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死到临头 - 天骄战纪

第1594章 死到临头

包括之前被困,以及借助“千鬼大阵”的力量进行防御,也是林寻有意为之。 他很清楚,烛映空苦心孤诣布下此阵,必然是对灵纹一道有着绝对的自信。 甚至不排除,这家伙欲在灵纹一道上和自己一较高低的打算。 所以,林寻直接抛出一个难题,就像一个诱饵般,对方若不受诱惑,这“千鬼大阵”就会被那些飞仙鬼灵破开。 到那时,自己便能够轻轻松松脱困而出。 烛映空必然能看破这一点,他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腔心血就这般付诸东流吗? 肯定不会! 而只要他决定出手,来解决这个难题,就等于“入瓮”了。 到那时…… 也就是林寻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之时! 果然不出林寻所料,烛映空来了,带着八域一众绝巅圣人气势汹汹进入这一方山河。 那般姿态,俨然如同此方天地的主人,在巡弋属于自己的领地,显得有恃无恐。 这让林寻心中不禁冷笑,神色间却不见丝毫波动。 他在等。 “烛兄,我觉得还是小心一些为妥,那小子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堪称可怕,我很怀疑,这家伙还另有后手。” 血青衣总感觉心中有些不踏实。 众人都一阵无语,这血青衣从很早之前,就视林寻如洪水猛兽般,谨慎小心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让不少人心中都隐隐有些不痛快。 看看他们这一行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一域之天骄,战力卓绝,天赋惊艳。 而像鲲少羽、蚩无恕等人,更是一域之领袖,拥有盖世无双之威,俯瞰一域同辈! 如今,他们都汇聚在一起,堪称是群星璀璨,足可以横扫整个九域战场。 可现在,血青衣依旧这般谨小慎微,自然令人反感。 “血兄,这千鬼大阵乃是烛某亲手所布,那一千个飞仙鬼灵,也是我等一一所擒,不夸张地说,在这一方山河中,我们就是主宰般的存在!” 烛映空淡然道,“那林寻即便有后手,可也注定是徒劳,君不见,他已被困,孤立无援?” 血青衣不悦道:“烛兄,你是认为我太胆小了吗?” 烛映空摇头,道:“该小心的,我们自当小心,可现胜券在握,何须再畏手畏脚?” 不等血青衣再说什么,烛映空已祭出一杆玄色小旗。 这时候,他们已来到林寻被困之地,上千个飞仙鬼灵正在疯狂攻击林寻附近的“镇天平海阵”。 哗啦~~ 随着烛映空挥动玄色小旗,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上千个飞仙鬼灵顿时停止进攻,如潮水般分开了一条路,一个个伫足在那,身上凶煞之气虽依旧可怕无比,可却显得无比驯服。 见此,鲲少羽等人心中忍不住又是一阵赞叹,这就是道纹师的手段,堪称是巧夺造化,有鬼神莫测之威! 烛映空将众人神色看在眼底,不禁微微一笑,道:“诸位,且看烛某破了此子最后的依仗!” 说着,他大步上前。 鲲少羽等人也紧随其后,即便他们这些绝世人物,当从那密密麻麻的飞仙鬼灵身前经过时,浑身也下意识紧绷起来。 无他,上千个飞仙鬼灵在侧,足以令任何人都感到不安! 唯有烛映空很镇定,从容来到林寻被困之地,一对紫眸遥遥凝视着位于大阵中的林寻,唇角不禁泛起一个玩味的弧度。 “林寻,作为道纹师,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此次你已穷途末路,插翅难飞。” 他没有着急破阵,而是悠悠开口,道,“不过,在你临死前,我倒是可以和你做一个交易。” “说。” 大阵中,林寻盘膝坐在岩石上,纹丝不动,仪态闲适。 这让鲲少羽他们都不禁皱眉,感觉很刺眼,都已是阶下之囚,这家伙竟还敢摆出如此姿态,还真是狂妄之极。 不过,他们早就听说林寻是个张狂之辈,倒也感觉这样反倒合情合理,若是林寻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反倒会让他们产生怀疑。 “将你身上的灵纹传承交出来,烛某保证,可以给你一个尊严的死法,并且会将你的骨灰送往古荒域阵营,如何?” 烛映空开口道,言辞之间,已是将林寻视作死人对待。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烛映空是惦念上林寻身上的灵纹传承了! “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林寻在嘴中重复了一遍,不禁哂笑道,“这句话,我也送给尔等,若你们现在交出身上宝物,乖乖跪地受死,我同样会将尔等骨灰送回尔等所在阵营,如何?” “敬酒不吃吃罚酒!” 蚩无恕冷哼。 “烛兄,何须和一个狂徒废话,等杀了他,将其神魂抽取,想要什么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鲲少羽也不禁皱眉。 其他人也都有些不耐烦。 林寻这家伙,明显就是冥顽不灵之辈,想仅凭三言两语就让对方低头认栽,明显不可能。 烛映空脸色一沉:“你该清楚,我不是在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 林寻说话时,从岩石上长身而起,飘然落地,幽冷的黑眸一扫烛映空等人,道: 你们死到临头,犹不自知?” 一句话,令众人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家伙难道疯了不成,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出如此荒谬不堪的话语? 这千鬼大阵中,他们群雄汇聚,更有上千飞仙鬼灵蓄势以待,却被林寻说他们死到临头,这谁能不觉得荒诞和可笑? “看来,你们真的不自知。” 林寻不禁笑起来,只是笑容却很冷。 他已看出,鲲少羽他们是倾巢而出,并没有遗漏什么人,这就已经足够了! “烛兄,你也看到了,此子已丧心病狂,无药可救,还是赶紧破阵,将其诛掉为妥。” 鲲少羽等人杀机萦绕,已快要按捺不住了。 烛映空点了点头。 他运转“烛龙之瞳”,一对紫灿灿的眸倏然间浮现出奇异的光,呈现黑白二色,衍化出玄奥的符号,扫视整个“镇天平海大阵”。 嗯? 很快,烛映空就察觉到不对,千鬼大阵和镇天平海大阵之间,竟形成了一种神妙的契合,就如浑然一体般。 给人的感觉就是,去破解“镇天平海阵”,就等于是破千鬼大阵! “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半响后,烛映空脸色猛地一沉,直视林寻,神色不善,眉宇间更带着一丝惊疑。 因为凭借他的“烛龙之瞳”,竟都无法窥破其中玄机,这对一向在灵纹一道上有着绝对自信的烛映空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其他人都不禁眼眸一凝,烛映空竟无法破开此阵? 若如此,岂不是意味着,此子即便被困于此,也等若是立足于不败之地了? 想到这,众人这才意识到,血青衣说的不错,林寻此子,果然难缠棘手无比! “烛兄,真的不行?” 鲲少羽皱眉道。 烛映空焉可能会承认自己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不如林寻? 鲲少羽一句话,就刺激得他心头怒火涌升,道:“诸位放心,此子这次必死无疑!” 他深吸一口气,将烛龙之瞳运转到极尽地步,浑身都缭绕着可怖的圣道神威,紫光蒸腾。 可随着时间推移,众人只见到烛映空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额头青筋则隐隐凸显,明显很吃力的样子。 “烛龙一脉的灵纹造诣就这么点?” 大阵中,林寻讥诮出声。 “你闭嘴!” 烛映空暴喝,他现在已经确定,烛龙之瞳都已没用了,这让他都不禁有一种挫败感。 林寻淡然道:“气急败坏,不过如此。” 鲲少羽等人神色间接不禁泛起阴霾,杀机萦绕,猎物在前,而不能杀之,这让他们的耐心也渐渐在缺失。 “真以为烛某奈何不了你?” 蓦地,烛映空深吸一口气,似做出决断,神色冷冽如冰。 哗啦! 没有犹豫,他挥动手中玄色小旗,暴喝道:“杀,就是破了千鬼大阵,你小子焉可能是上千飞仙鬼灵的对手?有我等在,你又有什么退路可选?” 鲲少羽等人目光闪动。 他们都看出来了,烛映空是的确没办法解决眼前这座阵,于是采取了最为激烈粗暴的办法。 那就是让飞仙鬼灵一起进攻,就是毁掉千鬼大阵,到那时,林寻也再无可防御的力量! 轰隆~~ 一时间,上千飞仙鬼灵再度出击,声势浩大。 烛映空等人皆没有犹豫,要暂时退开此地,避免被波及到。 可就在此时—— 大阵中的林寻也终于有所动作,他探手一抓,一颗拳头大小,荧光灿灿的定海圣珠就浮现掌心。 “这次,可要多谢烛兄相助,让林某有了将尔等一网打尽的机会,待会,我会给烛兄一个痛快,以表达林某谢意。” 轻描淡写的笑声中,随着林寻运转掌中定海圣珠,顿时间,天地之间覆盖的大阵禁制力量骤然一变。 第一时间,烛映空就察觉到,自己竟完全失去了对千鬼大阵的掌控。 这让他骤然色变,心神剧震之下,不禁失声大叫出来: “怎可能!?” —— 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593章 局中局

下一篇   第1595章 被坑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