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 阵破之时 - 天骄战纪

第1603章 阵破之时

城头上,气氛压抑到极致。 少昊、若舞、赵景暄等人的神色更是阴沉到极致。 被抓到的内奸共有十三人,其中有七人分别来自古荒域三个古老道统,分别是通天剑宗、灵宝圣地、紫府刀阁。 剩余六人,则分别来自黑魇天狗族和圣黎古族。 这十三人中,修为最高的是两位圣人,其他人皆是长生劫境王者。 在被笑苍天抓到时,这些内奸几乎都在第一时间便暴毙而亡,没有留下任何可供打探的线索。 “他们临死时,体内脏腑全都爆碎,血液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灰青色,神魂都全部齑粉。” 笑苍天声音低沉,咬牙切齿,“我检查了一下他们所留下的遗物,也并未寻觅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可以断定,他们早在前来九域战场之前,就已经被外域敌人暗中控制,当做了棋子来操纵。” 众人神色阴晴不定。 此次八域联军全力来犯,将护道之城已团团围困五天之久,这五天里,他们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完全就在于“四绝八域”之阵强大无比的威能,将一切攻击全都抵御。 可现在,城中竟出现一批内奸,对大阵造成了损坏! 少昊深吸一口气,眉头紧锁道:“原本,按照我的推算,凭借此阵力量,足可以让我们坚持到第八天,甚至是第九天。” “可现在……” 话没说完,其中的意味众人都很清楚。 “事情已经发生,当务之急,是该考虑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若舞一咬贝齿,神色决然,“诸位,我建议从现在开始,分出一批力量,严加看守布置在城中各处的大阵根基,另外,还要有人出手,去一一排查城中的强者中,是否还有潜藏的内奸。” “就这么办。” 赵景暄率先答应。 其他人也清楚,局势已险峻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皆毫不犹豫开始行动起来。 当天晚上。 众人又汇聚在一起,只是神色都愈发凝重,眉宇间萦绕着无法挥去的阴霾。 经过推演,四绝八御之阵的力量,最多只能坚持到明天午时! “没想到,此次九域之争中,眼见我们就将扭转以前必败的下场,一雪前人之耻,可最终……还是要失败了……” 夜宸神色阴沉,怒得眼睛都红了,“最可恨的是,还是败在自己人之手!” 其他人也都满腔愤恨。 正如夜宸所言,这一次九域之争中,凭借林寻一人之威,早已让他们古荒域阵营的处境得到扭转,拥有了去争夺最终胜利的底蕴。 这原本应当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壮举,是古荒域前所未有之盛事,足以记载于青史中,流芳万古! 可现在…… 这好不容易争夺到的一抹希望,即将破灭! 谁能不恨? 谁又能不怒? 想当初,纵然有无数先贤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可最终也只能埋骨于此,令古荒域连续两次在九域之争中大败。 无垠岁月来,因为这两次大败,让古荒域修行界衰落到了谷底,几乎彻底失去了和其他八域对抗的资格。 在九域中的排名也一直垫底,被域外之敌视作两脚羊,任意凌辱和蹂躏,任意践踏和宰杀,和牲畜都没什么区别! 而此次九域之争若再落败……偌大的古荒域,注定将就此彻底走向灭亡。 以后岁月中,也注定也再无法抬头! 因为,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大世”只有一次,绝巅之域的降临也只有一次。 极尽绚烂之后,若无法扭转处境,则注定将凋谢和破败! “明天午时啊……” 有人长叹,明天是飞仙战境开启的第六天,这也就意味着,林寻根本不可能返回相救! “孤立无援,十面埋伏,等待我们古荒域阵营的,难道就只剩下灭亡二字吗?” 有人神色惨淡,失魂落魄。 “此城,是林寻好不容易重建起来的,这古荒域阵营,也是因他一人而凝聚,拥有了今日能够和其他八域阵营对抗的底蕴。” “若他返回时,看到此城破败,被踏为平地的场景,心中只怕会很失望吧……” 有人声音萧索。 “各位,事态还没有严重到那等地步!” 猛地,少昊声如惊雷,激荡众人耳畔,他目光灼灼,带着决然之色。 “无论局势再严重,哪怕就是明日阵破,我少昊也会拼尽所有,与敌死战!” 众人皆浑身一震。 “若真到了那时候,我也决不会退让一步。” 若舞轻声开口,神色平静,仿佛全都看开了。 “那就拼了!” 赵景暄咬牙。 此城,是林寻的心血所在,他还想看着此城屹立九域战场,永垂不朽于岁月长河中,岂能就此放弃? 众人只觉躯体内热血贲张,无不也决然应诺,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这一夜,显得那般漫长。 夜幕之下,护道之城四面八方之地,犹如潮水般的攻击,散发着璀璨的光,轰隆隆破杀而来。 密匝匝的法宝在呼啸,数不胜数的道法在倾泻……那般炽盛和绚烂,也是那般让人心寒! 城中,无数修道者面如土色,心神紊乱,坐卧不安。 他们都已得知消息,护道之城……就将守不住了,这让他们皆悲从心来。 城头上,少昊等一众绝巅圣人皆沉默,凝视远方。 “阿鲁,明天若城破了,你答应我一件事。” 老蛤忽然传音,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肃,没有了从前的嬉皮笑脸和得瑟。 “啥事,你难道要让我弃城而逃吗?那我可不答应!” 阿鲁也传音,神色决然。 搁在以前,听到阿鲁如此倔强的话语,老蛤早用吐沫星子喷他了,可这一次,老蛤却只是摇了摇头。 他声音平静,像在说一件再随意不过的小事:“答应我,明天无论如何,也要杀出一条血路,让景暄姑娘活着离开。” 阿鲁浑身一僵,这才明白了老蛤的心思! “大哥为我们做了很是事,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此城破了,所有人都死绝了,任谁也怨恨不到大哥头上。” 老蛤认真说道,“可我知道,若景暄姑娘死了,大哥他……肯定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咱们做兄弟的,一起并肩闯荡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为大哥做些什么事情了,你觉得呢?” 阿鲁默然,眼眶发红,许久才深吸一口气,说道:“认识你这癞蛤蟆这么久,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个建议最合我的胃口。” 老蛤翻了个白眼,忍不住笑了。 阿鲁也咧嘴笑起来。 “你们还能笑出来?” 旁边的赵景暄感觉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瞪了这俩家伙一眼。 老蛤得意洋洋道:“这就叫神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现在不笑个痛快,难道还要痛哭流涕不成?” 阿鲁狠狠点头:“老蛤说的对!” 众人都不禁莞尔。 夜色很快褪去,黎明破晓,围城的第六天来临了。 从清晨开始,八域联军的攻势,骤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狂暴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采取“轮番上阵”的攻城之法。 而是全军出动了! 显然,八域联军也意识到,护道之城大阵力量已濒临崩溃边缘,于是展开了全力攻伐。 “杀!今日,必当踏破此城,屠了那些两脚羊!” “哈哈哈,也时候结束这一场战斗了!” “待城破之时,我要把那些娘们全都擒下来,一个个蹂躏虐杀掉,好好出一口恶气!” “兄弟们,杀啊!” 城外,响彻震天的厮杀声,杂七杂八的声音如惊雷般在整个护道之城上空响起。 一时间,城内修道者皆色变,又是惶恐,又是愤恨,也有的惊得神色煞白,面露绝望。 城头上,少昊、若舞、赵景暄、老蛤他们的神色,都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决然。 每一个眼眸深处,都燃烧着沸腾的杀机! 只是,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在这等全力围攻下,原本足以坚持到晌午的护道大阵,猛地剧烈抖动起来,有快要支离破碎的迹象。 “不好!” 有人色变。 “慌什么,大阵破损是迟早的事,待会,我们全力杀敌便是!” 少昊沉声道。 城外,战鼓声、号角声、喊杀声愈发激烈了,黑滚滚的煞气犹如乌云,覆盖城池八方,天穹都黯然失色。 远远地,还能够看清楚那些八域联军脸上的兴奋、狰狞、凶厉之色。 锵! 少昊祭出一柄古意沧桑的神剑,眼神冰冷而坚定,道:“诸位,阵破之时,当由我少昊第一个出击!” 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我等愿与少昊兄同生死,共进退!” “城在,人在!” 其他人没有犹豫,皆祭出宝物,屹立城头之上,浑身散发出可怖而凛冽的杀意,犹如一个个视死如归的神祗! 轰! 终究是没有出现奇迹,在城头之上覆盖的大阵力量,率先出现了破败。 就犹如一道完整的光幕上,被凿开一个窟窿! 这一瞬,城外的铺天盖地的厮杀声、浓烈无匹的杀意、以及近乎狂暴的攻击,几乎全都呼啸而来。 恰似决堤洪水,令天地色变。 而少昊他们首当其冲! 8)

上一篇   第1602章 内奸

下一篇   第1604章 轰鸣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