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被坑惨了 - 天骄战纪

第1595章 被坑惨了

烛映空那充满惊怒的大喝,让鲲少羽等人原本打算撤退的躯体猛地一绷。 情况不对! 但凡能够进入这飞仙战境的,无一不是一个域界中最顶尖的风云人物,力量、智慧、阅历皆远超常人。 就这一瞬,几乎出于一种本能,他们周身的气机全都运转起来,蓄势以待。 一时间,绚烂如潮的道光神辉,从他们各自躯体上扩散而开,惊天动地,威势滔天。 那等反应能力,令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些来自八域的绝世人物的确都很强! 可惜,终究还是晚了。 眼下的局势,已并非是反应快慢就能改变。 轰隆~~ 远处,原本由烛映空操控,一起冲杀而来的一众飞仙鬼灵,在这一刻忽然改变目标,一起冲向鲲少羽、烛映空等人。 “这……” “该死!” “烛映空,这是怎么回事?” 暴怒的大喝声响起,鲲少羽等人一个个色变,打破脑袋他们都没想到,怎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须知,他们之所以有恃无恐的底气,就在于这“千鬼大阵”乃是由烛映空亲手布置。 可现在,一切似乎都脱离掌控了! 大喝声中,众人已被浩浩荡荡犹如潮水般的飞仙鬼灵淹没,这些凶物成群结队,凶煞之气冲霄,一个个不弱于任何绝巅圣人。 此刻不受烛映空的掌控,简直就像决堤洪水般,第一时间就将鲲少羽他们的身影重重围困。 轰! 战斗毫无悬念地爆发,天摇地晃,日月无光。 无论是鲲少羽、蚩无恕、血青衣等领袖人物,还是跟随他们一起而来的各域顶尖人物,一个个全力出击,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 只是,这种突然而来的飞来横祸,令他们一个个脸色奇差无比,气得差点跳脚骂娘! 这个坑,本是他们给林寻挖的,可现在,他们反倒被坑了,这简直就像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什么区别。 “各位莫慌,一起出手,先杀出重围!” 烛映空的脸色最为难看,遭受这等无妄之灾,令他遭受到的打击最大,感觉就像被人一巴掌狠狠抡在脸上,然后指着他鼻子嗤笑,这就是你布置的大阵? 当然,损伤的不止是他的颜面。 让他最无法接受的是,从这一刻开始,任凭他如何补救,竟都无法再重新掌控千鬼大阵的掌控权! “诸位已入局,想走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大阵中,林寻淡然出声,在他掌心,一颗定海圣珠流转繁密晦涩的道纹神辉。 随着他的心念一动,整个千鬼大阵的力量,完全被运转起来。 就见以此地为中心的四面八方,有巍峨通天的大山拔地而起,有浩浩荡荡的天河席卷而下,有火舌喷发的熔浆咆哮…… 一时间,天上地下,东南西北,八方之地,犹如一座牢笼,将这片区域完全封锁。 看见这一幕,鲲少羽他们眼睛都直了,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 他们太熟悉这一幕了! 最初时候,为了困住欲要抽身而退的林寻,烛映空就是用这种手段,对他进行堵截。 当时,看着林寻仓惶如苍蝇乱飞似的逃窜时,他们都不禁大笑,心中痛快,对烛映空的布阵手段赞叹有加。 可现在,这一切竟反过来,落在了他们身上! 这种滋味,就像最狡猾的猎人,忽然掉进了自己所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太打击人了。 “烛映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鲲少羽的脸色都已铁青无比,目眦欲裂。 此刻,他们被困在上千飞仙鬼灵的围堵中,即便能杀出重围,可在四面八方,还有一座座山、一条条河横挡在那,宛如天堑,将天地都封死! 任谁置身这种处境中,都不免会有“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的感觉。 烛映空神色同样无比难看,牙齿都快咬碎。 “烛映空,你他妈倒是说话啊!” 蚩无恕暴喝,他已察觉到不妙,愤怒难当。 其他人也都一个个脸色发黑。 烛映空深吸一口气,道:“各位,此阵的力量已被此子完全掌控……” 说到最后,他只觉脸皮像被人剥下来,火辣辣的难受,让他这等骄傲无比的人承认这一点,对他自尊简直就是一种沉重无比的打击。 “该死!” 众人闻言,气得都差点吐血。 这数天来,他们一直配合烛映空布局,全力出手降服上千个飞仙鬼灵,本以为,凭此大阵,足可以镇杀林寻于弹指之间。 可到头来,烛映空居然告诉他们,他们辛辛苦苦配合着所布置的大阵,居然被林寻掌控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一切的辛苦都给他人做了嫁衣? 而最要命的是,此阵威力极其可怕,否则,也不会被他们如此费尽心机地进行布局。 如今,他们被困其中,该如何脱困? “烛兄,是否还能重新夺回对大阵的掌控?” 血青衣最冷静,他早已领教过林寻那诸般不可思议的手段,在这等糟糕的时刻,反倒并不怎么慌乱。 “不可能了。” 烛映空长生一叹,神色郁郁,憋闷得快要疯掉。 在自己最自信最得意的一条大道上,被人神不知鬼不觉般一举摧垮,那等感觉,的确太不好受。 大阵中,林寻笑着开口:“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在这时候说风凉话,让鲲少羽他们都差点有骂娘的冲动了。 可最终,他们也清楚,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必须同心协力,破开眼前的困局。 “各位,一起全力出手!” 鲲少羽深吸一口气,道,“凭借我等手段,灭了这些飞仙鬼灵也不是难事,别忘了,这些孽障皆是我们亲手擒下的!” “对,一起动手,凭借我等之力,还杀不了这些孽畜?” 烈乾也咬牙开口。 “杀!” 其他人也清楚,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皆一个个发狠,全力冲杀。 一时间,倒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杀得飞仙鬼灵成群成群地覆灭,强悍无匹。 这就是八域顶尖人物的力量,他们加在一起足有六七十人,每一个都是足以引领风云的绝世之辈,所拥有的战力自然不同寻常。 只是,飞仙鬼灵实在太多了,上千之众汇聚在一起,每一个战力又都强大之极。 即便是鲲少羽他们再强,一时半刻也都无法杀出重围。 “之前,烛道友曾说,此阵最神妙的便是,能够与天地之力契合,化作一个循序往复的圆,从而演绎出一个天衣无缝,无可逃遁的困杀之局。” 林寻又开口了,笑眯眯的。 “依话的确不假,连我都不得不佩服,烛龙一脉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了不起,实在了不起,堪称是惊天地泣鬼神之壮举。” 声音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赞叹。 可这一字一句,却如锋利的刃狠狠插入烛映空心头,让他眼睛都发红,愤怒到快要癫狂。 “你休要张狂!” 烛映空大喝,咆哮如雷。 “烛兄,还请冷静,以免自乱阵脚,上了此子的当!” 血青衣提醒。 旋即,他又传音问道:“烛兄,这千鬼大阵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杀招?” 一句话,让烛映空猛地清醒过来,他神色阴晴不定道: “此阵共有三种变化,一为‘困地位圆’,二为‘御鬼由心’,我们眼前所碰到的,就是这两种变化。” “第三种呢?” 血青衣忍不住道。 “第三种是……” 烛映空刚说到这,就见远处的林寻犹如窥破了他们的交谈,笑吟吟说道: “第三种叫‘乾坤同力’。” 一句话,烛映空脸色彻底变了,心中也彻底发寒,意识到林寻不止是夺取了千鬼大阵的掌控力,并且,他早已洞察到此阵的一切奥秘! 而血青衣见此,眼皮狠狠一跳,大致断定,林寻所说应该不假,这让他都差点忍不住骂娘了。 亏你烛映空还是烛龙一脉最卓绝的风云人物,可竟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人在灵纹一道上阴了一把,何其愚蠢? 他深吸一口气:“什么是乾坤同力?” 话音刚落。 轰! 这天地间,猛地暴涌起无数繁密的道纹图案,那一座座山岳、河流……无不涌现出一种“大势”,汇聚在一起,全都压迫向这里。 给人的感觉,就像这天地间的一切力量,全都被集中在一起,镇压而下。 与之对抗,就是与天为敌! 仅仅一瞬,正在激烈杀伐的鲲少羽等人压力倍增,一个个神色都变了。 “该死!” “烛映空,为何我等不知道,此阵还有这等变化?” 直至这时候,频遭变故之下,让鲲少羽等领袖人物,都沉不住气了。 “我原本是打算当做杀手锏,在最后时刻用出,让诸位能够一见此阵的真正威能,可谁曾想……” 烛映空唇中苦涩,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曾想,这最后的杀手锏反倒落在你们头上了?” 远处,林寻那嘲弄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惜,在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们,死到临头,又不自知,可你们没有一个相信的,自己作死,又能怪谁?” 寥寥一句话,那般刺耳,鲲少羽等人气得脸都绿了,肺都差点炸开。 —— (今天小年,金鱼提前给大家拜个年~) appapp

上一篇   第1594章 死到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