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杀到无人敢称尊 - 天骄战纪

第1598章 杀到无人敢称尊

“杀!” 几乎是第一时间,鲲少羽等人就动了,无比的愤怒和恨意,让他们根本无法控制。 轰! 鲲少羽身影一展,在其背后浮现出一头巨大的鲲鹏圣相,扶摇北冥,大若无垠,压盖天穹。 他威势随之暴涨,破空杀伐,每一拳挥出,牵引周虚大势,令八方山河皆颤,睥睨盖世。 真鲲扶摇法! 此等至高传承,修炼到极致,足以震碎星河,踏碎天宇,彻底超脱于世界秩序的束缚,扶摇周虚之上。 “引!” 烛映空紫眸如电,双手在虚空一划,虚空之中,紫色雷暴如海,如若万劫来临,毁灭气息铺天盖地。 “咄!” 烈乾唇中,倏然冲出一条白色长虹,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一柄精光闪闪的飞剑,剑身如梭,飘洒出亿万火焰光雨,焚天灭地。 与此同时,化鸿霄、血青衣也相继出手,施展自身道与法。 那一瞬简直犹如五位主宰霸主临世,恐怖气息覆盖方圆八千丈,令山河皆失色。 唯有石破海受伤太重,远远避开,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好!” 林寻黑发飞扬,黑眸中迸射出炽盛的神芒。 这一瞬,他战意骤然爆发,峻拔的躯体犹如一尊乱世洪炉,周身精气神沸腾燃烧,熔炼如一,呈现极尽完满之意蕴。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势,也是随之从其身上扩散而开,如若来自万古深渊的魔神于此刻觉醒。 轰隆! 以他躯体为中心,虚空紊乱塌陷,似承受不住其威。 “今日,林某当杀到九域战场无人敢称尊!” 冷冽淡然的声音中,林寻踏空而去,不闪不避,横推前行,一口大渊浮沉其身后,似能吞没万古青霄。 砰! 一拳,和率先冲来的鲲少羽对撞,宛如一头北冥之鲲和无垠大渊在一瞬撞在一起,道光轰鸣,神霞遮天。 鲲少羽躯体一晃,踉跄而退,神色不由一变。 轰隆! 而林寻早已猛地一展臂膀,甩手一拳打出,势如摧枯拉朽般,轰碎漫天紫色雷暴。 烛映空躯体一僵,那紫色雷暴乃是烛龙一脉的至高传承“紫霄万劫经”,一经施展,紫气东来,雷暴如怒,有毁天灭地之威,震古烁今,号称阴绝古域四大道经之一。 可现在,却被林寻一轰而开!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身影沐浴在肆虐雷芒中的林寻,又是一指按出,轻描淡写。 突兀地,一道精光流窜的飞剑掠出,直刺林寻咽喉! 可在林寻这一指下,哪怕攻击在前,却宛如相隔一界。 咫尺天涯! 随着林寻指力一变,又化作刹那春秋,轰隆一声,那精光闪烁的飞剑被狠狠击飞。 和飞剑心神相连的烈乾躯体一晃,气血翻滚,难受得差点咳血。 轰! 而此时,林寻躯体中暴冲出三十三重剑气洪流,如横扫天宇的一片剑气汪洋,朝血青衣和化鸿霄席卷而去。 刹那间,光雨爆绽,惊叫传出,血青衣二人的攻势被击垮,皆如被惊涛骇浪拍打住的浮萍,躯体都被拍飞出去。 一刹那,林寻先后施展撼天一拳、大衍破虚指、三十三重剑,破开一切围攻,震退五位领袖人物夹击! 那等睥睨姿态、霸绝的力量,震慑全场。 “怎可能?” “比之黑崖海一战,他的修为又突破了!” “他已开始凝练自身圣法!” “可恶!” 鲲少羽等人神色罕见凝重,哪怕再愤恨,可林寻展现出的力量之恐怖,却令他们都为之震颤。 太强了! 他们彼此对视,不约而同地,再度全力出动。 这一次,他们皆祭出压箱底手段,或演绎绝世道法,或挥动杀伤力惊世的圣宝。 轰隆! 一时间,这方山河之中,神辉轰鸣如炸雷,响彻九天十地,浩浩荡荡的炽盛刀光席卷,淹没天地。 五位各域领袖人物,夹击林寻一人,一个个皆是绝巅真圣境中的霸主级人物,战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只是,林寻展现出的力量同样惊世骇俗,虽孑然一人,威势却如大日映空,煌煌无量。 他们的身影,从天上战到地上,在莽莽山河之间挪移,所过之处,云层炸碎,虚空坍塌,可怖的道光席卷,激荡乾坤之间。 一些堪比绝巅圣人的飞仙鬼灵,都来不及逃遁,就被战斗余波齑粉,抹除当场! 这一战,堪称是此次九域之争开启以来,最为旷世的一场巅峰之决,足以震古烁今,惊艳天下。 无论是搁在古荒域,还是在其他八域中,必然也会引发天下震荡,吸引万众瞩目! 须知,真圣境对无数修道者而言,都是足以仰望般的存在,俯仰山河,称雄一方,威势无量。 绝巅圣人,则是诸多真圣都得低头去尊重的存在。 而对九域绝巅圣人而言,林寻、鲲少羽、烛映空、血青衣这些绝世人物,才是屹立在此境巅峰之上的霸主,就如主宰,令他们都必须去尊重和仰望! 此时爆发的这一战,就是真圣境层次中,绝巅霸主般的争锋,那等影响,自然不同寻常。 似这样的对决,不知多少年才能够见到一次!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足可以和星空古路上那些怪胎相比了……” 一直远远避开战局,在抓紧时间修复伤势的石破海,当看见林寻那以一敌五的睥睨身影时,都一阵胆寒和心惊。 他曾听说,星空古路上,有诸多号称真圣境无敌的绝代人物,一个个恐怖得无法用常理衡量,被视作“星空之下,绝巅之上”最强真圣。 以前,石破海还不相信,可当看见此刻的林寻时,他隐约感觉,传闻或许不会有假。 这世上真的存在无法用常理衡量的逆天怪物! 就如林寻,从贫瘠破落的古荒域走出,最初时候,无人问津,无人知晓其名。 可短短不到两年时间,他就以无匹之姿崛起,杀得八域阵营震颤,不知多少绝巅圣人在其手中饮恨,那等滔天凶威和无敌般的风采,任谁能不惊? “此子若不死,以后,迟早要成为八域共同的心腹大患!” 石破海都不敢想,以林寻这等底蕴和天赋,若当他求索大帝之路时,又该掌控何等可怕的力量。 到那时,这九域之中,又有谁可堪与敌? 嗯? 蓦地,石破海脸色微变,身影一闪。 唰! 在他原先立足的位置,浮现出一抹虚无般的剑芒,剑芒消散时,露出小银的身影,衣冠胜雪,容颜俊美冷酷。 在其肩膀上,裂天魔蝶拍动翅膀,气息幽冷慑人。 “都已重伤垂死,还能有如此警觉的意识和本能,不愧是青冥八绝之一。” 小银啧啧出声。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石破海心中一阵悲叹,感到一种愤怒和羞辱,搁在巅峰状态,遇到这等挑衅,他早一巴掌拍死对方了。 “可惜,这次你注定逃不掉了!” 说话时,小银再度出击,身影如若无形。 轰! 石破海再顾不得疗伤,奋力厮杀。 让他头大如斗的是,小银和裂天魔蝶配合,简直如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防不胜防,诡谲无边。 仅仅片刻,石破海就负伤! 他受伤太重,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噬神虫后裔,一个裂天魔蝶后裔,一个比一个来头大,天赋奇绝,绝巅成圣后,早已不是一般绝巅圣人可比。 若是全盛时期,石破海还有手段压制对方,可现在…… 已是岌岌可危! 而在远处,鲲少羽等五人联袂出击,都根本无法压制住林寻的锋芒,自不可能抽身来救。 这让石破海不禁一阵心寒和悲凉,难道……今日要死在两只小虫子手中? 与此同时,鲲少羽等人也是越战越心惊! 林寻气势越来越强盛了,让得他们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若不是五人一起全力配合,恐怕早已被他各个击破。 “斩!” 蓦地,林寻一声轻喝,断刃倏然暴掠而出,犹如一抹撕裂万古枷锁的流光,划破天宇。 噗!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东桑古域领袖人物化鸿霄,在这一瞬被断刃斩断脖颈。 其无头躯体还未落下,就被可怖的战斗波动轰碎,血雨爆射。 临死,他怒目圆睁,充满惘然,似不敢相信。 而这血腥的死亡一幕,就如一记重锤,狠狠砸在鲲少羽等人心头,令他们彻底胆寒。 五人联手啊! 竟都奈何不得此獠? 这一刻,他们斗志被动摇! 但凡能够成为一域领袖人物的,无不是意志坚韧,心境如铁之辈,见惯大风大浪。 哪怕就是之前被困千鬼大阵,都没能让他们斗志被撼动。 可现在,在正面硬撼中,在五人联手的情况下,都被林寻趁机击杀一人,这种打击无疑太沉重了。 他们满腔的怒火和恨意,在此刻也是被一股惊悚寒意取代,躯体生寒! 难道…… 此獠已在此境中有无敌之势? 轰! 没多久,一道惊天动地般的轰鸣响彻,无尽剑气从大道无量瓶中暴掠而出,宛如排山倒海,直指烈乾而去。 剑气,铺满山河! appapp

上一篇   第1597章 阵破之时

下一篇   第1599章 仙姿临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