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局中局 - 天骄战纪

第1593章 局中局

“起!” “起!” “起!” 随着烛映空摇动玄色小旗,发出命令,那茫茫山河间,但凡林寻身影出现的方向上,皆会涌现出早已被布置下的禁制力量。 有巍峨雄峻入云霄的大山。 有浩浩荡荡若天河的河流。 有咆哮喷发万丈火舌的熔浆。 有…… 天上地下,东南西北,八方之地,就如一座牢笼,将这一方山河之地完全封锁。 而置身其中的林寻,则无论逃到哪里,皆无功而返! 他的神色阴沉如水,眉宇间写满惊疑、仓惶、诧异、震怒的神色。 这一切的画面,皆纤毫毕现地映照在那一面青铜镜中,被鲲少羽、血青衣等人清楚看在眼底。 他们都不禁笑了。 “烛兄好手段,此子恰如网中鱼儿,在劫难逃!” 蚩无恕抚掌赞叹。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真正见识到烛映空所布的大阵禁制力量,连他们都感到惊艳无比。 而当看见林寻如乱头苍蝇似的无法脱困,他们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之感。 你小子也有今日? 不夸张地说,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在场所代表的阵营势力,无不曾在林寻手中吃过大亏。 伤亡最惨重的当属血魔古域和大罗古域阵营,前者造成的打击太多,早已元气大伤,势力衰弱。 后者则损失了剑清尘这样一位领袖人物,所遭受到的打击要更大。 而除此之外,其他域界也都或多或少地遭受过来自林寻的打击,比如七域联军的覆灭,比如黑崖海之战的惨重大败…… 故而,当此刻看见林寻被困,他们一个个焉能不高兴? 听着众人的赞叹,烛映空不禁微微一笑,神色傲岸,淡然开口: “诸位莫急,这只是开胃小菜,待会千鬼大阵全力运转时,才是这一场盛宴的压轴戏。” 话音刚落。 他挥动掌中玄色小旗。 顿时间,犹如潮水般的飞仙鬼灵身影,从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方位轰然冲出。 这些凶物无不煞气腾腾,气息恐怖,仅仅是那等气息,都足以让任何真圣人物绝望。 而此刻,它们成群结队出没! 并且若仔细看,这些飞仙鬼灵每一百个汇聚为一股力量,将十方之地皆占据,形成一种浑圆的围困形态。 而这种浑圆的阵型又能让它们彼此呼应,产生某种奇妙的联系,呈现出一种“循序往复,圆满无漏”的神韵。 “这便是千鬼大阵,脱胎于我族至高传承‘诛邪十绝阵’,能够覆盖万里山河,与天地之力契合,化作一个循序往复的圆,从而能够演绎出一个天衣无缝,无可逃遁的困杀之局。” 烛映空言辞间,尽是睥睨自信。 放眼九域,烛龙一脉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足可以冠绝四方! “最奇妙的是,这横断雾山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无不笼罩着神秘的天地规则力量,无法被蛮力破坏,我布阵时,就利用这种天然的地利优势,让得千鬼大阵运转时,即便林寻战力再逆天,也无法凭借蛮力破阵而出!” 烛映空悠悠开口,紫眸中神芒涌动,“接下来,就是诛杀此獠之时!” 话音刚落。 就见那青铜镜所映现的景象中,十个方向上,拢共上千的飞仙鬼灵出击,就如一个不断缩小的圆,将位于中央的林寻围困。 任谁看见这一幕,都会凭生“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的绝望之感。 果然,众人瞬间就看到,林寻此刻的脸色已是难看之极,一副手足无措的姿态。 “好!” 不少人都大笑起来。 “上千个飞仙鬼灵,战力虽强横,可只怕还无法杀死那小子吧?” 血青衣皱眉。 这一次,不少人都并不认同血青衣的话。 一千个飞仙鬼灵,就相当于一千个绝巅圣人! 即便是去击杀大圣境存在,都轻而易举,毫无悬念可言。如今林寻已被困阵中,怎可能还会出意外? 子也察觉到危险,正在不断退避,可惜,在他四面八方可都是杀劫!” 蚩无恕亢奋出声。 搁在寻常,以他的心境断不会显得如此沉不住气,实在是他太恨林寻了,憋了一肚子愤怒,眼见林寻即将遭难,正中下怀。 其他人也都紧紧盯着,神色间写满冷意。 能够仅仅布置一座大阵,而不必亲自出手,就将林寻这个头号大敌击杀掉,那无疑是最好的! “诸位请看,此子被困时,整个大阵的力量,也会会随之汇聚,完全集中在他所伫足的区域中,如此一来,他必死无疑!” 烛映空似乎唯恐其他人看不懂其中玄机,不无得意地进行指点,踌躇满志。 “不错,不错。” 鲲少羽等人纷纷点头。 这让烛映空也大感脸上有光,若一般人夸赞,他根本不屑一顾,可鲲少羽他们不一样,皆是能够和他比肩的领袖人物,能够让这些傲骨铮铮的家伙主动开口,承认自己的手腕了得,可很不容易! “不对,此子竟挡住了攻伐!” 可就在此时,有吃惊的声音响起。 就见林寻忽然祭出二十四颗拳头大小的璀璨珠子,笼罩在自己四面八方,倏然间化作一方大阵。 附近一些飞仙鬼灵冲击过来时,竟一时无法攻破那大阵的防御! “这不是血兄手中的‘镇天平海大阵’吗?” 石破海一眼就看出,这二十四颗珠子乃是“定海圣珠”,原本是属于血青衣的压箱底宝物。 当初在黑崖海之畔,就曾被血青衣动用这一套宝物,布下大阵。 众人抬眼看去,果然就见血青衣此刻的脸色已是阴沉如水,目眦欲裂,一副恨不得择人而噬的模样。 “诸位快看,那小子居然……居然……” 有人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众人看过去,就见此刻的林寻,竟盘膝坐在“镇天平海阵”中,在静修打坐。 再不见之前的惊慌,连神色都不再阴沉,变得很淡定和从容。 大阵外,一千个飞仙鬼灵已围困而来,疯狂轰击,可竟是无法动摇那镇天平海阵分毫! “血兄,为何此阵用在此子手上时,竟会如此神妙?” 石破海一呆。 若当初“镇天平海阵”都能拥有如此可怖的防御力量,他们在遭受林寻打击时,何须逃亡? “我……” 血青衣的眼睛也直了,难以置信,二十四颗定海圣珠,的确是一套罕见无比的圣宝。 可其威力再强,也断不可能挡住一千个堪比绝巅圣人的凶物攻击啊! 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神色间的笑容也凝固,变得惊疑不定起来,目光都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烛映空。 烛映空满腔的得意在此刻,都是不翼而飞,他眉头皱起,紫眸汹涌晦涩的光,仔细凝视推演。 半响,他似意识到什么,不禁脸色一变:“这小子好厉害的手段,竟以二十四颗定海圣珠布阵,而后再借用‘千鬼大阵’的力量进行防御!如此一来,那一千个飞仙鬼灵实际上,是在轰击千鬼大阵的力量!” 此话一出,众人都不禁色变,心中震荡。 谁也没想到,林寻竟能玩出这样一出,和“移花接木,斗转星移”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如此绝境之下,还偏偏被他成功办到了! “我就说过,千万不要小觑此子!” 血青衣恨得咬牙。 众人都差点忍不住出声讥讽挖苦,这二十四颗定海圣珠可是你的,现在却被敌人利用,究竟是谁之错? “烛兄,现在该怎么办?按你所说,若让飞仙鬼灵攻破大阵,岂不是等于帮那小杂碎破开了一条生路?” 鲲少羽沉声问道。 “想解决这个问题,倒也不难。” 烛映空深吸一口气,紫眸中闪过一抹决然,“诸位,可愿随我一起走一遭,破了那小子的大阵?只要做到这一步,此子再无活命的可能!” 鲲少羽等人自然不可能不答应。 “走!” 下一刻,他们一行人就展开行动,进入大阵禁制所覆盖的茫茫山河之中。 几乎在这一瞬,盘膝坐在一座岩石上的林寻倏然睁开眼睛,一抹幽冷的光从其瞳孔深处闪过。 他坐在那纹丝不动,一袭月白色衣衫飘曳,气息绝尘空灵,犹如谪仙般。 纵然在大阵外,有着上千个飞仙鬼灵在不断轰击,也无法让他眉头皱上一下。 因为,这一切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换句话说,从数天前踏入这一方山河时,林寻就已决定“偷天换日,将计就计”。 这数天时间里,他看似在一路探寻,一路在山河之间奔波,实则,皆是在推演和推敲这座“千鬼大阵”的奥秘。 直至今日,烛映空等人以为他是察觉到不妙,要选择逃遁。 实则,林寻只不过是假戏真做,在逃遁的同时,已在悄无声息之间,改变了这一方山河中的一系列禁制波动。 当然,此刻的千鬼大阵依旧是千鬼大阵,依旧能够被烛映空操控。 只不过,当林寻决定要出手时,这座大阵就会改旗易帜,脱离来自烛映空的掌控。 所谓偷天换日,便是如此! —— ps:过年期间,金鱼尽量争取2连更,让大家不必再费时间去等~ 金鱼也明白等更的滋味,因为金鱼我也追书看的,等更还好,最受不了的是遇见断更和太监的情况…… appapp

上一篇   第1592章 收网

下一篇   第1594章 死到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