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灵变之机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六十章 灵变之机

火山底部。 林寻跏趺而坐,腰脊笔直,清俊的面庞上一片恬静。 一缕缕犹如天青色般纯净剔透的灵气氤氲周身,给他平添一股超然出尘之气。 而在体内,汹涌的灵力若长江大河奔腾,经过四道灵力漩涡的不断淬炼之后,这些灵力变得明净若琉璃,隐隐泛着璀璨的淡青色毫光,呈现出一种罕见的空灵特质。 这意味着林寻修炼的灵力品相之高,已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 灵力越浑厚,意味着根基越牢固。 而灵力品质越高,则代表着战斗时发挥出的威力就越强! 轰隆隆~~~ 林寻体内犹如一座座山岳在碰撞,那是灵力浑厚到极致产生的轰鸣之音,他的经脉穴窍、五脏六腑都被澎湃的灵力所填充。 而在周身血肉、筋骨、皮膜中,体魄的力量同样形成一种独特的共振,和体内的气机遥相呼应,彼此共鸣。 内圣,以气为根。 外王,以体为基。 气体合一,便为根基,这便是【洞玄吞荒经】的本质奥义——内圣外王! 潜修中的林寻浑然没有注意到,他周身上下,通体内外,皆都在产生着惊人的蜕变。 这种蜕变,首先从体内灵力开始…… 在修行境界上阐述,这种变化,被称之为“灵变”! …… 随着时间推移,很快又过去了两天。 这一座火山附近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这两天中,又有许多水蛮一脉的强者赶来,驻守在了火山四周。 同时,也有许多帝国修者的身影出现,躲藏在火山附近的不同区域中,甚至,同属于巫蛮一族的其他支脉的强者,也有许多闻风而至。 诡异的是,在这等局势下,自始至终却并没有发生战斗。 无论是那些帝国修者,还是巫蛮强者,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不愿打破这个僵局。 但无论是谁都清楚,眼下局势已是剑拔弩张,风雨欲来,一旦爆发战斗,注定会是一场无法预测的大风波! 水雉心中越来越焦躁,眉头紧锁。 他周身伤势已全部愈合,体力也恢复至巅峰状态,只是面对迟迟不现身的林寻,以及火山附近越来越紧张的局势,让他也感到一种担忧。 水雉不惧战斗,他担心的是在这种局势下,夺回天水圣珠的行动是否会发生太多变数! “不管了,就明天,若他再不现身,我就亲自朝那火山底部走一遭!”水雉深吸一口气,一对海流漩涡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决然。 …… “这些巫蛮杂碎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为何却不见有任何行动?” “他们在等,这火山中或许有重宝即将现世,或许藏着某种对水蛮一脉极为重要的秘密,否则他们断不会如此兴师动众了。” “重宝?秘密?不可能吧?” “这会不会是个陷阱,故意虚张声势,引诱我们前来,好一举把我们给铲除了?” “不可能是陷阱,你们看,那些水蛮一脉的强者把守火山四周,连和他们同属于巫蛮一族的火蛮、金蛮、木蛮、土蛮等部族强者都无法靠近过去,这哪可能是陷阱?” “不管如何,真相必然会很快揭晓,到时候,或许就会上演一场恶战了,诸位还是小心一些,若是这趟浑水太凶险,还是早早抽身而退为好。” 像这样的交谈,发生在火山附近的每一个区域中,那里藏匿着来自帝国的修者,有弑血营中的学员,也有帝国黑风军战士。 谁也猜不透,水蛮一脉的强者究竟在做什么。 但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场战斗或许随时随刻都有可能爆发! …… 当这一天傍晚降临时,水雉终于等来了一个好消息。 野翎祭祀送来了一副“寒霜铠”!上边篆刻神秘的寒霜蛮纹,可以释放出彻骨寒芒,只要穿戴在身,完全可以不惧熔浆侵袭。 不过,这“寒霜铠”因为是仓促炼就,依照野翎祭祀的说法,大概可以在熔浆中坚持半个时辰。 “足够了,只要那小子没死,杀死他根本不需半个时辰!”水雉穿上寒霜铠,整个人意气风发。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从进入魔云岭之后,他还从没有像这一刻那般如此渴望去杀死一个人。 “小心一些。”野翎祭祀在旁边开口,声音沙哑,枯瘦黝黑的面庞上竟隐隐泛着一抹蜡白之色。 为了炼制这一副寒霜铠,他这几天几乎不曾合眼,所有的心血都耗在上边,让他身心俱疲。 “辛苦了,我会把天水圣珠给你带回来!”水雉认真说道。 野翎祭祀咬牙道:“不止是天水圣珠,还有那个人族杂碎,一定要将其尸体带回来,我要把他的头颅炼制为酒杯,饮用其鲜血,方才能抵消我心中之恶气!” 水雉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齿:“我也正有此意。” “是吗?”。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 水雉和野翎祭祀齐齐扭头,顿时就看见,在火山口边缘,一道挺秀的身影飘然出现。 赫然正是林寻!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一刻野翎祭祀眼瞳睁大,老脸上浮现一抹狞笑,大叫:“小杂碎,你可终于现身了!杀!快杀了他!” 他哪会想到,躲藏多日的凶手竟会主动跳出来?这简直太让人振奋了! 锵的一声,水雉拔出青铜短刀,漂亮英俊的面庞上杀机萦绕,道:“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一丝逃生的机会!” 轰! 他身影暴冲,犹如一道水流闪电,青铜短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切开空气,倏然刺向林寻咽喉。 只是他眼前一花,林寻的身影就消失原地。 嗯? 水雉心中一惊,一扭头就看见,林寻竟是抢先他一步,控制住了野翎祭祀,有力的大手死死攥住野翎祭祀的脖子,憋得他一张老脸酱紫,眼瞳凸起,快要窒息。 喀嚓! 根本没有任何废话,林寻手腕轻轻一扭,就掰断了野翎祭祀的脖子,让他临死都来不及发出惨叫,脑袋软绵绵歪倒。 一张老脸上,兀自写满怨毒和不甘。 太快了! 仅仅一眨眼间,林寻就像杀一只小鸡似的,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野翎祭祀,让水雉都来不及去营救。 “找死!” 水雉脸色一下沉下来,同时他心中一阵惊疑。 相较于数天前,眼前的林寻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气质迥然不同,多出一股让他都感到压抑的无形气势。 难道他这几天中另有奇遇,修为发生了蜕变? 水雉心中念头闪烁,动作却丝毫不慢,一个暴冲,就持刀朝林寻杀去。 砰! 林寻挥刀,简简单单一击,却产生出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震得水雉右臂剧痛,整个人如遭受海啸拍打,身躯不受控制的踉跄倒退出七八步。 “你——!” 水雉心中骇然,这才几天没见,这家伙的战斗力怎会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 要知道上次他和林寻交手时,对方还仅仅只能勉强跟自己打一个平手,可如今…… 水雉有些难以接受这一切。 噗的一声,这时林寻刀锋一转,轻松切开野翎祭祀的胸腔,将对方肌肤上的图腾蛮纹切割下来。 然后这才说道:“是不是很意外?” 水雉脸色难看:“你怎么做到的?” 林寻微微一笑,像丢垃圾似的把野翎祭祀的尸体抛进身后的火山口,说道:“还要多亏了你们水蛮一族的圣器,这可真是一件好宝贝。” 圣器! 水雉心中猛地产生暴怒情绪,这卑劣的人类杂碎,竟亵渎利用了圣器的力量,简直罪该万死! 轰! 他出刀如电,含怒出击,青铜短刀裹挟着奇异的嗡鸣,犹如噬魂的魔鬼在尖叫。 几乎同时,林寻也动了,破军战刀轻描淡写一击,却产生出山崩海啸般的澎湃力量,碾压而去。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火花四溅,水雉哇的一声咳血,整个人都被震飞出去,滚落地面,狼狈不堪。 “你你……” 水雉英俊漂亮的脸颊扭曲,写满难以置信,林寻战斗力的蜕变简直太惊人,让他竟一招都难以抵抗下来!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 明明对方并未晋级灵罡境界,为何战斗力却如此骇人? 水雉看不透,内心不可抑制地产生一抹恐惧。 唰! 林寻已拎到杀来,气势如虎,睥睨山河。 “快来人,杀了他!杀了他!” 水雉不敢硬拼,局势对他太不利,他下意识扭头就跑,寻求帮助。 这一刻,他内心的骄傲早已不顾,像一条丧家之犬,再无任何一丝风度可言。 没办法,林寻如今展现的战斗力的确太可怖,简直就是一种绝对的碾压姿态,无可撼动。 水雉的斗志犹在,但他清楚,他已经没有了足可以和林寻抗衡的力量和资本。 必须求救! 这该死的杂碎借助圣器提升修为,简直该挫骨扬灰! 林寻没有追撵,他已经看见,山脚下正有一群群如潮水般的身影,快速朝这边漫过来。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片,赫然都是水蛮一脉的强者,显然,刚才发生的短暂战斗,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林寻孑然屹立,黑眸如电,内心中却有一股凛冽杀机在奔腾,他被追杀至此,差点遭劫而亡。 而今,也是时候复仇了! 第一百六十章灵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