天,一场风暴,在少昊和若舞的授意下,在护道之城中掀起。 出乎林寻意料的是,黑魇天狗族竟一改之前态度,主动配合,对于任何调遣,皆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显然,那苟天齐被林寻教训了一顿后,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改变了态度。 当然,也有一些依旧拒绝听从调遣的强者,大多是来自一些古老道统的强横人物,自诩高人一头,不将林寻的命令放在眼中。 不过,在当天傍晚,随着少昊亲手镇杀十多个早已被确定为“内患”的角色后,那些不安分的声音顿时消失不见。 这就叫杀鸡儆猴,敲山震虎。 而后,这一段时间来,一直表现很不安分的这些强者,皆被安排了一些危险程度很高的行动。比如刺探消息、打探情报、巡弋古荒界区域……等等。 纵然他们心中再不甘,也只能乖乖低头。 只要不蠢都能看出来,在这护道之城中,有林寻、少昊、若舞三人坐镇,谁和他们作对,谁就等于是在作死! 一时间,护道之城中气氛都为之一变,谈不上规矩森严,但对于少昊和若舞的调遣和命令,也再无人敢抗拒和抵触。 至于林寻,根本无心理会这些琐屑的事情。 就在当天,他便飘然离开了营地。 距离元磁秘境降临的时间,尚有五个月左右,林寻打算趁着一段时间,去寻觅赵景暄的下落! 从九域战场开启到现在,都已过去一年有余,可至今赵景暄杳无音信,这让林寻心中如何不担心? …… 数天后。 星煞界,一片荒原之上。 一群星煞古域的强者,正在采撷一种名为“九叶紫阴木”的神材。 忽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前,一袭月白色衣衫,身影颀长,气质如谪仙般出尘绝俗。 正是林寻。 “你是谁!?” 有人暴喝,露出忌惮之色。 “你们可见过此人?” 林寻指尖一划,一道光幕涌现,映现出赵景暄那绰约灵秀的身影。 “且不说我们见过没有,凭什么要告诉你?” 有人怒极而笑。 林寻见此,没有任何废话,袖袍一挥。 这一群星煞古域强者,无不在瞬间横尸当场。 嗖! 下一刻,小银就掠出,一一掠入这些尸体残留的神魂中,进行查探。 半响后,小银摇头:“没有。” 林寻嗯了一声,转身而去。 …… 半个月后。 九黎界。 “你可曾见过此人?” 一群九黎古域强者被拦住,林寻依旧没有任何废话,将描摹着赵景暄影像的光幕凝聚而出,直接询问。 “没有。” 这些人都被林寻的气息震慑,惶恐不安。 可最终,当林寻离开时,他们无一幸免,全部伏诛。 …… 一个月。 两个月。 林寻的足迹,从星煞界开始,一路横跨九黎界、天火界、阴绝界…… 以他如今的修为和战力,所过之处,并未泄露踪迹,但凡被他询问过的强者,也都被一一抹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故而自始至终,这些域外敌人势力竟都是没有察觉到,被他们恨得咬牙,也忌惮重重的林寻,曾从他们的地盘上悄无声息地行走过! 可一路至今,林寻却一无所获。 这让林寻心中的担忧也是与日俱增,他都不敢想,若赵景暄早已发生不测,那该怎么办…… “景暄她……如今究竟在哪?” 这一天,大罗界中一片崇山峻岭中,林寻独自迈步在沟壑溪涧之间,眉头紧皱,神色怅然。 “谁?” “竟有人能找到这里?” “快拦住他,决不能让任何人惊扰到少主的行动!” 蓦地,一阵大喝声响起,令林寻从沉思中清醒。 抬眼看去,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来到深山中的一座碧绿湖泊前。 湖泊浩渺,盛开一株株鲜艳如燃烧似的莲花,而在湖泊上空,则浮现着一座秘境的虚无门户。 此时,正有许多身影,将那一片湖泊完全封锁! appapp

上一篇   第1561章 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