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她来了 - 天骄战纪

第1605章 她来了

震荡声响彻,惊呼声四起。 由于相隔极远,在这厮杀震天的战场上,初开始显得并不惹眼,甚至无人关注。 可很快,那种震荡声就以惊人的速度朝城池这边靠近,一路上,惊呼声也紧跟着不断响起。 “不好!有人破阵杀来!” “太可怕了,那还是人吗?” “救命——!救命——!” 凄厉的尖叫、惊恐的哀嚎,从远处不断响起,可很快就戛然而止。 只要稍有经验之辈,就能判断出,那些发出尖叫的强者应该全都被杀了! 很快,位居在后方的八域联军都出现一阵躁动混乱。 这一幕,也被正在和少昊他们激战的那些八域绝巅圣人注意到,一时间,他们也都色变。 “不可能,九重圣道禁阵围困,即便是那林寻有命活着从飞仙战境杀回来,也断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破阵!” “究竟发生了何事?” 一时间,这些八域绝巅圣人都不得不暂缓攻势,分出心神,朝后方查探而去。 与此同时,少昊、赵景暄、老蛤、阿鲁他们也都是一怔。 在这等十万火急的危险时刻,竟有外援杀来? “会是大哥吗!?” 老蛤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他和赵景暄、阿鲁也将神识倏然扩散了过去。 而在同一时间,分布在护道之城不同区域的若舞、逆苍天、夜辰他们,也都注意到了这种异常情况,而后将目光看过去。 轰隆! 那震荡天地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就像一场肆虐的风暴,正在以无可匹敌的姿态,朝护道之城这边掠来。 偌大的战场,都在此刻出现停滞,无数正在轰击护道之城的八域强者都一阵心惊肉跳,察觉到不对劲。 惊呼声,惨叫声也是响彻天宇。 在无数神识覆盖下,首先看到的是,一抹犹如永夜般的黑幕,犹如蔓延的墨汁般,从远处天穹涌来,遮蔽天光,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深沉、压抑气息。 轰隆! 而后,极远处地方,原本覆盖着九重圣道禁阵的区域,骤然产生惊天动地的爆碎声。 就宛如一柄重锤,将那圣道禁阵砸得粉碎,硬生生破空了一条路,让得那里光雨纷飞,道纹符号爆碎扩散。 “阵破了?” 那些八域绝巅圣人,无不色变。 这才几个呼吸的时间,足足九重的圣道禁阵就被破开了? 须知,那些圣道禁阵,可是八域联军穷尽一切心血所布,足以困杀绝巅圣人! 可现在,却竟如纸糊般被破开了! “究竟是谁?” 少昊、赵景暄他们则愈发期待了,原本沉入谷底的心,都猛地一振,神色间露出一抹期待。 生死存亡之际,却有一抹希望从远而至,任谁都不激动? 而偌大的战场,在此刻都呈现出一种混乱的态势,那些围困在护道之城不同区域的八域联军力量,皆都遭受到这种异常情况的影响,神色变幻,心神难安。 究竟发生了何事? 而后—— 原本驻守在后方八域大军中,猛地被一抹猩红的血色撕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那一抹猩红的血色,是一个个暴毙的尸体喷洒出来,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蔓延! 所过之处,尸体堆积,血水飞洒! 没有人能阻挡,太过迅猛和可怕,即便是真圣,甫一靠近,也会在瞬间横尸场中。 “一个人?怎可能!?” 猛地,有人惊叫,充满难以置信。 也在此时,所有的神识,所有的目光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一道身影,修长、纤秀、弥漫在一股犹如永夜般的黑暗光影中,朝这边走来。 伴随她迈步,所过之地,皆被黑暗夜幕遮蔽,天穹上,也都不见天光,宛如从白昼坠入黑夜。 阻挡在她身前的敌人,无不化作了脚下的累累尸骸。 血水如瀑布般飘洒汇聚。 骨骸如山般堆积而出。 这就像一副惊世骇俗的炼狱画卷。 她带来了死亡,留下了尸山血海! 任谁看见这样一幕,也会浑身发寒,如坠冰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条血淋淋的笔直路径,从她身影出现开始,一直在她身后蔓延着,朝护道之城靠近。 九重圣道禁阵,也如同摆设,被轻易破开。 纵然有数以万计的大军又如何? 但凡阻挡,无不横尸在地! “她是谁?这怎可能!?” 一个八域绝巅圣人惊怒大叫,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个人,就势如破竹,无可阻挡,于八域大军中硬生生碾压出一条血路,谁敢信? “是她吗?” 而在看到那一道沐浴在永夜般黑暗中的修长身影的第一时间,赵景暄就睁大清眸,有似曾相识之感。 “不是大哥!” 阿鲁叫道。 “不是大哥,也和大哥到来没区别!” 老蛤咧嘴,神色间浮现出激动之色,就差手舞足蹈了,连他也没想到,此时此刻,她会出现于此。 就像一抹光,撕裂迷雾,带来曙光! “好强!” 少昊心神震撼,以他的目光,一眼就看出,来者不是一般的强大! 这一刻,古荒域阵营的一众绝巅圣人,都瞪大了眼睛,如见神祗从天而临! 轰—— 她身影所过,带来黑暗和死亡,所过之地,天地颤抖,群敌横尸,化作血色堆积于地。 对八域联军而言,这样一个神秘女子,就如一个来自地狱的死神,带来的只有死亡! 他们的阵型彻底混乱,惊叫、尖叫、惨叫、哀嚎不绝于耳,即便隔着极远,无数的八域强者也都为之震颤、心寒。 以至于,原本是一场全力攻城的行动,竟是在这等时候彻底被打断! “杀!” 终于,一位八域中的绝巅圣人按捺不住,挪移虚空,暴冲而去。 轰! 这是一名大袖翩翩,仙风道骨般的赤袍老者,甫一出击,就祭出一柄银灿灿的古剑,横空杀伐,剑意惊鬼神。 显然,他也知道来者不善,出手时毫无保留! 那一道修长的身影没有止步,浑似不觉般,继续前行,自始至终,呈现出一种极致的平静、极致的从容。 给人的感觉,就仿若没有情绪波动般。 当这一剑逼近过来时,她只是一抬右臂,从那黑色的袖袍中,露出一只莹润如羊脂、完美到几乎没有瑕疵的白皙玉手。 每一根手指,都像造物主最杰出的作品,给人一种极致的美。 这样一只纤细修长的手,只是在虚空轻轻一捏,那一道杀伐而至的剑气就猛地炸开,光雨纷飞。 而后,她隔空遥遥一指按出。 轰! 那仙风道骨的持剑老者,都没来得及反应,躯体就像被上苍之手狠狠按了一虚空中炸开。 临死,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而在众人看来,杀死这样一位绝巅圣人,却竟像拍死一只苍蝇般随意,给人一种颠覆般的视野冲击,心神震骇。 好恐怖! 那些八域绝巅圣人无不于此刻骇然,心神都震荡。 这一刹,偌大的战场,诡异地变得死寂起来,气氛都变得压抑得令人几欲窒息。 无数的目光,无数的神识,几乎都落在了那一道沐浴黑暗永夜而来的身影身上。 而在她前行的方向上,所有敌人的身影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让开了一条路,如避鬼神! “是她!” 这一刻,赵景暄终于敢确定,来者是谁了。 只是多年不见,对方无论气质,还是气息,甚至是身影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至于第一时间看见对方时,她都差点怀疑认错人了。 “看起来,她如今比大哥都要生猛啊……” 阿鲁失神,喃喃自语。 “何止是如今,以前大哥好像都没有比她厉害过。” 老蛤唏嘘。 多年不见,那个曾美丽得令天地都暗淡的少女,变得越来越神秘和恐怖了。 “朋友,你是谁,为何要阻拦我等?” 蓦地,有一个绝巅圣人开口,这是一名金袍男子,目光锐利,从那一道沐浴黑暗中的女子身上,让他并没有察觉到属于古荒域的气息。 也就是说,对方根本没有拥有佩戴古荒令! 没有回应。 她沐浴着永夜,继续前行,步伐自始至终从不曾停顿过,也从不曾说出一个字。 沉默、平静、从容,孑然独行,身后铺开一条盛放猩红的血路,尸山血海成为其背景。 金袍男子脸色阴晴不定,被人无视,换做其他时候,他早已动手。 可目睹了眼前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血腥画面,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幸好,经过他观察,只要不阻拦她的路,她并不会主动动手。 “大家暂且避开,让她过去!” 金袍男子飞快传音给其他人。 那些围困城前的绝巅圣人也都注意到,只要不挡道,那沐浴永夜中的女子,别说对他们动手,自始至终根本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完全无视! “少昊兄,快躲开,让路!” 蓦地,老蛤脸色微变,意识到什么,飞快一把抓住少昊的衣袖,朝一侧避开。 少昊一头雾水,有些惊疑不定了,这神秘女子难道不是为救助他们而来? 也在此时,沐浴在永夜黑暗光影中的她,在城头之上伫足,停顿下了脚步。 气氛,也是在此刻寂静到极致,偌大的城,偌大的战场,鸦雀无声。 天地间,她的身影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里有他留下的气息,可他人呢……” 一道呢喃响起,清澈、干净、悦耳,犹如叮咚悦耳的天籁,飘荡在这烟硝弥漫的城头之上。 —— (过年了,让夏至童鞋出来透透气~ 老铁们,后天除夕,金鱼要发现金红包了,没加微信公众号的赶紧加一下,打开微信搜索‘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 appapp

上一篇   第1604章 轰鸣为号

下一篇   第1606章 无敌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