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我有一剑,诸位可有胆一观? - 天骄战纪

第1563章 我有一剑,诸位可有胆一观?

碧绿色的湖泊浩渺,犹如镶嵌在深山中的一面镜子,其上生着一株株火红如燃的荷花。 原本,此地风景如画,可此时,空气中却布满杀机。 十多位来自大罗界的绝巅圣人,一个个气息肃杀,将这片区域封锁,仅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令天地色变。 这些绝巅圣人,有男有女,有俊美翩翩的少年,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但无不身携剑器。 有的负剑于背,有的抱剑于怀,有的横剑膝前,有的挎剑腰侧,有的则悬剑于身前。 赫然是一群绝巅剑圣! 大罗古域,是一方剑修的世界,剑宗林立,剑者如云,世人也以剑为尊。 而在九大域界中,仅以战力而论,大罗古域足以稳稳位居前三,原因就在于,此域中的剑修太多,战力也最是凌厉可怕。 只是,林寻还是没想到,再这样一个崇山峻岭,人迹罕至的湖泊前,竟会出现这么多剑圣。 每一个还都在剑道上踏足绝巅之境! 不过,林寻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未停留,踏步上前,目光看向湖泊之上。 那里有着一个秘境门户,宛如虚无似的,涌现在虚空中。 根本无须猜测,这些大罗古域的绝巅剑圣,皆是为此秘境世界而来,并且,他们口中的“少主”明显已进入那秘境门户内。 “一个古荒域的年轻人。” “不,这是一个绝巅圣境强者!” 与此同时,那十多位大罗古域绝巅剑圣,也都在第一时间就锁定林寻的身影,目光闪烁,神色间皆带着异色。 “难道是他?” 一个抱剑于怀的黑衣美妇似猜测到什么,挑了挑细长如柳叶的眉。 “谁?” “古荒域如今才只有三位绝巅圣人,一个少昊,一个若舞,另一个自然是那凶名昭著的林寻。” 黑衣美妇徐徐开口,眸子中却有丝丝缕缕的剑意涌动,锋锐无匹,将虚空都切割出无数细碎的裂缝。 “此人模样年轻,气息出尘,和传闻中的林寻如出一辙,现在,你们觉得此子是谁?” 话音刚落,场中一阵躁动。 是他!? 一众绝巅剑圣,眼眸齐齐一凝,收敛内心的轻视,浑身上下,无不弥漫出无形的凌厉气息。 他们气机锁定林寻,有的蠢蠢欲动,有的杀机流转,有的面露诧异,有的则笑容玩味。 林寻,此子竟敢出现在他们大罗界! 碧绿湖泊之上,一株株赤色莲花扑簌簌碎裂为粉末,洒在湖面,晕染开一片如胭脂般的红色。 天地间的气氛,在这一刻压抑得让人直喘不过气! 人的名,树的影,如今的林寻,早已被九域各族强者所知,关于他的事迹,直至如今依旧是九域战场上最热议的话题之一。 他曾大闹血魔界,杀得血魔古域丢尽颜面。 也曾布下圣禁,坑杀七大域联军,诛七十位绝巅圣人,灭二十一万大军。 这样一个双手染满血腥,凶名昭著的绝世狠人,谁能不知?谁又敢轻视? 只是,这些大罗界绝巅剑圣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林寻。 这太让人意外! “林寻,你竟有胆闯入我大罗界,不怕死吗?据我所知,你可是古荒界的领袖,你一死……古荒域阵营必将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一个负剑而立的美少年神色孤傲,眼神冰冷。 一句话,令场中肃杀之气愈发浓重。 换做一个寻常真圣在此,仅仅是场中那恐怖的杀意,都能令其心志崩溃,陷入绝望。 可在这等众敌环伺的时候,林寻却似视若无睹,指尖抬起,浮现出一道光幕,勾勒出赵景暄的身影。 “你们可见过此人?” 依旧是此话,不过但凡听过此话的强者,如今都已伏诛。 这些绝巅剑圣皆是一怔,差点凌乱。 之前他们还以为林寻亲自出马,肯定是听说什么消息,要来破坏他们行动的,故而心中都颇为重视,不敢怠慢。 可哪曾想,这家伙此来,居然是找人的!? 那抱剑于怀的黑衣美妇忽然冷笑:“这是你的红颜知己?看起来很漂亮啊,可看情况,她只怕已经遭难了,否则,若她知道你如今在九域战场中的名声,哪可能不去找你?” 声音中,带着一抹阴阳怪气,幸灾乐祸的味道。 “可笑!” 又有人神色冷冽出声,“若是我们见过此女,你以为……她还能活着吗?” “傻乎乎跑来跟敌人打探消息,你林寻莫非是缺心眼?我们纵然就是见过此女,还能告诉你不成?” 也有人嗤笑,感觉林寻这种找人的行为简直是……太白痴了! 林寻收起指尖光幕,目光一扫这一众绝巅剑圣,道:“你们修炼的都是剑道?” “废话!” 众人又是一阵冷笑。 大罗古域,哪个强者不修剑? “我有一剑,诸位可有胆一观?” 林寻波澜不惊。 轻飘飘一句话,却令这一众绝巅剑圣像遭受到世上最大的羞辱和挑衅。 他们是剑道绝巅成圣者,一个个不知在剑道上浸淫了多少载,即便是在大罗古域,都是万人敬仰的剑道圣人,天下瞩目。 可现在,一个古荒域的年轻人,却问他们是否有胆一观,这口吻何其狂妄,又何其嚣张? “哼!我等倒要看看,你这一剑有什么玄虚,若不够看,今日你只怕就走不掉了。” 有人冷哼,周身剑气冲霄,激荡风云。 “剑者,大凶之属,宁折不弯,杀伐无忌,就凭此话,你今日必当授首于此!” 也有人神色漠然,衣衫猎猎。 “传闻中,这家伙可是一位道纹师,一个道纹师啊,却居然敢以剑道之法,向我们挑战,何其可笑?” 有人讥笑。 话虽这般说,这一众绝巅剑圣倒并未大意,皆一个个运转周身气机,蓄势以待。 林寻的强大,他们皆有所耳闻,可身为绝巅剑圣,他们可不相信,在剑道上,他们会连一观林寻一剑的能耐都没有! 锵锵锵! 附近虚空中,剑吟如潮,响彻云霄。 每一个绝巅剑圣,就犹如一柄拥有通天彻地之威的神剑,仅仅周身散发的威势,都有一种锋利无匹的剑意。 这片天地都在动荡,万物肃杀。 “一剑,足以破尔等剑胆!” 林寻霍然抬头,那幽邃若渊的眸,竟是如一对神剑般,刺破虚空,扫视众人。 那一瞬,不少人只觉心中一颤,躯体骤然发僵。 他们目光闪烁,感受到一股莫名压力,毫无迟疑,将周身气机运转到极致。 十多位绝巅剑圣,就如十多把绝世神剑,剑意通天盖地,笼罩十方,令方圆千里山河,皆在一瞬就崩塌,山石草木无不被凌厉的气息齑粉! 便在此时,在林寻身后,浮现出一口道剑,于此刻倏然掠出。 无声无息。 此剑干净得毫无杂质,犹如一泓世间最清澈的泉水凝聚而成。 可当它刺出,落入那一众绝巅剑圣眼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明明是一柄剑,却宛如化作千千万万柄,密密麻麻,犹如洪流,挤满了天地,填满了山河,铺满了星空! 无所不在。 无所不至。 恍惚间,那无数道剑气又化作了一重重剑阵,遮天蔽日,压盖天宇! 剑道,本就是世间最凌厉的攻伐之道。 而这一剑,却演绎出无穷、无量、无所不至的气象,凌厉到了极致,也恐怖到了极致。 轰隆! 这片天地,都宛如炸开,承受不住这一剑的威势,四野之地,尽是茫茫浩瀚剑气。 场中,响起激烈的碰撞声,夹杂着震怒的惊叫,剑气纵横,炽盛而刺目,日月无光。 首先是那俊美如少年的绝巅剑圣承受不住,身前本命圣剑哀鸣,而他则七窍流血,发出吃痛闷哼。 紧跟着,黑衣美妇躯体被被一道道剑气切割,根本无法抵挡和化解,转瞬间,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而后,场中一个又一个绝巅剑圣分别受到重创,有的被刺破躯体,有的被斩落臂膀,有的被拦腰斩断…… 一切,皆在须臾间就发生! 而那茫茫浩瀚,犹如无尽的剑气,兀自在呼啸,令八方山河皆暗淡,天地翻覆。 “不可能!” “这是何等剑道?怎会如此恐怖?” “这……这是我们大罗古域的死对头,太玄剑帝的传承!” 惊叫、惨叫、怒吼在滚滚剑气洪流中响彻。 十多位绝巅圣人,于此刻皆负重伤,彻底色变,再无之前那从容而镇定的自信。 他们奋尽全力挣扎,可却都无法逃脱。 那等剑气太过恐怖,无所不在,无所不至,玄而又玄,神妙莫测! 这让他们都想起一个人,一个曾压得大罗古域所有剑修都抬不起头的恐怖存在—— 太玄剑帝! 那个在太古岁月被誉为古荒域第一剑帝的男人! 当剑气消弭,烟尘消散时。 天上地下,一片混乱,视野之地,皆是残破、毁灭般的迹象。 就连那一座碧绿大湖,都已化作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沟壑,裂纹密布,纵横交错。 而那十多位绝巅剑圣,皆已躯体染血,身负重伤,模样皆凄惨之极,再无之前风采。 一剑,重创十余位绝巅剑圣。 此刻,天地皆寂! appapp

上一篇   第1562章 横穿诸界

下一篇   第1564章 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