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夜空玉藤 - 天骄战纪

第1591章 夜空玉藤

一路上的见识,让林寻第一次意识到,飞仙战境中的这些凶物,不仅仅只是实力不弱于绝巅圣人,其中一些恐怖存在,比绝巅圣人更可怕! 就比如那遗落骨海中,被无数尸骸堆积起来的“血色巨人”。 比如那一座巍峨山峦所化的“重甲身影”。 一个比一个恐怖,让林寻都察觉到极度的危险感。 “主人,杀了那云依后,我手中的飞仙令一下子多出二百一十八种战勋道运。” 小银兴奋道,“看来消息是真的,在这飞仙战境中,击杀佩戴飞仙令的强者,可以夺取对方全部的战勋道运!” 说着,他将一块飞仙令递给林寻:“这是击杀那个云依后,从其身上获得的飞仙令,不过现在是空白的。” 林寻随手收下,沉吟道:“飞仙战境的竞争才只有十天时间,我们手中如今有四块飞仙令,争取在飞仙战境落幕时,可以搜集到足够的战勋道运。” “主人,是‘夜空玉藤’!” 一向性格清冷的小天忽然罕见地激动起来。 林寻抬眼看去,就见不远处一片岩石堆中,生着一株通体雪白如玉的藤蔓,叶子都呈现一种绚烂的白色。 可在藤蔓上空,却笼罩着一层夜幕,呈现一种黑暗幽邃的色彩,远远一望,就宛如一株藤,撑开了一片夜空! “真的是此宝!” 小银也眼眸一亮,“传闻中,此藤乃先天神物,有着天然的奇异道纹,将其采撷入药炼化后,修行一日,可抵得上百日之功!” “不错,吞服此药,身心如入浩瀚夜空,能够让修道者心境之力被激发,无论修行,还是悟道,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 林寻也听说过此宝,只是在外界中早已不存,没曾想,却竟会在这飞仙战境中见到。 “若能吞服此药,我的修为或许可以再度精进一步……” 林寻思忖时,已朝那夜空玉藤靠近过去。 只是,当他要动手采撷时,却猛地注意到,在此藤根部的岩石上,竟烙印着一座古老的道纹阵图,化作一种禁制,将此藤给保护了起来。 林寻眼眸一眯,仔细感应,当即判断出这一座禁制起码在八千年前就已经被布下! 在九域历史上,九域战场拢共就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出现在太古时期结束的时候。 第二次是上古时期。 第三次就是现在。 而八千年前,都够不着上古时期的尾巴,只能算是当世! 可八千年前,九域战场根本没有出现于九域之中,自然不可能有人进入这飞仙战境。 可这一株夜空玉藤,却在八千年前时,就被人布置了一重禁制,这就太让人吃惊了! “难道,还有人能够随意出入这飞仙战境?” 林寻眸光闪动。 “好厉害的道纹!” 很快,林寻又有新发现,这座道纹禁阵,看似只有寥寥一个阵图,可构成此阵图的道纹却极其不简单。 以林寻对灵纹一道的造诣,一时间都竟无法窥伺其中奥秘。 “这应该是一位道纹宗师的手笔,若是以暴力手段破坏,此阵力量就会瞬间毁掉这一株夜空玉藤,那样的话,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林寻挑眉,隐约感觉,这不像是九域之人的手段。 九域强者进入飞仙战境,是为了获取战勋道运,并且只有十天的时间可利用。 而当九域之争落幕,九域战场下一次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降临,谁又会费尽心思,布下道纹禁阵,去保护一株神药的生长? 完全没必要! “难道,这是九域之外的修道者所为?他们掌握有出入飞仙战境的手段,视这横断雾山为天然的‘药圃’。” 林寻脑海中浮现一个大胆的揣测。 比如,八千年前,这夜空玉藤被人发现时,还是幼苗,于是被布置下禁制保护起来,只等其成熟时,布置禁阵之人就会前来采撷? “主人,此阵是否可破?” 小银忍不住问。 林寻当即摒弃杂念,点了点头,开始专心推演起来。 足足一刻钟后,一直纹丝不动的林寻终于有所动作,他袖袍一挥,一缕缕清色光雨掠出,按照一种奇异玄奥的轨迹,一一掠入那岩石上所篆刻的禁阵上。 顿时间,那禁阵如融化掉的大雪似的,纷纷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道如墨般漆黑的夜光,从那夜空玉藤上掠起,直冲虚空之上,宛如一片夜幕遮空! 再看那夜空玉藤,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通体飘洒光雨,芬香弥漫,其雪白如玉的表面闪烁着一颗颗犹如星辰似的光点。 这才是夜空玉藤的真面目! 只不过最初时候,被那禁阵力量给遮蔽住了。 林寻毫不客气,将其采撷掉。 只是心中,兀自有着一丝疑惑,此禁阵……究竟是何人布下? 没有多耽搁,他们继续小心前行。 这横断雾山实在太大了,层峦叠嶂,群山林立,穿行其中,雾霭遮天,空气中弥漫着化解不开的洪荒气息。 一路上,林寻也在留心打探四周,试图再寻觅一些类似夜空玉藤的罕见瑰宝,看一看其附近是否还有道纹禁阵存在。 可惜的是,一路上再没有碰到,不过其他的一些珍稀神药、灵材倒是被他采撷了不少。 其中一些神药,甚至都足以令圣人眼红。 可若论及罕见和神妙,都要逊色那夜空玉藤一大截。 “也对,但凡此等神药无不是世间一等一的天材地宝,可遇不可求,自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见到……” 最终,林寻也释然了。 两个时辰后。 林寻伫足在一座陡峭险峻的千丈山峰之巅,附近雾霭翻滚,山风都吹不散。 “有意思。” 四周空空如也,可林寻却似察觉到什么,眼神微妙。 在距此足有数万里的地方,鲲少羽、蚩无恕等八域强者正一起动手,在对付一群飞仙鬼灵。 可就在此时,烛映空心中一动,身前浮现出一面篆刻着花鸟虫鱼图案的青铜镜。 镜面中,浮现出一道峻拔修长的身影,屹立山巅,被雾霭覆盖,令其身影若隐若现。 “就知道你会鬼鬼祟祟地进行查探。” 烛映空唇角泛起一抹冷峭弧度,而后笑道,“诸位,猎物已入网,从此刻开始,此子再无法从横断雾山中逃脱!” 鲲少羽等人皆汇聚过来,当看到青铜镜中那一道峻拔的身影时,血青衣、蚩无恕等人都不禁流露出怨恨之色。 林寻! 他们怎可能认不出? “烛兄,何时可以收网?” 蚩无恕忍不住问。 “不着急,他已经入局,等我们抓到足够的飞仙鬼灵,就是收网之时。” 烛映空神色间尽是自信之色。 这一次他所布置的道纹禁阵,乃烛龙一脉的至高传承,别说一般的道纹师,就是道纹宗师误入其中,也插翅难飞! “烛兄,你也清楚那林寻同样擅长布阵,可千万莫要大意了。” 血青衣提醒道。 他对林寻一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忌惮。 烛映空道:“正因为我将其视作生平罕见的头号大敌对待,才会费劲心血,在此布置道纹禁阵,不过血兄提醒的也对,对付此子,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说话时,他将青铜镜收起。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烛映空收起青铜镜那一瞬,一直负手背对着他们的林寻,悄然转过身,黑眸幽邃,神色玩味。 “听说烛龙一脉最强大的传承力量便是灵纹一道,这烛映空是打算要拿道纹禁阵来对抗我吗?” 那一座险峻的山峰之巅,林寻笑了笑,眉宇间流露出一抹睥睨。 灵纹一道的对峙上,他可从来没有怕过! 就如此时此刻,为何他选择在此停留? 很简单,就因为察觉到了属于道纹禁阵的气息! 烛映空若以为自己对这些无所察觉,就像一头撞进渔网中的鱼儿一样,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不过林寻也不得不承认,烛映空的手段很了不起,所布置的道纹禁阵,完全融入了这一方天地山河中。 放眼所见,那一座座如大戟排空的山峰,那翻滚天穹上的雾霭,以及每一处区域中的一草一木,无不皆融入禁阵力量中。 别说寻常人,就是道纹师前来,也绝对很难察觉到什么异常。 这也是林寻修行以来,在灵纹一道上所遇到的最厉害的一个同辈对手,让林寻都不禁有“见猎心喜”之感。 “烛映空来自阴绝古域,也不知他是否听说过巴岐准帝这一号人物,不管如何,这一次若有将其活擒的机会,倒要好好拷问一番……” 林寻想起了那个一直藏在云庆白背后的元凶,目光也变得冷冽起来。 云庆白,就是一个悲剧般的棋子,从来都是命不由己,被那个准帝巴岐牢牢操控。 严格而言,这个巴岐才是造成林家血案的幕后主使! “主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小银忍不住问,他已从神魂交流中得知,如今他们进入了烛映空所布置的一座道纹禁阵内。 林寻想了想,唇中轻轻吐出八个字:“将计就计,偷天换日。” appapp

上一篇   第1590章 去而复返

下一篇   第1592章 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