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叫水雉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叫水雉

一片丛林出现眼前,列克三人追到这,倏然止步。 魔云岭中的丛林,是最可怕的区域之一,其中分布着阴湿剧毒的瘴气,以及各种诡异可怕的毒虫和凶兽。 一般情况下,不止是人类修者,就是巫蛮强者也不愿冒然进入其中。 “列克,追不追?” 一名蛮族强者问道,眸子中有些凝重。 “可确定那凶手的踪迹就是进入这片丛林了?” 列克飞快问道。 “应该不会出错,一路上我一直在捕捉这凶徒气息,他虽擅长潜行匿踪,不过他所留下的独特气味却瞒不过我的鼻子。” 另一名蛮族强者沉声道。 他叫水泽,精通追踪刺杀之术,修炼的法门可以锁定敌人身上的独特气味。 “追!” 列克闻言,没有再迟疑,挥了挥手,率先冲入那瘴气覆盖的丛林内。 …… 黑魆魆的丛林犹如一个巨型凶险的迷宫,行走其中,雾霭弥漫,极其容易迷失方向。 这里也极其凶险,低矮的灌木丛中可能藏着会喷射剧毒的蟾蜍,娇艳美丽的花朵会瞬间化为一张血盆大口,吞噬路过的生命,那一根根粗大如锁链的蔓藤,也有可能是诡异的蛇虫身躯所假装。 这里的环境的确太过诡异凶险,就连那看似坚硬的地面,也会瞬间化为一个巨大的泥沼窟窿,一旦陷入其中,可怖的吞吸力量足可以让灵罡境强者无能为力。 一路追踪,列克等三名蛮族强者非但没能第一时间锁定林寻的踪迹,反倒连续遇到了几次凶险,若非反应极快,连性命都可能无法保全。 这让他们神色皆都变得凝重警惕之极,甚至心中已开始有些后悔闯入这凶险莫测的丛林内。 “列克,这丛林太诡秘,那凶手会不会早已遭劫?” 一名蛮族强者问道。 “不会!” 回答的是水泽,他目光锁定远处,“他的气味还在,就在不远处,我们已经快追上他了!” “继续追,我族圣器绝对不能丢失!” 列克原本心中也有些惊疑,可听到此话顿时精神一振,咬牙继续前行。 片刻后。 水泽倏然止步,朝旁边的列克两人打了个禁声的收拾,然后目光朝远处一株粗大的古树望去。 列克两人心领神会,攥紧手中武器,眸子中涌现出一抹凛冽寒芒。 三人悄无声息朝那边靠近,在距离仅仅只剩十丈时 “杀!” 列克三人的身影一起暴冲而起,从三个方向朝那一株粗大古树后方冲去。 只是这蓄势一击,却扑了个空,那古树后方,竟是空荡荡一片,唯有在草丛中,挂着一块染血破布,明显是被从衣衫上撕扯下来。 不好! 三人身影尚在半空,就已脸色微变,察觉到不妥。 崩!崩!崩! 几乎同时,一连串密集如爆的箭矢破空声骤然响彻,犹如来自地狱的催命音符,摄魂夺魄。 列克猛地一拧身躯,双膝在在半空中曲蹲,像蜷缩一团的刺猬似的,倏然改变方向。 轰! 一道箭矢擦着他的身影,狠狠穿透那一株古树,掀起一片木屑,然后插入地面,发出可怖的轰鸣。 列克身影落地,已是满头冷汗,刚才那箭矢出手的时机简直太毒辣,恰是他们在半空中避无可避的一刹那,简直就像活靶子般被锁定,若不是他躲避及时,后果着实不堪设想。 “啊!”猛地,一声惨叫响起。 列克霍然扭头,就看见距离自己不远处,一道箭矢插入水泽的右眼,从脑颅后方贯穿而过,带出一串粘稠的鲜血和脑浆,场面血腥令人作呕。 砰的一声,水泽倒地而亡。 列克目眦欲裂,恨不能把那躲藏起来的凶手生吞活剥。 可不等他动作,又是一阵箭矢破空的尖啸响起,令得列克浑身一寒,下意识地飞身躲避。 “木曲,你怎么样?”列克大吼。 “我……我没事。”数十丈外,另一名蛮族强者惊魂未定,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他在不断后退,仿佛前方藏着一头恶魔,正欲择人而噬。 噗通一声,可就在他退出七八丈距离,浑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地面猛地一软,他整个人忽然就陷入其中。 那地面之下犹如泥沼漩涡,产生可怖的拖拽力量,让他竟无法挣扎出来。 “列克大哥救我!”他亡魂大冒,歇斯底里大叫。 “该死!” 列克震怒,纵身上前,可仅仅一刹那,就被一轮密集的箭雨给逼退回来。 “木曲!坚持住!” 列克气得浑身发颤,怒吼连连,他不断前冲,可每一次都会被一道道锋利无情的箭矢逼退回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木曲的身躯在那泥沼漩涡中不断下沉,不断绝望哀嚎,最终消失不见。 “人族的杂碎,滚出来!你给老子滚出来!” 列克大吼如雷,像被刺激发狂的野兽。 仅仅不足一分钟时间,他的两名同伴就相继死去,而敌人踪迹至今不曾出现,这让列克已几欲疯狂。 但是,任凭列克嘶吼,这片丛林中却已恢复死寂,没有了那突如其来的箭矢,敌人仿佛早已消失。 片刻后,列克铁青着脸气喘吁吁,整个人都有种崩溃的感觉。 连敌人的模样都没有看到,两名同伴就被杀死,而这一次夺回圣器的行动也等于宣告彻底失败…… 这个结果让列克无法接受。 “这件事必须尽快禀告野翎祭祀,只有联系更多的精锐战士,才有机会扳回局势,那凶手……必须得死!!!” 列克咬牙,眸子中射出决然狠色。 他已懒得思考,为何敌人没有连他一起杀死…… …… 林寻在逃。 就在他准备一举击杀列克的时候,心中忽然产生一丝强烈危险,让他毫不迟疑,断然放弃了列克,转身而去。 雾霭重重的丛林中,林寻在狂奔,身影一抹残影,划出一道道曲折飘忽的轨迹。 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有敌人在后方一直缀着自己,那种危险的感觉如芒在背,不曾一刻消失过。 林寻知道,自己这次碰到了真正的高手。 他想起了前来魔云岭之前,石禹曾对此次战区考核做出的分析。 无论对帝国,还是对巫蛮一族而言,魔云岭其实是一座“练兵场”,所谓练兵,就是要让各自一方的年轻强者通过真正的血战,去认知和了解对手。 这也就意味着,这次弑血营237名学员在魔云岭中的考核,极有可能会碰到同样来自巫蛮一族中的年轻强者,论及战斗力,必然也不会逊色于弑血营的学员! 此时追踪在自己后方的那个家伙,是否就是巫蛮一族中的佼佼者? 林寻无法确定。 但他清楚,这一场战斗还没有开始,自己已经处于劣势。 从杀入那一座巫蛮强者所驻扎的临时营地,经历一场恶战之后,他根本就不曾停歇,一路逃奔,最终把列克等三个蛮族强者引入这片丛林。 原本按照林寻的打算,是要一鼓作气全歼对手,然后杀一个回马枪,再度返回那一座营地,把那野翎图腾等人一起抹除。 只是如今这个计划却被打乱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推算出如今自己的战斗力已消耗将近一半,且身上还有不少伤势。 搁在往常,这点消耗和伤势根本不算什么,可若是碰到真正的高手,就明显有些吃亏了。 “必须得尽快甩掉这家伙,否则如此逃遁下去,局势只会对我越来越不利……” 林寻深吸一口气,摒弃掉脑海一切杂念,全力逃遁。 …… 后方丛林中,一道瘦削矫健的身影大步前行,每一步跨出,都足有十多丈距离,看似缓慢,实则速度快得惊人。 这是一名年轻男子,有着一身古铜色的肌肤,五官却是极其英俊,鼻梁高挺,眼窝幽邃,剑眉飞插入鬓,配上他那薄如刀片似的唇,竟给人一种漂亮的感觉。 尤其是他的眸子,犹如一对海流漩涡似的,不时会乍现一抹冷芒,泛着奇异的蔚蓝之色。 若是那个野翎祭祀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这年轻男子就是他们水蛮一脉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九级蛮奴中的天骄领袖之一“水雉”! 水雉手中拎着一柄朴实无华的青铜短刀,整个人犹如一头精悍而矫健的猎豹,不断在丛林中前行。 忽然,水雉瞳孔中流窜出一抹亮芒,薄如刀锋的唇角掀起一抹冷酷弧度:“呵呵,也算老天帮忙。” 说话时,他整个人一个俯冲,身影如电般爆射而去,由于速度太快,空气中竟发出一连串爆音! 仅仅几个呼吸,水雉身影倏然一顿,前方的路上,目标的身影已经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相貌清俊,身影挺秀的少年,正挥刀和一头粗大如水桶的血角蟒蛇厮杀。 当水雉抵达时,少年早已一刀插入血角蟒蛇脑袋,将其彻底杀死。 “今天的运气还真是有点背。” 少年扭头,看见远处的水雉,禁不住轻叹。 这人,自然就是林寻。 他今天运气的确有些背,正自逃遁时,不曾想却一头撞上了一条血角蟒蛇,连闪避都来不及,只能挥刀战斗。 可如此一耽误,就被后方的敌人追上了。 “我叫水雉,来自水蛮一脉。” 看见林寻,水雉并未着急动手,反而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自我介绍道,“这次前来魔云岭,唯一的目的就是杀死更多的弑血营学员。” 声音平淡,却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冷酷睥睨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