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比谁狠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比谁狠

说着,水雉手掌一翻,拿出两块铭牌。 “这是我三天前杀死的两个弑血营学员,你应该认识吧?” 水雉问,英俊漂亮的面庞上带着一丝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林寻目光一扫,已确定那两个铭牌的确是弑血营学员所独有,不可能作假。 “看起来你很骄傲?” 林寻随手擦掉战刀上的血渍,笑着随口问道。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十丈,彼此随意立着,交谈着,宛如一对朋友相见,只是场中气氛却莫名变得压抑。 万籁俱静,丛林中弥漫的瘴气都仿佛承受不住这种压抑,倏然朝四周扩散而去。 “对手越强大,杀死的时候才会越让人骄傲,他们两个不配。” 水雉挥了挥手中的两个铭牌,薄如刀锋的唇角笑意盎然,“就是不知道杀《无〈错《死你的时候,是否能够让我骄傲一下了。” 他收起两个铭牌,掌指跳动,轻轻把玩着那一把朴实无华的青铜短刀,一对若海流漩涡的幽蓝眼眸中,悄然浮现一抹杀机。 这一刹,气氛愈发死寂,一股无形的可怖气息从水雉那瘦削矫健的身躯上弥漫而开。 “既然要杀我,还废话这么多,我想问一问,我若说你也是缺心眼,服不服?” 林寻背脊挺直,笑眯眯看着十丈外的水雉,周身内外气机犹如蓄势待发的火山,奔腾轰鸣。 “哈哈。” 水雉大笑,“这种小把戏或许会激怒那些没脑子的蠢货,但若用在我身上,可就未免太可笑了。” “我觉得不可笑,起码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十足十的缺心眼,比没脑子的蠢货也强不了多少。” 林寻一脸认真回答。 “哦,那咱们就直接动手比一比?” 水雉问。 “缺心眼,这还用问?” 说话时,林寻已持刀劈杀而至。 唰! 锋利的刀芒切割空气,划出一道凌厉狠辣的弧度,简单、直接,一往无前。 刚才的短暂交谈,林寻一直在试探对方,试图寻觅破绽,但最终一无所获,这让他清楚,这个对手的确很不简单,想找出他的破绽,唯有和他战一场。 “太心急了,莫非你力量消耗太多,打算拼尽全力速战速决?” 水雉微微一笑,唇角泛起一抹冷酷的弧度。与此同时,他静止不动的身躯猛地暴冲。 嗡! 手中青铜短刀产生一阵奇异的嗡鸣,似乎是渴望饱饮鲜血的声音,同样以一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劈杀而出。 噗的一声,林寻身躯毫不闪避,瞬息被这一刀插入左肩,迸射出一道血水。 这让水雉微微一怔,旋即,他就眼瞳一眯,猛地一声暴喝,下意识地就要继续发力。 只是林寻早已趁此机会,身影猛地撞入水雉怀中,破军战刀施展“旋字诀”一个倒卷,哧啦一声,在对方胸膛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刀疤。 这完全就是两败俱伤的惨烈打法! 只怕这水雉都没想到,林寻甫一战斗,就会采取这种狠辣战术。 不过,林寻同样低估了水雉的反应,换做寻常人,在这等情况下必然会选择先闪避自保,再徐徐图之。 可水雉没有这么做,受到林寻一击之后,他仅仅闷哼一声,青铜短刀发力,轰的一声,破开林寻左肩,硬生生撕掉一块血肉,露出一截森然白骨。 同时,他左臂如锤,狠狠砸向林寻脑门。 比狠? 他水雉从不没有怕过谁! 仅仅一瞬间,两人近身搏杀,已交手数十次,青铜短刀对破军战刀,厮杀在一起,俨然一副不顾一切的拼命架势。 鲜血不断飙射,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很快出现在两人身上,可两人神色自始至终不曾发生太大变化。 甚至,都不曾发出任何叫声。 远远看去,就像两个地痞无赖在斗狠,战斗的方式毫无花哨可言,可唯有真正的高手才懂得,这种战斗才是最恐怖的! 拼的已不是技巧,还有一股不顾生死的胆魄、坚定不移的意志! 砰! 片刻后,厮杀在一团的两人骤然分开。 林寻浑身浴血,浑身伤口遍布,鲜血汩汩流淌,像个血人,可他那清俊的面庞上自始至终一片冷峻,黑眸如电,仿佛没有感情。 另一侧,水雉披头散发,浑身同样分布许多伤痕,那英俊漂亮的面庞冰冷一片,同样仿佛没有感情。 两人目光对碰,如火光对撞,皆都一声冷哼,齐齐再次出击,厮杀在一起。 砰砰砰! 场中没有惨叫,没有交谈,只有沉闷的碰撞声,鲜血迸射声,刀锋撕开皮肉的声音。 这些声音毫无气势可言,却让人心生恐怖,头皮发麻! 这种战斗,于分寸之间决生死,反应稍慢一丝,或许就会瞬间被当场杀死。 同样,这也是一种特殊而罕见的战斗,战斗双方有着同样的力量,同样级别的战斗技巧,同样坚狠的战斗意志和信念,否则断然不会出现这等局面了。 毕竟,若是实力稍弱,心志不坚定,斗志产生摇摆,必然早已被镇杀当场! 一刻钟后。 厮杀在一起的两人再次分开。 林寻急促喘息,长发染血,黏在脸颊上,浑身犹如捅破的马蜂窝,伤口无数,白骨隐现。 另一侧,水雉的状况同样如此。 换做其他人,在受到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要么会心生逃意,要么直接就意志崩溃,彻底放弃。 但此时此刻,无论是林寻,还是水雉,心中的斗志自始至终都不曾有一丝动摇过。 他们的目光彼此锁定,彼此都能看出对方所流露出的杀机和战意。 两人也都很清楚,这一战谁先倒下,谁就等于彻底输了。 “这种人,绝对不能留!” 几乎是同时,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想法,显得很有默契。 这也从侧面证明,两人心中都已认定对方为一个威胁,必须除之而后快,否则来日必成大患。 只是,当两人准备再度动手时,远处丛林中猛地响起一阵急促的破空声,正在朝这边赶来。 两人眼瞳皆都微微一缩,目光彼此碰撞,仿佛在说,下次见面时,就是你的死期! 不约而同地,两人皆都朝各自身后的方向掠去。 显然,他们都无法判断来者究竟是谁,但他们没有人敢对赌,故而毫不犹豫齐齐选择了避开。 没多久,一行身影出现,看见了之前林寻和水雉交战的地方,赫然是那野翎祭祀和列克等人。 “是水雉的气息!” “他刚才和对手发生了一场恶战!” 一名巫蛮强者惊呼,从战斗痕迹中判断出了水雉的气息。 “他应该发现了那个凶手。” 野翎祭祀脸色阴沉,“我们来晚了一步。” “可恨!” 列克咬牙,他们刚才靠近过来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谁曾想,正因为他们的到来,竟是破坏了水雉的战斗。 “那凶手应该受到了重伤,朝那边逃走了!” 野翎祭祀指着远处丛林,“而水雉则朝另一个方向逃走,他之所以这么做,显然也是身受重伤,否则断不会就此离开。” “野翎祭祀,那我们该去哪边?是救助水雉,还是继续去追杀那名凶手?” 列克有些举棋不定。 水雉是水蛮一脉年轻一代中的翘楚,资质超绝,深受族中大人物器重,他如今身受重伤,在这凶险莫测的丛林中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同时,那名凶手也绝对不能放过,他手中拿着属于水蛮一脉的圣器,这等至宝,焉能被敌人所夺去? “去追那名凶手!” 回答的不是野翎,而是忽然从远处丛林中现身的水雉,他竟是又重返了回来。 看见他,场中众人振奋之余,又不禁一阵心惊,太惨了,此刻水雉通体上下伤口无数,鲜血汩汩流淌,触目惊心。 “愣着做什么,快追!” 水雉心中愠怒,若不是这些蠢货突然前来,打断了战斗,说不定此刻那林寻早已被他所镇杀。 列克等人这才如梦初醒,猛地一咬牙,转身朝丛林深处冲去。 野翎祭祀留了下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水雉:“水雉,你的伤势……” “没事。” 水雉冷冷打断,神色不善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可知道正因为你们的出现,破坏了我的好事!” 野翎祭祀一阵苦涩:“实不相瞒,那凶手杀了我们不少族人,更可恶的是,我族圣器天水圣珠也……也被他夺走了!” “什么!” 水雉眼瞳中骤然爆射出一抹寒芒,脸色阴沉,“简直是一群废物!如此重要的消息,你为何不早说?” 野翎祭祀神色愈发苦涩:“这魔云岭中分布着许多帝国战士,若是有关圣器的消息泄露出去,绝对后患无穷。” 水雉冷冷道:“我看你是担心回到族中遭受惩罚吧!” 野翎祭祀默然,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个原因。 “发出信令,告诉分布在魔云岭中的所有水蛮强者,全力朝这边汇合!这一次,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夺回圣器!” 水雉深吸一口气,沉声命令。 野翎祭祀脸色骤变:“万万不可,这么做动静太大,只怕会引起太多目光注意!” “只要能第一时间夺回圣器,引起一些风波又算什么?” 水雉反问,态度决然。 野翎祭祀脸色变幻半响,最终颓然,一咬牙,从怀中摸出一个黑黝黝的兽骨号角,放在嘴边吹响。 呜呜呜~~ 一圈圈涟漪般的黑色奇异光泽从兽骨号角上扩散而开,倏然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 ps:今天会补,看最后能补多少吧,去码字。 第一百五十七章谁比谁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