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 众帝道战 - 天骄战纪

第1608章 众帝道战

飞仙战境。 横断雾山。 “他娘的,终于又找到一味宝贝!” 大黑鸟激动地搓着金灿灿的爪子,眼珠子都冒光。 这是一座弥漫着淡金色雾霭的小山,只有百丈高,其上岩石嶙峋,草木皆如黄金浇筑而成,金灿灿的,煞是漂亮。 此时,林寻他们伫足在半山腰的一块古岩前。 在岩石缝隙上,生着一株如利剑般笔直的草。 它一尺高,拇指粗细,明净如神金似的茎干生着一缕缕天然云纹,在茎干两侧,依次生着九片薄如蝉翼似的叶子。 仔细一看,那一片片叶子犹如金色的天梯,层层而上,每一片叶子的脉络上,皆有一缕金色的火焰跳动。 “九叶金灵草!” “每千年岁月,才能生出一片叶子,每三千年岁月,就要遭受一场天地劫数,唯有历劫不灭者,才能继续生长。” “这可是天生地养的圣宝,蕴含先天金灵之力,只需稍加祭炼,就能化作一柄绝世飞剑,杀伤力奇大无比!” 大黑鸟吐沫横飞,一脸的欣喜,“最神妙的是,此宝还能充当先天神料,对祭炼本命圣兵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眼下这一株九叶金灵草,已有九千年的火候,经历了三次天劫淬炼,正是采撷的最佳时候。” 林寻一边听着,已经开始动手。 和最初所见到的那一株“夜空玉藤”一样,这九叶金灵草附近,同样被布置了道纹禁阵。 大黑鸟在一旁提醒:“小子,按照最初的约定,这一株九叶金灵草该分给鸟爷了。” 小银和小天都一脸鄙夷,以主人的秉性,会贪墨你的东西?这贼鸟简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令人唾弃! 大黑鸟直接无视了,它的脸皮一向很厚。 …… 与此同时,在距离飞仙战境不知多遥远的一片世界中,一座仙气缭绕的神秀大山之巅。 云蒸霞蔚,一群金乌振翅飞翔,洒下瑰丽的金光,将大山上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镀上一层神圣般的金色光辉。 “可恶,那无耻的小贼,分明是打算将我们养育在‘飞仙战境’中的宝贝一网打尽!” 山巅,姜蘅恨得牙痒痒,美眸中写满愤怒。 她面如美玉,眸似清泉,穿着一袭水绿色裙裳,孑然立在山巅云海中,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风华绝代。 即便是此刻生气,都有一种惊人的美丽。 在姜蘅身前,浮现着一面龟甲打磨而成的八卦盘,滴溜溜悬浮着,凝聚出一道光幕。 那光幕中赫然映现出林寻他们的身影! 这是“药引定星盘”,和“九叶金灵草”附近的道纹禁阵相通,通过此宝,可以观察到九叶金灵草的生长状况。 最初时候,姜蘅就是凭借此宝,在巡查养育在“飞仙战境”中的神药时,发现了那一株“夜空玉藤”被林寻采撷。 “姜蘅师妹,飞仙战境和传说中的昆仑墟有关,是一片奇异的秘界位面,每隔百年,我们才能开启一次通往其中的虚空隧道。” 旁边,一个白袍男子凭空浮现,道,“之前,我们已经用过了一次,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已没办法再动手了。” 白袍男子身影瘦削,负手于背,发色灰白,眸子锋锐如若神芒刺空,浑身散发出一股大而无量的威严气息。 他明显很年轻,模样俊朗,身上并无多少岁月沧桑之气,可他的气势,却比绝巅圣人都恐怖! “大师兄,那小贼在这数天时间里,已盗走了‘伏天寒青花’‘凤翎五蕴根’‘玄光坤木’等数种先天神珍。” 姜蘅兀自愤愤,道,“再加上那‘夜空玉藤’和眼前这一株‘九叶金灵草’,我们璇玑道宗养育在其中的宝物,几乎都快要被这小贼偷光了!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 被称作大师兄的白袍男子笑了笑,眸光深邃,蒸腾着慑人的锋锐之气,道: “和此子身上的那一座宝塔相比,这些宝物算不上什么。当昆仑之墟的机缘开启时,我必让他将吃下的东西十倍百倍地吐出来!” 声音清朗,犹如晨钟暮鼓响彻,却流露出无比的自信。 姜蘅眼睛一亮:“对,这小贼身怀飞仙令,以后必然会前往昆仑之墟,到时候,再找他好好算一算此账!” “对了。” 忽然,姜蘅想起什么,道,“大师兄,那小贼手中的宝塔究竟是什么来历,竟能挡得住‘大日雷轮’的攻击?” 大日雷轮,乃是璇玑道宗的镇派至宝之一,诞生于一方雷罡世界的先天混沌中。 很多年前,为了降服此宝,璇玑道宗的一位帝境人物都亲自出动,直接将那一方“雷罡世界”全都炼化掉,这才抓住了降服此宝的机会,一举将其摄取。 而后,此宝因为威力奇大,内蕴一界的雷道本源,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璇玑道宗的镇派重宝之一。 可那座塔,却挡住了大日雷轮的轰杀,还引起了大师兄亲自出手,这让姜蘅如何不好奇? “此塔来历极大,早在无垠岁月前,就已名惊天下,震烁诸天,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白袍男子眸光炽盛,声音低沉,“不过……我还有些不确定,究竟是否就是传说中那座塔。” “不确定?” 白袍男子点头,眉宇间泛起追忆之色:“对,因为很早之前,此塔就在一场大战中从世间消失,那一战……” “足足有六个帝级道统覆灭,十九个世界位面被打破沦陷,仅仅是伤亡的帝境人物,都有三十余位!” “除此,尚有不知多少的准帝、圣人王、大圣陨落,那一场大战之下,整个星空之上,全都为之震颤失声!” 说到最后,白袍男子眉宇间也带上一抹震撼之意。 那是一段足以震动万古的黑暗岁月,毁灭和杀戮,波及不知多少世界和生灵,伤亡之惨重,足以让任何人都无法忘却! “太古岁月时的‘众帝道战’?” 姜蘅似也想起什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一战,是帝境巨擘人物之间的对抗,是诸多犹如庞然大物般,霸踞星空之上的太古道统势力之间的争锋。 那一战,又被称作“众帝道战”! “大师兄,你是说,那座塔极可能曾出现在‘众帝道战’中?” 姜蘅此刻都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白袍男子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不敢肯定的地方,毕竟你也知道,当初‘众帝道战’落幕之后,一些曾威震天下的宝物,几乎全都在激烈的战斗中被毁掉,极少有能够保存完好的流传出来。” 姜蘅忍不住问:“那座塔究竟是什么名字?” 白袍男子拍了拍姜蘅肩膀,道:“此塔牵扯极大,其背后的道统,在太古时期也是一个宛如禁忌般的地方,无人敢随意妄议。等以后前往昆仑之墟,抓到那小子时,我再告诉你。” 便在此时,龟甲八卦盘倏然发出奇异的轰鸣,原本映现出的画面也随之破碎消弭。 姜蘅俏脸一黑,咬牙启齿:“九叶金灵草也被那小贼夺走了!” 白袍男子则陷入思忖中。 “除了那座塔,‘造化一气炉’怎会也一起出现?” “太古时期的‘众帝道战’上演时,分明早已将九域中最核心的‘古荒世界’本源毁掉了啊……” “难道,这其中另有玄机?” “看来,等昆仑之墟开启时,一定要将那小子抓住,好好盘问一番才好。当初帝境人物陨落最多的地方,可就是古荒世界!” 远处天穹上,忽然掠来一头十多丈长的青色蛟龙,张口呼唤:“真传弟子姬乾听令!” 白袍男子神色一肃,拱手行礼。 姬乾。 璇玑道宗当代真传第一人,一位叱咤风云的绝巅大圣,搁在九域之地,都足以开宗立派,被无数人敬仰推崇。 可此时,却神色恭顺,行弟子之礼! 璇玑道宗的底蕴之雄厚,于此可见一斑。 …… 数天后。 飞仙战境。 “终于要结束了……” 鲲少羽、血青衣、烛映空三人从躲藏的地下洞穴中走出,目光看向天穹,皆有如释重负之感。 天穹上,浮现出一道金色的裂缝,隐约有一股奇异晦涩的秩序力量正在从裂缝中扩散出来。 今日,是飞仙战境开启的第十天,同样也是飞仙战境即将落幕的一天。 “也不知那古荒域阵营是否已被踏破了。” 鲲少羽喃喃。 “肯定不会出意外!” 烛映空信誓旦旦,有埋伏在古荒域阵营的棋子里应外合,那林寻所建的护道之城再坚固,也是枉然。 “希望如此吧。” 血青衣轻叹。 即便踏破八域阵营又如何?那林寻不死,以后终究将成为八域阵营的心腹大患! “该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那横断雾山中,林寻抬起头,目光幽邃明亮。 这一次飞仙战境之行,于他而言,已经可以称作是大获全胜,不出意外,以后九域战场的格局,注定将就此改写! 毕竟,八域阵营最顶尖的一批力量几乎被一网打尽,仅剩下鲲少羽、血青衣、烛映空三人,也注定再掀不起什么风浪。 林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古荒域阵营的安危。 —— (今天除夕,晚上6点金鱼在微信公众号发现金红包,1888块现金,等你来抢!还没添加的童鞋打开微信,选择搜索公众号,输入“xiaojjinyu233”,添加关注就可以了! 另外,第二章会在晚上7点更出!) appapp

上一篇   第1607章 逆转乾坤

下一篇   第1609章 回来了