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无形争锋 - 天骄战纪

第1565章 无形争锋

紫山巍峨,天穹上劫云厚重,雷电交织,轰鸣如战鼓。 可怖的毁灭气息,令天地都陷入一种几欲令人窒息的压抑氛围中。 剑清尘负手于背,立在不远处,目光遥遥望着那立在紫山之巅的一道绰约倩影,唇带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 不久前,他进入此秘境,本来是为寻觅一场和“圣道”有关的机缘,进一步缔造自身法。 可没曾想,这一份机缘却早已被人得去。 然后,就被他发现了这个紫衣如玉,绝美如仙般的女子。 以剑清尘的目光看去,一眼就察觉到,这女子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神韵,极其之不寻常。 “能得到此秘境中的大道烙印,可不是谁都可以办到的,若此次你真能渡劫成功,我倒不介意留你一命。” 剑清尘心中喃喃。 他一袭羽衣,以一柄飞剑斜插发髻,容貌清秀,看起来就像一个年轻的贵胄公子,神采内蕴。 “嗯?” 忽然,剑清尘察觉到什么,扭头回望。 这一瞬,他那平静如湖的眼眸中,骤然浮现出慑人的神芒,似有天剑闪烁在瞳孔深处,可斩断万物,压塌星河! “嗯?” 蓦地,紫山之巅,正自静心等待渡劫的赵景暄,霍然低头,一眼就看到了远远立在一片山岩上的剑清尘。 她那一对清眸微微收缩,心中紧绷,万没想到,在这关乎大道成败的一场浩劫之前,竟会有人藏匿于附近! 不对。 这不是藏匿,而是对方修为太过高深,根本无需什么掩饰,就那般随意立在那,都让之前的自己无法察觉到! 意识到这点,赵景暄不禁抿了抿唇,心中一阵喟叹。 九域战场开启之初,她就被挪移到了这一片犹如与世隔绝的秘境世界中。 因为寻觅不到出路,她只能在此等候。 这一年有余的时间里,她一个人,独居一座竹楼,一个人静修,一个人插花,一个人想着心事…… 直至前不久,在静修时,她无意间参悟到一股大道烙印,获得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大道感悟”。 也因这一场大道感悟,让她一举抓住了一个绝巅成圣的契机! 今天,就是她渡劫之时,且历经一年之久的沉淀,她早已为此做足了准备。 纵然天穹浩劫可怖,她心中也是无惧无怖,波澜不惊。 可当注意到剑清尘的身影,她那波澜不惊的心湖,终究不可避免产生一丝动荡! 渡劫,最忌讳的就是受到外界干扰。 而这绝巅圣劫则要更可怕,心神稍有一丝变化,就会被劫难之力乘虚而入。 这便是所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时间,赵景暄的心都沉入谷底,早不来,晚不来,这莫非是冥冥中的一场劫,是故意欲令我在绝巅成圣时遭难? 轰! 当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天穹上,蓄积已久的劫云深处,骤然产生一道惊天动地般的轰震,令八方皆颤,万物摇晃。 赵景暄脸色微变。 若说她之前的心境,就如古井不波,那么此时,因为剑清尘的出现而引起的一丝动荡,则像撕裂她心境的一道口子,在这渡劫的时刻,无疑就成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一时间,她眉宇间也不禁泛起一抹阴晦。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倏然响起—— “景暄,你且安心渡劫,有我在!” 这声音那般熟悉,在这一年中不知多少次萦绕在心头,让赵景暄第一时间都以为是因为自己心境出现破绽,而产生的幻觉。 可旋即,她就察觉到不对。 因为极远处,有着一道熟悉的身影,破虚空而来。 一袭月白色衣衫,黑发飘扬,身影依旧如从前那般峻拔、轩昂,犹如天塌下来,都压不跨他的脊梁! “真的是这家伙……” 赵景暄心中一颤,晶莹剔透的清眸睁大,那原本被一抹阴霾萦绕的绝美脸庞上,都焕发出一抹惊人的异彩。 “有我在!” “有我在!” 那平淡却透着坚定不移的声音,兀自在天地间回荡着,萦绕在耳旁,赵景暄鼻子发酸,眼眶都微微有些泛红。 她深吸一口气,微微扬起白皙精致的下巴,以一种骄傲得不得了的口吻说道:“此等劫数,于我而言,何足道哉?” 悦耳清冽犹如天籁的声音,洋溢着一种欢快、自信般的风采。 这一切的转变,仅仅只是因为…… 他来了! 远处,林寻也笑了,眼神带着罕见的一抹柔情。 轰! 天穹上,劫雷刺目耀眼,宛如呼啸而出的蟒龙似的,在这一刻终于降临了。 赵景暄衣袂飘舞,绰约的身影凭空而起,她神色专注、平静、绝美清丽的容颜带着一抹睥睨般的神采。 心境中,再无一丝涟漪! …… 与此同时,林寻将目光看向了那一个羽衣着身,负手而立的年轻人身上。 “剑清尘?”他问道。 剑清尘点头,看着林寻这个不速之客,若有所思道:“能闯过一众绝巅圣人的封锁而进入此地,看来,你就是那个林寻了。” 他仪态悠闲,显得很平静,实则是一种内敛到极尽的自负,尽显一位绝世天骄的风范。 即便是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能够跻身青冥八绝的行列,被视作大罗剑域年轻一辈剑道第一人,这剑清尘的确和其他绝巅圣人很不一样。 “古荒域中,或许也只有云庆白的风采,可以和此人一较高低了吧?” 林寻想起了云庆白。 只是,云庆白是一个毫不掩饰自己强大的一位剑道奇才,他的骄傲、自负也从不屑遮掩,就如一柄大放光彩的绝世之剑,锋芒如日,高悬天穹之上。 而剑清尘,则是另一种气度,给人以内敛、沉凝之感,恰似重剑无锋,令人很难看破其深浅。 “有意思,竟能在此与你相见,可似乎你并不是为杀我而来。” 剑清尘说话时,目光瞥了一眼远处正在渡劫的赵景暄,“是为了她?” 林寻坦然道:“不错,所以……你是打算自己离开,还是由我来送你上路?” 剑清尘哂笑:“何须这般着急,我对你可是很好奇,趁此机会,不如一起聊聊?” 两者交谈时,就如寻常的聊天般,可在两者所立足的这片区域,早已被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充斥。 那些山石草木,都在无声无息中化作粉末! 天穹上,劫雷轰震,闪电炫亮,令天地皆惊,可那等劫数的气息甫一靠近这片区域,就被一扫而空。 这是无声的对峙,无形的争锋相对,看似如寻常闲聊,实则,比真正的杀伐更为凶险和可怕! “这么说,你是打算赖着不走了?” 林寻挑了挑眉。 剑清尘轻叹,目光看着远处渡劫的赵景暄,道,“可惜了,我本打算等她绝巅成圣后,就将她收在身边,以后也可以跟随我一起征战天下,可现在看来,想将她收留,只怕得先过了你这一关了。” 林寻道:“这就是你迟迟不动手的原因?” 剑清尘点头:“你没看出吗,这位姑娘身体内流淌着真龙血脉,若她能够渡劫为绝巅之圣,就足以觉醒真龙一脉的真正天赋力量,一位绝巅为圣的龙女……这在星空古道上,都会引起一场震动!” “毕竟,真龙一脉本就是一个宛如传说般的族群,太少见太少见了……比什么天生圣子、神子都要罕见。” 林寻黑眸微眯,目光也看向远处正在渡劫的赵景暄,想起了很早之前,灵宝圣地传人燕斩秋曾说过的话: “你根本就不知道景暄师妹的身份有多高贵,这世上能够配得上她的几乎没有几个,但绝对不可能有你!” 当时,林寻还以为燕斩秋说的是宣泄愤怒和嫉恨的话语。 可如今看来,燕斩秋明显也早已知道,赵景暄来历的不简单。 这很正常,传闻中,燕斩秋的母族就和真龙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能够知晓赵景暄的一些底细,也在情理之中。 “你说的不错,并且她就是独一无二的,世间也就仅此一人而已。” 林寻认真说道,“你之前不动手,是因为你心存贪念,想占有不该占有的东西对?” 剑清尘洒然一笑:“这可不是贪念,而是见猎心喜,至于该不该占有,你说的可不算。” “这么说,你还不死心?” 林寻神色愈发平静冷淡了。 “你若决定在此刻动手,最后的结果只会有一个。” 剑清尘收敛唇角的笑容,目光静谧,直视林寻:“要么我死,要么你们两个一起死。” “更何况,你也看到了,那位让你牵肠挂肚的姑娘正在渡劫,这可是绝巅成圣的关键时刻,成了,一步成圣,败了,必将魂飞魄散。你觉得,她若是受到惊扰,下场会如何?” 林寻黑眸幽冷,涌动着慑人的光泽,道:“我倒是没想到,似你这种人物,也会如此无耻。” 剑清尘淡然道:“林寻,似你我这种人,根本不可能会在意任何的抨击和评价,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自始至终,他自负而从容,有恃无恐! appapp

上一篇   第1564章 无恙

下一篇   第1566章 压制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