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智近妖 - 天骄战纪

第十六章 大智近妖

连续深呼吸几口气,林寻才恢复平静,这一刻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尽早赶回家中,去好好研究那脑海中的神秘门户。 林寻清楚,只要破解了那神秘门户中的奥秘,或许就能顺藤摸瓜,找出“心脉四穴”产生异变的原因。 想到这,林寻加快步伐。 然而刚返回绯云村中,一阵凄厉的哭嚎声就远远地传达而来。 “小六子!” 应豪脸色骤变,失声惊呼。 小六子是他儿子,大名叫应流儿,今年才九岁,自己家儿子的哭嚎声,应豪哪能听不出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 应豪顾不得其他,火急火燎冲了过去。 林寻一怔,也紧跟着过去。 村中央有着一块平展的空阔地,由于村中一些孩童经常在这里修炼的缘故,这里就成了村中的“练武场”。 此时刚过清晨,搁在往日里,村中孩童会一起聚集在这里,在村长肖天任的监督下刻苦练武。 只是今日却不同,一群小孩子一个个立在那,脸色煞白,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惊恐。 而在他们身前不远处,鲁霆正挥动着一条软鞭,狠狠抽打地上的一名孩童,打得那孩童衣服碎裂,裸露的肌肤皮绽肉开,不断惨叫。 那旁边一众孩童明显被吓蒙了,大概是没见过如此血腥惨烈的场面。 不难猜,那地上挨打的孩童就是应豪的儿子“应流儿”。 “住手!你要做什么?” 当应豪冲过来看见这一幕时,登时怒发冲冠,发疯似的冲上来。 应流儿可是他家中的独苗,如今竟被打成这般模样,应豪这当父亲的哪能无动于衷。 啪! 鲁霆冷冷扫了应豪一眼,掌中长鞭一卷,若灵蛇舞动,狠狠抽在应豪胸膛上,力道之大,震得应豪噗通一声,踉跄蹲坐在地上,胸腔被留下一道火辣辣的鞭痕。 “鲁霆,你要做什么?” 应豪怒吼起身,却是不敢再冒然上前,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哪可能是鲁霆对手? “做什么?我身为村中护卫,自然肩负着指导村中孩童练武的指责,可你家小六子今日练武时,非但开口质疑我教授的东西,且还不听教诲,像这般恶劣的行径,自当重罚!” 鲁霆冷笑,说话时,又是一鞭子抽在地上的“应流儿”身上,那鞭子力道狠辣,直打得应流儿浑身颤粟,口中惨叫不已,声音都变得沙哑。 “住手!你这样下去,会把小六子打死的!” 应豪目眦欲裂,眼睛都红了。 附近一众孩童也不忍目睹,不少都已吓得闭上眼睛。 “打死了也活该!今日若不好好教训这兔崽子,以后只怕会惹出不少麻烦出来!” 鲁霆神色淡漠,挥起长鞭,狠狠落下。 他一个真武二层境的修者,力道何其之大,哪怕掌握着分寸,可这么抽打下去,那“应流儿”即便不被打死,也会伤筋动骨,说不定还会落下什么残疾。 刷! 长鞭舞空,刁钻狠辣。 应豪猛地大吼一声,也顾不得什么,扑身过去,用身躯挡在了应流儿,显然,他知道自己不是鲁霆对手,只能用自己身躯来帮助儿子硬抗这种惩罚。 只是那狠狠抽下的长鞭尚在半空中,就被一只手抓住,令得应豪也避开了被鞭挞的痛苦。 应豪抬起头,就看见不知何时,林寻已立在身前,仅凭一只肉掌就将那长鞭攥住。 趁此机会,应豪一把抱住地上的应流儿,就躲避到了旁边。 “小东西!又是你!” 鲁霆一看见林寻,脸色就沉下去,目光冰冷怨毒,他可不会忘记昨晚被林寻一拳击败的耻辱。 也根本不废话,鲁霆一抖手腕,长鞭猛地挣脱林寻手掌,在半空中一甩,啪的一声,空气爆鸣,劈头抽向林寻面门。 这一击,他可没有克制,涌上了灵力,只见长鞭掠空,若毒蛇吐信,呜呜的破空之音刺痛耳膜。 快!狠!准! 自打林寻出现,鲁霆直接动手,显得蛮横无匹。 然而,他快,林寻比他更快,只听锵的一声,一抹青芒一闪即逝,而那迎面而来的长鞭已被一刀斩断。 砰! 与此同时,林寻纵步上前,右手手肘曲张,若泰山压顶,狠狠砸在鲁霆脖颈处,砸得他身躯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狠狠跌落地面,摔得灰头土脸,狼狈之极。 “找死!” 鲁霆大吼,气得肺都差点炸裂,昨晚一战,让他心中极为不甘,认为是麻痹大意才被对方得手。 故而这次甫一看见林寻,他毫不迟疑动用了全力,谁曾想对方的那把刀竟如此之锋利,一瞬就破掉他的长鞭,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方才导致了这一切发生。 此刻的鲁霆脖颈剧痛,差点都快断掉,可他也顾不得这么多,窜身就要起来继续战斗。 可仅仅一刹那,他身躯就僵住,再不敢挪动一丝。 一抹苍青色刀刃贴在脖颈前,那锋利的刀芒刺激得脖颈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鲁霆不相信林寻敢杀了自己,但却不敢冒这个险,只能用眼睛怨毒地盯着林寻,咬牙道:“小东西!有种就杀了我!” 旁边的应豪呆住了,那些孩童也呆住了,皆都没有预料到,这个才刚刚来绯云村数天的瘦弱少年,居然在一眨眼间就将村中勇猛无比的鲁霆给击败当场! 要知道那鲁霆可是修者!拥有真武二重境“内壮”层次的修为! 在整个绯云村村民眼中,像鲁霆这种人,已经超出了普通范畴,根本就是惹不起的存在。 可如今,鲁霆却败了! 还是在一瞬间败在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手中! 气氛沉寂,唯有鲁霆粗重的喘息声在响起。 林寻的确动了杀心,他自幼在一种极为黑暗残酷的环境中长大,极为清楚对待敌人时,绝对不能有一丝的仁慈。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鲁霆虽是修者,可归根究底,毕竟也是绯云村村民中的一员,而自己猜刚来绯云村几天,若冒然杀了他,只怕会立刻遭受到全村村民的抵触了。 林寻收起苍青色短刃,唇角忽然泛起一抹笑意,一把将鲁霆搀扶起来:歉然道:“鲁霆大哥,刚才多有得罪了,我也是出于好心,不忍见那小六子遭受皮肉之苦,故而出手制止,还望见谅。” 鲁霆一愣,看着眼前那拱手跟自己道歉的少年,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旋即就冷冷一哼,咬牙道:“少在老子面前假惺惺,你给老子等着!” 说着,他拂袖而去。 林寻眯着眼睛,看着鲁霆背影逐渐消失,目光深处掠过一抹冷意,一闪即逝。 “林寻小哥,这次可多亏了你。” 应豪连忙上前,感激说道。 林寻禁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没什么,只是连我也没想到,鲁霆大哥他下手如此之狠,我虽阻止了他继续逞凶,可他却似乎已经把我恨在心中了。” 应豪愤然道:“林寻小哥,你刚才的举动大家都看在眼中,那鲁霆若敢跟你过不去,就是跟大家过不去!” 附近一众孩童虽然没有出声附和,可他们也将刚才一切看在眼中,只要他们不说假话,就绝对不会对林寻不利了。 林寻闻言笑道:“先别说这些,赶紧给小六子看看伤势,早早救治,莫要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应豪脸上登时浮现一抹忧色,也顾不得其他,和林寻告别之后,就带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应流儿匆匆而去。 林寻却并未离开,立在原地若有所思。 果然,没多久村长肖天任就出现了,他似乎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缘由,直接朝林寻说道:“错不在你,别放在心上。” 林寻笑着抱拳道:“有肖伯这句话,晚辈就放心了。” “不过……” 肖天任犹豫了一下,还是压低声音说道,“你可要小心一些,连如峰昨夜离开时,把钱奇也留下来了,这钱奇有着真武三重境的实力,性情阴戾狠辣,鲁霆和他一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钱奇? 林寻把这个名字默默咀嚼一番,记在了心中。 如今他虽拥有真武二重境“内壮”层次的修为,可也只能镇压住鲁霆这种货色,若是和真武三重境“开府”层次的钱奇对抗,可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想到这,林寻心中不禁一叹,归根究底,还是自己力量太弱了…… “当然,有我在,是决计不会看着他们乱来的。”肖天任拍了拍林寻肩膀,安慰道。 林寻笑了笑,话锋一转道:“肖伯,晚辈斗胆说一句,既然连如峰把钱奇、鲁霆两人留下来,这就证明短期之内,连如峰一行人应该不会再返回来,所以才会安插两名属下监控村中状况。” 顿了顿,林寻继续道:“不过,若是过了这段时间,等连如峰一行人返回来时,恐怕就……” 话没说完,肖天任却一下子明白了,禁不住眼皮一跳,心中震惊不已,这小家伙好毒辣的眼光,居然仅凭一句话,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让他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这就是那种传说中“大智近妖”的奇才? —— ps:求月票!月票越多,金鱼码字动力就越足!拜托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