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手段尽出 - 天骄战纪

第1567章 手段尽出

“卑鄙!” 剑清尘震怒大喝,他披头散发,胸膛有一个血窟窿,兀自淌血,脸庞都煞白无比。 最糟糕的是,林寻那一剑的力量过于可怖,残留的剑道气息兀自在体内肆虐! 剑清尘的确没想到,林寻的第三招,竟会动用一件神异莫测的圣宝,并且那等威能还如此恐怖。 若不是他身上覆盖有一副上品圣阶战甲,仅仅这一剑,都足以给予他致命的打击! “你不是说过,似你我这种人,根本不会在意任何的抨击和评价,怎么现在你却先恼羞成怒了?” 淡然冷冽的声音中,林寻身影已暴冲而至,掌中元屠剑流淌着妖异血腥的光,怒斩而下。 轰! 剑气如怒,撕裂长空。 “我只是没想到,你也如此卑鄙!” 剑清尘脸色铁青,身前倏然浮现出一柄纯黑如铁,烙印着繁密圣道铭文的神剑,力劈而出。 铛! 刺耳无比的碰撞声中,火星四溅,神辉爆绽。 本就负伤严重的剑清尘,虽挡住了这一剑,但整个人却被震得咳血,踉跄倒退,躯体都差点从空中跌落。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恼恨,苍白几欲透明的脸庞上尽是冰冷。 作为一名绝世人物,他的心境、意志早已锤炼到一种极端可怕的地步,哪怕身处危险境地,也并未因此慌乱。 可内心的怒和恨却根本抑制不住! 太大意了,他以为林寻必然不敢和自己拼个两败俱伤。 因为无论是对古荒域阵营,还是对大罗古域阵营,都会很不利,只会被其他域捡便宜。 可哪曾想,林寻明显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简直就像个肆无忌惮的疯子,要趁此机会分出生死! 顾不得多想,林寻已再度杀来。 “那位姑娘的命,你也不要了吗!?” 剑清尘眸子中寒芒涌动,毫不犹豫,他掌指凝结出一个奇异的法印。 嗡! 在其身前,倏然浮现出一柄木剑。 木剑宽三指、长二尺四寸,飘扬着一挂猩红的剑穗,剑锋钝厚,剑身上篆刻着一个古拙奇异的大道铭文—— 敕! 木剑本是寻常之物,可却因为这一个“字”,却多出一股号令天下般的至高气息。 轰隆~ 林寻甫一靠近过来,竟被一股无形的剑道气息阻挡,连斩出的一剑,都寸步难进。 是那柄木剑的气息! 林寻黑眸一凝。 便在此时,剑清尘神色冰冷、坚定,冷冷出声:“宝物,我也有!” 他袖袍一挥。 铭刻着一个“敕”字的木剑骤然轰鸣,隐约间,仿若浮现出一位伟岸高大之极的身影,踏于木剑之上,散发出的气息,简直犹如剑道主宰,通天盖地,浩大无量。 天穹上那滚动的劫云,都被惊动,剧烈翻滚起来。 与此同时,林寻躯体一僵,周身肌肤一阵刺痛,一股压抑无比的可怖剑道威压扑面而至。 无疑,这是剑清尘的杀手锏! 作为大罗古域年轻一辈第一人,剑清尘自然是不缺压箱底的宝物。 但这把木剑,却是他所拥有宝物中最珍贵的一个,一直被他珍藏,非生死关头,根本不愿动用。 “这一剑,或许杀不死你,但破坏那位姑娘的劫数,却绰绰有余。” 剑清尘眸子中尽是锋芒。 他恨! 自修行至今,他还不曾吃过如此大亏,而今更是被击成重伤,这让他焉能不恨? 越是傲骨铮铮之辈,就越无法容忍这种打击! “去!” 他唇中轻吐一个字,尽显睥睨。 木剑腾空,冲霄而起,一个敕字流淌晦涩至高的气息,令得那浮现在剑身上的伟岸身影,简直如若神祗! 可就在这一刹,林寻也动了。 笼罩在这片天地间的规则秩序,猛地出现一丝滞涩,陷入一瞬间的停滞。 万事万物,都犹如静止! 就宛如一幅定格的画卷,而林寻则成为画卷上唯一一个可以移动的轨迹。 禁逝神通! 轰! 大道无终塔浮现,于这一刹飘洒出无尽玄金道光,将那一柄木剑完全覆盖其中。 当剑清尘反应过来时,恰好就看见,他那把被视若珍宝的木剑,还没来得及发威,就被一尊宛如神金浇筑而成的宝塔硬生生镇压。 关键是,他都没察觉到,那宝塔是如何出现的! “这……” 纵然剑清尘再见多识广,又哪见过如此诡异不可思议的一幕,躯体都猛地一颤。 砰! 下一刻,就见那把木剑被直接镇压,收入到了那宝塔中,自始至终,竟都没能挣脱。 与此同时,剑清尘如遭雷击,猛地咳出一大口血,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和木剑的联系彻底被斩断。 “不!这不可能,此乃是青羽大帝证道帝境时所携佩剑,怎可能会被镇压摄取?” 剑清尘心智再坚韧,在此刻也不禁慌了,感到骇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太清楚这木剑的不凡,若不是受制于九域战场的规则力量,此剑之威,都足以斩杀大圣,令圣人王都忌惮三分! 因为此剑中,烙印着属于一位帝境证道时所留的烙印,那等力量岂是寻常圣宝可比? 可现在,此木剑却都没能发威,就被镇压了! 这让剑清尘哪能接受? “这就是你的压箱底手段?的确很可怕,可惜,看起来似乎并不顶用。” 林寻破空而来,黑眸幽冷,殷红的元屠剑席卷着可怖的血河洪流,破杀而出。 轰! 远远望去,恰似一挂炼狱冥河从天而至,欲葬灭一切。 剑清尘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他的伤势已严重之极,再拖延下去,处境只会越来越糟。 可惜,他低估了林寻必杀他的决心。 赵景暄,就如林寻内心的一个逆鳞,可剑清尘竟想将赵景暄降服,收留身边,这让林寻焉能忍? 可以说从见到剑清尘的第一时间,林寻就根本没打算放过对方! 杀! 元屠剑席卷十方,覆盖而下。 剑清尘挪移时空,速度何等之快,转瞬就避开了这一击,由此也可以看出,此人的可怕。 都已负伤到这等地步,都还能避开来自林寻的杀伐,若换做其他绝巅圣人,早已被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只是,还不等剑清尘松口气,他身影猛地顿住,骇然色变,竟是毫不犹豫,朝后暴掠。 唰! 在他原先所立足位置,一抹虚幻似的流光锋刃倏然降临,那里的虚空无声无息地被切割出一道笔直的裂缝。 断刃! 只不过此时的断刃,已和以往不同,神华内蕴,锋刃泛着莹润如玉般的光泽,其上的三幅晦涩道纹图案流淌着神圣般的光雨。 简而言之,此时的断刃,已是一柄真正的本命圣兵! 从离开古荒界阵营,这数月的时间中,林寻辗转多个域界,被他孕养在体内“混洞”中的断刃,也是顺势蜕变,由本命王兵化作了一柄本命圣兵! 它虽依旧是残缺的,可威力比之以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之前,断刃就是被林寻以无常斩的奥秘催动,成功拦截剑清尘的去路,逼迫得不得不退。 轰! 而在后方,抓住机会的林寻一剑怒斩而出。 剑清尘长发狂舞,也意识濒临绝境,发出嘶吼:“开!” 伴随着可怖的轰鸣碰撞,剑清尘躯体直接被轰得从空中坠落,狠狠砸在地上。 他躯体都龟裂,鲜血流淌,筋骨断裂。 只是,他犹有余力,也不知施展什么秘法,躯体一个弹跳,再度破空而逃。 这让林寻都不禁动容。 剑清尘这等绝世人物,果然不是那般好杀的,不止身怀诸般传承和秘宝,其底蕴也是可怕之极。 不过,这也愈发坚定了林寻的杀心。 轰! 接下来的途中,剑清尘逃,林寻追。 林寻斩出的每一击,都被剑清尘以各种保命手段挡住,有神异的秘法,也有令人目不暇接的宝物。 可即便如此,剑清尘也没能改变自身处境,林寻简直如影随形,紧追不舍,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路上,剑清尘频频咳血,大道根基都被创伤,躯体更是残破如棉絮似的,鲜血淋漓。 人生第一次,他被追杀得如此凄惨! 在死亡的刺激下,他整个人就犹如疯狂,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只要能活下来,就有卷土重来之日! 没多久,远处地平线上,浮现出一道悬浮在虚空中的门户,那是秘境的出口。 本就气息奄奄,重伤垂死的剑清尘,在这一刻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全速挪移而去。 “林寻,此仇来日我必百倍千倍报答!” 剑清尘声音怨毒,发出嘶吼,说话时,他早已一步迈出,朝那秘境门户跃入。 “可惜,你没机会了。” 可就在这一瞬,林寻的身影出现在秘境门户前,挡在那,掌中元屠剑早已一斩而出。 猩红汹涌的剑气,就如滔滔冥河从天而降。 这一刻,剑清尘脸上的怨毒、愤怒之色猛地凝固,眼瞳凸显,似难以置信。 “原来他一路上担心我临死反扑,故而不曾真正下杀手,直至我的力量因为逃命而耗尽,他才毫不犹豫动手……” 当这个念头浮现脑海中时,剑清尘的心神、视野、躯体已经被茫茫血色剑锋覆盖淹没。 —— (晚上出门办事,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566章 压制大敌

下一篇   第1568章 诛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