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飞蛾扑火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五十八章 飞蛾扑火

呼~~呼~~ 林寻全速飞奔,呼吸逐渐变得粗重,他浑身伤口兀自淌血,让他的脸庞变得煞白几欲透明。 最严重的是,他的体力已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快要支撑不住。 脑袋中的晕眩感觉越来越严重,让林寻很难再保持冷静清醒的意识,他知道,若这一刻自己稍一懈怠,就会瞬间陷入重度昏迷中。 逃! 林寻咬牙,弑血营残酷变态的训练,让林寻在这一刻展现出超乎想象的意志和韧性。 与此同时,他拿出这些天搜集到的灵果灵药,一股脑吞进体内,也顾不得炼化,只求能补充一些体力。 在林寻胸前,就挂着一个求救所用的哨子,只要吹响,用不了多久就会等来救援。 但林寻没有这么做,吹响哨子就意味着主动认输,会被从弑血营中淘汰出局,林寻无法容忍自己在这时候失败。 才刚刚进入魔云岭第八天而已,焉能认输? 不知不觉间,林寻已冲出了这片丛林,眼前视野骤然一阔,出现一片荒芜的山岭。 山岭此起彼伏,皆都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岩石泛着赤红之色,释放出灼热的白色烟雾。 林寻目光扫视,±↖长±↖风±↖文±↖↘et继续上前,身躯已开始变得踉跄,脑袋昏沉,发出嗡嗡作响的声音。 这一次战斗拼的太严重了,不止伤势严重,连体内也消耗殆尽,这时候若碰到任何一名巫蛮强者,只怕都可以轻松杀死他。 脚步越来越沉重,像灌了铅,林寻朝一座热浪喷涌的赤色山峰之巅掠去。 他需要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只是目前似乎根本找不到这样一处地方。 山峰上很热,走上去犹如置身火炉中,林寻身上的血水滴落,瞬息就被蒸发为血雾飘散。 扑面的灼热气流让林寻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强自坚持着,只是当抵达山巅时,心中猛地一阵寒冷。 这就是一个火山口! 可怖的熔浆犹如火龙,在火山口下方奔腾咆哮,浓浓的雾霭热浪像云层般蒸腾,像能够熔炼世间万物。 林寻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掉进去,绝对会瞬间被熔化为灰尘! 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可若是返回…… 林寻扭头,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破空声,正从山下传来。 是敌人追撵来了吗?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自嘲,眼前这处境还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那家伙在那里!” “快追!” 声音越来越近了,透着亢奋和狰狞。 林寻抬脚走到火山口,浑身衣衫都似乎要点燃,他俯身下望,只能看见一片澎湃咆哮的刺目熔浆。 难道要逼自己跳下去? 林寻目光四扫,哪怕已深陷绝境,他依旧不打算就此放弃。 他开始搜寻储物戒指,看是否有能够派的上用场的物品,武器、灵材、矿石…… 统统没用! “小杂碎,怎么不逃了?” 蓦地,一道怨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林寻回头,就看见列克等数名巫蛮强者已出现在二十多丈外。 只是当他们看见立在火山口旁边的林寻时,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敢再靠上前,似乎生怕他跳下去似的。 这一幕被林寻敏锐捕捉眼中,他连续深呼吸几口气,努力保持着脑海中最后一丝清醒,沙哑出声:“你们居然能一直追到这里,我是该佩服你们的执着,还是骂你们都是一根筋?” 列克沉声道:“少废话,快交出我族圣器,或许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否则你今日必死无疑!” 圣器? 林寻一怔:“什么圣器?” 列克勃然大怒,指着林寻:“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打算死磕到底?简直不知死活!” 林寻心中一动:“你们就是因为那一件圣器追来的?” 列克冷笑道:“废话,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 林寻哦了一声,忽然掌心一翻,浮现出一颗鸽蛋大小,通体泛着蔚蓝如水光泽,梦幻夺目的珠子来。 托在林寻手中,就宛如托着一片汪洋大海,给人一种浩瀚缥缈的神秘气息。 “是它?”林寻问。 列克等人脸色骤然变得激动,呼吸都变得急促,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狂热之色。 见此林寻一瞬就判断出来,这个被自己无意间得到的神秘珠子,竟是一件了不得的“圣器”! “快把它交出来!”列克说着,就要冲上前抢夺。 林寻手臂一伸,手掌出现在火山口上方,只要一个细小的动作,被托在掌心的天水圣珠就会坠入火山之下。 “你敢!” 列克惊怒,再不敢上前。 其他巫蛮强者也惊怒交加,若是天水圣珠被火山吞没,那就别想再找回来了! “我怎么不敢?”林寻反问,“落到你们手中也是死,还不如让这颗珠子和我一起陪葬。” “你……” 列克内心焦急如焚,连忙道,“你冷静一下,只要你交出此宝,我等发誓给你一条生路,如何?” “我从来不相信你们巫蛮一族的誓言。”林寻摇头。 “那你要怎样才把我族圣器交出来?”列克气得目眦欲裂,直恨不得把林寻生吞活剥。 “除非……” 林寻正说着,忽然心中涌出一抹惊悸,让他毫不迟疑一纵身,竟是一下子跳进了火山口! 几乎同时,一道黑影倏然从另一侧的岩石后方冲出,速度快若闪电,只是最终还是差了一线,没能抓住林寻。 那一道黑影,赫然是水雉。 显然,在林寻和列克对峙的时候,他早已悄然摸上了这边,打算出其不意夺走林寻手中的天水圣珠。 只是脸水雉也没想到,林寻的反应如此果决,竟会毫不犹豫跳入火山之下,难道他早已不打算活下去了? 噗通一声,水雉一屁股坐在地上,急促喘息。 他身上的伤势同样并没有修复,刚才那一击他蓄势已久,此刻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剧痛难受。 “不!”列克等人怒吼,脸上写满不甘。 他们哪曾想到,好不容易终于有了夺回圣器的机会,可在最后一刻竟会发生这等事情? 一下子,他们都懵在那,神色呆滞。 完了。 彻底完了! 水雉脸上同样难看之极,漂亮英俊的脸庞上铁青阴沉,他兀自不相信,林寻会如此放弃性命。 像林寻这种人,怎可能轻生寻死? 没多久,野翎祭祀也来了,得知这一切,反倒露出一抹轻松之色,冷笑道:“你们都被骗了!” “什么?” 包括水雉在内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齐齐看过来。 “天水圣珠可是我水蛮一脉圣器,诞生于上古岁月,你们莫非真以为一个小小火山,就能吞没它?” 野翎祭祀手持骨杖,枯瘦的身影出现在火山口边缘,神色间尽是冰冷恨意,“若我推测不错,有了我族圣器保护,那跳入火山之下的人族的杂碎只怕也不会瞬间丧命了!” 众人心中又是一惊,神色变幻。 “那我们岂不是还有机会夺回圣器?”列克颤声问道,重新看到了一线希望。 野翎祭祀却是一声轻叹,眉头紧锁:“这火山虽奈何不得天水圣珠,可若是我们进入其中,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也只有身具‘力士’修为的强者前来,方才可以不惧熔浆侵害。” 力士! 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巫蛮力士,这可是堪比人类修者中的灵海境强者,在整个魔云岭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种级数的高手。 正如石禹分析的那样,魔云岭就是一个练兵场,虽然小规模战斗不断,但无论是帝国,还是巫蛮一族,皆都不会派遣出真正的高手掺合进来。 否则的话,魔云岭的存在就失去了“练兵”的意义。 “那该怎么办?” 列克等人失望。 “在这里等着,我就不信他一辈子会呆在火山下边!” 水雉声音铿锵,掷地有声,眉宇间尽是狠色,“你们去召集人手,将此山全部戒严,不得允许其他人靠近!” “就按水雉所说的去办。” 野翎祭祀也清楚,目前局势下,等待就是唯一的办法。 水雉深吸一口气,直接就在火山口前开始静心打坐,他要尽快修复伤势,恢复体力。 …… 轰隆隆~~ 奔腾咆哮的熔浆犹如发怒的火龙,产生出可怖灼热的力量,让人心生恐怖。 而在火山底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则躺着一具身躯。 诡异的是,在他周身,氤氲着一层蔚蓝色如涟漪般的光晕,任凭四周熔浆拍打,竟是无法靠近那蔚蓝色光晕。 这一道身影,自然就是林寻,他已陷入昏迷中。 那一层如涟漪般的蔚蓝色光晕,则是从他紧攥的右手掌心的“天水圣珠”中所释放出来。 就犹如一个防护罩,让他躺在岩石上,丝毫不受四周熔浆火浪的侵害。 昏迷中的林寻浑然没有注意到,一缕缕冰冷的蔚蓝色光晕,正在不断飘进他周身伤口,涌入他的身躯内部。 林寻做了个梦,梦中他再次回到了矿山牢狱被毁灭的那一天,他无力的坠入矿口隧道下的深渊中,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只遮天大手覆盖而下,将鹿先生的身影淹没…… 旋即,他又看见了夏至,她正在一片黑暗中回首,轻声说:“林寻,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能死,好吗……” 昏迷中的林寻浑身一僵,猛地惊醒,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